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3)卷第十六 释初品中 毗梨耶波罗蜜之余  

2014-02-05 06:25:19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73)
           卷第十六 释初品中 毗梨耶波罗蜜之余 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3) 卷第十六 释初品中 毗梨耶波罗蜜之余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问曰:云何为精进满足?  

(问:什么是精进满足?)

答曰:菩萨生身,法性身,能具功德,是为精进波罗蜜满足。满足义,如上说。身心精进,不废息故。  

(答:菩萨生身,法性身,能具足功德,这是精进波罗蜜满足。满足的义理,如上面解说的。因为身心精进,不废息(才能得精进波罗蜜满足)。)

问曰:精进是心数法,经何以名身精进?  

(问:精进是心数法,经为什么叫身精进?)

答曰:精进虽是心数法,从身力出,名为身精进。如受是心数法,而有五识相应受,是名身受;意识相应受,是为心受。精进亦如是,身力勤修,若手布施,口诵法言,若讲说法,如是等名为身精进。  

(答:精进虽是心数法,从身力出,称为身精进。如受此心数法,而有五识相应受,这叫身受;意识相应受,这是心受。精进也是这样,身力勤修,如果手布施,口诵法言,或讲说法,这样等称为身精进。)

复次,行布施、持戒,是为身精进;忍辱、禅定、智慧,是名心精进。  

(又,行布施、持戒,这是身精进;忍辱、禅定、智慧,这叫心精进。)

复次,外事勤修,是为身精进;内自专精,是为心精进。粗精进名为身,细精进名为心;为福德精进名为身,为智慧精进是为心。若菩萨初发心,乃至得无生忍,从是中间名身精进,生身未舍故;得无生忍,舍肉身得法性身,乃至成佛,是为心精进。  

(又,外事勤修,这是身精进;内自专精,这是心精进。粗精进称为身,细精进称为心;为福德精进称为身,为智慧精进这是心精进。从菩萨初发心,乃至得无生忍,这中间叫身精进,因生身未舍,得无生忍。舍肉身得法性身,乃至成佛,这是心精进。)

复次,菩萨初发心时,功德未足故,种三福因缘,布施、持戒、善心,渐得福报以施众生。

(又,菩萨初发心时,功德没有满足,种三福因缘,布施、持戒、善心,渐得福报用以施与众生。)

众生未足,更广修福,发大悲心:一切众生不足于财,多作众恶,我以少财不能满足其意;其意不满,不能勤受教诲,不受道教,不能得脱生老病死。我当作大方便,给足于财,令其充满。

(众生没有满足,更广修福,发大悲心:一切众生因物财得不到满足,多作众恶。我因为财少不能满足他们的意愿;他们的意愿不满,不能勤受教诲,不受道教,不能得脱生老病死。我当作大方便,给足他们财物,使他们充满。”)

便入大海,求诸异宝;登山履危,以求妙药;入深石窟,求诸异物,石汁、珍宝,以给众生。或作萨陀婆,冒涉险道,劫贼、师子、虎、狼、恶兽,为布施众生故,勤求财宝,不以为难。药草、咒术,能令铜变为金,如是种种变化,致诸财物,及四方无主物,以给众生,是为身精进。

(便入大海,求各种异宝;登山履危,以求妙药;入深石窟,求各种异物,石汁、珍宝,以给众生。或作萨陀婆,冒涉险道,劫贼、师子、虎、狼、恶兽,为了布施众生,勤求财宝,不以为难。药草、咒术,能使铜变为金,象这样种种变化,得到各种财物,及四方无主物,以给众生,这是身精进。)

得五神通,能自变作,作诸美味,或至天上取自然食,如是等名为心精进。能集财宝以用布施,是为身精进;以是布施之德,得至佛道,是为心精进。生身菩萨行六波罗蜜,是为身精进;法性身菩萨行六波罗蜜,是为心精进(未得法身,心则随身;已得法身,则心不随身,身不累心也)。

(得五神通,能自变作,各种美味,或到天上取自然食,象这样称为心精进。能集财宝用来布施,这是身精进;因这布施的功德,得到佛道,这是心精进。生身菩萨行六波罗蜜,这是身精进;法性身菩萨行六波罗蜜,这是心精进(没有获得法身,心随身;已得法身,心就不随身,身不累心啊)。)

