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台小止观 讲解 (第三十二集)  

2013-01-26 06:40:52|  分类: 止观修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天台小止观 讲解 (第三十二集)

释成观法师

讲于 台北大毘卢寺

2010年4月16日

 天台小止观 讲解 (第三十二集)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 

    [亦如临阵两刃间,尔时云何安可眠]刚刚讲到这里,[眠为大闇无所见]睡眠好像是处在一个大黑暗之中,什么都看不到。[日日欺诳夺人明]每一天都会欺诳我们的心,夺去我们自心的本明。[以眠覆心无所见]因为睡眠会覆盖我们的心,令我们无所见什么都见不到。[如是大失安可眠]这样子是很大的损失,怎么还可以这样子贪于睡眠呢?

 

     释文[汝等当常精进,须早猛省起来,不可终日埋头眠卧。]

    这有意思。我们是说埋头苦干,这里是埋头眠卧,确实是这样,有的人睡眠,就把棉被把头都盖起来。这个很有办法。棉被盖起来我睡不着。但是有的人就能够做得到,不晓得为什么?

    [当知此身,犹如臭死尸一样,种种不净之物而聚成,谓大小便利,乃至八万四千虫户悉不清净。]

    你要注意这个八万四千虫,不是虫,是虫户,我们身体里面的虫它是有户口的,总共有多少户呢?有八万四千户,每一户有多少人,不晓得有很多。这个虫就是微生物。

   [约而言之,则有五种不净:一种子不净。二者生处不净。三外相不净。四者自性不净。第五究竟不净。]

    先看第一个种子不净——

    我用白话先讲,什么叫种子不净呢?就是生命的本质本源不净。你看,我们说生命是很神圣的,但是以佛法来看,生命的本质或是本源他是不净的,怎么说呢。生命的本源是什么?是精子跟卵子。精子跟卵子怎么样结合的,经由尿道,所以经由排泄孔。经由男子的尿道进入女子的尿道,而到子宫去。所以他所经由的小便道是臭秽的地方。所以生命的本质是污秽的。

    而且你再看男子的精子,他是有那种腥臊味很难闻,也是一种臭秽。所以生命的本质就是这样子的反讽(ironical),是一种讽刺。本来好像很神圣的生命,但是他很反讽的是从很臭秽的地方进去,受胎的时候,是从男子的小便道进去女子的小便道,然后生出来的时候,也是从小便道出来。所以他的本源不净。然后他的本质不净,就是精虫是腥臊难闻。男精女液合在一起也都是很腥臊难闻。所以他本质是不清净的。这个是非常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。为什么那个精子闻起来不香香的呢?这是很奇怪的事。

 

    释文[谓此身从父母以邪念风,吹淫欲火,]邪念就是淫欲的念。[骨髓膏流,变为精液,以诤爱之心,而为受生之种子。所谓纳想成胎,流爱为种。此即最初种子不净。]

 

    [二者生处不净。]胎儿在子宫里面,这都是种种的血液等等,是很脏的。

    [谓投胎之后,在母亲腹间,生脏之下,熟脏之上,至十月胎狱满足,] 胎狱好像住在监狱里面一样。[从产门而降生。如成释论云:] 把释改成实,应该是成实论。所以你看,写书不容易,校对很不容易校的完全。

    [‘此身非莲花,亦不由旃檀,粪秽所长养,但从尿道出。’]说我们这个身体不像莲花那么美妙,也不是象旃檀那样的香,所以他的色不是那么漂亮,他的香也不是象旃檀一样。而是粪秽所长养,是从尿道出。[此为生处不净。]

 

    [三外相不净。谓从头至足,内外中间,共有三十六物,一一悉皆不净。所谓常流出不止,如漏囊盛物,外相亦不清净。]

    孩子生出来以后,通常都是皱巴巴的很难看,而且都涂满了血这样的。不过有一个例外,孕妇念《地藏经》的话,而且在怀胎期间不行淫,出生的时候孩子都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的。就跟一尊小地藏菩萨一样,然后生完以后安乐易养,也不会夜啼,很少毛病而且很乖巧。而且确实都是很干净。不会象一般这样子皱巴巴,然后很难看一只怪物一样。

 

