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6)卷第二十三 释初品中 十想  

2014-02-27 06:54:37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6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二册卷21-卷40 
            卷第二十三 释初品中  十想  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6)卷第二十三 释初品中 十想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如佛为比丘说死想义:有一比丘偏袒白佛:我能修是死想!

(如佛给比丘说死想的义理:有一位比丘偏袒右肩告诉佛:我能修此死想!”)

佛言:汝云何修?

(佛说:你如何修?”)

比丘言:我不望过七岁活!佛言:汝为放逸修死想!

(比丘说:我不希望活过七岁!佛说:你是放逸修死想!”)

有比丘言:我不望过七月活!有比丘言七日,有言六、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日活,佛言:汝等皆是放逸修死想!

(有比丘说:我不希望活过七个月!有比丘说七天,有的说活六、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天,佛说:你们都是放逸修死想!”(

有言从旦至食时,有言一食顷,佛言:汝等亦是放逸修死想!

(有的说从早晨到吃饭的时侯,有人说一顿饭的时间,佛说:你们也是放逸修死想!”)

一比丘偏袒白佛:我于出气不望入,于入气不望出!

(一位比丘偏袒右肩对佛说:我对于出气不希望入,于入气不希望出!”)

佛言:真是修死想,为不放逸比丘!

(佛说:真是修死想,是不放逸比丘!”)

一切有为法,念念生灭,住时甚少;其犹如幻,欺诳无智。行者如是等种种因缘念死想。  

一切有为法,念念生灭,住时很少;犹如幻化,欺诳无智的人。修行的人象这样等种种因缘念死想。)

问曰:法是三世诸佛师,何以故念佛在前?是八念云何有次第?

(问:法是三世一切佛的老师,为什么念佛在前?此八念为何有次第?) 

答曰:是法虽是十方三世诸佛师,佛能演出是法,其功大故。譬如雪山中有宝山,宝山顶有如意珠,种种宝物多有。人欲上,或有半道还者,有近而还者。有一大德国王,怜愍众生,为作大梯;人民大小,乃至七岁小儿,皆得上山,随意取如意珠等种种宝物。

答:此法虽是十方三世一切佛的老师,佛能演出这些法,因为佛德功大,所以先念佛。譬如雪山中有宝山,宝山顶有如意珠,种种宝物多有。人欲上,或有半道还的人,有接近而还的人。有一大德国王,怜愍众生,为人们制作大梯;人民大小,乃至七岁小儿,都得上山,随意取如意珠等种种宝物。)

佛亦如是,世间诸法实相宝山,九十六种异道皆不能得,乃至梵天王求诸法实相亦不能得,何况余人?佛以大慈悲,怜愍众生故,具足六波罗蜜,得一切智慧方便,说十二部经、八万四千法聚梯;阿若憍陈如、舍利弗、目揵连、摩诃迦葉,乃至七岁沙弥苏摩等,皆得诸无漏法,根、力、觉、道。实相虽妙,一切众生皆蒙佛恩故得。

(佛也是这样,世间众法实相宝山,九十六种外道都不能得,乃至梵天王求一切法实相也不能得,何况其他的人?因佛以大慈悲,怜愍众生,具足六波罗蜜,得一切智慧方便,说十二部经、八万四千法聚梯;阿若憍陈如、舍利弗、目揵连、摩诃迦葉,乃至七岁沙弥苏摩等,都得众无漏法,根、力、觉、道。实相虽妙,一切众生都蒙佛恩所以得。)

以是故,念佛在前,次第念法,次第念僧,僧随佛语,能解法故第三;余人不能解,僧能得解,以是故称为宝。人中宝者是佛,九十六种道法中宝者是佛法,一切众中宝者是僧。

(所以,念佛在前,次第念法,次第念僧,僧随佛语,能解法所以第三;其他的人不能解,僧能得解,所以称为宝。人中的宝是佛,九十六种道法中的宝是佛法,一切众中的宝是僧。)

