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61)卷第十二 释初品中檀波罗蜜法施之余  

2014-01-23 07:14:57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61)
     卷第十二 释初品中波罗蜜法施之余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61)卷第十二 释初品中檀波罗蜜法施之余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云何菩萨布施生尸波罗蜜?菩萨思惟:众生不知布施,后世贫穷。以贫穷故,劫盗心生;以劫盗故,而有杀害。以贫穷故,不足于色;色不足故,而行邪淫。又以贫故,为人下贱;下贱畏怖,而生妄语。如是等贫穷因缘故,行十不善道。

(为什么菩萨布施生戒波罗蜜?菩萨思惟:众生不知布施,后世贫穷。因为贫穷,劫盗心生;因劫盗,而有杀害。因贫穷,于色不能满足;色不满足,而行邪淫。又因贫穷,为人下贱;下贱畏怖,而生妄语。象这样贫穷因缘,行十不善道。)

若行布施,生有财物;有财物故,不为非法。何以故?五欲充足,无所乏短故。如提婆达本生曾为一蛇,与一虾蟆、一龟,在一池中,共结亲友。其后池水竭尽,饥穷困乏,无所控告。时蛇遣龟以呼虾蟆,虾蟆说偈遣龟言: 

(如果行布施,生便有财物;因有财物,不作非法的事。为什么?因为五欲充足,没有什么缺乏。如提婆达本生曾为一蛇,与一虾蟆、一龟,在一池中,共结亲友。其后池水竭尽,饥穷困乏,无所控告。那时蛇派龟而呼虾蟆,虾蟆说偈让龟传话:)

若遭贫穷失本心,不惟本义食为先。

汝持我声以语蛇,虾蟆终不到汝边!

若修布施,后生有福,无所短乏,则能持戒,无此众恶,是为布施能生尸罗波罗蜜。  

(如果修布施,后生有福,不缺少什么,则能持戒,没有这些恶事发生,这是布施能生戒罗波罗蜜。)

复次,布施时,能令破戒诸结使薄,益持戒心,令得坚固,是为布施因缘增益于戒。

(又,布施时,能使破戒众结使薄,增益持戒心,使心坚固,这是布施因缘增益于戒。)

复次,菩萨布施,常于受者生慈悲心,不著于财,自物不惜,何况劫盗?慈悲受者,何有杀意?如是等能遮破戒,是为布施生戒。若能布施以破悭心,然后持戒、忍辱等,易可得行。

(又,菩萨布施,常于受布施的人生慈悲心,不著于财,自物不惜,何况劫盗?慈悲受施的人,为什么还会有杀意?象这样能遮破戒,这是布施生戒。如果能布施以破悭心,然后持戒、忍辱等,作起来就容易了。)

如文殊师利,在昔过去久远劫时,曾为比丘,入城乞食,得满钵百味欢喜丸。城中一小儿,追而从乞,不即与之,乃至佛图。

(如文殊师利,在以前过去久远劫的时侯,曾为比丘,入城乞食,得满钵百味欢喜丸。城中有一个小孩,追着他讨要,不立马给他,直至到了佛图。)

手捉二丸而要之言:汝若能自食一丸,以一丸施僧者,当以施汝!即相然可,以一欢喜丸布施众僧,然后于文殊师利许受戒,发心作佛。如是布施,能令受戒发心作佛,是为布施生尸罗波罗蜜。

(手抓二丸而叫他说:你如果能自己吃一丸,用一丸布施僧人的话,当把这两丸布施给你!小孩就同意了,用一粒欢喜丸布施众僧,然后同意在文殊师利这里受戒,发心作佛。像这样布施,能使人受戒发心作佛,这是布施生戒罗波罗蜜。)

复次,布施之报,得四事供养,好国善师,无所乏少,故能持戒。又布施之报,其心调柔,心调柔故,能生持戒,能生持戒故,从不善法中能自制心。如是种种因缘,从布施生尸罗波罗蜜。  

(又,布施的果报,得四事供养,生到好国遇到善师,不缺什么,所以能持戒。又布施的果报,会使他的心调柔,因心调柔,能生持戒,因能生持戒,在不善法中能自制心。象这样种种因缘,从布施生戒罗波罗蜜。)

云何布施生羼提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受者逆骂,若大求索,若不时索,或不应索而索。是时,菩萨自思惟言:我今布施,欲求佛道,亦无有人使我布施。我自为故,云何生瞋?如是思惟已,而行忍辱,是名布施生羼提波罗蜜。  