    [四者自性不净。此身根本从秽业生,]是从不净业生的,[托于秽物,]是依靠秽物而生长,这个秽物是指精血。[其性质法尔不净,] 性质就是本来就是不净,[不可改变,故云自性不净。]

 

    [第五究竟不净。]什么是究竟不净呢?[此身一旦业尽报终,四大解散,究竟空无所有,所谓如实观凡身,终必归死处,是为究竟不清净。]总会坏烂

    [如是思维,我人之自身,则有名无实,不过假名而已。其实当体幻化,空无所有,云何抱著不舍,而终日睡眠耶?当知犹如得重病之人,将死不久,亦如重箭入体,众多苦痛集聚,自身怎可安然而眠。又如人被缚,即将去刑戮,灾害临至,]灾害快到了,

    [其心安可眠。]怎么能够还安心的睡呢?

    [亦如与毒蛇同居一室,毒蛇乃不祥之物,毒之于人,则立即命殒身亡。亦如临阵两刃之间,]

    就好像两军对阵,你跟敌人面对面拿着刀。

    [正当恐怖万状,尔时云何可以安然而睡眠耶?是故行者,当知眠为大黑暗,一切无所见,日日欺诳于人,夺人之精明,但人未眠之先,则万境当前,所谓明明历历,历历明明,一经睡眠,则大地黑暗,以其眠覆自心,故一切无能所见,如此大失,安可再眠。]

    睡眠很难克服的,尤其是重眠的人,让他不睡的话,简直是要他得命。让他少睡的话,就觉得人生毫无乐趣。

    [如是等种种因缘,诃睡眠盖,警觉无常,减损睡眠,令无昏覆。若昏睡心重,当用禅镇、杖却之。]

    象这样种种的因缘来诃睡眠盖,警觉无常,怎么样呢?人非永生,不是常住永生的。不能象说信耶稣得永生,不信耶稣还是不会永生。因为耶稣自己也没有永生,他死掉了。人非永生(You don’t live forever.)这是我自己警觉自己的。你不是永远活着,所以要赶快努力。

    你不是永远活着,所以人事无常,常常要记住。我就喜欢用一天撕去一页的日历,可是令我很伤心,自从改成周末修二天以后,那个日历都改成星期六、星期天合在一起。台湾人就是会这样子投机取巧。这样他就省掉五十二张。反应很快一公布周修二日,马上日历便少了五十二张。

    所以我每一次早上起来的时候,洗把脸就把日历撕掉一页,就警觉自己,我从小就这样,常常记得又过一天这样。譬如说三十五岁的时候,已经三十五岁了,就在桌子上写一个,已经三十五岁了。现在不是三十五岁,现在写,已经是六十三岁,日子不多了。

    [若昏睡心重,当用禅镇、杖却之。]

    这怎么却我就不晓得了。是不是自己敲自己的头,可能是吧。可是我发现爱睡的人,你再怎么敲还是睡,敲完醒一下又继续睡。真的,瞌睡虫来了你再怎么弄他,他还是一样,捏他的眼睛也没用、弄耳朵也没用、弄鼻子也没用。可以试一试停止呼吸,看看会不会有效。可能会有效或是做几个深呼吸挺住。不过要做得不明显,否则人家知道你在打瞌睡。

    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读书的时候,国语课本有一个匡衡夜读,他悬梁把自己的头发吊在…,然后一打瞌睡就醒来了。不过那是对匡衡有用。你如果很顿的话,你就保持不动他也不痛糟罪。

 

    释文[此下明既知其过患,须急以方便之法,而却去之,故云有如是等种种不善之因缘,须诃睡眠盖,行者须自警觉,当知三界依正,尽同水月空花,毕竟无常不实,何为贪恋之有,须减损睡眠,令无昏覆,但此睡眠魔力过大,非自发愤加以严厉犍捶,不能灭除。若昏睡心轻,则须思惟分别法相,或系心于鼻端,或张开其双目,皆能降伏睡魔。若昏睡心过重,当用禅镇,或以柱杖击之,或己自击,或他人击亦可。诸如此类,皆是却除睡魔唯一之方法。]

    应该把唯一两个字去掉才通。皆是却除睡魔之方法。因为他上面讲了好多个方法,所以不是唯一。 

 