复次,以佛因缘故,法出世间;以法因缘故有僧。行者念:我云何当得法宝,得在僧数中?当除却一切粗细身口恶业,是故次第说持戒。

又,因为佛,法出世间;以法因缘所以有僧。修行的人这样想:我如何当得法宝,得在僧数中?当除却一切粗细身口恶业,所以次第说持戒。)

复次,云何分别有七众?以有戒故。欲除心恶,破悭贪故念舍;欲令受者得乐故破瞋恚;信福得果报故破邪见。住持戒、布施法中,则为住十善道中,离十不善道。十善道有二种果:若上行得净天中生,中行得生天;以是故,戒、施次第念天。

(又,如何分别有七众(比丘、比丘尼、式叉摩那、沙弥、沙弥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。)?因有戒可以分别。想除心恶,破悭贪所以念舍;想使受的人得乐所以破瞋恚;信福得果报所以破邪见。住持戒、布施法中,则为住十善道中,离十不善道。十善道有二种果:如果上行得生净天中,中行得生天;所以,戒、施后念天。)

行禅定故,得二种天,灭诸恶觉,但集善法,摄心一处。是故念天,次第念安那般那。念安那般那,能灭诸恶觉,如雨淹尘。见息出入,知身危脆,由息入出,身得存立。是故念入出息,次第念死。

因行禅定,得两种天,灭一切恶觉,但集善法,摄心一处。所以念天,次第念数息观。念数息观,能灭众恶觉,如雨淹尘。见息出入,知身危脆,由息入出,身得存立。所以念入出息,后面念死。

复次,行者,或时恃有七念,著此功德,懈怠心生,是时当念死。死事常在前,云何当懈怠著此法爱!如阿那律,佛灭度时说:

(又,修行的人,有的时侯恃有七念,贪著这些功德,心生懈怠,这时应当念死。死事常在眼前,如何当懈怠著此法爱!如阿那律,佛灭度时说:)

有为法如云,智者不应信,

无常金刚来,破圣主山王!

是名八念次第。

(这叫八念次第。)

问曰:是说声闻八念。菩萨八念有何差别?

(问:这是说的声闻八念。菩萨八念有何差别?)  

答曰:声闻为身故,菩萨为一切众生故;声闻但为脱老病死故,菩萨为遍具足一切功德故,是为差别。

答:声闻为了自身,菩萨为了一切众生;声闻只是为了脱老病死,菩萨为了遍满具足一切功德,这是差别。)

复次,佛是中亦说,告舍利弗:菩萨摩诃萨,不住法住般若波罗蜜中,应具足檀波罗蜜,乃至应具足八念,不可得故。初有不住,后有不可得,有此二印,以是故异。不住、不可得义,如先说。

(又,佛此中也说,告舍利弗:菩萨摩诃萨,不住法住般若波罗蜜中,应具足布施波罗蜜,乃至应具足八念,不可得故。初有不住,后有不可得,有此二印,用这作为区别。不住、不可得义,如前面说的。)

大智度论卷第卷二十三

释初品中十想

经】十想:无常想、苦想、无我想、食不净想、一切世间不可乐想、死想、不净想、断想、离欲想、尽想。

【论】问曰:是一切行法,何以故或时名为智?或时名为念?或时名为想?

(【论】问:此一切行法,为什么有时称为智?有时称为念?有时称为想?)

答曰:初习善法,为不失故,但名念;能转相、转心故,名为想;决定知无所疑故,名为智。观一切有为法无常,智慧相应相,是名无常想。一切有为法无常者,新新生灭故,属因缘故,不增积故。

(答:初习善法,为了不忘失,只叫做念;(久念)能转相、转心,称为想;(想久)决定知道没有疑惑,称为智。观察一切有为法无常,与这种智慧相应的相,这叫无常想。一切有为法无常,是因为一切有为法新新生灭,属因缘,不增积。)

复次,生时无来处,灭亦无去处,是故名无常。  

(又,生时没有来的地方,灭也没有去的地方,所以叫无常。)

复次,二种世间无常故说无常:一者、众生无常,二者、世界无常。如说:

(又,两种世间无常所以说无常:一、众生无常,二、世界无常。如说:)

大地草木皆磨灭,须弥巨海亦崩竭,

诸天住处皆烧尽,尔时世界何物常?

