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24)  

2013-12-10 17:47:32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 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24)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24)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 问曰:菩萨几时能种三十二相? 

(问:菩萨几时能种三十二相?)

答曰:极迟百劫,极疾九十一劫。释迦牟尼菩萨九十一大劫行办三十二相。如经中言:过去久远,有佛名弗沙。时有二菩萨:一名释迦牟尼,一名弥勒。弗沙佛欲观释迦牟尼菩萨心纯淑未?即观见之,知其心未纯淑,而诸弟子心皆纯淑。又弥勒菩萨心已纯淑,而弟子未纯淑。

(答:最迟百劫,最快九十一劫。释迦牟尼菩萨九十一大劫行办三十二相。如经中说:久远的过去,有佛名弗沙。那时有两位菩萨:一位叫释迦牟尼,一位叫弥勒。弗沙佛欲观释迦牟尼菩萨心行成熟没有?即观察到他的心行,知道他心未成熟,而他的弟子心都成熟了。又弥勒菩萨心已成熟,而弟子没有成熟。)

是时弗沙佛如是思惟:“一人之心易可速化,众人之心难可疾治。”如是思惟竟,弗沙佛欲使释迦牟尼菩萨疾得成佛,上雪山上,于宝窟中入火定。

(这时弗沙佛这样想:“一人之心容易快速教化成熟,众人之心不易迅速教化成熟。”这样想罢,弗沙佛欲使释迦牟尼菩萨迅速成佛,上雪山上,在宝窟中入火定。)

是时,释迦牟尼菩萨作外道仙人,上山采药,见弗沙佛坐宝窟中,入火定,放光明。见已,心欢喜信敬,翘一脚立,叉手向佛,一心而观,目未曾眴,七日七夜,以一偈赞佛:

(这时,释迦牟尼菩萨作外道仙人,上山采药,见弗沙佛坐宝窟中,入火定,放光明。见罢,心欢喜信敬,翘一脚站立,叉手向佛,一心观佛,七日七夜目未曾 ,以一偈赞佛:)
  
天上天下无如佛,十方世界亦无比,

世界所有我尽见,一切无有如佛者!

七日七夜谛观世尊,目未曾眴,超越九劫,于九十一劫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七日七夜谛观世尊,目未曾眴,超越九劫,于九十一劫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  

问曰:若释迦牟尼菩萨聪明多识,能作种种好偈,何以故七日七夜一偈赞佛?

(问:像释迦牟尼菩萨聪明多识,能作种种好偈,为什么七日七夜一偈赞佛?)  

答曰:释迦牟尼菩萨贵其心思,不贵多言。若更以余偈赞佛,心或散乱,是故七日七夜以一偈赞佛。  

(答:释迦牟尼菩萨看重自己的心思,不看重多说。如果再用其他的偈赞佛,心可能会散乱,所以七日七夜用一偈赞佛。)

问曰:释迦牟尼菩萨,何以心未纯淑而弟子纯淑?弥勒菩萨心纯淑,而弟子未纯淑?

(问:为什么释迦牟尼菩萨,心没有成熟而弟子心已成熟?弥勒菩萨心成熟,而弟子心没有成熟?)  

答曰:释迦牟尼菩萨,饶益众生心多,自为身少故;弥勒菩萨多为己身,少为众生故。从鞞婆尸佛至迦葉佛,于其中间九十一大劫,种三十二相业因缘竟,六波罗蜜满。

(答:释迦牟尼菩萨,心多用以教化利益众生,为自身少的原因;弥勒菩萨多为己身,少为众生的原因。从鞞婆尸佛到迦葉佛,在这中间九十一大劫,种三十二相业因缘罢,六波罗蜜满。)

何等六?檀波罗蜜、尸罗波罗蜜、羼提波罗蜜、毗梨耶波罗蜜、禅波罗蜜、般若波罗蜜。  

(那六波罗蜜?檀(布施)波罗蜜、尸(戒)罗波罗蜜、羼提(忍辱)波罗蜜、毗梨耶(精进)波罗蜜、禅波罗蜜、般若(智慧)波罗蜜。) 

问曰:檀波罗蜜云何满?

(问:布施婆罗蜜如何满?)