    [四弃掉悔盖。掉有三种:一者身掉,身好游走,诸杂戏谑,坐不暂安。二者口掉,好喜吟咏,竞诤是非、无益戏论、世间语言等。三者心掉,心情放逸,纵意攀缘,思惟文艺、世间才技,诸恶觉观等,名为心掉。掉之为法,破出家人心。如人摄心,犹不能定,何况掉散!掉散之人,如无钩醉象,穴鼻骆驼,不可禁制。]

    这一条我觉得是最难的,尤其是现代的人来讲。

    掉的意思是摇动或是转动或是卖弄,所以称为掉弄。

 

    有三种掉:1、身掉。2、口掉。3、心掉。

    [一者身掉,]就是身不安定的意思

    [身好游走,]喜欢出去走一走逛一逛,坐不住。以前美国大觉寺有一位女的出家众当住持,她就是在寺里面呆不住,就常常要到街上去转一转,天天都要去转一转很辛苦。这个就是身掉。[诸杂戏谑,]喜欢开玩笑讲一些捉弄人的话。[坐不暂安。]坐立不安。

    [二者口掉,]这个掉是掉弄。[好喜吟咏,]就是喜欢作诗填词,乃至于唱歌。主要是作诗填词。所以你看智者大师是非常正,完全依照佛法。所以禅宗里面有很多禅师喜欢写诗,那个依佛法来讲都不是正规的。我一向也不太喜欢那样子。禅诗、禅词、禅画这些都算是调回的调,就是语调。

    [竞诤是非、]喜欢跟人家争辩,谈论是非这也是语调。

    [无益戏论、]谈一些没有用的言论。乃至于把佛法讲成世间法,然后种种的戏论穿着赴会。把佛法讲成所谓的哲学那样来研究。争议这个戏论。[世间语言等。]譬如说谈论或是写作,天台哲学、华严哲学各种哲学,哲学研究创作,佛教美术史等等。这些都是世间语言,都是一种语调。

    [三者心掉,]所以你看你要习禅,就是要心,就是完完全全远离这跟世间所有的挂钩,清清静静这样。

    [心情放逸,纵意攀缘,思惟文艺、]什么叫文艺呢?文学艺术有诗僧、画僧乃至于书法。

    有人提倡说学佛要练书法,这个也是不对的。你要修心养性,不需要再靠世间的东西,不要再靠儒家的东西。你就直接靠佛法就好。你要再靠儒家的东西、靠世间的东西,你就还是攀缘。

    然后你如果把字练得很好以后,会生出我慢来了,认为你多了一项技艺。那尤其是出家人更不适宜。

    可是如果你本来就会写字再出家了,那就没有关系,你不再常常这么练,有时候要写什么东西就写一写,长处需要用的时候你就写一写。但不是一天到晚在临摹在练,然后为人家写字、写横批、写直幅什么的,这样也就不对。就变成用书法来做交际等的事,那就应酬没完,就很辛苦。

    有一位法师就这样,他很会写字,常常就会有人跟他要墨宝,他甚至于寒冬都赶到三更半夜都写不完,有很多政府要员跟他要、法师跟他要、或是大居士跟他要,他推不掉就拼命的写。虽然写的是佛法的字句,可是总是不是很圆满,不是很好。还是要远离世间一切是最究竟。

    所以可见得,智者大师真的是很正很正。我照着智者大师的文意来讲,就应该是这样子。智者大师的文意,其实也是佛赐的(教赐)。所以佛弟子应该这样子,尤其是出家众,应该要这样才对,远离世间一切技艺技术跟艺术。乃至于写诗、画佛像、雕刻、收集佛教文物开展览。这些都跟修习止观禅定会相违背,因为其心掉举。

    [世间才技,]各种的才能技艺都应该要远离

    [诸恶觉观等,]觉观就是寻伺。觉观是旧的翻译,因为智者大师是隋朝的人,他那个时候是旧的翻译。等到唐朝的时候,已经翻叫寻伺。

    五位百法表四不定法里面,有悔、睡、寻、伺。就是这个寻伺。寻就是粗心转粗的心态。伺就是细心的心态,细心的那种作用。寻就是找,所以那个寻就比较粗,伺就是守株待兔等着事情发生,期待、有所待。伺已经不动,但是还是有微细的期待在,所以他是细心。