复次,一切法中皆能成办,不惜身命,是为身精进;求一切禅定、智慧时,心不懈倦,是为心精进。  

(又,一切法都能成办,不惜身命,这是身精进;求一切禅定、智慧时,心不懈倦,这是心精进。)

复次,身精进者,受诸勤苦,终不懈废。如说:波罗奈国梵摩达王,游猎于林中,见二鹿群。群各有主,一主有五百群鹿。一主身七宝色,是释迦文菩萨;一主是提婆达多。菩萨鹿王见人王大众,杀其部党,起大悲心,径到王前。

(又,身精进的人,受各种苦,身不懈废,如说:波罗奈国梵摩达王,在林中游猎,看见二鹿群。每一群各有一位鹿王,一群有五百只鹿。一位鹿王身体七宝色,是释迦文菩萨;一位鹿王是提婆达多。菩萨鹿王见人王大众,杀他的部党,起大悲心,径直走到国王面前。)

王人竞射,飞矢如雨;王见此鹿直进趣己,无所忌惮;敕诸从人:摄汝弓箭,无得断其来意。

(国王的随从竞向鹿王射箭,飞矢如雨;国王见此鹿直进走向自己,无所畏惧;命令众随从:收起你们的弓箭,不要使它的来意断了。”)

鹿王既至,跪白王言:君以嬉游逸乐小事故,群鹿一时皆受死苦。若以供膳,当自差次,日送一鹿,以供王厨。王善其言,听如其意。

(鹿王既到,跪下对国王说:君因为嬉游逸乐小事,群鹿一时都受死苦。如果用来供膳,我们自己当排好次序,每日送一只鹿,用来供应国王的厨房。国王认为他说得对,照他的意作。)

于是二鹿群主,大集差次,各当一日。是提婆达多鹿群中,有一鹿怀子,次至应送,来白其主:我身今日应当送死,而我怀子,子非次也。乞垂料理,使死者得次,生者不滥!

(于是二鹿群的鹿王,召集群鹿排次序,每一群值一天。此提婆达多鹿群中,有一只母鹿怀了子,当日应到国王那儿送死,来到鹿王跟前对鹿王说:我今日应当送死,而我怀了孩子,孩子不是顺次当死的啊。乞求再安排一下,使死的应当,生的不滥!”)

鹿王怒之言:谁不惜命?次来但去,何得辞也?

(鹿王恼他说:谁不惜命?接下来只得去,怎能推辞啊?”)

鹿母思惟:我王不仁,不以理恕,不察我辞,横见瞋怒,不足告也!即至菩萨王所,以情具白。

(母鹿思惟:我们的王不仁慈,不因道理宽恕,不体察我的话,横见瞋怒,不应该告诉他啊!即到菩萨鹿王面前,把实情全部说了。)

王问此鹿:汝主何言?

(鹿王问此鹿:你的主人怎么说?”)

鹿曰:我主不仁,不见料理,而见瞋怒。大王仁及一切,故来归命。如我今日,天地虽旷,无所控告!

(鹿说:我主不仁慈,不处理,而向我瞋怒。大王仁及一切,所以来归命。如我今日,天地虽广阔,没有控告的地方!”)

菩萨思惟:此甚可愍!若我不理,枉杀其子。若非次更差,次未及之,如何可遣?惟有我当代之。

(菩萨思惟:此非常值得怜悯!如果我不管,枉杀她的儿子。如果让不该当差的去,不该他去,如何可以派呢?只有我代替她。”)

思之既定,即自送身,遣鹿母还:我今代汝,汝勿忧也!鹿王径到王门,众人见之,怪其自来,以事白王。

(想好后,即决定自己代她,让母鹿回去:我今天代替你,你不要忧愁了!鹿王径直走到国王的门前,众人看见他,奇怪鹿王自己来,把这事禀报了国王。)

王亦怪之,而命令前,问言:诸鹿尽耶?汝何以来?

(国王也奇怪这件事,而命令鹿王来到国王面前,问它:众鹿都没有了?你为什么来了?”)

鹿王言:大王仁及群鹿,人无犯者,但有滋茂,何有尽时?我以异部群中,有一鹿怀子,以子垂产,身当俎割,子亦并命;归告于我,我以愍之。非分更差,是亦不可;若归而不救,无异木石。是身不久,必不免死;慈救苦厄,功德无量。若人无慈,与虎狼亦何异?

