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62)卷第十三 释初品中尸罗波罗蜜  

2014-01-24 07:16:04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62)
       卷第十三 释初品中 尸罗波罗蜜 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62)卷第十三  释初品中尸罗波罗蜜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复次,布施饮食,得力、色、命、乐、赡。若布施衣服,得生知惭愧,威德端正,身心安乐。若施房舍舍,则种种七宝宫观,自然而有,五欲自娱;若施井池泉水种种好浆,所生则得无饥无渴,五欲备有。若施桥船及诸履屣,生有种种车马具足。

(又,布施饮食,得力、色、命、乐、赡养。如果布施衣服,得出生便知道惭愧,威德端正,身心安乐。如果施房舍,则种种七宝宫观,自然而有,五欲自娱;如果布施井池泉水种种好浆,所生则得没有饥渴,五欲备有。如果布施桥船及众鞋子,生有种种车马具足。)

若施园林,则得豪尊,为一切依止,受身端正,心乐无忧。如是等种种人中,因缘布施所得。若人布施修作福德,不好有为作业生活,则得生四天王处;若人布施,加以供养父母,及诸伯叔兄姊,无瞋无恨,不好诤讼,又不喜见诤讼之人,得生忉利天上焰摩、兜率、化自在、他化自在。

(如果布施园林,则得豪尊,为一切众生所依止,受身端正,心乐无忧。象这样种种人中,是因缘布施所得。如果人布施修作福德,不好有为作业生活,则得生四天王处;如果人布施,加以供养父母,及众伯叔兄姊,无瞋无恨,不好诤讼,又不喜见诤讼的人,得生忉利天上焰摩、兜率、化自在、他化自在。)

如是种种分别布施,是为菩萨布施生般若。若人布施,心不染著,厌患世间,求涅槃乐,是为阿罗汉、辟支佛布施。若人布施为佛道,为众生故,是为菩萨布施。如是等种种布施中分别知,是为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  

(象这样种种分别布施,这是菩萨布施生般若。如果人布施,心不染著,厌患世间,求涅槃乐,这是阿罗汉、辟支佛布施。如果人布施为佛道,为众生,这是菩萨布施。象这样种种布施中分别知,这是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)

复次,菩萨布施时,思惟三事实相,如上说。如是能知,是为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  

(又,菩萨布施时,思惟三事实相,如上面说的。象这些能知道,这是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)

复次,一切智慧功德因缘,皆由布施。如千佛始发意时,种种财物布施诸佛,或以华香,或以衣服,或以杨枝布施而以发意。如是等种种布施,是为菩萨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

(又,一切智慧功德因缘,都来源于布施。如千佛始发意时,种种财物布施众佛,或用华香,或用衣服,或用杨枝布施而因此发意作佛。象这样种种布施,这是菩萨布施生般若波罗蜜。)

大智度论卷第十三

释初品中尸罗波罗蜜  

【经】罪不罪不可得故,应具足尸罗波罗蜜。

【论】尸罗(此言性善),好行善道,不自放逸,是名尸罗。或受戒行善,或不受戒行善,皆名尸罗。尸罗者,略说身、口律仪有八种:不恼害,不劫盗,不邪淫,不妄语,不两舌,不恶口,不绮语,不饮酒及净命,是名戒。若不护放舍,是名破戒。

【论】尸罗(中国话是性善),好行善道,不自放逸,这叫尸罗。或受戒行善,或不受戒行善,都叫尸罗。尸罗的含义,略说身、口律仪有八种:不恼害,不劫盗,不邪淫,不妄语,不两舌,不恶口,不绮语(“绮语”十恶之一。又作杂秽语、无义语。指一切淫意不正之言词。《瑜伽师地论》卷八载,绮语之别称有非时语、非实语、非义语、非静语、不思量语、不静语、杂乱语、非有教语、非有喻语、非有法语等),不饮酒及净命,这叫戒。如果不守护放舍,这叫破戒。)

