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4) 卷第十七 释初品中 禅波罗蜜  

2014-02-06 06:35:19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74)
              卷第十七 释初品中 禅波罗蜜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4)  卷第十七 释初品中 禅波罗蜜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卷第十七 释初品中 禅波罗蜜

【经】不乱不味故,应具足禅波罗蜜。  

【论】问曰:菩萨法以度一切众生为事,何以故闲坐林泽,静默山闲,独善其身,弃舍众生?

(【论】问:菩萨法以度一切众生为事,为什么闲坐林泽,静默山闲,独善其身,弃舍众生?)

答曰:菩萨身虽远离众生,心常不舍,静处求定,获得实智慧以度一切。譬如服药将身,权息众务,气力平健,则修业如故。菩萨宴寂亦复如是,以禅定力服智慧药,得神通力,还在众生。或在父母妻子,或师徒宗长,或天或人,下至畜生,种种语言,方便开导。

(答:菩萨身虽远离众生,心常不舍,静处求定,获得实智慧以度一切。譬如服药养身,权息众务,气力平健,则修业如故。菩萨宴寂也是这样,以禅定力服智慧药,得神通力,回到众生里,或在父母妻子前,或师徒宗长前,或天或人,下至畜生前,种种语言,方便开导他们。)

复次,菩萨行布施、持戒、忍辱,三事名为福德门。于无量世中作天王、释提桓因、转轮圣王、阎浮提王,常施众生七宝衣服、五情所欲,今世后世皆令具足。如经中说,转轮圣王以十善教民,后世皆生天上;世世利益众生,令得快乐。

又,菩萨行布施、持戒、忍辱,三事称为福德门。在无量世中作天王、释提桓因、转轮圣王、阎浮提王,常施众生七宝衣服、五情所欲,今世后世都使具足。如经中说,转轮圣王用十善教民,后世都生天上;世世利益众生,使他们得快乐。)

此乐无常,还复受苦;菩萨因此发大悲心,欲以常乐涅槃利益众生。此常乐涅槃从实智慧生,实智慧从一心禅定生。譬如燃灯,灯虽能然,在大风中不能为用;若置之密室,其用乃全。

(此乐无常,还会再受苦;菩萨因此发大悲心,想用常乐涅槃利益众生。此常乐涅槃从实智慧生,实智慧从一心禅定生。譬如燃灯,灯虽能然,在大风中不能为用;如果把它放置在密室里,灯的用途才能全显。)

散心中智慧亦如是,若无禅定静室,虽有智慧,其用不全,得禅定则实智慧生。以是故,菩萨虽离众生,远在静处,求得禅定。以禅定清净故,智慧亦净;譬如油炷净故,其明亦净。以是故,欲得净智慧者,行此禅定。

(散心中的智慧也是这样,如果没有禅定静室,虽有智慧,其用不全,得禅定则实智慧生,所以,菩萨虽离众生,远在静处,求得禅定。因禅定清净,智慧也净;譬如油炷净,灯明也净。所以,想得净智慧的人,行此禅定。)

复次,若求世间近事,不能专心,则事业不成,何况甚深佛道而不用禅定?禅定名摄诸乱心;乱心轻飘,甚于鸿毛;驰散不停,驶过疾风;不可制止,剧于猕猴;暂现转灭,甚于掣电。心相如是不可禁止,若欲制之,非禅不定。如偈说:

(又,如果求世间近事,不能专心,则事业不成,何况很深的佛道而不用禅定?禅定叫收摄乱心;乱心轻飘,甚于鸿毛;驰散不停,快过疾风;不可制止,剧于猕猴;暂现转灭,甚于掣电。心相这样不可禁止,如果想制它,非禅不定。如偈说:)

禅为守智藏,功德之福田;

禅为清净水,能洗诸欲尘;   

禅为金刚铠,能遮烦恼箭;

虽未得无余,涅槃分已得。   

得金刚三昧,摧碎结使山;

得六神通力,能度无量人。   

嚣尘蔽天日,大雨能淹之;

觉观风散心,禅定能灭之。

复次,禅定难得,行者一心专求不废,乃当得之。诸天及神仙尚不能得,何况凡夫懈怠者?如佛在尼拘卢树下坐禅,魔王三女说偈问言:

(又,禅定难得,行者一心专求不废,才能得到。众天及神仙尚不能得,何况凡夫懈怠的人?如佛在尼拘卢树下坐禅,魔王的三个女儿说偈问:)

  
独坐林树闲,六根常寂默,

有若失重宝,无援愁苦痛。   

容貌世无比,而常闭目坐,

我等心有疑,何求而在此? 

