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5)卷第十七 释初品中 禅波罗蜜  

2014-02-07 06:33:27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75)
              卷第十七 释初品中 禅波罗蜜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75)卷第十七 释初品中 禅波罗蜜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 复次,如罗睺罗母本生经中说:释迦文菩萨有二夫人:一名瞿毗耶,二名耶输陀罗。耶输陀罗,罗睺罗母也。瞿毗耶是宝女,故不孕子。耶输陀罗以菩萨出家夜,自觉妊身。菩萨出家多年苦行,耶输陀罗六年怀妊不产。
(又,如罗睺罗的母亲本生经中说:释迦文菩萨有两位夫人:一位叫瞿毗耶,一位叫耶输陀罗。耶输陀罗,是罗睺罗的母亲啊。瞿毗耶是宝女,所以不孕子。耶输陀罗在菩萨出家那一夜,自觉怀孕。菩萨出家多年苦行,耶输陀罗六年怀孕不产。)

诸释诘之:菩萨出家,何由有此?
(众释责问她:菩萨已出家,为什么会怀孕?”)

耶输陀罗言:我无他罪,我所怀子,实是太子体胤。
(耶输陀罗说:我没有其他的罪,我所怀的孩子,实是太子亲生的后代。”)

诸释言:何以久而不产?
(众释说:为什么久而不产?”)

答言:非我所知!诸释集议闻王,欲如法治罪。
(答:我也不知道!众释集聚议论禀报国王,想如法治她的罪。)
瞿毗耶白王:愿宽恕之!我常与耶输陀罗共住,我为其证,知其无罪。待其子生,知似父不,治之无晚!王即宽置。佛六年苦行既满,初成佛时,其夜生罗睺罗。
(瞿毗耶告诉国王:愿宽恕她!我常和耶输陀罗一起住,我给他作证,知道她没有罪。等到他的儿子生下,知道象他的父不像,治他的罪不晚!国王即暂时不处置。佛六年苦行既满,初成佛时,那一夜生罗睺罗。)

   王见其似父,爱乐忘忧,语群臣言:我儿虽去,今得其子,与儿在无异!耶输陀罗虽免罪黜,恶声满国。耶输陀罗欲除恶名,佛成道已,还迦毗罗婆度诸释子。时净饭王及耶输陀罗,常请佛入宫食。是时耶输陀罗,持一钵百味欢喜丸,与罗睺罗,令持上佛。

   (国王见像他的父亲,爱乐忘忧,对群臣说:我儿虽去,今天得到他的儿子,与我的儿在无异!耶输陀罗虽然免罪黜,恶声满国。耶输陀罗想除恶名,佛成道后,回到迦毗罗婆度众释子。那时净饭王及耶输陀罗,常请佛入宫供养。这时耶输陀罗,拿一钵百味欢喜丸,给罗睺罗,命令他给佛。)

  是时佛神力以变五百阿罗汉,令如佛身,无有别异。罗睺罗以七岁身,持欢喜丸径至佛前,奉进世尊。是时佛摄神力,诸比丘身复如故,皆空钵而坐,唯佛钵中盛满欢喜丸。耶输陀罗即白王言:以此证验,我无罪也!

   (这时佛神力而变化五百阿罗汉,与佛一样,没有别异。罗睺罗以七岁之身,端着欢喜丸径直来到佛的跟前,奉进世尊。这时佛摄神力,众比丘身恢复到原来的样子,都空钵而坐,只有佛钵中盛满欢喜丸。耶输陀罗即对国王说:以此证验,我无罪啊!”)

   耶输陀罗即问佛言:我有何因缘,怀妊六年?

  ( 耶输陀罗即问佛说:我有何因缘,怀孕六年?”)

   佛言:汝子罗睺罗,过去久远世时,曾作国王。

  ( 佛说:你的儿子罗睺罗,过去久远世的时后,曾作国王。)

   时有一五通仙人来入王国,语王言:王法治贼,请治我罪!

   )那时有一位五通仙人来入王国,对国王说:国王法治盗贼,请治我的罪!’)

   王言:汝有何罪?

    (国王说:你有什么罪?’)

   答言:我入王国,犯不与取,辄饮王水,用王杨枝!

   (答:我来到国王的国家,就喝国王的水,用国王的杨枝!犯偷盗罪’)

  王言:我以相与,何罪之有?我初登王位,皆以水及杨枝施于一切!

  (国王说:我用这些东西相送,何罪之有?我初登王位时,就把水及杨枝施于一切人!’)

  仙人言:王虽已施,我心疑悔,罪不除也!愿今见治,无令后罪。

  (仙人说:国王虽然已施,我心里疑悔,罪不除啊!愿现在见道治罪,不要使我以后受罪。’)

  王言:若必欲尔,小停,待我入还!王入宫中,六日不出。此仙人在王园中,六日饥渴。

   (国王说:如果一定要我治你的罪,稍等一会儿,等我进去以后回来!国王入宫后,六天没有出来。此仙人在国王的园中,六天饥渴。)

   仙人思惟:此王正以此治我。

   (仙人想:此国王就用这方法治我。’)

  王过六日而出,辞谢仙人:我便相忘,莫见咎也!

  (国王过六天出来,辞谢仙人:我把这事忘了,不要怪我啊!’)