破此戒者,堕三恶道中。若下持戒生人中,中持戒生六欲天中,上持戒又行四禅、四空定,生色、无色界清净天中。上持戒有三种:下清净持戒得阿罗汉,中清净持戒得辟支佛,上清净持戒得佛道。不著不猗,不破不缺,圣所赞爱,如是名为上清净持戒。

(破此戒的人,堕三恶道中。如果是下等持戒生人中,中等持戒生六欲天中,上等持戒又行四禅、四空定,生色、无色界清净天中。上持戒有三种:下清净持戒得阿罗汉,中清净持戒得辟支佛,上清净持戒得佛道。不著不猗,不破不缺,圣所赞爱,这样称为上清净持戒。)

若慈愍众生故,为度众生故,亦知戒实相故,心不猗著;如此持戒,将来至佛道。如是名为得无上佛道戒。若人求大善利,当坚持戒,如惜重宝,如护身命。何以故?譬如大地,一切万物有形之类,皆依地而住;戒亦如是,戒为一切善法住处。

  (如果因慈愍众生,为度众生,也知道戒的实相,心不猗著;如此持戒,将来至佛道。这样称为得无上佛道戒。如果人求大善利,当坚持戒,如爱惜重宝,如护身命。为什么?譬如大地,一切万物有形之类,都依地而住;戒也是这样,戒是一切善法住的地方。)

   复次,譬如无足欲行,无翅欲飞,无船欲度,是不可得;若无戒欲求好果,亦复如是。若人弃舍此戒,虽山居苦行,食果服药,与禽兽无异。

  (又,譬如没有脚想行,没有翅想飞,没有船想度,这不可能达到目的;如果没有戒想求好果,也是这样。如果人弃舍此戒,虽山居苦行,食果服药,与禽兽无异。)

  或有人但服水为戒,或服乳,或服气;或剃发,或长发,或顶上留少许发;或著袈裟,或著白衣,或著草衣,或木皮衣;或冬入水,或夏火炙;若自坠高岩,若于恒河中洗;若日三浴,再供养火,种种祠祀,种种咒愿,受行苦行;以无此戒,空无所得。

  (有人或只喝水为戒,或服乳,或服气;或剃发,或长发,或顶上留少许发;或穿袈裟,或穿白衣,或穿草衣,或穿木皮衣;或冬入水,或夏火炙;或自坠高岩,或于恒河中洗;或一天浴三次,再供养火,种种祠祀,种种咒愿,受行苦行;因没有此戒,空无所得。)

  若有人虽处高堂大殿,好衣美食,而能行此戒者,得生好处及得道果。若贵若贱,若小若大,能行此净戒,皆得大利。若破此戒,无贵无贱,无大无小,皆不得随意生善处。

  (如果有人虽然住在高堂大殿,好衣美食,而能行此戒的人,得生好处及得道果。或贵或贱,或小或大,能行此净戒,都得大利。如果破此戒,不论贵贱,不论大小,都不能随意生到好的地方。)

  复次,破戒之人,譬如清凉池而有毒蛇,不中澡浴;亦如好华果树,而多逆刺。若人虽在贵家生,身体端正,广学多闻,而不乐持戒,无慈愍心,亦复如是。如偈说: 

   (又,破戒的人,譬如清凉池里有毒蛇,不中澡浴;也如好花果树,而多逆刺。如果人虽然生在尊贵的家庭,身体端正,广学多闻,而不喜欢持戒,没有慈愍心,也是这样。如偈说:)

  贵而无智则为衰,智而憍慢亦为衰,

持戒之人而毁戒,今世后世一切衰!