答曰:一切能施,无所遮碍,乃至以身施时,心无所惜。譬如尸毗王以身施鸽。释迦牟尼佛本身作王,名尸毗。是王得归命救护陀罗尼,大精进,有慈悲心,视一切众生如母爱子。

(答:一切能施,无所遮碍,乃至以身施时,心无所惜。譬如尸毗王以身施鸽。释迦牟尼佛有一世本身作国王,叫尸毗。这个国王获得归命救护陀罗尼,非常精进,有慈悲心,视一切众生如母爱子。)

时世无佛,释提桓因命欲终,自念言:“何处有佛一切智人?”处处问难,不能断疑,知尽非佛,即还天上,愁忧而坐。

那一世没有佛出世,三十三天主寿命将终,自己心里说:“那个地方有佛一切智人?”处处用难题问人,没有能解答他疑惑的人,知道他们都不是佛,即还天上,愁忧而坐。)

巧变化师毗首羯磨天问曰:“天主何以愁忧?”

(巧变化师毗首羯磨天问说:“天主为什么愁忧?”)

答曰:“我求一切智人不可得,以是故愁忧。”

(答:“我寻找一切智人找不到,因为这事愁忧。”)

毗首羯磨言:“有大菩萨,布施、持戒、禅定、智慧具足,不久当作佛。”帝释以偈答曰:

(毗首羯磨说:“有大菩萨,布施、持戒、禅定、智慧具足,不久应当作佛。”帝释以偈答说:)   

菩萨发大心,鱼子庵树华,

    三事因时多,成果时甚少!

毗首羯磨答曰:“是优尸那种尸毗王,持戒、精进、大慈、大悲,禅定、智慧,不久作佛。”

(毗首羯磨答说:“这位优尸那种尸毗王,持戒、精进、大慈、大悲,禅定、智慧,不久作佛。”)

释提桓因语毗首羯磨:“当往试之,知有菩萨相不?汝作鸽,我作鹰,汝便佯怖入王腋。

(释提桓因对毗首羯磨说:“应当去试试他,看看有菩萨相没有?你化作鸽,我化作鹰,我当追逐你,你便假装害怕躲入国王腋下。”)

毗首羯磨言:“此大菩萨,云何以此事恼?”

(毗首羯磨说:“他是大菩萨,为什么用这种事恼乱他?”)

释提桓因说偈言:

(释提桓因说偈子:)

我亦非恶心,如真金应试;

以此试菩萨,知其心定不? 

说此偈竟,毗首羯磨即自变身作一赤眼赤足鸽,释提桓因自变身作一鹰;急飞逐鸽,鸽直来入王腋底,举身战怖,动眼促声。

(说罢这个偈子,毗首羯磨(译作种种工业,西土工巧者,多祭此天)即自己变身为一只赤眼赤足的鸽子,帝释自己变身为一只鹰,飞的非常快去追那只变化成的鸽,鸽子直接飞入国王腋下,全身颤抖怖惧害怕,眼睛转动声音急促。)

 

是时众多人,相与而语曰:“是王大慈仁,一切宜保护。如是鸽小鸟,归之如入舍;菩萨相如是,作佛必不久。”  

)这时在场的人众多,相互议论说:“这个国王非常仁慈,保护一切。像这样的鸽子小鸟,归命他像回到自己的巢穴一样。菩萨显出这样的相,离成佛一定不会太远。”)

是时鹰在近树上,语尸毗王;“还与我鸽,此我所受!”

(这个时候鹰落在附近的树上,对尸毗王说;“还给我鸽子,此鸽子归我所有!”)

王时语鹰:“我前受此,非是汝受;我初发意时受此,一切众生皆欲度之。”

(国王这时对鹰说:“我很久一前摄受此鸽,不是你所有。我初发意(成佛)时就摄受了此鸽,一切众生我都想度脱他。”)

鹰言:“王欲度一切众生,我非一切耶?何以独不见愍而夺我今日食?”

(鹰说:“国王想度一切众生,我不属于一切众生之数吗?为什么单单不见你慈愍我而夺我今天的饭食?”)