(为什么布施生忍辱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受布施的人违逆反骂,或者大量索要,或者不应要时要,或不应该要而要。这时,菩萨自己思惟说:我今天布施,想求佛道,也没有人让我布施。我自己愿意为,为什么生瞋?这样想罢,而行忍辱,这叫布施生忍辱提波罗蜜。)

复次,菩萨布施时,若受者瞋恼,便自思惟:我今布施内外财物,难舍能舍,何况空声而不能忍?若我不忍,所可布施则为不净。譬如白象,入池澡浴,出已还复以土坌身;布施不忍,亦复如是。如是思惟已,行于忍辱。如是等种种布施因缘,生羼提波罗蜜。

(又,菩萨布施时,如果受布施的人瞋恼,便自思惟:我今布施内外财物,难舍能舍,何况空声而不能忍?如果我不忍,所愿意的布施则为不净。譬如白象,入池澡浴,出来后又用土扬身;布施不忍,也是这样。这样想罢,行于忍辱。象这样种种布施因缘,生忍辱波罗蜜。)

云何布施生毗黎耶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常行精进。何以故?菩萨初发心时,功德未大,尔时欲行二施,充满一切众生之愿。以物不足故,勤求财法,以给足之。如释迦文尼佛本身,作大医王,疗一切病,不求名利,为怜愍众生故。

(为什么布施生精进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常行精进。为什么?菩萨初发心时,功德不大,那时想行二施,充满一切众生的愿望。因物不足,勤求财法,用来给足众生。如释迦文尼佛本身,作大医王,疗一切病,为怜愍众生,不求名利。)

病者甚多,力不周救,忧念一切而不从心,懊恼而死,即生忉利天上。自思惟言:我今生天,但食福报,无所长益。即自方便,自取灭身,舍此天寿,生娑伽陀龙王宫中为龙太子。

(生病的人很多,自力不能全部救治他们,忧念一切而不从心,懊恼而死,即生忉利天上。自己想:我现在生天,但消耗福报,无所长益。即自方便而取灭身,舍此天寿,生娑伽陀龙王宫中为龙太子。)

其身长大,父母爱重,欲自取死,就金翅鸟王,鸟即取此龙子于舍摩利树上吞之。父母号啕,啼哭懊恼。龙子既死,生阎浮提中为大国王太子,名曰能施。生而能言,问诸左右:今此国中有何等物,尽皆持来以用布施!众人怖畏,皆舍之走。

(他的身长大,父母爱重,想自取死,靠近金翅鸟王,鸟即抓住龙子飞到舍摩利树上吞下。父亲号啕,啼哭懊恼。龙子既死,生阎浮提中为大国王太子,名叫能施。生而能言,问众左右:现在此国中有啥东西,全部拿来用于布施!众人害怕,都跑开了。)

其母怜爱,独自守之。语其母言:我非罗刹,众人何以故走?我本宿命常好布施,我为一切人之檀越。母闻其言,以语众人,众人即还。母好养育,及年长大,自身所有,尽以施尽;至父王所,索物布施,父与其分,复以施尽。

(他的母亲怜爱,独自守着他。对他的妈妈说:我不是罗刹,众人为什么都跑了?我本宿命常好布施,我是一切人的施主。母亲听他说罢,把这些话告诉众人,众人又回来了。母亲好好养育他,等到长大,自身所有,全部用来布施;到父王面前,索要东西用来布施,父亲给他自己所有的那一份,又布施完了。)

见阎浮提人贫穷辛苦,思惟给施而财物不足,便自啼泣,问诸人言:作何方便,当令一切满足于财?

(见阎浮提人贫穷辛苦,思惟给施而财物不足,便独自哭泣,问众人说:用什么好办法,当使财物满足一切人?”)

诸宿人言:我等曾闻有如意宝珠,若得此珠,则能随心所索,无不必得。

(众有名望的人说:我们曾听说有如意宝珠,如果得道此珠,则能随心所要,没有得不到的。”)

菩萨闻是语已,白其父母:欲入大海求龙王头上如意宝珠。

(菩萨听到这些话后,告诉他的父母:想入大海求龙王头上如意宝珠。”)

父母报言:我唯有汝一儿耳!若入大海,众难难度。一旦失汝,我等亦当何用活为?不须去也!我今藏中犹亦有物,当以给汝!

(父母回答说:我唯有你一个儿子啊!如果入大海,众险难度。一旦你有闪失,我们也没法活下去了?不须要去啊!我现在藏库中仍然有财物,当把他们给你!”)