人虽贫贱而能持戒,胜于富贵而破戒者。华香、木香不能远闻;持戒之香,周遍十方。持戒之人,具足安乐,名声远闻,天人敬爱,现世常得种种快乐。若欲天上、人中、富贵、长寿,取之不难;持戒清净,所愿皆得。  

(人虽贫贱而能持戒,胜于富贵而破戒的人。花香、木香不能远闻;持戒的香,周遍十方。持戒的人,具足安乐,名声远闻,天人敬爱,现世常得种种快乐。如果想要天上、人中、富贵、长寿,取之不难;持戒清净,所愿皆得。)

复次,持戒之人,见破戒人刑狱拷掠种种苦恼,自知永离此事,以为欣庆。若持戒之人,见善人得誉,名闻快乐,心自念言:如彼得誉,我亦有分。持戒之人,寿终之时,刀风解身,筋脉断绝,自知持戒清净,心不怖畏。如偈说:

(又,持戒的人,见破戒人刑狱拷掠种种苦恼,自知永离此事,认为非常欣庆。如果持戒的人,见善人得名誉,名闻快乐,心自念说:如他得名誉,我也有分。持戒的人,寿终的时侯,刀风解身,筋脉断绝,自知持戒清净,心不害怕。如偈说:)

大恶病中,戒为良药;

大恐怖中,戒为守护;   

死暗冥中,戒为明灯;

于恶道中,戒为桥梁;

    死海水中,戒为大船。

复次,持戒之人,常得今世人所敬养,心乐不悔,衣食无乏,死得生天,后得佛道。持戒之人,无事不得;破戒之人,一切皆失。

(又,持戒的人,常得现世人所敬养,心乐不悔,衣食不缺,死得生天,后得佛道。持戒的人,无事不得;破戒的人,一切都失。)

譬如有人常供养天,其人贫穷,一心供养满十二岁,求索富贵。天愍此人,自现其身而问之曰:汝求何等?

(譬如有人常供养天,那个人贫穷,一心供养满十二岁,求索富贵。天神愍念此人,现身问他说:你求什么?”)

答言:我求富贵,欲令心之所愿,一切皆得!

(答:我求富贵,心里想要的都能得到!”)

天与一器,名曰德瓶,而语之言:所须之物,从此瓶出。其人得已,应意所欲,无所不得。得如意已,具作好舍,象马、车乘、七宝具足,供给宾客,事事无乏。

(天神给他一个神器,叫德瓶,对他说:所想要的东西,会从这个瓶里出来。那人得瓶以后,随心所想都能得到,得如意后,要了好房子,象马、车乘、七宝,能满足宾客的需要,事事都不缺乏。)

客问之言:汝先贫穷,今日何由得如此富?

(客人问他说:你以前贫穷,今天怎么获得如此富?”)

答言:我得天瓶,瓶能出此种种众物,故富如是。

(答:我得天瓶,瓶能出此种种众物,所以这样富。”)

客言:出瓶见示,并所出物!即为出瓶,瓶中引出种种众物。

(客人说:拿出瓶看看,让它出东西试试!即拿出瓶子,瓶中引出种种物体。)

其人憍泆,立瓶上舞,瓶即破坏,一切众物亦一时灭。持戒之人,亦复如是,种种妙乐,无愿不得;若人破戒,憍泆自恣,亦如彼人破瓶失利。

(那人骄傲放纵,站到瓶上跳舞,瓶即破坏,所有东西也一下消失。持戒的人,也是这样,种种妙乐,无愿不得;如果人破戒,骄傲放纵不受约束,也如那人破瓶失利。)  

复次,持戒之人,名称之香,今世、后世,周满天上及在人中。

(又,持戒的人,名称之香,今世、后世,周遍天上以及人中。)

复次,持戒之人,人所乐施,不惜财物,不修世利而无所乏;得生天上,十方佛前,入三乘道而得解脱。唯种种邪见持戒,后无所得。  

(又,持戒的人,人们乐于布施给他,不惜财物,所以不修世利而无所乏;死后得生天上,十方佛前,入三乘道而得解脱。唯种种邪见持戒,后无所得。)

