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生只挖一口井  

2013-10-08 20:10:43|  分类: 笑谈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生只挖一口井

2013年10月08日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(一)  摘自 教学文摘

看过这样一幅漫画:一个人失望地扛着锹走着,身后有许多被挖的深度不等的坑。这个人在找水,可是尽管地下有丰富的水,他却没有挖到,只能失望而归。这引发了我的思考:不若一生只挖一口井专注的努力下去,即使只有一种本事,但它是真本事,依旧可以走遍天下无敌手。 

法国画家雷杜德一生动荡,他出生在封建制度下等级森严的社会,成长在法国大革命纷乱的战火中。虽然也曾有朋友要他投身于人民解放的革命中,将鲜血染红一片奋斗的历程。但他拒绝了,后来朋友威名远扬,成了赫赫有名的将军,雷杜德却默默无闻,在历史上找不到他的踪迹。

但热爱艺术的人们会永远的记住他。雷杜德用了半生的时间来研究玫瑰,研究各种姿态的美妙的玫瑰,他画出了一本录有260种玫瑰的《玫瑰图谱》,轰动了整个世界。雷杜德用半生的专注来挖一口研究玫瑰的井,让那美妙的花儿栩栩如生,尽善尽美,这就是他的真本事,虽然只有这一份贡献,但他依旧彪炳史册。 

文学家莫泊桑年轻时爱好广泛,他在拜访福楼拜时说:我会烧菜,骑马,拳击,击剑……你会什么呢?

福楼拜回答说:写作。我的全部时间都用来写作,现在已经发表了许多作品,你又有什么成就呢?

莫泊桑受到了震动,当即拜福楼拜为师学习写作,成了一代文学巨匠。

由此我们明白:生命不是比赛,掌握的技巧越多越好,更多的时候需要的是专注,要用全部的时间来提高自己的特长,发挥出生命的价值。 

生命在于质量而不是长度,在人生中,只有专注的挖下一口井,努力地追求,永不放弃,就能把它变成自己的真本事,在泉水涌出的那一刻,我们看见里面闪耀的灿烂星光,是自己专注一生的价值。

2013年10月08日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(二)玫瑰图谱

摘自新民晚报

疲倦的时候,往往习惯地想看书,可是如果倦透了,那就大多数书都看不进去,这时候我有最后一招,拿出一本雷杜德的《玫瑰图谱》。立即,恍若走进了一座玫瑰园,心旷神怡百虑全销之余,还有“花开有枝当须惜”“故烧高烛照红妆”的珍视之情,因为那一簇簇一朵朵含露凝香、娇艳欲滴的玫瑰,好像为了我刚刚绽放,而很快就要凋谢。其实我知道,这其中的许多品种早就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
这一天,不知道第几次手捧《玫瑰图谱》,突然想,如果一生只做一件事,其实很好。比如这位法国画家雷杜德,他一生就是画花,尤其是玫瑰。任凭法国大革命、政权更迭,人头落地血流成河,他只管画他的玫瑰,整整二十年,以一种“将强烈的审美加入严格的学术和科学中的独特绘画风格”记录了170种玫瑰的姿容,成了《玫瑰图谱》。他本人被称作“花卉画中的拉斐尔”、“玫瑰大师”、“玫瑰绘画之父”,这本图谱被誉为“最优雅的学术,最美丽的研究”、“玫瑰圣经”。
在此后的180年里,以各种语言和版本出版了200多重版本,平均每年都有新的版本芬芳降临人世……

雷杜德,他只做了一件事:画玫瑰,但他的玫瑰成了巅峰,无人逾越,甚至不敢生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
    
一生做好一件事,真的很了不起。这样在单一、狭小的领域达到难以企及的高度。突然让我想起另一个人:简·奥斯汀。就是那个写了《理智与情感》、《傲慢与偏见》、总是关心一家子的女孩子如何出嫁的简·奥斯汀。

有人嘲笑她所写的都是小地方的小事情,都是茶杯里的风波,但是,在她那些绝不广阔的世界里所发生的感情事件、择偶标准、生活趣味,那些鲜活的主人公们(鲜活得可以听见裙摆的窸窣、马蹄的脆响、可以嗅到不同的香气),是多么有趣、迷人,其中展现的情感世界,和尘俗人间时而搏击时而妥协,更是何等丰富和跌宕起伏。最后的大团圆又是多么善解人意、抚慰人心。    