(鹿王说:大王仁及群鹿,人没有侵犯的,但有滋茂,那有尽时?我因另部鹿群中,有一鹿怀子,因子将产,母鹿应当送厨,鹿子也一起没命;皈依我告诉我,我因为他的孩子怜悯她。非分当差,这也不可以;如果皈依我而不救它,无异木石。此身不久,必不免死;慈救苦厄,功德无量。如果人没有慈心,与虎狼有什么区别?”)

王闻是言,即从座起,而说偈曰:

国王听到这些话,即从座起,而说偈语:)

我实是畜生,名曰人头鹿;

汝虽是鹿身,名为鹿头人!   

以理而言之,非以形为人;

若能有慈惠,虽兽实是人。   

我从今日始,不食一切肉;

我以无畏施,且可安汝意!

诸鹿得安,王得仁信。 

(众鹿得安,王得仁信。)

复次,如爱法梵志,十二岁遍阎浮提求知圣法而不能得;时世无佛,佛法亦尽。有一婆罗门言:我有圣法一偈,若实爱法,当以与汝!

(又,如爱法梵志,十二年遍阎浮提求知圣法而不能得;那时世间无佛,佛法也灭尽了。有一位婆罗门说:我有圣法一偈,如果实爱法,当把它给你!”)

答言:实爱法!婆罗门言:若实爱法,当以汝皮为纸,以身骨为笔,以血书之,当以与汝!即如其言,破骨、剥皮,以血写偈:

(答:实爱法!婆罗门说:如果实爱法,应当用你的皮为纸,用身骨为笔,用血写它,这样才能给你!即像他说的做,破骨、剥皮,用血写偈:)

   
如法应修行,非法不应受;

今世及后世,行法者安隐!

复次,昔野火烧林,林中有一雉,勤身自力,飞入水中,渍其毛羽,来灭大火;火大水少,往来疲乏,不以为苦。是时,天帝释来问之言:汝作何等?

(又,从前野火烧林,林中有一雉,勤身自力,飞入水中,渍湿羽毛,来灭大火;火大水少,往来疲乏,不以为苦。这时,天帝释来问它说:你想干啥?”)

答言:我救此林,愍众生故!此林荫育处广,清凉快乐,我诸种类,及诸宗亲,并诸众生,皆依仰此。我有身力,云何懈怠而不救之?

(答:我救此林,因为愍念众生!此林荫育处广,清凉快乐,我的同类,及众宗亲,并各种众生,都依仰此林。我有身力,怎能懈怠而不救它?”)

天帝问言:汝乃精勤,当至几时?

(天帝问:你这样精勤,当到啥时候?”)

雉言:以死为期!

(雉说:以死为期!”)

天帝言:汝心虽尔,谁证知者?

(天帝说:你的心虽是那样,谁是证知的人?”)

即自立誓:我心至诚,信不虚者,火即当灭!是时,净居天知菩萨宏誓,即为灭火。自古及今,唯有此林,常独蔚茂,不为火烧。

(即自立誓:我心至诚,信不虚的话,火即当灭!这时,净居天知道菩萨宏誓,即为菩萨灭火。自古至今,唯有此林,常独蔚茂,不被火烧。)

如是等种种宿世所行,难为能为,不惜身命,国财、妻子、象、马、七珍、头目髓脑,勤施不倦。如说菩萨为诸众生,一日之中千死千生,如檀、尸、忍、禅、般若波罗蜜中所行如是。

(象这样等种种前世所行,难为能为,不惜身命,国财、妻子、象、马、七珍、头目髓脑,勤施不倦。如说菩萨为各种众生,一日之中千死千生,如檀、尸、忍、禅、般若波罗蜜中所行的象这样。)

菩萨本生经中种种因缘相,是为身精进。于诸善法修行信乐,不生疑悔而不懈怠,从一切贤圣,下至凡夫,求法无厌,如海吞流,是为菩萨心精进。  

(菩萨本生经中种种因缘相,那样是身精进。对于各种善法修行信乐,不生疑悔而不懈怠,从一切贤圣,下至凡夫,求法无厌,如海吞流,这是菩萨心精进。)

问曰:心无厌足,是事不然!所以者何?若所求事办,所愿已成,是则应足。若理不可求,事不可办,亦应舍废,云何恒无厌足?如人穿井求泉,用功转多,转无水相,则应止息;亦如行道,已到所在,不应复行,云何恒无厌足?