复次,若人虽不出家,但能修行戒法,亦得生天。若人持戒清净,禅定、智慧,欲求度脱老病死苦,此愿必得。持戒之人,虽无兵仗,众恶不加。

(又,如果人虽然不出家,但能修行戒法,也得生天。如果人持戒清净,禅定、智慧,想求度脱老病死苦,此愿必得。持戒的人,虽然没有兵仗护卫,众恶不加他的身上。)

持戒之财,无能夺者。持戒亲亲,虽死不离。持戒庄严,胜于七宝。以是之故,当护于戒,如护身命,如爱宝物。破戒之人,受苦万端,如向贫人破瓶失物。  

(持戒人的财物,没有能夺的人。持戒人的亲亲,虽死不离。持戒庄严,胜于七宝。所以,应当护戒,如护身命,如爱宝物。破戒的人,受苦万端,如一向贫穷的人又破瓶丢物。)

复次,持戒之人,观破戒人罪,应自勉励,一心持戒。云何名为破戒人罪?

(又,持戒的人,观破戒人获得的罪报,应自勉励,一心持戒。那些是破戒人的罪报?)

破戒之人,人所不敬,其家如冢,人所不到。破戒之人,失诸功德,譬如枯树,人不爱乐。破戒之人,如霜莲华,人不喜见。破戒之人,恶心可畏,譬如罗刹。破戒之人,人不归向,譬如渴人,不向枯井。

(破戒的人,人们不尊敬他,他家如坟墓,人们不愿意去。破戒的人,失众功德,譬如枯树,人不爱乐。破戒的人,如霜打的莲华,人不喜见。破戒的人,恶心可畏,譬如罗刹。破戒的人,人不归向,譬如渴人,不向枯井。)

破戒之人,心常疑悔,譬如犯事之人,常畏罪至。破戒之人,如田被雹,不可依仰。破戒之人,譬如苦瓜,虽形似甘种而不可食。破戒之人,如贼聚落,不可依止。破戒之人,譬如大病,人不欲近。

(破戒的人,心常疑悔,譬如犯事的人,常畏罪到。破戒的人,如田被雹,不可依靠仰丈。破戒的人,譬如苦瓜,虽形似甘种而不可吃。破戒的人,如贼聚落,不可依止。破戒的人,譬如大病,人不欲近。)

破戒之人,不得免苦,譬如恶道难可得过。破戒之人,不可共止,譬如恶贼难可亲近。破戒之人,譬如火坑,行者避之。破戒之人,难可共住,譬如毒蛇。破戒之人,不可近触,譬如大火。破戒之人,譬如破船,不可乘度。破戒之人,譬如吐食,不可更啖。

(破戒的人,不得免苦,譬如恶道难得过去。破戒的人,不能与他留在一起,譬如恶贼不可亲近。破戒的人,譬如火坑,行路的人避开他。破戒的人,难以共住,譬如毒蛇。破戒的人,不可近触,譬如大火。破戒的人,譬如破船,不可乘度。破戒的人,譬如吐食,不可再吃。)

破戒之人,在好众中,譬如恶马在善马群中。破戒之人,与善人异,如驴在牛群。破戒之人,在精进众,譬如儜儿在健人中。破戒之人,虽似比丘,譬如死尸在眠人中。破戒之人,譬如伪珠在真珠中。破戒之人,譬如伊兰在栴檀林中。破戒之人,虽形似善人,内无善法;

(破戒的人,在好众中,譬如恶马在善马群中。破戒的人,与善人不同,如驴在牛群。破戒的人,在精进众,譬如软弱的人在健人中。破戒的人,虽似比丘,譬如死尸在睡眠人中。破戒的人,譬如伪珠在真珠中。破戒的人,譬如伊兰在栴檀林中。破戒的人,虽形似善人,内无善法;