尔时,世尊以偈答曰:

尔时,世尊以偈答:)

我得涅槃味,不乐处染爱;

内外贼已除,汝父亦灭退。   

我得甘露味,安乐坐林闲;

恩爱之众生,为之起悲心。

是时三女心生惭愧而自说言:此人离欲,不可动也。即灭去不现。

(这时三女心生惭愧而自说:此人离欲,不可动啊。即灭去不现。)

问曰:行何方便,得禅波罗蜜?

(问:行何方便,得禅波罗蜜?)

答曰:却五事(五尘),除五法(五盖),行五行(初禅五支)。云何却五事?当呵责五欲。哀哉众生!常为五欲所恼,而犹求之不已!此五欲者,得之转剧,如火炙疥。五欲无益,如狗咬骨。五欲增争,如鸟竞肉。

(答:杜绝五事(五尘),除五法(五盖),行五行(初禅五支)。什么是却五事?当呵责五欲。哀哉众生!常为五欲所恼,而犹求之不已!此五欲,得到后变得更厉害,如火炙疥疮。五欲无益,如狗咬骨。五欲增加斗争,如鸟争肉。)

五欲烧人,如逆风执炬。五欲害人,如践恶蛇。五欲无实,如梦所得。五欲不久,如假借须臾。世人愚惑,贪著五欲,至死不舍,为之后世受无量苦。

(五欲烧人,如逆风举火炬。五欲害人,如踩恶蛇。五欲无实,如梦所得。五欲不久,如假借一会儿。世人愚惑,贪著五欲,至死不舍,为它们后世受无量苦。)

譬如愚人贪著好果,上树食之,不肯时下;人伐其树,树倾乃堕,身首毁坏,痛恼而死。又此五欲,得时须臾乐,失时为大苦。好蜜涂刀,舐者贪甜,不知伤舌。五欲法者与畜生共,有智者识之,能自远离。

(譬如愚人贪著好果,上树吃果,不肯一会儿下树;人伐那颗树,树倒就堕地,身首毁坏,痛恼而死。又此五欲,得时一会儿快乐,失去时是大苦。如好蜜涂刀,舐的人贪甜,不知道会伤舌。五欲法与畜生共有,有智慧的人明白它,自能远离。)

如说有一优婆塞,与众估客远出治生。是时寒雪,夜行失伴,在一石窟中住。时山神变为一女来欲试之,说此偈言:

(如说有一优婆塞,与众估客远出治生。这时天寒下雪,夜行和同伴走散,在一石窟中住。这时山神变成一个女人来,想试他,说此偈:)

白雪覆山地,鸟兽皆隐藏;

我独无所恃,唯愿见愍伤!

优婆塞两手掩耳而答偈言:

(优婆塞两手掩耳而答偈:)

无羞弊恶人,说此不净言,

水漂火烧去,不欲闻此声!   

有妇心不欲,何况造邪淫!

诸欲乐甚浅,大苦患甚深。   

诸欲得无厌,失之为大苦;

未得愿欲得,得之为所恼。   

诸欲乐甚少,忧苦毒甚多,

为之失身命,如蛾赴灯火!

山神闻此偈已,即擎此人送至伴中,是为智者呵欲不可著。五欲者,名为妙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;欲求禅定,皆应弃之。

(山神闻此偈后,即举此人送到伴中,这是有智慧的人呵欲不可著。五欲是指,妙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;想求禅定,应该都抛弃他们。)

云何弃色?观色之患,若人著色,诸结使火尽皆炽然,烧害人身。如火烧金银,煮沸热蜜,虽有色味,烧身烂口,急应舍之。若人染著妙色、美味,亦复如是。

(怎么弃色?观色的过患,如果人著色,众结使火全都炽然,烧害人身。如火烧金银,煮沸热蜜,虽有色味,烧身烂口,急应舍去它。如果人染著妙色、美味,也是这样。)

复次,好恶在人,色无定也。何以知之?如遥见所爱之人,即生喜爱心;若遥见怨家恶人,即生怨害心;若见中人,则无怒无喜。若欲弃此喜怒,当除邪念及色,一时俱舍。

(又,好恶在人,色无定啊。怎样知道的?如遥见所爱的人,即生喜爱心;如果遥见怨家恶人,即生怨害心;如果见一般的人,则无怒无喜。如果想弃此喜怒,当除邪念及色,一时都舍。)

譬如洋金烧身,若欲除之,不得但欲弃火而留金,要当金火俱弃。如频婆娑罗王,以色故身入敌国,独在淫女阿梵婆罗房中。忧填王以色染故,截五百仙人手足。如是等种种因缘,是名呵色欲。

(譬如洋金烧身,如果想除它,不能只想弃火而留金,要当金火一起弃掉。如频婆娑罗王,因为色身入敌国,独在淫女阿梵婆罗房中。忧填王因色染,截五百仙人手足。象这样种种因缘,这叫呵色欲。)