(问:心无厌足,事实不是这样!为什么?如果所求的事办成,所愿已成,这就应足。如果道理上本不可求,事不可办,也应舍废,为什么常无厌足?如人穿井求泉,用功转多,转无水相,就应止息;也如行道,已到目的地,不应在走,为什么常无厌足?)

答曰:菩萨精进,不可以世间譬喻为比。如穿井力少,则不能得水,非无水也;若此处无水,余处必有。如有所至,必求至佛;至佛无厌,诲人不倦,故言无厌。  

(答:菩萨精进,不可用世间譬喻为比。如挖井力少,就不能得水,不是没有水啊;如果此处没有水,其它的地方必有。修行如有想到的目标,必求成佛;成佛无厌,诲人不倦,所以说无厌。)

复次,菩萨精进,志愿宏旷,誓度一切众生无尽,是故精进亦不可尽。汝言事办应止,是事不然!虽得至佛,众生未尽,不应休息。譬如火相若不灭,终无不烧;菩萨精进亦复如是,未入灭度,终不休息。以是故,十八不共法中,欲及精进,二事常修。  

(又,菩萨精进,志愿宏旷,誓度一切众生没有穷尽,所以精进也不可尽。你说事办成了应停止,这件是不是这样!虽然成佛,众生没有尽,不应该休息。譬如火相如果不灭,永远没有不烧的时候;菩萨精进也是这样,没入灭度,终不休息。所以,十八不共法中,欲及精进,这两件事应常修。)

复次,菩萨不住法住般若波罗蜜中,不废精进,是菩萨精进,非佛精进。  

(又,菩萨不住法住般若波罗蜜中,不废精进,是菩萨精进,不是佛精进。)

复次,菩萨未得菩萨道,生死身以好事施众生,众生反更以不善事加之。或有众生,菩萨赞美反更毁辱,菩萨恭敬而反轻慢,菩萨慈念反求其过,谋欲中伤;此众生等,无有力势,来恼菩萨。

,菩萨没有得菩萨道,生死身用好事施与众生,众生反而用不善事加菩萨身。或有众生,菩萨赞美反而毁辱普萨,菩萨恭敬而反轻慢菩萨,菩萨慈念反寻求菩萨的过失,谋欲中伤;这一类众生,实际上没有力势,来恼菩萨。

菩萨于此众生,发宏誓愿:我得佛道,要当度此恶中之恶诸众生辈!于此恶中,其心不懈,生大悲心;譬如慈母怜其子病,忧念不舍。如是相,是为菩萨精进。  

(菩萨对于这些众生,发宏誓愿:我得佛道,要当度这些恶中之恶的众生们!于此恶中,他的心不懈,生大悲心;譬如慈母怜悯他生病的孩子,忧念不舍。这样的相,这是菩萨精进。)

复次,行布施波罗蜜时,十方种种乞儿来欲求索,不应索者皆来索之,及索所重难舍之物,语菩萨言:与我两眼,与我头脑、骨髓、爱重妻子,及诸贵价珍宝。如是等难舍之物,乞者强索,其心不动,悭瞋不起,见疑心不生,一心为佛道故布施;譬如须弥山,四方风吹所不能动。如是种种相,是名精进波罗蜜。  

(又,行布施波罗蜜时,十方种种乞儿来欲求索,不应该要的都来要,及要所重难舍的东西,对菩萨说:给我两眼,给我头脑、骨髓、爱重妻子,及各种贵价珍宝。象这样等难舍的东西,乞讨的人强要,菩萨的心不动,悭瞋不起,见疑心不生,一心为佛道而布施;譬如须弥山,四方风吹所不能动。这样种种相,这叫精进波罗蜜。)

复次,菩萨精进,遍行五波罗蜜,是为精进波罗蜜,

(又,菩萨精进,遍行五波罗蜜,这是精进波罗蜜,) 

问曰:若行戒波罗蜜时,若有人来乞三衣钵盂,若与之则毁戒。何以故?佛不听故。若不与,则破檀波罗蜜,精进云何遍行五事?

(问:如果行戒波罗蜜时,如果有人来乞三衣钵盂,如果给他则毁戒。为什么?因为佛不允许。如果不给,就破布施波罗蜜,精进如何遍行五事?)