虽复剃头、染衣,次第捉筹,名为比丘,实非比丘。破戒之人,若著法衣,则是热铜铁鍱以缠其身;若持钵盂,则是盛洋铜器;若所啖食,则是吞烧铁丸,饮热洋铜;若受人供养供给,则是地狱狱卒守人;若入精舍,则是入大地狱;若坐众僧床榻,是为坐热铁床上。  

(虽然剃头、染衣,次第捉筹,名为比丘,实非比丘。破戒的人,如果穿法衣,就是热铜铁鍱以缠其身;如果持钵盂,则是盛洋铜器;如果有所啖食,则是吞烧铁丸,饮热洋铜;如果受人供养供给,就是地狱狱卒守人;如果入精舍,则是入大地狱;如果坐众僧床榻,这是坐热铁床上。)

复次,破戒之人,常怀怖懅,如重病人,常畏死至。亦如五逆罪人,心常自念:我为佛贼,藏覆避隈。如贼畏人,岁月日过,常不安隐。破戒之人,虽得供养利乐,是乐不净;譬如愚人,供养庄严死尸,智者闻之,恶不欲见。如是种种无量破戒之罪,不可称说,行者应当一心持戒。

(又,破戒的人,常怀怖懅,如重病人,常畏死到。也如五逆罪人,心常自念:我是佛贼,藏覆避隈。如贼畏人,岁月日过,常不安稳。破戒的人,虽得供养利乐,此乐不净;譬如愚人,供养庄严死尸,有智慧的人听说他,厌恶不想看见他。像这样种种无量破戒之罪,不可称说,修行的人应当一心持戒。)

卷十三 释初品中戒相义  

问曰:已知如是种种功德果报,云何名为戒相?  

(问:已知这样种种功德果报,如何称为戒相?)  

答曰:恶止不更作,是名为戒。若心生,若口言,若从他受,息身、口恶,是为戒相。云何名为恶?若实是众生,知是众生,发心欲杀而夺其命,生身业,有作色,是名杀生罪。其余系闭、鞭打等,是助杀法。

答:止恶不再作,这称为戒。如果心生,如果口说,如果从他受,息身、口恶,这是戒相。如何称为恶?如果实是众生,知道是众生,发心想杀而夺其命,生身业,有作色,这叫杀生罪。其余系闭、鞭打等,是助杀法。)

复次,杀他得杀罪,非自杀身。心知众生而杀是杀罪,不如夜中见人,谓为杌树而杀者,故杀生得杀罪,非不故也。快心杀生得杀罪,非狂痴。命根断,是杀罪,非作疮。身业是杀罪,非但口教敕。

(又,杀他人得杀罪,不是自杀自身得杀罪。心里知道是众生而杀是杀罪,不象夜中见人,认为是树桩而杀,故意杀生得杀罪,不是没有故意得杀罪啊。快心杀生得杀罪,不是狂痴杀生得杀罪。命根断,是杀罪,不是作疮。身业是杀罪,不是只用口教唆。)

口教是杀罪,非但心生恶。如是等名杀罪相;不作是罪,名为戒。若人受戒,心生、口言:我从今日不复杀生!

(口教是杀罪,不只是心生恶。象这样等是杀罪相;不作这些罪,称为戒。如果人受戒,心生、口说:我从今日不再杀生!”)

若身不动,口不言,而独心生自誓:我从今日不复杀生!是名不杀生戒。有人言:是不杀生戒,或善、或无记。  

(如果身不动,口不说,而只心里默默发誓:我从今日不再杀生!这叫不杀生戒。有人说:此不杀生戒,或是善、或是无记。”)

问曰:如阿毗昙中说:一切戒律仪皆善。今何以言无记?

(问:如阿毗昙中说:一切戒律仪都善。今天为什么说无记?)