十力世尊身光具,智慧明照亦无量,

度脱一切诸众生,名闻普遍满十方,

今日廓然悉安在?何有智者不感伤! 

如是舍利弗、目揵连、须菩提等诸圣人,转轮圣王诸国王,常乐天王及诸天,圣德尊贵皆亦尽,大火焰明忽然灭。世间转坏,如风中灯,如险岸树,如漏器盛水,不久空竭。如是一切众生及众生住处,皆无常故,名为无常。  

象这样舍利弗、目揵连、须菩提等众圣人,转轮圣王众国王,常乐天王及众天,圣德尊贵也都灭尽,大火焰明忽然灭。世间转坏,如风中灯,如险岸树,如漏器盛水不久空竭。象这样一切众生及众生住的地方,都是无常,所以称为无常。)

问曰:菩萨何以故行是无常想?

(问:菩萨为什么行此无常想?)  

答曰:以众生著常颠倒,受众苦,不得免生死。行者得是无常想,教化众生言:诸法皆无常,汝莫著常颠倒,失行道时!诸佛上妙法,所谓四真谛,四谛中苦谛为初,苦四行中无常行为初。以是故,菩萨行无常想。  

(答:因众生著常颠倒,受众苦,不得免生死。修行的人得此无常想,教化众生说:一切法都是无常,你不要著常颠倒,失去行道的时间!一切佛的上妙法,所谓四真谛,四谛中苦谛为初,苦谛的四种修行中无常行是开始。所以,菩萨行无常想。)

问曰:有人见无常事至,转更坚著。如国王夫人宝女从地中生,为十头罗刹将渡大海,王大忧愁!智臣谏言:王智力具足,夫人还在不久,何以怀忧?

(问:有人见无常事到,变得更加执著。如国王夫人宝女从地中生,被十头罗刹捉去,将到大海的那边,国王非常忧愁!智臣劝国王说:国王智慧势力具足,夫人不久就会回来,为什么忧愁?”)

答言:我所以忧者,不虑我妇叵得,但恐壮时易过。亦如人好华好果,见时欲过,便大生著。如是知无常,乃更生诸结使,云何言无常能令心厌,破诸结使?

答:我不忧愁不能得到我妇,所忧的是害怕强壮的时日易过。也如人好花好果,看见将要过去时,便生很大的执著。象这样知道无常,会更加生出众结使,为何说无常能使心厌,破众结使?)

答曰:如是见无常,是知无常少分,为不具足,与禽兽见无常无异。以是故,佛告舍利弗:当具足修无常想。  

(答:象这样观察无常,是知道无常的少部分,是不具足知道无常,与禽兽见的无常没有差别。所以,佛诉舍利弗:当具足修无常想。”)

问曰:何等是具足无常想?

(问:怎样是具足无常想?)

答曰:观有为法念念生灭,如风吹尘,如山上水流,如火焰随灭。一切有为法,无牢无强,不可取,不可著,为如幻化,诳惑凡夫。因是无常得入空门,是空中一切法不可得故,无常亦不可得。

(答:观有为法念念生灭,如风吹尘,如山上水流,如火焰随灭。一切有为法,无牢无强,不可取,不可著,好象幻化,诳惑凡夫。因此无常得入空门,此空中一切法都没有,无常也没有。)

所以者何?一念中生、住、灭相不可得:生时不得有住、灭,住时不得有生、灭,灭时不得有生、住。生、住、灭相,性相违故无,是无故无常亦无。

(为什么?一念中生、住、灭相不可得:生时不得有住、灭,住时不得有生、灭,灭时不得有生、住。生、住、灭相,因为性相违所以没有,此没有所以无常也没有。)

问曰:若无无常,佛何以苦谛中说无常? 