王答言:“汝须何食?我作誓愿,其有众生来归我者,必救护之。汝须何食,亦当相给。”

(国王回答说:“你需要什么食物?我发过誓愿,如果有来归依我的众生,必定救护他。你需要什么食物,也应当给你。”)

鹰言:“我须新杀热肉。”

(鹰说:“我须新杀热肉。”)

王念言:“如此难得,自非杀生,何由得也?我当云何杀一与一!”思惟心定,即自说偈:

国王心里想:“像这样的东西不好得到,如果不杀生,没有方法得到?我为什么杀一众生给另一个众生当食物!”思惟罢心意已定,即自说偈:)

是我此身肉,恒属老病死,

不久当臭烂,彼须我当与。

如是思惟已,呼人持刀,自割股肉与鹰。鹰语王言:“王虽以热肉与我,当用道理,令肉轻重得与鸽等,勿见欺也!”

(这样想罢,高声叫人拿刀来,持刀自己割股上的肉给那只鹰。鹰对国王说:“王虽然用热肉给我按理应当使肉轻重与鸽重量相等,不要欺骗我!”)

王言:“持称来!”以肉对鸽,鸽身转重,王肉转轻。王令人割二股,亦轻不足;次割两踹、两臗、两乳、颈、脊,举身肉尽,鸽身犹重,王肉故轻。

(国王说:“拿称来!”用肉对比鸽的重量,鸽身变重,国王的肉变轻。国王让人割掉两个大腿上的肉,也轻没有鸽重;又割下两踹、两臗、两乳、颈、脊,全身的肉都个完了,鸽身仍然重,国王的肉仍然轻。)

是时近臣内戚,安施帐幔,却诸看人:“王今如此,无可观也!”

这个时侯近臣宫内的亲属,安施帐幔,避开众多观看的人:“国王今天如此,没有什么可看的!”)

尸毗王言:“勿遮诸人,听令入看!”而说偈言:

(尸毗王说:“不要遮当众人,允许他们进入观看!”而说偈子:)  

天人阿修罗,一切来观我!

大心无上志,以求成佛道。   

若有求佛道,当忍此大苦;

不能坚固心,则当息其意。

是时,菩萨以血涂手,攀称欲上,定心以身尽以对鸽。鹰言:“大王,此事难办,何用如此?以鸽还我!”

(这时,菩萨以血涂手,攀称欲上,定心用整个身体全部对鸽。鹰说:“大王,此事难办,何用如此?把鸽还我!”)

王言:“鸽来归我,终不与汝。我丧身无量,于物无益,今欲以身求易佛道。”

(王说:“鸽来归我,终不与汝。以前我曾失去无量身体,对于世界而没有利益,今天想用身体求易佛道。”)

以手攀称,尔时菩萨肉尽筋断,不能自制,欲上而堕,自责心言:“汝当自坚,勿得迷闷!一切众生堕忧苦大海,汝一人立誓欲渡一切,何以怠闷?此苦甚少,地狱苦多,以此相比,于十六分犹不及一。我今有智慧、精进、持戒、禅定,犹患此苦,何况地狱中人无智慧者!”

(用手攀称,那时菩萨肉尽筋断,不能自制,欲上而堕,自责心说:“你应当自己坚强,不要迷闷!一切众生堕忧苦大海,你一人立誓欲渡一切,为什么懈怠迷闷?此苦很少,地狱苦多,以此相比,不及十六分之一。我今天有智慧、精进、持戒、禅定,犹患此苦,何况地狱中无智慧的众生!”)

是时菩萨一心欲上,复更攀称,语人扶我。 

(这时菩萨一心欲上称,再次攀称,告诉人扶我。)

是时,菩萨心定无悔。诸天、龙王、阿修罗、鬼、神、人民皆大赞言:“为小鸟乃尔,是事希有!”即时天地为六种震动,大海波扬,枯树生华,天降香雨及散名华,天女歌赞必得成佛。

(这时,菩萨心定无悔。诸天、龙王、阿修罗、鬼、神、人民都大声赞说:“为一只小鸟乃能如此,这事希有!”即时天地因为此事六种震动,大海波扬,枯树生华,天降香雨及散名华,天女歌赞必得成佛。)

是时四方神仙皆来赞言:“是真菩萨,必早成佛!”鹰语鸽言:“众试如此,不惜身命,是真菩萨!”即说偈言:

(这时四方神仙都来赞说:“是真菩萨,必早成佛!”鹰对鸽说:“众试如此,不惜身命,是真菩萨!”即说偈子:)

慈悲地中生,一切智树牙,

我曹当供养,不应施忧恼!