答曰:若新行菩萨,则不能一世一时遍行五波罗蜜。如菩萨行檀波罗蜜时,见饿虎饥急,欲食其子;菩萨是时兴大悲心,即以身施。菩萨父母以失子故,忧愁懊恼,两目失明;虎杀菩萨,亦应得罪。而不筹量父母忧苦,虎得杀罪;但欲满檀,自得福德。

答:如果新行菩萨,就不能一世一时遍行五波罗蜜。如菩萨行布施波罗蜜时,见饿虎饥急,想吃她的孩子;菩萨这时兴大悲心,即用身施虎。菩萨父母因失子,忧愁懊恼,两目失明;虎杀菩萨,也应得罪。而不筹量父母忧苦,虎得杀罪;只想满布施,自得福德。)

如持戒比丘随事轻重,摈诸犯法,被摈之人,愁苦懊恼;但欲持戒,不愍其苦。或时行世俗般若,息慈悲心。如释迦文尼菩萨,宿世为大国王太子。父王有梵志师,诈以不食五榖,众人敬信,以为奇特。

(又如持戒比丘随事轻重,罢拙众犯法比丘,被罢的人,愁苦懊恼;只想持戒,不愍念他的苦处。或有时行世俗般若,息慈悲心。如释迦文尼菩萨,有一世作大国王的太子。父王有一位梵志老师,诈称不吃五谷,众人敬信,认为奇特。)

太子思惟:人有四体,必资五榖,而此人不食,必是曲取人心,非真法也!

(太子思惟:人有四体,必资五谷,而此人不食,必是曲取人心,不是真法啊!”)

父母告子:此人精进不食,是世希有,汝何愚甚而不敬之?

(父母告诉儿子:此人精进不食,这世间少有,你为何那么愚痴而不敬他?”)

太子答言:愿小留意此人,不久证验自出!

(太子答:愿少微留意此人,不久证验自出!”)

是时,太子求其住处,至林树间,问林中牧牛人:此人何所食啖?

(这时,太子找他的住处,到林树间,问林中牧牛的人:此人吃点啥?”)

牧牛者答言:此人夜中,少多服酥以自全命。太子知已还宫,欲出其证验,即以种种诸下药草,熏青莲华。清旦梵志入宫,坐王边,太子手执此华来供养之,拜已授与。

(牧牛的人答:此人夜里,多少服酥以保全自己的命。太子知道后回宫,想证验他,即用种种泻下药草,熏青莲华。早晨梵志入宫,坐国王旁边,太子手拿此花花来供养他,拜罢把花给他。)

梵志欢喜自念:王及夫人,内外大小,皆服事我,唯太子不见敬信。今日以好华供养,甚善无量!得此好华,敬所来处,举以向鼻嗅之。华中药气入腹,须臾腹内药作,欲求下处。

(梵志欢喜自念:王及夫人,内外大小,都服事我,只有太子不见敬信。今日用好花供养,很好无量!得此好花,因敬送来的人,举花向鼻嗅它。花中药气入腹,一会儿腹内药力发作,想找解大便的地方。)

太子言:梵志不食,何缘向厕?急捉之,须臾便吐王边,吐中纯酥。证验现已,王与夫人乃知其诈。

(太子说:梵志不吃饭,为什么到厕所去?急忙抓住他,一会儿便吐在国王旁边,吐中纯酥。证验现后,王与夫人才知他欺诈。)

太子言:此人真贼!求名故以诳一国。如是行世俗般若,但求满智,寝怜愍心,不畏人瞋。或时菩萨行出世间般若,于持戒、布施心不染著。何以故?施者、受者、所施财物,于罪不罪,于瞋不瞋,于进于怠,摄心散心,不可得故。

(太子说:此人真是贼!为了求名而诳一国。这样行世俗智慧,但求满智,寝怜愍心,不怕人瞋。或时菩萨行出世间智慧,于持戒、布施心不染著。为什么?布施施的人、受施的人、所施财物,于罪不罪,于瞋不瞋,于进于怠,摄心散心,不可得。)

复次,菩萨行精进波罗蜜,于一切诸法,不生不灭,非常非无常,非苦非乐,非空非实,非我非无我,非一非异,非有非无;尽知一切诸法,因缘和合,但有名字,实相不可得。菩萨作如是观,知一切有为,皆是虚诳,心息无为,欲灭其心,唯以寂灭为安隐。