(问:如果没有无常,佛为什么在苦谛中说无常?)

 答曰:凡夫人生邪见故,谓世间是常;为灭除是常见故,说无常,不为无常是实故说。

(答:因凡夫人生邪见,认为世间是常;为灭除此常见,说无常,不是因为无常是实而说。)

复次,佛未出世,凡夫人但用世俗道,遮诸烦恼;今欲拔诸烦恼根本故,说是无常。

(又,佛未出世,凡夫人但用世俗道,遮各种烦恼;因现在想拔众烦恼根本,说此无常。)

复次,诸外道法,但以形离五欲,谓是解脱;佛说邪相因缘故缚,观无常正相故解脱。复有二种观无常相:一者、有余,二者、无余。如佛说一切人物灭尽,唯有名在,是名有余;若人物灭尽,名亦灭,是名无余。复有二种观无常相:一者、身死尽灭,二者、新新生灭。

(又,众外道法,但把形体离五欲,说这样是解脱;佛说邪相因缘所以被缚,观无常正相所以解脱。还有两种观无常相的方法:一、有余,二、无余。如佛说一切人物灭尽,唯有名在,这叫有余;如果人物灭尽,名也灭,这叫无余。还有两种观无常相的方法:一、身死灭尽,二、新新生灭。)

复次,有言持戒为重。所以者何?依戒因缘故,次第得漏尽。有言多闻为重。所以者何?依智慧故,能有所得。有言禅定为重,如佛所说,定能得道。有言以十二头陀为重。所以者何?能净戒行故。

(又,有的人说持戒为重。为什么?依戒因缘次第得漏尽。有的人说多闻为重。为什么?依智慧而能有所得。有的人说禅定为重,如佛所说,定能得道。有的人说以十二头陀为重。为什么?因为能行净戒。)

如是各各以所行为贵,更不复勤求涅槃。佛言:是诸功德皆是趣涅槃分。若观诸法无常,是为真涅槃道。如是等种种因缘故,诸法虽空而说是无常想。

(象这样各人各以自己所行为贵,不再勤求涅槃。佛说:这些功德都是趣涅槃分。如果观一切法无常,这是真涅槃道。因为这些等种种因缘,一切法虽空而说此无常想。)

复次,无常想,即是圣道别名。佛种种异名说道:或言四念处,或言四谛,或言无常想。如经中说:善修无常想,能断一切欲爱、色爱、无色爱,掉、慢、无明尽,能除三界结使。以是故,即名为道。是无常想,或有漏,或无漏;正得无常是无漏,初学无常是有漏。

(又,无常想,即是圣道别名。佛用种种不同的名字说道:或说四念处,或说四谛,或说无常想。如经中说:善修无常想,能断一切欲爱、色爱、无色爱,掉、慢、无明尽,能除三界结使。所以称为道。此无常想,或有漏,或无漏;正得无常是无漏,初学无常是有漏。)

摩诃衍中,诸菩萨心广大,种种教化一切众生故,是无常想亦有漏亦无漏;若无漏在九地,若有漏在十一地。缘三界,五受众,四根相应,除苦根,凡夫、圣人得,如是等种种因缘,说无常功德。苦想者,行者作是念:一切有为法无常故苦!

(大乘中,众菩萨的心广大,因用种种方法教化一切众生,此无常想也有漏也无漏;如果无漏在九地,如果有漏在十一地。缘三界,五受众,四根相应,除苦根,凡夫、圣人得,象这样等种种因缘,说无常功德。苦想的修法是,修行的人这样想:一切有为法无常所以苦!”)

问曰:若有为法无常故苦者,诸贤圣人有为法、无漏法,亦应当苦!