答曰: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,言一切善;如余阿毗昙中,言不杀戒,或善、或无记。何以故?若不杀戒常善者,持此戒人,应如得道人,常不堕恶道。以是故,或时应无记;无记无报故,不生天上人中。  

(答: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,说一切善;像其他的阿毗昙中,说不杀戒,或是善、或是无记。为什么?如果不杀戒常是善的话,持此戒人,应如得道的人,常不堕恶道。所以,或有时应是无记;因无记无报,所以不生天上人中。)

问曰:不以戒无记故堕地狱,更有恶心生故堕地狱? 

(问:不因戒无记而堕地狱,更有恶心生而堕地狱?)

答曰:不杀生,得无量善法,作、无作福常日夜生故;若作少罪,有限、有量。何以故随有量而不随无量?以是故,知不杀戒中,或有无记。

(答:不杀生,得无量善法,因作、无作福常日夜生;如果作少量的罪,有限、有量。为什么随有量而不随无量?所以知不杀戒中,或有时是无记。)  

复次,有人不从师受戒,而但心生自誓:我从今日不复杀生。如是不杀,或时无记。  

(又,有人不从师父受戒,而只心生自誓:我从今日不再杀生。像这样的不杀,或有时是无记。)

问曰:是不杀戒何界系?

(问:此不杀戒系属那一界?)  

答曰: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言:一切受戒律仪,皆欲界系。余阿毗昙中言:或欲界系,或不系。以实言之,应有三种:或欲界系,或色界系,或不系。杀生法虽欲界,不杀戒,应随杀在欲界;但色界不杀,无漏不杀,远遮故,是真不杀戒。

(答: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说:一切受戒律仪,都系属欲界。其他的阿毗昙中说:或者属欲界,或不系。实际上说,应有三种:或系属欲界,或系属色界,或不系。杀生法虽在欲界,不杀戒,应随杀在欲界;但色界不杀,无漏不杀,永远遮断,是真不杀戒。)

复次,有人不受戒,而从生已来,不好杀生,或善、或无记,是名无记。是不杀生法,非心、非心数法,亦非心相应;或共心生,或不共心生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言:不杀生是身、口业,或作色,或无作色,或随心行,或不随心行,非先世业报。

(又,有人不受戒,而从生已来,不好杀生,或是善、或是无记,这叫无记。此不杀生法,不是心、不是心数法,也不是心相应法;或和心一起生起,或不和心一起生起。迦旃延子阿毗昙中说:不杀生是身、口业,或作色,或无作色,或随心行,或不随心行,不是前世的业报。)

二种修应修,二种证应证。思惟断,一切欲界最后得;见断、时断,凡夫圣人所得。是色法,或可见,或不可见法;或有对法,或无对法;有报法,有果法,有漏法,有为法,有上法,非相应因。如是等分别,是名不杀戒。  

(应修两种修,应证两种证。思惟断,一切欲界最后得;见断、时断,凡夫圣人所得。是色法,或可见,或不可见法;或有对法,或无对法;有报法,有果法,有漏法,有为法,有上法,不是相应因。象这样等分别,这叫不杀戒。)

问曰:八直道中戒,亦不杀生,何以独言不杀生戒有报、有漏?  

(问:八直道中戒,也不杀生,为什么只说不杀生戒有报、有漏?)

答曰:此中但说受戒律仪法,不说无漏戒律仪。  

(答:此中但说受戒律仪法,不说无漏戒律仪。)

复次,余阿毗昙中言:不杀法常不逐心行,非身口业;不随心业行,或有报,或无报;或有漏,或无漏;是为异法,余者皆同。复有言:诸佛贤圣不戏论诸法,现前众生各各惜命,是故佛言莫夺他命;夺他命,世世受诸苦痛。众生有、无后当说。

(又,其它的阿毗昙中说:不杀法常不逐心行,不是身口业;不随心业行,或是有报,或是无报;或是有漏,或是无漏;这是不同的法,其他的都相同。又有人说:众佛贤圣不戏论一切法,现前众生各各惜命,所以佛说莫夺他命;夺他命,世世受众苦痛。众生有无后当解说。)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