毗首羯磨语释提桓因言:“天主,汝有神力,可令此王身得平复。”

(毗首羯磨对释提桓因说:“天主,你有神力,可以使此王身体恢复正常。”)

释提桓因言:“不须我也。此王自作誓愿,大心欢喜,不惜身命,感发一切令求佛道。”

(释提桓因说:“不须要我啊!此王自作誓愿,大心欢喜,不惜身命,感动发起一切众生使他们求佛道。”)

帝释语人王言:“汝割肉辛苦,心不恼没耶?”

(帝释对人王说:“你割肉辛苦,心没有沉没在忧恼中?”)

王言:“我心欢喜,不恼不没。”

(国王说:“我心欢喜,不恼不没。”)

帝释言:“谁当信汝心不没者?”

(帝释说:“谁当信你心不沉没?”)

是时,菩萨作实誓愿:“我割肉血流,不瞋不恼,一心不闷,以求佛道者,我身当即平复如故。”即出语时,身复如本。

(这时,菩萨作真实誓愿:“如果我割肉流血,不瞋不恼,一心不闷,而求佛道是真实的话,我身立即平复如故。”在说这话时,身复如本。)

人天见之,皆大悲喜,叹未曾有:“此大菩萨必当作佛。我曹应当尽一心供养,愿令早成佛道,当念我等!”是时,释提桓因、毗首羯磨,各还天上。如是等种种相,是檀波罗蜜满。

(人天看见他身复如故,皆大悲喜,叹未曾有:“此大菩萨必当作佛。我们应当全部一心供养,愿使你早成佛道,那时应当顾念我们!”这时,释提桓因、毗首羯磨,各还天上。像这样种种相,是布施波罗蜜满。)

问曰:尸罗波罗蜜云何满? 

(问:戒波罗蜜如何满?)

答曰:不惜身命,护持净戒,如须陀须摩王,以劫磨沙波陀大王故,乃至舍命不犯禁戒。昔有须陀须摩王,是王精进持戒,常依实语。晨朝乘车,将诸婇女入园游戏。

(答:不惜身命,护持净戒,如须陀须摩王,以劫磨沙波陀大王故,乃至舍命不犯禁戒。以前有一位须陀须摩王,这个国王精进持戒,常依实语。早晨乘车,带领众多婇女入园游戏。)

出城门时,有一婆罗门来乞,语王言:“王是大福德人,我身贫穷,当见愍念,赐匄少多!”

(出城门时,有一婆罗门来乞讨,对国王说:“国王是大福德人,我身贫穷,应当怜愍顾念我,少施舍点吧!”)

王语言:“诺!敬如来告,当相布施,须我出还。”作此语已,入园澡浴嬉戏。

(国王对他说:“好!一定像你对我说的,当相布施,须我出去回来。”如此说罢,入园澡浴嬉戏。)

时有两翅王,名曰鹿足,空中飞来,于婇女中捉王将去,譬如金翅鸟海中取龙。诸女啼哭,号恸一园,惊城内外,搔扰悲惶。鹿足负王,腾跃虚空,至所住山,置九十九诸王中。 

(这时有一位长着两只翅膀的鬼王,名字叫鹿足,从空中飞来,从婇女中将王捉去,譬如金翅鸟海中取龙。诸女啼哭,号恸一园,惊城内外,搔扰悲惶。鹿足背着国王,腾跃虚空,到他所住的山上,和已捉的九十九位国王放在一起)

须陀须摩王涕零如雨,鹿足语言:“大刹利王,汝何以啼如小儿?人生有死,合会有离。”

(须陀须摩王涕泪如雨,鹿足说:大刹利王,你为什么像小儿一样啼哭?人生有死,合会有离。”)

须陀须摩王答言:“我不畏死,自恨失信。我从生已来,初不妄语。今日晨朝出门时,有一婆罗门来从我乞,我时许言还当布施。不虑无常,孤负彼心,自招欺罪,是故啼耳!”

(须陀须摩王答说:我不怕死,自己恨自己失信。我从生已来,从不妄语。今天早晨出门时,有一婆罗门来向我乞讨,我那时许他说回来时就布施他。没有考虑到无常,孤负彼心,自招欺罪,所以哭啊!”)