问:如果有为法无常所以苦的话,贤圣人中的有为法、无漏法,也应当苦!)  

答曰:诸法虽无常,爱著者生苦,无所著者无苦!

(答:一切法虽无常,爱著的人生苦,无所著的人没有苦!)  

问曰:有诸圣人虽无所著,亦皆有苦。如舍利弗风热病苦,毕陵伽婆蹉眼痛苦,罗婆那跋提(音声第一)痔病苦,云何言无苦?

(问:有众圣人虽无所著,也都有苦。如舍利弗风热病苦,毕陵伽婆蹉眼痛苦,罗婆那跋提(音声第一)痔病苦,为何说没有苦?)

答曰:有二种苦:一者、身苦,二者、心苦。是诸圣人以智慧力故,无复忧愁、嫉妒、瞋恚等心苦;已受先世业因缘四大造身,有老病、饥渴、寒热等身苦,于身苦中亦复薄少。如人了了知负他债,偿之不以为苦;若人不忆负债,债主强夺,瞋恼生苦。

(答:有两种苦:一、身苦,二、心苦。因这些圣人用智慧力,不再有忧愁、嫉妒、瞋恚等心苦;已受先世业因缘四大造身,有老病、饥渴、寒热等身苦,于身苦中也变得薄少。如人了了知道欠他人的债,偿还债务不把这当做苦;如果人想不起欠人家的债,债主强夺,瞋恼生苦。)  

问曰:苦受是心心数法,身如草木,离心则无所觉,云何言圣人但受身苦?  

(问:苦受是心心数法,身如草木,离心身不会有什么感觉,为什么说圣人但受身苦?)

答曰:凡夫人受苦时,心生愁恼,为瞋使所使,心但向五欲。如佛所说:凡夫人除五欲不知更有出苦法,于乐受中,贪欲使所使;不苦不乐受中,无明使所使。凡夫人受苦时,内受三毒苦,外受寒热、鞭杖等。如人内热盛,外热亦盛。

(答:凡夫人受苦时,心生愁恼,被瞋使所使,心但向五欲。如佛所说:凡夫人除五欲不知道还有出苦的方法,在乐受中,被贪欲使所使;不苦不乐受中,无明使所使。凡夫人受苦时,内受三毒苦,外受寒热、鞭杖等苦。如人内热盛,外热也盛。”)

如经说:凡夫人失所爱物,身心俱受苦,如二箭双射;诸贤圣人无忧愁苦,但有身苦,更无余苦。复次,五识相应苦,及外因缘杖楚、寒热等苦,是名身苦;余残名心苦。

如经中说:凡夫人失去所爱的东西,身心一起受苦,如二箭双射;众贤圣人没有忧愁苦,但有身苦,再没有其他的苦。又,五识相应苦,及外因缘杖楚、寒热等苦,这叫身苦;剩下的叫心苦。

复次,我言有为无漏法,不著故非苦;圣人身是有漏,有漏法则苦,有何咎?是末后身所受苦,亦微少。

(又,我说有为无漏法,因为不著不是苦;圣人身是有漏,有漏法就是苦,有什么失误?此末后身所受的苦,也微少。

问曰:若无常即是苦者,道亦是苦,云何以苦离苦?

问:如果无常即是苦的话,道也是苦,为什么用苦离苦?)

答曰:无常即是苦,为五受众故说;道虽作法故无常,不名为苦。所以者何?是能灭苦,不生诸著,与空、无我等诸智和合故,但是无常而非苦。如诸阿罗汉得道时,说偈言:

(答:无常即是苦,为了五受众说;道虽是作法所以无常,不能称为苦。为什么?道能灭苦,不生一切著,因为与空、无我等各种智慧和合,但是无常而不是苦。如众阿罗汉得道时,说偈:)

我等不贪生,也不会乐死;

一心及智慧,待时至而去!