云何呵声?声相不停,暂闻即灭。愚痴之人,不解声相无常变失故,于音声中妄生好乐,于已过之声念而生著。如五百仙人在山中住,甄陀罗女于雪山池中浴,闻其歌声,即失禅定,心醉狂逸,不能自持。

(怎么呵责声?声相不停,暂闻即灭。愚痴的人,不解声相无常变失,于音声中妄生好乐,对于已过去的声音思念而生著。如五百仙人在山中住,甄陀罗女在雪山池中洗浴,听到她的歌声,即失禅定,心醉狂逸,不能自持。)

譬如大风吹诸林树,闻此细妙歌声,柔软清净,生邪念想,是故不觉心狂;今世失诸功德,后世当堕恶道!有智之人,观声念念生灭,前后不俱,无相及者;作如是知,则不生染著。若斯智者,诸天音乐尚不能乱,何况人声?如是等种种因缘,是名呵声欲。

(譬如大风吹众林树,听到此细妙的歌声,柔软清净,生邪念想,所以不觉心狂;今世丧失众功德,后世当堕恶道!有智的人,观声念念生灭,前后不俱,无相及的;作这样知,则不生染著。像这样智慧的人,众天音乐尚不能乱,何况人声?这样等种种因缘,这叫呵声欲。)

云何呵香?人谓著香少罪,染爱于香,开结使门;虽复百岁持戒,能一时坏之。如阿罗汉常入龙宫食已,以钵授沙弥令洗;钵中有残饭数粒,沙弥嗅之大香,食之甚美。便作方便,入师绳床下,两手捉绳床脚。其师去时,与绳床俱入龙宫。

(怎么呵香?人们认为著香少罪,染爱于香,开结使门;虽然百岁持戒,能一时坏戒。如阿罗汉常入龙宫,吃饭后,将钵给沙弥让他洗;钵中有剩下的饭数粒,沙弥闻闻很香,把它吃了味道很好。便想办法,入师父绳床下面,两手抓住绳床脚。他的师父去时,与绳床一起进入龙宫。)

龙言:此未得道,何以将来?师言不觉。

(龙说:此人没有得道,为什么带进来?师父说没有觉察。)

沙弥得饭食,又见龙女身体端正,香妙无比,心大染著,即作要愿:我当作福,夺此龙处,居其宫殿!

(沙弥得了饭食,又见龙女身体端正,香妙无比,心大染著,即作誓愿:我当作福,夺此龙住的地方,住他的宫殿!”)

龙言:后莫将此沙弥来!

(龙说:以后不要带此沙弥来!”)

沙弥还已,一心布施、持戒,专求所愿,愿早作龙。是时绕寺,足下水出,自知必得作龙。径至师本入处大池边,以袈裟覆头而入,即死变为大龙;福德大故,即杀彼龙,举池尽赤。未尔之前,诸师及僧呵之。

(沙弥回来后,一心布施、持戒,专求所愿,愿早作龙。这时绕寺,脚下水出,自知必得作龙。径直到师傅本来入龙宫的大池边,用袈裟覆头而跳入水里,即死变为大龙;因为福德大,即杀彼龙,全池尽红。没有这样之前,众师及僧呵责他。)

沙弥言:我心已定,心相已出。时师将诸众僧,就池观之。如是因缘,由著香故。

(沙弥说:我心已定,心相已出。那时师傅率领众僧,近池看他。这样的因缘,因为著香。)

复次,有一比丘在林中莲华池边经行,闻莲华香,鼻受心著。池神语言:汝何以舍彼林中禅净坐处而偷我香?以著香故,诸结使卧者,今皆觉起。

(又,有一比丘在林中莲华池边经行,闻莲华香,鼻受心著。池神对他说:你为什么舍离那林中禅净坐的地方而来偷我的香?因著香,诸结使卧的,今天觉起。”)

时,更有一人,来入池中,多取其华,掘挽根茎,狼籍而去;池神默无所言。

(这时,又有一个人,来入池中,多取莲华,掘挽根茎,狼籍而去;池神默无所说。)

比丘言:此人破汝池,取汝华,汝都无言。我但池岸边行,便见呵骂,云我偷香!

(比丘说:此人破你的池,取你的花,你都不吭。我只是池岸边走走,便见呵骂,说我偷香!”)