儿言:藏中有限,我意无量。我欲以财充满一切,令无乏短,愿见听许,得遂本心,使阎浮提人一切充足!父母知其志大,不敢制之,遂放令去。是时,五百贾客,以其福德大人,皆乐随从;知其行日,集海道口。

(儿说:藏中财物有限,我意无量。我想用财充满一切人,使他们不缺少什么,希望允许我,得遂本心,使阎浮提人所需一切都得充足!父母知道他的志大,不敢制止他,遂放他去。这时,有五百商人,因为菩萨是福德大人,都乐意随从菩萨;知道菩萨出发的日子,聚集到入海口。)

菩萨先闻娑伽陀龙王头上有如意宝珠,问众人言:谁知水道,至彼龙宫?

(菩萨以前听说娑伽陀龙王头上有如意宝珠,问众人说:谁知水路,到那龙宫?”)

有一盲人名陀舍,曾以七返入大海中,具知海道。菩萨即命共行。答言:我年既老,两目失明,曾虽数入,今不能去!

(有一位盲人叫陀舍,因曾经七返入大海中,知道全部入海的路。菩萨即命令他和自己一起去。对菩萨说:我既年老,两目失明,虽然曾多次入海,今天不能去!”)

菩萨言:我今此行,不自为身,普为一切求如意宝珠,欲给足众生令身无乏;次以道法因缘而教化之。汝是智人,何得辞耶?我愿得成,岂非汝力!

(菩萨说:我今天入海,不为自身,普为一切人求如意宝珠,想给足众生使他们不缺什么;再用道法因缘而教化他们。你是有智慧的人,为什么推辞呢?我的愿望得成,岂不是得你的力!”)

陀舍闻其要言,欣然同怀,语菩萨言:我今共汝俱入大海,我必不全。汝当安我尸骸,著大海之中金沙洲上。行事都集,断第七绳,船去如驰,到众宝渚。

(陀舍听到菩萨重要的言论,欣然同意,对菩萨说:我今天和你一起入大海,我必不能全命。你应当安顿我的尸骸,在大海之中金沙洲上。出行的事都准备齐了,断第七绳,船去如驰,到众宝渚。)

众贾竞取七宝,各各已足,语菩萨言:何以不取?

(众商人争着采拾七宝,各各已足,对菩萨说:为什么不拾?”)

菩萨报言:我所求者,如意宝珠。此有尽物,我不须也。汝等各当知足知量,无令船重,不自免也!

(菩萨回答说:我所求的,是如意宝珠。这些有尽的财物,我不须要啊。你们各当知足知量,不要使船太重,不能自免沉水啊!”)

是时,众贾白菩萨言:大德,为我咒愿,令得安隐!于是辞去。

(这时,众商人对菩萨说:大德,为我们咒愿,使我们安稳回家!于是辞去。)

陀舍是时语菩萨言:别留艇舟,当随是别道而去。待风七日,搏海南岸,至一险处,当有绝崖,枣林枝皆覆水。大风吹船,船当摧覆!汝当仰攀枣枝,可以自济。我身无目,于此当死。过此隘岸,当有金沙洲,可以我身置此沙中,金沙清净,是我愿也!

(陀舍这时对菩萨说:留另外的艇舟,当随这条另外的路而去。等待七日应有风,努力驶到海南岸,到一险要的地方,当有绝崖,枣林树枝都覆盖水面。大风吹船,船当被摧翻!你当上攀枣枝,可以自救。我身无目,在此当死。过此险岸,当有金沙洲,可把我身埋在此沙中,金沙清净,是我的愿望啊!”)

即如其言,风至而去。既到绝岸,如陀舍语。菩萨仰攀枣枝,得以自免。置陀舍尸,安厝金地,于是独去。如其先教,深水中浮七日,齐咽水中行七日,齐腰水中行七日,齐膝水中行七日,涂泥中行七日。

(即像他说的,风到随风而去。既到绝岸,如陀舍说的。菩萨仰攀枣枝,得以免死。放置陀舍的尸体,安置金地,于是独去。如他先前教的,深水中浮七天,齐咽水中行七天,齐腰水中行七天,齐膝水中行七天,涂泥中行七天。)

见好莲华,鲜洁柔软,自思惟言:此华软脆,当入虚空三昧自轻其身。

(见好莲华,鲜洁柔软,自思惟说:此华软脆,当入虚空三昧使自身变轻。”)