佛取涅槃时,阿难等诸未离欲人,未善修八圣道故,皆涕泣忧愁;诸离欲阿那含,皆惊愕;诸漏尽阿罗汉,其心不变,但言世间眼灭疾!以得道力故,虽从佛得大利益,知重佛无量功德而不生苦。

(佛取涅槃时,阿难等众未离欲人,因未善修八圣道,都涕泣忧愁;各位离欲阿那含,都惊愕;众漏尽阿罗汉,其心不变,但说世间眼灭得快!因得道力虽从佛得大利益,知重佛无量功德而不生苦。)

以是故,知道虽无常,非苦因缘故,不名为苦;但五受众是苦。何以故?爱著故,无常败坏故。如受念处中苦义,此中应广说。  

(所以,知道虽无常,因不是苦因缘,不称为苦;只有五受众是苦。为什么?因为爱著五受众,而五受众无常败坏。如受念处中得苦义,此中应广说。)

复次,苦者,有身常是苦,痴覆故不觉。如说:

(又,苦的原因是有身,有身常感受痛苦,因为愚痴覆心没有觉察到。如说:)

骑乘疲极故,求索住立处;

住立疲极故,求索坐息处;

坐久疲极故,求索安卧处;

众极由作生,初乐后则苦。

视眴息出入,屈申坐卧起,

行立及去来,此事无不苦!

问曰:是五受众为一切皆苦?为苦想观故苦?若一切皆苦,佛云何说有三种受,苦受、乐受、不苦不乐受?若以苦想故苦,云何说苦谛为实苦?  

(问:此五受众(色受想行识)是一切时候都是苦?还是因为苦想观才苦?如果一切都苦,佛为何说有三种受,苦受、乐受、不苦不乐受?如果因苦想才苦,为何说苦谛为实苦?)

答曰:五受众一切皆苦,凡夫人四颠倒因缘,为欲所逼,以五欲为乐。如人涂疮,大痛息故以为乐,疮非乐也。佛说三种受,为世间故,于实法中非是乐也!若五受众中实有乐,何以故佛说灭五受众名为乐?  

(答:五受众一切时都是苦,凡夫人四颠倒因缘,为欲所逼,把五欲当做乐。如人涂疮,因为大痛没有了认为这是乐,疮不是乐啊。佛说三种受,为了世间,在实法中不是乐啊!如果五受众中实有乐,为什么佛说灭五受众叫作乐?)

复次,随其所嗜,乐心则生乐,无定也;乐若实定,不待心著,如火实热,不待著而热也。以乐无定,故名为苦。

(又,随每一个人的嗜好,喜欢就生乐,没有一定啊;乐如果实定,不应该待心著而生,如火实热,不待著而热啊。因为乐不定,所以叫作苦。)

复次,世间颠倒乐,能得今世、后世无量苦果报,故名为苦。譬如大河水中著少毒,不能令水异,世间颠倒毒乐,于一切大苦水则不现。如说:

(又,世间颠倒乐,能得今世、后世无量苦果报,所以称为苦。譬如大河水中放入少量的毒,不能使水有异,世间颠倒毒乐,在一切大苦水中就不现。如说:)

从天下生地狱时,忆本天上欢乐事,

宫观婇女满目前,园苑浴池以娱志。

又见狱火来烧身,似如大火焚竹林,

是时虽见天上乐,徒自感结无所益!

是苦想摄,缘如无常想。如是等种种分别苦,名为苦想。无我想者,苦则是无我。所以者何?五受众中尽皆是苦,苦想无有自在。若无自在,是则无我;若有我自在者,不应令身有苦。如所说:

(是苦想摄,缘如无常想。象这样等种种分别苦,叫作苦想。无我想的意思是,苦就是无我。为什么?五受众中全都是苦,苦想没有自在。如果不自在,这样就没有我;如果有我自在的话,不应该让身有苦。如所说:)

诸有无智人,身心计是我,

渐近坚著故,不知无常法。

是身无作者,亦无有受者;

是身为无主,而作种种事。

六情尘因缘,六种识得生,

从三事和合,因缘触法生;

从触法因缘,受念业法生。

如珠日草薪,和合故火生;

情尘识和合,所作事业成;

相续相似有,如种有芽茎!