    寻是到外面去寻去找,所以是往外攀缘,心往外缘,叫做寻。心已经不往外缘,但是守在那里,但是还在等着事情发生,所以有所待,叫做伺。你看,光是这个寻伺你读唯识,你都不容易搞懂。可是你看我这样比手画脚一下,你就懂了。

    种种的恶觉观,恶的粗心跟细心的作用运作,也就说,你那个心是大动还是小动,那种作用 [名为心掉。] 都叫做心掉。

    [掉之为法,]掉这个法,[破出家人心。]能够破坏出家人修行的心,或是清净的心。

    [如人摄心,犹不能定,]如果人他摄心都不见得能定下来,[何况掉散!]更何况你还掉散。

    [掉散之人,如无钩醉象,]这个他是指象越南、中南半岛、印度,他们那个象是常常拿来帮助人做事情的,载人或是运载东西,然后都会给它弄个钩钩驾驭它。如果没有钩的话,它又喝醉了那就乱蹦乱跑,那就很恐怖。

    [穴鼻骆驼,] 穴鼻应该是无穴鼻。这个鼻子没有挂绳子的骆驼。[不可禁制。]

 

    释文[掉乃是坐立不安,心口不能专一,六根不能收摄一处,终日随情放荡,]

    随着这个情绪而放荡。讲到这个情绪,我在高中的时候,我就常常提醒自己,让你做个参考,因为不管你修行好不好,常常都会有情绪。尤其是女生闹情绪特别多。不为情绪的奴隶。我们人总是情绪的奴隶,所以随情放荡。

    如果人家问你说:‘你干嘛讲话这么凶’,

    他说:‘我情绪不好’,好像很有理由。

    [纵意嬉戏,]放纵你的心意去嬉戏。[故名为掉。悔者,懊悔,亦即悔恨之谓,]这个悔是懊悔,不是忏悔。因为忏悔是改过。懊悔只是长吁短叹,也就是悔恨的意思。

    [如人悔已所作之事。]就好像有人悔已经作了的事情。

    [然悔本非是盖,]这个悔本来不是盖。悔是什么?悔在五位百法里面称为不定。他可以是三种性质⑴善悔。⑵恶悔。⑶无记悔。悔可以善、恶、无记都可以。

 

    [何故须弃之耶?]为什么要弃他呢?[须知悔固然是好,但将此悔,放在心中,]你不把他放掉。

    [朝夕忧恼,]而并不是把他当做是改往修来激烈的力量。

   譬如说自己这么想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为什么不那样做?这可如何是好。这样做很没面子,一直这么想。就这么兜兜转不出去,然后就很忧恼。这个样子叫做掉悔的悔。这个悔令心这样掉举就是掉悔。

    [因此盖覆真心,所以成盖,]掉跟悔两个可以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盖。[故须弃之。]所以就必须要把他抛弃掉。

    [然掉举虽多,不出三种:一者身掉,谓身则好东游西走,]

    就是说喜欢东游西走,家里呆不下来坐不住,常常需要出去跑一跑走一走。[无趣游行,]无趣就是没有意思的游行。这么闲荡闲晃逛街等等。[及诸杂戏谑,]就是玩耍。[或坐住不安,则为身掉。]

    [二者口掉,如唱高声小调,]喜欢唱唱歌、哼哼曲子、乃至于吹口哨,这个都是口掉。[或诤论是非,]喜欢跟人家辩论,爱抬杠、好讲东家长西家短。[好无益谈笑,]喜欢没有意义的谈笑。讲东讲西讲别人的是非,讲无聊的话。男人讲风月场所的事情,女人就讲男人,男人就讲女人。讲化妆、讲时装、讲美容等等。这些都是口掉。

    [及世间语言等,]讲男人女人声色犬马等等。刚刚讲的化妆、时装、歌星、影星还有他们的八卦如数家珍,那一个歌星又怎么样了。[此为口掉之相。]乃至于讲佛教八卦也不行,佛教也有八卦。