行莲华上七日,见诸毒蛇,念言:含毒之虫,甚可畏也!即入慈心三昧,行毒蛇头上七日,蛇皆擎头授与菩萨,令蹈上而过。过此难已,见有七重宝城,有七重堑,堑中皆满毒蛇,有二大龙守门。

(行莲华上七天,见众毒蛇,心念说:含毒的虫,非常可怕啊!即入慈心三昧,行毒蛇头上七天,蛇都昂头授与菩萨,让踩上而过。过此难后,见有七重宝城,有七重堑,堑中毒蛇都满,有两条大龙守门。)

龙见菩萨形容端正,相好严仪,能度众难得来至此,念言:此非凡夫,必是菩萨大功德人!即听令前,径得入宫。龙王夫妇丧儿未久,犹故哀泣。见菩萨来,龙王妇有神知是其子,两乳流出。

(龙见菩萨形容端正,相好严仪,能度众难来到这里,心想:这不是凡夫,必是菩萨大功德人!即让他前行,径得入龙宫。龙王夫妇丧儿未久,仍然哀泣。见菩萨来,龙王的妻子有神通,知道是她的儿子,两乳流出。)

命之令坐,而问之言:汝是我子,舍我命终,生在何处?

(命令菩萨坐下,而问他说你是我儿子,舍离我而取命终,生在何处?”)

菩萨亦自识宿命,知是父母,而答母言:我生阎浮提上,为大国王太子。怜愍贫人,饥寒勤苦,不得自在,故来至此,欲求如意宝珠!

(菩萨也自识宿命,知道是父母,而答母说:我生阎浮提上,是大国王的太子。怜愍贫穷的人,饥寒勤苦,不得自在,所以来道这里,想求如意宝珠!”)

母言:汝父头上有此宝珠,以为首饰,难可得也!必当将汝入诸宝藏,随汝所欲,必欲与汝。汝当报言:其余杂宝,我不须也,唯欲大王头上宝珠;若见怜愍,愿以与我。如此可得。

(母说:你父头上有此宝珠,作为首饰,不好要啊!必当领你入众宝藏,随你想要,必定给你。你应当回答说:其余杂宝,我不须要啊,唯想要大王头上宝珠;如果怜愍我,愿把它给我。如此可得。”)

即往见父,父大悲喜,欣庆无量,愍念其子,远涉艰难,乃来至此,指示妙宝:随意与汝,须者取之。

(即去见父,父大悲喜,欣庆无量,愍念他的儿子,远涉艰难,才来到这里,指示妙宝:随你想要的给你,须要的拿吧。”)

菩萨言:我从远来,愿见大王,求王头上如意宝珠。若见怜愍,当以与我;若不见与,不须余物!

(菩萨说:我从远来,愿见大王,求国王头上的如意宝珠。如果被王怜愍,当把他给我;如果不被怜悯,不须要其他的宝物!”)

龙王报言:我唯有一珠,常为首饰,阎浮提人薄福下贱,不应见也!

(龙王回答说:我唯有一珠,常作首饰,阎浮提人薄福下贱,不应见啊!”)

菩萨白言:我以此故,远涉艰难,冒死远来,为阎浮提人薄福贫贱,欲以如意宝珠济其所愿,然后以佛道因缘而教化之!

(菩萨回答说:我因此故,远涉艰难,冒死远来,因阎浮提人薄福贫贱,想用如意宝珠满足他们的愿望,然后用佛道因缘而教化他们!”)

龙王与珠而要之言:今以此珠与汝,汝既去世,当以还我!

(龙王给珠而与他立约说:今天把此珠给你,你离世时,当把它还给我!”)

答言:敬如王言!菩萨得珠,飞腾虚空,如屈申臂顷,到阎浮提。

(答说:敬如王言!菩萨得珠,飞腾虚空,如屈申臂顷,到阎浮提。)

人王父母见儿吉还,欢悦踊跃,抱而问言:汝得何物?

(人王父母见儿吉利还家,欢悦踊跃,抱而问他说:你得何物?”)

答言:得如意宝珠。

(答说:得如意宝珠。”)

问言:今在何许?

(问:现在在哪里?”)

白言:在此衣角里中。

(回答说:在此衣角里。”)

父母言:何其太小?

(父母说:为什么那么小?”)