复次,我相不可得故无我。一切法有相故则知有:如见烟觉热,故知有火;于五尘中各各别异,故知有情;种种思惟筹量诸法故,知有心心数法。此我无相故,知无我。  

(又,我相不可得所以无我。一切法有相所以知道有:如见烟觉热,故知有火;在五尘中各各不同,所以知道有情;种种思惟筹量众法所以知有心心数法。因为此我无相,知道无我。)

问曰:有出入气,则是我相;视眴、寿命心、苦乐、爱憎、精勤等,是我相。若无我,谁有是出入息、视眴、寿命心、苦乐、爱憎、精勤等?当知有我,在内动发故。

(问:有出入气,就是我相;视眴、寿命心、苦乐、爱憎、精勤等,就是我相。如果没有我,谁有此出入息、视眴、寿命心、苦乐、爱憎、精勤等?当知有我,在内动发。)

寿命心亦是我法,若无我,如牛无御,有我故能制心入法,不为放逸!若无我者,谁制御心?受苦乐者是我,若无我者,为如树木,则不应别苦乐!爱憎、精勤亦如是。我虽微细,不可以五情知,因是相故,可知为有。  

(寿命心也是我法,如果无我,如牛无御,有我所以能制心入法,不作放逸!如果无我的话,谁制御心?受苦乐的是我,如果无我的话,就如树木,就不应该能分别苦乐!爱憎、精勤也是这样。我虽微细,不可用五根知道,因这些相,可知道是有。)

答曰:是诸相皆是识相。有识,则有入出息、视眴、寿命等;若识离身则无。汝等我常遍故,死人亦应有视眴、入出息、寿命等!  

(答:这些相都是识相。有识,就有入出息、视眴、寿命等;如果识离身就没有啦。如果你们说的我是常遍一切处,死人也应有视眴、入出息、寿命等!)

复次,出入息等是色法,随心风力故动发,此是识相,非我相。寿命是心不相应行,亦是识相。  

(又,出入息等是色法,随心风力而动发,此是识相,不是我相。寿命是心不相应行,也是识相。)

问曰:若入无心定中,或睡无梦时,息亦出入,有寿命,何以故言皆是识相?  

(问:如果入无心定中,或睡没有梦的时侯,息也出入,有寿命,为什么说都是识相?)

答曰:无心定等,识虽暂无,不久必还生,识不舍身故;有识时多,无识时少,是故名识相。如人出行,不得言其家无主。苦乐、憎爱、精勤等,是心相应,共缘,随心行;心有故便有,心无故便无。以是故,是识相非我相。 

(答:无心定等,识虽暂无,不久必还生,因为识不舍身;有识时多,无识时少,所以叫识相。如人出行,不得说其家无主。苦乐、憎爱、精勤等,是心相应,共缘,随心行;心有便有,心无便无。所以是识相不是我相。)

复次,若有我者,我有二种,若常、若无常。如说:

(又,如果有的话,我有两种,或常、或无常。如说:)

若我是常,则无后身;

常不生故,亦无解脱!

亦无忘无作,以是故当知:

无作罪福者,亦无有受者;

舍我及我所,然后得涅槃。

若实有我者,不应舍我心!

若我无常者,则应随身灭;

如大岸堕水,亦无有罪福。

如是,我及知者、不知者,作者、不作者,如檀波罗蜜中说。不得是我相故,知一切法中无我;若知一切法中无我,则不应生我心。若无我,亦无我所心,我、我所离故,则无有缚;若无缚,则是涅槃。是故行者应行无我想! 