池神言:世间恶人常在罪垢粪中,不净没头,我不共语也。汝是禅行好人而著此香,破汝好事,是故呵汝!譬如白毡鲜净而有黑物点污,众人皆见;彼恶人者,譬如黑衣点墨,人所不见,谁问之者?如是等种种因缘,是名呵香欲。
  (
池神说:世间恶人常在罪垢粪中,不净没头,我所以呵责你!譬如白毡鲜净而有黑物点污,众人都见;彼恶人,譬如黑衣点墨,人所不见,谁问他啊?这样等种种因缘,这叫呵香欲。)

云何呵味?当自觉悟:我但以贪著美味故,当受众苦,洋铜灌口,啖烧铁丸。若不观食,嗜心坚著,堕不净虫中。如一沙弥心常爱酪,诸檀越饷僧酪时,沙弥每得残分,心中爱著,乐喜不离;命终之后,生此残酪瓶中。

(怎么呵味?当自觉悟:我只因为贪著美味,当受众苦,洋铜灌口,啖烧铁丸。如果不观察食物,嗜好的心坚著,堕不净虫中。如一沙弥心常爱酪,众施主供养僧众酪时,沙弥每一次得到剩下的一点,心中爱著,喜乐不离;命终之后,生此残酪瓶中。)

沙弥师得阿罗汉道,僧分酪时,语言:徐!徐!莫伤此爱酪沙弥!

(沙弥的师父得阿罗汉道,僧分酪时,说道:慢点!慢点!不要伤了此爱酪沙弥!”)

诸人言:此是虫,何以言爱酪沙弥?

(众人说:此是虫,为什么说爱酪沙弥?”)

答言:此虫本是我沙弥,但坐贪爱残酪故,生此瓶中。师得酪分,虫在中来。

(答:此虫本是我沙弥,但因贪爱残酪,生此瓶中。师父得的那分酪,虫从中出来。)

师言:爱酪人汝何以来?即以酪与之。

(师父说:爱酪人你为什么来?即给他酪。)

复次,如一国土,王名月分。王有太子,爱著美味,王守园者日送好果。园中有一大树,树上有鸟养子,鸟母常飞至香山中,取好香果以养其子;众子争之,一果堕地。守园人晨朝见之,奇其非常,即送与王。

(又,如有一个国家,国王叫月分。国王有太子,爱著美味,为国王守园的人天天送好果给太子。园中有一颗大树,树上有鸟养子,母鸟常飞到香山中,取好香果用来养他的孩子;众子争果,一个果堕地。守园人早晨看见它,稀罕它不平常,即送与国王。)

王珍此果香色殊异,太子见之便索,王爱其子,即以与之。太子食果,得其气味,染心深著,日日欲得;王即召园人,问其所由。守园人言:此果无种,从地得之,不知所由来也。太子啼泣不食,王催责园人,仰汝得之。

(国王看重此果香色殊异,太子看见它便要,国王爱他的孩子,即把果给他。太子吃果,尝到了果子的气味,染心深著,天天想要;国王即召见守园人,问他果子的来路。守园人说:此果无种,从地上得到的,不知道从哪来的啊。太子啼泣不吃饭,国王催促责备守园人,往上看你就能得到它。)

园人至得果处,见有鸟巢,知鸟衔来,翳身树上,伺欲取之;鸟母来时,即夺得果送,日日如是。鸟母怒之,于香山中取毒果,其香、味、色全似前者。园人夺得输王,王与太子食之,未久身肉烂坏而死。如是等种种因缘,是名呵著味欲。

(守园人到得果处,见有鸟巢,知道是鸟衔来的,藏身树上,伺机取果;母鸟来的时侯,即夺得果送给国王,天天这样。母鸟非常生气,从香山中取毒果,毒果的香、味、色全象前面的好果。守园人夺得送给国王,国王给太子吃了,吃后不久身肉烂坏而死。象这样种种因缘,这叫呵责著味欲。)

云何呵触?此触是生诸结使之大因,系缚心之根本。何以故?余四情各当其分,此则遍满身识;生处广故,多生染著,此著难离。何以知之?如人著色,观身不净三十六种则生厌心。若于触中生著,虽知不净,贪其细软,观无所益,是故难离。

(怎样呵责触?此触是生众结使的大因,系缚心的根本。为什么?其余四根各自管一部分,此触遍满身识;因为生的地方广,多生染著,此著难离。怎么知道它?如人著色,观身三十六种不净就生厌心。如果在触中生著,虽知道不净,贪他的细软,观无所益,所以难离。)

复次,以其难舍,故为之常作重罪,若堕地狱。地狱有二部:一名寒冰,二名炎火。此二狱中,皆以身触受罪,苦毒万端。此触名为大黑暗处,危难之险道也。

(又,因他难舍,所以为满足触欲常作重罪,如果堕地狱。地狱有两个部分:一叫寒冰,二叫炎火。这两座狱中,都因身触受罪,苦毒万端。此触称为大黑暗的地方,危难的险道啊。)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