白言:在其神德,不在大也。

(解释说:在他的神德,不在大啊。”)

白父母言:当敕城中内外,扫洒烧香,悬缯幡盖,持斋受戒。明日清旦,以长木为表,以珠著上。

(对父母说:当命令城中内外,扫洒烧香,悬缯幡盖,持斋受戒。明日早晨,用长木做标杆,将珠按上。”)

菩萨是时自立誓愿:若我当成佛道,度脱一切者,珠当如我意愿,出一切宝物,随人所须,尽皆备有!

(菩萨这时自立誓愿:如果我当成佛道,度脱一切的话,珠当如我意愿,出一切宝物,随人所须,全部备有!”)

是时,阴云普遍,雨种种宝物,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汤药,人之所须,一切具足。至其命尽,常尔不绝。如是等,名为菩萨布施生精进波罗蜜。  

(这时,阴云普遍,下种种宝物,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汤药,人所须要的,一切具足。直到菩萨命终,常是那样不曾断绝。象这样,称为菩萨布施生精进波罗蜜。)

云何菩萨布施生禅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能除悭贪;除悭贪已,因此布施而行一心,渐除五盖;能除五盖,是名为禅。  

为什么菩萨布施生禅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能除悭贪;除悭贪后,因此布施而行一心,渐除五盖(“五盖”盖即盖覆的意思。有五法,能盖覆心性而不生善法。一、贪欲盖,执著五欲之境以盖心性。二、嗔恚盖,碰到违情的情况心怀忿怒以盖心性。三、睡眠盖,心昏身重,而不为其用以盖心性。四、掉悔盖,心的躁动,称为掉,于所作之事而心忧恼,称为悔,以盖心性。五、疑法,于法犹豫而无决断,以盖心性。)能除五盖,这称为禅

复次,心依布施,入于初禅,乃至灭定禅。云何为依?若施行禅人时,心自念言:我以此人行禅定故,净心供养,我今何为自替于禅?即自检心,思惟行禅。

(又,心依布施,入于初禅,乃至灭定禅。什么是依?如果布施给修禅人的时侯,心自念说:我因此人修禅定,而净心供养,我今天为何自己于禅懈怠?即自检心,思惟行禅。)

若施贫人,念此宿命作诸不善,不求一心,不修福业,今世贫穷。以是自勉修善,一心以入禅定。

(如果布施贫人,念此人宿命作众不善业,不求一心,不修福业,今世贫穷。因此自勉修善,一心以入禅定。)

如说喜见转轮圣王,八万四千小王来朝,皆持七宝妙物来献。王言:我不须也,汝等各可自以修福!

(如说喜见转轮圣王,八万四千小王来朝,都拿七宝妙物来献。圣王说:我不须要啊,你们可以各自用来修福!”)

诸王自念:大王虽不肯取,我等亦复不宜自用。即共造工,立七宝殿,植七宝行树,作七宝浴池。于大殿中造八万四千七宝楼,楼中皆有七宝床座,杂色被枕置床两头,悬缯幡盖,香熏涂地。

(众王自念:大王虽不肯要,我们也不宜再自用。即一起出工,建七宝殿,植七宝行树,作七宝浴池。在大殿中造八万四千七宝楼,楼中都有七宝床座,杂色被枕放床两头,悬缯幡盖,香熏涂地。)

众事备已,白大王言:愿受法殿、宝树、浴池!

(众事齐备已后,对大王说:愿大王接受法殿、宝树、浴池!”)

王默然受之,而自念言:我今不应先处新殿以自娱乐,当求善人、诸沙门、婆罗门等先入供养,然后我当处之!即集善人先入宝殿,种种供养,微妙具足。

(圣王默然接受了,而自己心里默念:我今天不应该先住新殿而自娱乐,当找善人、众沙门、婆罗门等先入殿供养,然后我再住进去!即集善人先入宝殿,种种供养,微妙具足。)

诸人出已,王入宝殿,登金楼,坐银床,念布施,除五盖,摄六情,却六尘,受喜乐,入初禅。

(众人走后,圣王入宝殿,登金楼,坐银床,念布施,除五盖,收摄六根,远离六尘,受喜乐,进入初禅。)

次登银楼,坐金床,入二禅。次登毗琉璃楼,坐玻璃宝床,入三禅。次登玻璃宝楼,坐毗琉璃床,入四禅。独坐思惟,终竟三月。

(次登银楼,坐金床,入二禅。次登毗琉璃楼,坐玻璃宝床,入三禅。次登玻璃宝楼,坐毗琉璃床,入四禅。独坐思惟,这样整整过了三个月。)

玉女宝后,与八万四千诸侍女俱,皆以白珠名宝缨络其身,来白大王:久违亲觐,敢来问讯!