(又,菩萨行精进波罗蜜,对于一切法,知道不生不灭,不是常不是无常,不是苦不是乐,不是空不是实,没有我不是没有我,不是一不是不同,不是有不是无;清楚地知道一切法,因缘和合而有,只有名字,实相不可得。菩萨作这样观察,知道一切有为,都是虚诳,心息无为,想灭自己的妄心,唯以寂灭为安稳。)

尔时,念本愿怜愍众生故,还行菩萨法,集诸功德。菩萨自念:我虽知诸法虚诳,众生不知是事,于五道中受诸苦痛,我今当具足行六波罗蜜。

(那时,念本愿因为怜愍众生,还行菩萨法,集众功德。菩萨自念:我虽知道一切法虚诳,众生不知道此事,于五道中受各种苦痛,我今天当具足行六波罗蜜。”)

菩萨得生报神通,亦得佛道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、一切智慧、大慈大悲、无碍解脱、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法、三达等无量诸佛法。得是法时,一切众生皆得信净,皆能受行爱乐佛法,能办是事,皆是精进波罗蜜力,是为精进波罗蜜。

(菩萨得生报神通,也得佛道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、一切智慧、大慈大悲、无碍解脱、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法、三达等无量众佛法。得这些法时,一切众生都得信净,都能受行爱乐佛法,能办此事,都是精进波罗蜜力,这是精进波罗蜜。)

如佛所说:菩萨精进,不见身,不见心;身无所作,心无所念,身心一等而无分别。所求佛道以度众生,不见众生为此岸,佛道为彼岸,一切身心所作放舍;如梦所为,觉无所作。是名寂灭诸精进故,名为波罗蜜。

(如佛所说:菩萨精进,不见身,不见心;身无所作,心无所念,身心一等而无分别。所求佛道用来度众生,不见众生是此岸,佛道是彼岸,一切身心所作放舍;如梦所为,觉只无所作。这叫寂灭各种精进,称为波罗蜜。)

所以者何?知一切精进,皆是邪伪故。以一切作法,皆是虚妄不实,如梦如幻;诸法平等,是为真实。平等法中,不应有所求索,是故知一切精进皆是虚妄。虽知精进虚妄,而常成就不退,是名菩萨真实精进。

(为什么?因为知道一切精进,都是邪伪。因为一切作法,都是虚妄不实,如梦如幻;各种法平等,这是真实。平等法中,不应有所求索,所以知道一切精进都是虚妄。虽知道精进虚妄,而常成就不退,这叫菩萨真实精进。)

如佛言:我于无量劫中,头目髓脑以施众生,令其愿满。持戒、忍辱、禅定时,在山林中,身体干枯;或持斋节食,或绝诸色味,或忍詈辱、刀杖之患,是故身体焦枯。又常坐禅,曝露勤苦以求智慧;诵读、思惟、问难、讲说一切诸法;以智分别好恶粗细,虚实多少。供养无量诸佛,殷勤精进求此功德,欲具足五波罗蜜。

(如佛说:我在无量劫中,头目髓脑用以布施众生,使他们愿满。持戒、忍辱、禅定时,在山林中,身体干枯;或持斋节食,或绝众色味,或忍詈辱、刀杖之患,所以身体焦枯。又常坐禅,曝露勤苦以求智慧;诵读、思惟、问难、讲说一切法;用智慧分别好恶粗细,虚实多少。供养无量众佛,殷勤精进求此功德,想具足五波罗蜜。)

我是时未有所得,不得檀、尸、羼、精进、禅、智慧波罗蜜;见燃灯佛,以五华散佛,布发泥中,得无生法忍,即时六波罗蜜满,于空中立,赞燃灯佛,见十方无量诸佛,是时得实精进。身精进平等故得心平等,心平等故得一切诸法平等。如是种种因缘相,名为精进波罗蜜。

我这时没有所得,不得檀、尸、羼、精进、禅、智慧波罗蜜;见燃灯佛,用五华散佛,布发泥中,得无生法忍,即时六波罗蜜满,于空中立,赞燃灯佛,见十方无量众佛,这时得实精进。因身精进平等而得心平等,因心平等而得一切法平等。象这样种种因缘相,称为精进波罗蜜。)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