鹿足王言:“汝意欲尔,畏此妄语,听汝还去七日,布施婆罗门讫便来还。若过七日不还,我有翅力,取汝不难。”

(鹿足王说:你的意思是这样,害怕妄语,允许你回去七天,布施婆罗门的讫讨后就回来。如果过七天不回来,我有翅力,取你不难。”)

须陀须摩王得还本国,恣意布施,立太子为王,大会人民忏谢之言:“我智不周物,治多不如法,当见忠恕!如我今日身非己有,正尔还去。”

(须陀须摩王得回本国,恣意布施,立太子为王,大会人民忏谢他们说:我智不周物,治多不如法,要原谅我!像我今天身非己有,正该回去。”)

举国人民及诸亲戚,叩头留之:“愿王留意,慈荫此国,勿以鹿足鬼王为虑也!当设铁舍奇兵,鹿足虽神,不畏之也!”王言:“不得尔也!”而说偈言:

(举国人民及诸亲戚,叩头留他:愿王想想,慈荫此国,不要以鹿足鬼王为虑!当设铁舍奇兵,鹿足虽神,不害怕他啊!国王说:不能那样!而说偈子:)  

实语第一戒,实语升天梯,

实语为大人,妄语入地狱。   

我今守实语,宁弃身寿命,

心无有悔恨。

如是思惟已,王即发去,到鹿足王所。鹿足遥见,欢喜而言:“汝是实语人,不失信要。一切人皆惜身命,汝从死得脱,还来赴信,汝是大人!”

(像这样想罢,国王即出发到鹿足鬼王住的地方。鹿足遥见国王回来,欢喜而说:“你是实语人,不违誓约。一切人都爱惜身命,你得脱离死亡,还来赴信约,你是大人!”)

尔时,须陀须摩王赞实语:“实语是为人,非实语非人。”如是种种赞实语,诃妄语。

(那时,须陀须摩王赞实语说:“实语是为人,非实语非人。”象这样种种赞实语,诃责妄语。)

鹿足闻之,信心清净,语须陀须摩王言:“汝好说此,今相放舍,汝得解脱。九十九王亦布施汝,随意各还本国。”如是语已,百王各得还去。如是等种种相,是为尸罗波罗蜜满。

鹿足听到这些话,信心清净,对须陀须摩王说:“你说这些说得好,今天放了你,你得解脱。九十九王也布施给你,随意各还本国。”这样说罢,一百个国王各得回去。象这样种种相,是为戒波罗蜜满。)

问曰:羼提波罗蜜云何满?

(问:忍辱波罗蜜如何满?)  

答曰:若人来骂,挝捶割剥,支解夺命,心不起瞋。如羼提比丘为迦梨王截其手、足、耳、鼻,心坚不动。

(答:若人来骂,挝捶割剥,支解夺命,心不起瞋。如羼提比丘为迦梨王截其手、足、耳、鼻,心坚不动。)

问曰:毗梨耶波罗蜜云何满?

(问:精进波罗蜜如何满?)  

答曰:若有大心勤力,如大施菩萨为一切故,以此一身,誓抒大海,令其干尽,定心不懈。亦如赞弗沙佛,七日七夜翘一脚,目不眴。  

(答:如果有大心勤力,如大施菩萨为一切贫穷众生,用他一身之力,发誓舀大海水,使大海干尽,定心不懈。也如赞弗沙佛,七日七夜翘一脚,目不眴xuàn。) 

问曰:禅波罗蜜云何满?

(问:禅波罗蜜如何满?)  

答曰:如一切外道禅定中得自在。又如尚阇梨仙人,坐禅时无出入息,鸟于螺髻中生子,不动不摇,乃至鸟子飞去。

答:如一切外道禅定中得自在。又如尚阇梨仙人,坐禅时无出入息,鸟于螺髻(梵天王留顶发,结发象螺。称为螺髻。印度的梵志效仿梵天而为螺髻。)中生子,不动不摇,直至鸟子飞去。)

问曰:般若波罗蜜云何满?

(问:般若波罗蜜如何满?)  