(玉女宝后,与八万四千众侍人一起,都用白珠名宝缨络自身,来对大王说:很久都没有亲近觐见,敢来问讯!”)

王告:诸妹,汝等各当端心,当为我知识,勿为我怨!

(圣王告诉她们:众姊妹,你们各当端心,应当成为我的善知识,不要成为我的怨家!”)

玉女宝后垂泪而言:大王,何为谓我为妹?必有异心,愿闻其意!云何见敕,当为知识,勿为我怨?

(玉女宝后垂泪而说:大王,为什么说我是妹?必有异心,愿听它的实意!为什么听到你说,当成为我的善知识,不要成为我的怨家?”)

王告之言:汝若以我为世因缘,共行欲事以为欢乐,是为我怨。若能觉悟非常,知身如幻,修福行善,绝去欲情,是为知识。

(圣王告诉她说:你如果将我作为世间因缘,共行欲事认为是欢乐,这是我的怨家。如果能觉悟人身非常,知身如幻,修福行善,绝去欲情,这是善知识。”)

诸玉女言:敬如王敕!说此语已,各遣令还。

(众玉女说:敬如王命!说此话后,命令她们各自回去。)

诸女出已,王登金楼,坐银床,行慈三昧。登银楼,坐金床,行悲三昧。登毗琉璃楼,坐玻璃床,行喜三昧。登玻璃宝楼,坐毗琉璃床,行舍三昧。是为菩萨布施生禅波罗蜜。  

(众女出去后,王登上金楼,坐银床,修行慈三昧。登银楼,坐金床,修行悲三昧。登毗琉璃楼,坐玻璃床,修行喜三昧。登玻璃宝楼,坐毗琉璃床,修行舍三昧。这是菩萨布施生禅波罗蜜。)

云何菩萨布施生般若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知此布施必有果报而不疑惑,能破邪见无明,是为布施生般若。

什么是菩萨布施生般若波罗蜜?菩萨布施时,知道此布施必有果报而不疑惑,能破邪见无明,这是布施生般若。)

复次,菩萨布施时,能分别知:不持戒人,若鞭打拷掠、闭系枉法,得财而作布施,生象、马、牛中,虽受畜生形,负重鞭策,羁靽乘骑,而常得好屋好食,为人所重,以人供给。

(又,菩萨布施时,能分别知:不持戒人,如果作鞭打拷掠、闭系枉法的事,得到财物而作布施,后世生象、马、牛中,虽受畜生形,负重鞭策,羁靽乘骑,而常得好屋好食,为人所看重,因人会供给它。)

又知恶人多怀瞋恚,心曲不端而行布施,当堕龙中,得七宝宫殿,妙食好色。又知憍人多慢、瞋心布施,堕金翅鸟中,常得自在,有如意宝珠以为缨络,种种所须,皆得自恣,无不如意,变化万端,无事不办。

(又知恶人多怀瞋恚,心曲不端而行布施,当堕龙中,得七宝宫殿,妙食好色。又知憍慢的人多慢、瞋心布施,堕金翅鸟中,常得自在,有如意宝珠作为缨络,种种所须,都得自恣,无不如意,变化万端,无事不办。)

又知宰官之人,枉滥人民,不顺治法而取财物,以用布施,堕鬼神中,作鸠槃荼鬼,能种种变化,五尘自娱。又知多瞋狠戾,嗜好酒肉之人而行布施,堕地行夜叉鬼中,常得种种欢乐、音乐、饮食。

(又知宰官之人,枉滥人民,不顺治法而取财物,而用来布施,堕鬼神中,作鸠槃荼鬼,能种种变化,五尘自娱。又知多瞋狠戾,嗜好酒肉之人而行布施,堕地行夜叉鬼中,常得种种欢乐、音乐、饮食。)

又知有人刚愎强梁而能布施,车马代步,堕虚空夜叉中而有大力,所至如风。又知有人妒心好诤,而能以好房舍、卧具、衣服、饮食布施,故生宫观飞行夜叉中,有种种娱乐便身之物。如是种种,当布施时能分别知,是为菩萨布施生般若。 

(又知有人刚愎强梁而能布施,车马代步,堕虚空夜叉中而有大力,所去如风。又知有人妒心好诤,而能用好房舍、卧具、衣服、饮食布施,所以生宫观飞行夜叉中,有种种娱乐便身之物。象这样种种,当布施时能分别知,这是菩萨布施生般若。)          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