(象这样,我及知者、不知者,作者、不作者,如布施波罗蜜中说的。因找不到此我的相,知道一切法中无我;如果知道一切法中无我,就不应生我心。如果无我,也无我所心,因离我、我所,就没有缚;如果没有缚,就是涅槃。所以修行的人应行无我想!

问曰:是无常、苦、无我,为一事?为三事?若是一事,不应说三;若三事,佛何以故说无常即是苦,苦即是无我?

(问:这无常、苦、无我,是一件事?是三个不同的事?如果是一件事,不应该三种说法;如果是三件不同的事,佛为什么说无常即是苦,苦即是无我?)

答曰:是一事,所谓受有漏法。观门分别故,有三种异:无常行相应,是无常想;苦行相应,是苦想;无我行相应,是无我想。无常不令入三界,苦令知三界罪过,无我则舍世间。  

(答:是一件事,所谓受有漏法。因为观门分别,有三种不同:无常行相应,是无常想;苦行相应,是苦想;无我行相应,是无我想。无常不使入三界,苦使知三界罪过,无我则舍离世间。

复次,无常生厌心,苦生畏怖,无我拔出令解脱。无常者,佛说五受众是无常;苦者,佛说无常则是苦;无我者,佛说苦即是无我。

(又,无常生厌心,苦生畏怖,无我拔出使解脱。无常的意思是,佛说五受众是无常;苦的意思,佛说无常就是苦;无我的意思,佛说苦即是无我。)

无常者,佛示五受众尽灭相;苦者,佛示如箭入心;无我者,佛示舍离相。无常者示断爱,苦者示断我习慢,无我者示断邪见。无常者遮常见,苦者遮今世涅槃乐见,无我者遮著处。

(无常,佛显示五受众都是灭相;苦,佛显示如箭入心;无我,佛显示舍离相。无常可以断爱,苦可以断我习慢,无我可以断邪见。无常遮常见,苦遮今世涅槃乐见,无我遮著处。)

无常者,世间所可著常法是;苦者,世间计乐处是;无我者,世间所可计我牢固者是。是为三想分别相。无我想缘摄种种,如苦想中说。  

(无常就是世间所可著常法;苦就是世间计乐的地方;无我就是世间所可计牢固的我。这是三想分别相。无我想缘摄种种,如苦想中说的。)

食厌想者,观是食从不净因缘生。如肉从精血水道生,是为脓虫住处;如酥乳酪,血变所成,与烂脓无异,厨人汗垢,种种不净。

(食厌想是,观此食从不净因缘生。如肉从精血水道生,这是脓虫住处;如酥乳酪,血变所成,与烂脓没有差别,厨人汗垢,种种不净。)

若著口中,脑有烂涎二道流下,与唾和合,然后成味,其状如吐,从腹门入;地持、水烂,风动、火煮,如釜熟糜!滓浊下沉,清者在上。譬如酿酒,滓浊为屎,清者为尿。

(如果放进口中,脑有烂涎二道流下,与唾和合,然后成味,那样子和吐出的东西一样,从腹门入;地持、水烂,风动、火煮,如锅熟糜!滓浊下沉,清的在上。譬如酿酒,滓浊成屎,清的成尿。)

腰有三孔,风吹腻汁,散入百脉,与先血和合,凝变为肉。从新肉生脂、骨、髓,从是中生身根;从新旧肉合生五情根,从此五根生五识;五识次第生意识,分别取相,筹量好丑;然后生我、我所心等诸烦恼,及诸罪业。观食如是本末因缘,种种不净。

腰有三孔,风吹腻汁,散入百脉,与先血和合,凝变成肉。从新肉生脂、骨、髓,从此中生身根;从新旧肉合生五根,从此五根生五识;五识次第生意识,分别取相,筹量好丑;然后生我、我所心等众烦恼,及各种罪业。观食这样的本末因缘,种种不净。)

知内四大与外四大无异,但以我见故,强为我有。

(知内四大与外四大没有不同,但因我见而强认为是我所有。)         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