答曰:菩萨大心思惟分别,如劬嫔陀婆罗门大臣,分阎浮提大地作七分。若干大城、小城、聚落村民,尽作七分。般若波罗蜜如是。是菩萨六波罗蜜满,在迦葉佛所作弟子,持净戒,行功德,生兜率天上。  

(答:菩萨大心思惟分别,如劬嫔陀婆罗门大臣,把阎浮提大地分为七分。多少大城、小城、聚落村民,全部分为七分。象这样的般若波罗蜜。是菩萨六波罗蜜满,给迦葉佛作弟子(指释迦摩尼佛,作菩萨时),持净戒,行功德,生兜率天(欲界第四层天之名,此天一昼夜,人间四百年,天寿四千岁,合人间五亿七千六百万年。有内外二院,外院为天人所居,内院为补处菩萨的住处,补处菩萨常由此天下生而成佛,今为弥勒菩萨的净土。)上。

问曰:菩萨何以生兜率天上,而不在上生、不在下生?是大有福德,应自在生?

(问:菩萨为什么生兜率天(天 梵名提婆Deva,又名素罗Sura,光明的意思,自然的意思,清净的意思,自在的意思,最胜的意思。受人间以上胜妙果报的地方,一部分在须弥山中,一部分远在苍空,总称为天趣。六趣之一。第二个意思指一切之鬼神,如鬼子母神称为鬼母天。又一切好妙之物称为天,如人中的好花称为天花。大乘义章六末尾说:天的意思如杂心释上说体有光明所以称为天,此随外显的形相解释的。又说天清净所以称天,天报清净所以称为净。若依持地所受自然,所以称为天。义林章六本说:神用光洁自在名天。上,而不在上生、不在下生?菩萨大有福德,应能自在托生?)  

答曰:有人言:“因缘业熟,应在是中生。” 

(答:有人说:因缘业熟,应该在此天生。”) 

复次,下地中结使厚浊,上地中结使利,兜率天上结使不厚不利,智慧安隐故。

(又,兜率天下面的天中结使厚浊,上面的天中结使利,兜率天上结使不厚不利,智慧安稳所以生此天中。)

复次,不欲过佛出世时故;若于下地生命短,寿终时佛未出世;若于上地生命长,寿未尽复过佛出时;兜率天寿,与佛出时会故。  

(又,因为不想错过佛应该出世的时侯;如果在下天中生,寿命短,寿终时佛不应该出世;如果在上天中生,寿命长,佛应该出世时寿命没有尽,也错过佛出世的时间;兜率天寿,与佛应该出世的时间相同,所以生在此天。)

复次,佛常居中道故。兜率天于六天及梵之中,上三下三。

(又,佛常居中道所以生兜率天,六欲天加上梵天(此处把三梵天视为一),刚好上三天下三天(天指 欲界之六天与色界之十八天及无色界之四天也。色界之天数有异论,萨婆多部立十六天,经部立十七天,上座部立十八天。大乘则据上座部。见四教仪集注中。

         四王天

         忉利天

  欲界天───┤夜摩天

        兜率天

        化乐天

        他化自在天

          
梵众天

        初禅─┤梵辅天

           大梵天

           少光天

二       二禅─┤无量光天

─┼色界天───│   光音天

八          少净天

天       三禅─┤无量净天

           遍净天

           无云天

           福生天

           广果天

           无想天

        四禅─┤无烦天───┐

            无热天    

            善见天   │──五净居天

            善现天   

            色究竟天──┘

        空无边处天

  无色界天──┤识无边处天  

         无所有处天

         非想非非想处天)

于彼天下生中国,中夜降神,中夜出迦毗罗婆国,行中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中道为人说法,中夜入无余涅槃。

(在这些天的下面地上生中国,中夜降神(菩萨神识从天上下来人间投胎),中夜出迦毗罗婆国,行中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人说中道法,中夜入无余涅槃(见、思二惑与所受五众之身,俱得灭尽,无有遗余,是名无余涅槃。(五众即五阴,谓色受想行识也。))

好中法故,中天上生。如是菩萨兜率天上生竟,以四种观人间:一者、观时,二者、观土地,三者、观种姓,四者、观生处。

好中法,所以中天上出生。这样菩萨(释迦如来)生兜率天上后,而观察人间四种事:一、观时,二、观土地,三、观种姓,四、观生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