    [三者心掉,]什么是心掉?[谓心随情放逸,纵恣心意,或缘想法尘影子,或攀揽前尘境界,一切诸恶觉观等,]就是恶寻恶伺。

    [悉名之为心掉。当知掉之为法,能破出家人心,]当知掉这一个法,是能够破坏出家人的清净心。

    [本来出家修道之人,心最寂静,若一经掉举,则心为之散乱,欲栖心道业,]所以想要栖心道业,栖心就是把心栖止,[终难成就矣!]那么就很难成就。我那里吊了一个直幅‘持心第一’,修行你能够持你的心,让他不散乱,这是最高最重要的。也可以说第一步

    [又如初心入道之人,欲摄心归一,其心尚且犹不能安定,何况掉散乎!当知掉举之人,犹如无钩之醉象,象若不饮酒,尚难制止,况复无钩而又醉耶,狂乱闯祸无待言矣!]就一定会这样子。[又如无穴鼻之骆驼,]没有穴鼻窜绳的骆驼。[则东西奔驰,难以禁止。]

 

    [如偈说:汝已剃头著染衣]你既然已经剃了头,有穿了坏色衣。坏色衣的意思,就是能够衣服不漂亮,祂不是正色。正色就是五正色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。出家人的衣服都不是这种正色的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。

    [执持瓦钵行乞食]你拿着钵去乞食,为了让众生修福田。[云何乐著戏掉法]为什么还乐著戏掉之法

    [放逸纵情失法利。]总是喜欢出去奔波疯一下,纵情而失去法上的大利。法上的大利是什么呢?就是修道、悟道、证道、禅定、三昧、智慧、菩提、涅槃。这些都是佛法上的大利,你如果放逸心掉举的话,就会失去这些大利。

    [既失法利,又失世乐,]因为掉举的关系,既失去了法上的利益,又失去在家人世俗的快乐。[觉其过已,当急弃之。]所以你如果觉知过失以后,已就是以后,就应该很快的把他抛弃掉。

 

    释文[为出家者业已剃除须发,]身为出家的人,业已就是已经,已经剃除发须以后

    [身已披著染色之衣,]

    染衣是为了毁其形好,就是把漂亮的都去掉。世人以为女人的头发很漂亮,就把他剃掉。男女都剃掉就是男女一致。而且剃掉以后,事实上很有意思,不但不会难看,而且很庄严。

    我顺便比较一下,你看天主教,他们可以说是模仿佛教,他们的修女也把她的头发盖起来、遮起来,假装没有漂亮的头发。她们就没有办法做到这样的究竟。只有佛法有这样的魄力。还有她们修饰也是用一个斗篷盖起来。天主教修饰不是有一个,好像我们慢跑装有一个头盖盖起来,类似跟修女一样就盖起来。所以也是假装没有头发这样子。事实上里面是有头发的。所以只有我佛如来的法最究竟最清净,没有假(xian)。

    身为出家人,剃除发须又披染衣,就是毁其形好,就是不要在乎、不要再去追求世间的美貌漂亮。你看看世人的女人为了头发,多少讲究不得了。发型不说了,乃至于头发上的装饰,自古到今都是很多很多。现在的人还算少一点。

    象十九世纪的时候,欧洲人其实中国人也是一样,都一定要戴帽子,帽子有种种的讲究。然后如果是有钱人就很多什么珍一大堆,把天下所有的石头都插在头上去了。石头跟金属都弄到头上去了,表示很漂亮。尤其是清朝王公贵族的女人,弄了一个好高的头,然后戴得重的要死,那称为漂亮。

    [方袍圆领,宛若出世丈夫。如是当须以身作则,执持瓦钵,常行乞食,福利众生,云何好乐贪著嬉戏于掉举之法,而纵情放逸耶?夫纵情放逸之人者,现生即失去佛法之利益,觉悟其过患已,当急弃之。]

    既然已经觉悟这个过患以后,就应该赶快把他抛弃。赶快抛弃很难,怎么样能抛弃你知道吗?多诵经、多拜佛就容易抛弃。因为业习力太重,你知道,但是你就抛不弃。所有学佛真的是无可奈何,不是一世所成,都是累劫累世这样修来的。

    所有你今世能够做到,也是累世修来的。不是说你今世我一发心就做到了,没有那么便宜。你说我一发心要学般若,就学会般若了,也没那么容易。如果你学会了那是你累劫修的。你知道吗?所有实在是最无可奈何的事。

天台小止观 讲解 (第三十二集)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