简·奥斯汀的作品经久不衰,喜欢简·奥斯汀的人遍布全世界,以至于美国有一部故事片就叫《奥斯汀书会》,说一群她的粉丝成立一个专门讨论她的作品的书会,到了今年还有一部新片叫做《成为简·奥斯汀》,那里面她失败了的恋爱故事是杜撰的,但是对这位作家的热爱和好奇却是最真实的。

把作家本人的感情生活想象得过于戏剧化甚至传奇化,似乎是一种常见多发病,类似的例子还有《恋爱中的莎士比亚》。虽然我也很想知道她是不肯降格以求,才终身小姑独处还是曾经沧海为情所伤,但是很遗憾,关于这位作家的感情生活,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。

好吧,不知为何终身未嫁,亲爱的奥斯汀一生写了6部长篇,写的全是男婚女嫁,她就这样一路写了下来,丝毫无意于“突破”或者“转型”。但她的作品被当作了“婚恋圣经”,成为毫无争议的经典,流传至今。
    
    
一生只做一件事,做好一件事,多么好,多么值得。如此专一,如此宁静,如此恒久,如此完满。
    
    
如今的许多人,最好身怀十八门技艺,然后同时挖几口井,头顶三四个职务或者身兼五六个身份。如果可以,恨不得将自己大卸八块,分别扔进不同专业的领地里去占个地盘,等而下之的也要卖给不同的老板。还恨不得会土遁术分身术离魂术,好同时出现在几个城市,同时干几件完全不同的事情。这是丰富,还是仓促,芜杂,混乱?杂乱无章,心无定所,轰轰烈烈一场乱忙,最后往往也所获有限甚至导致身心崩溃。如果是生存所迫倒也可悯,但似乎更多的是出于流行性的浮躁和自身的贪欲和妄念,那就可忧甚至可惊了。
    
    
在这样的时代和氛围里,格外怀念一种纯粹:自知,自制,心无旁骛,一生只挖一口井,直到清泉涌出,源源不断。

2013年10月08日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(三)一生只挖一口井

翁静

把一件事做到极致,就能成功。

世界著名昆虫学家法布尔,一生只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研究昆虫。

一次,一位青年苦恼地对他说:“我每天不知疲倦地把全部精力都花在了我爱好的事业上,可结果总是收效甚微。”

法布尔称赞他是一位献身科学的有志青年。这位青年听了法布尔的赞许,兴奋地说:“是啊,我爱好科学,也爱好文学,对音乐和美术也很感兴趣。我把自己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这些爱好上了。”

法布尔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,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放大镜,把阳光聚焦在一个点上,然后对青年说:“试着把你的精力集中到一个焦点上,就像这块放大镜一样。”

法布尔正是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聚焦在研究昆虫这个点上,所以才有了昆虫学方面卓越的成就。

无独有偶,法国大画家雷杜德一生只画玫瑰,任凭环境如何变化他都心无旁骛。他一生记录了170多种玫瑰的姿容,组成了《玫瑰图谱》画册。雷杜德把画玫瑰这件事做到了极致,他画的玫瑰成了画中的极品,无人能够逾越。

新东方的一位教师在课堂上讲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:将小小的汉堡做到世界各国的人都爱吃,就是麦当劳和肯德基;将一瓶汽水卖到世界各地去,就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;将英语培训班做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,就是新东方。易中天对《三国演义》研究了20年,结果写出了《品三国》,发行了200万册。相同的道理,如果一个人把《资本论》研究20年,一定会成为大哲学家或者大经济学家。

其实,抓住一个问题十年不放,都会成气候。就像你不断挖掘一个地方,时间长了,挖得又深又广,即使没有挖到水,但天上下的雨自然水到渠成。

人生面对无数的选择与诱惑,与其在不断的选择中蹉跎人生,还不如一生只挖一口井,瞄准目标不动摇,用一辈子的时间做好一件事。

   2013年10月08日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