  以是因缘故,受五百世三恶道罪,五百世常六年在母胎中。以是证故,耶输陀罗无有罪也。

  ( 因此因缘,受五百世三恶道罪,五百世常六年在母胎中。以这作证,耶输陀罗没有罪啊。”)

  是时,世尊食已出去,耶输陀罗心生悔恨:如此好人,世所希有,我得遭遇,而今永失!世尊坐时,谛视不眴;世尊出时,寻后观之,远没乃止。心大懊恨,每一思至,躄地气绝;傍人以水洒之,乃得苏息。

  (这时,世尊吃罢出去,耶输陀罗心生悔恨:像这样的好人,世间希有,我得遭遇,而今天永远失去他!世尊坐时,看世尊不转睛;世尊出时,从后看世尊,看不到了才罢。心里非常懊恨,每一次想到这里,倒地气绝;傍人用水洒她,才得苏息。)

   常独思惟:天下谁能善为咒术,能转其心令复本意,欢乐如初?即以七宝名珠,著金盘上,以持募人。有一梵志应之,言:我能咒之,令其意转。当作百味欢喜丸,以药草和之,以咒语禁之,其心便转,必来无疑!

  (常常独自想:天下谁能善作咒术,能转他的心使他恢复本意,欢乐如初?即用七宝名珠,放金盘上,用这做报酬募人。有一位梵志应了她的招募,说:我能咒他,使他转意。当作百味欢喜丸,用药草和丸,用咒语禁丸,他的心便转了,必来无疑!”)

  耶输陀罗受其教法,遣人请佛:愿与圣众,俱屈威神!佛入王宫,时耶输陀罗即进百味欢喜丸,著佛钵中。佛既食之,耶输陀罗冀想如愿,欢娱如初。佛食无异,心自澄静。

  (耶输陀罗接受他的教法,派人请佛:愿佛与圣众,一起屈威神来应供!佛进入王宫,那时耶输陀罗即进百味欢喜丸,放在佛钵中。佛就吃了它,耶输陀罗希望想如愿,欢娱如初。佛吃后没有异样,心自澄静。)

  耶输陀罗言:今不动者,药力未行故耳!药势发时,必如我愿!佛饭食讫,而咒愿已,从座起去。耶输陀罗冀药力晡时日入当发,必还宫中。佛食如常,身心无异。诸比丘明日食时,著衣持钵,入城乞食,具闻此事,增益恭敬。

  (耶输陀罗说:现在不动,是因为药力没有行的原因!药势发时,必如我愿!佛吃罢饭,咒愿后,从座站起离去。耶输陀罗希望药力晡时日入时当发作,必还宫中。佛饮食如常,身心无异。众比丘明日食时,穿衣持钵,入城乞食,都听到了此事,增益对佛的恭敬心。)

  佛力无量,神心难测,不可思议!耶输陀罗药欢喜丸,其力甚大,而世尊食之,身心无异。诸比丘食已出城,以是事具白世尊。佛告诸比丘:汝欲闻不?谛听之!此耶输陀罗,非但今世以欢喜丸惑我,乃往过去世时,亦以欢喜丸惑我!

  (佛力无量,神心难测,不可思议!耶输陀罗的药欢喜丸,药力很大,而世尊吃后,身心无异。众比丘吃罢出城,把此事全部告诉了世尊。佛告诉众比丘:你们愿意听吗?仔细听!此耶输陀罗,不但今世用欢喜丸迷惑我,乃往过去世时,也用欢喜丸迷惑我!”)

尔时,世尊为诸比丘说本生因缘:过去久远世时,波罗柰国山中有仙人。以仲春之月,于澡盘中小便,见鹿麚麀合会,淫心即动,精流盘中。麀鹿饮之,即时有身。满月生子,形类如人,唯头有一角,其足似鹿。

(那时,世尊给众比丘说本生因缘:过去久远世的时侯,波罗柰国山中有仙人。因仲春之月,在澡盘中小便,见公鹿母鹿合会,淫心即动,精流盘中。母鹿饮了盘里的尿,立即怀孕。满月生子,形相如人,唯头上有一只角,他的脚象鹿脚。)

鹿当产时,至仙人庵边而产。见子是人,以付仙人而去。仙人出时,见此鹿子,自念本缘,知是己儿,取已养育。及其年大,勤教学问,通十八种大经。又学坐禅,行四无量心,得五神通。

(鹿该生产的时侯,来到仙人的庵边而产。见儿子是人,把它付给仙人而后离去。仙人出来时,看见这个鹿子,自念本缘,知道是自己的儿子,抱回养育。等到他长大,勤教学问,通十八种大经。又学坐禅,修行四无量心,得五神通。)

一时上山,值大雨泥滑,其足不便躄地,破其军持,又伤其足;便大瞋恚,以军持盛水,咒令不雨。仙人福德,诸龙鬼神皆为不雨。不雨故,五榖、五果尽皆不生,人民穷乏,无复生路。波罗柰王忧愁懊恼,命诸大臣集议雨事。

(有一回上山,碰上下大雨路滑,他的脚不灵便摔倒了,摔破了他的净瓶,又摔伤了他的脚;便非常瞋恚,用净瓶盛水,咒愿不要下雨。仙人有福德,众龙鬼神为了仙人都不下雨。因为不下雨,五谷、五果都不生长,人民穷困,没有生路。波罗柰王忧愁懊恼,命令众大臣集议雨事。)

明者议言:我传闻仙人山中,有一角仙人,以足不便故,上山躄地伤足,瞋咒此雨令十二年不堕。

(知道的人议论说:我听到传闻仙人山中,有一位角仙人,因为脚不灵便,上山摔伤脚,生气咒愿十二年不下雨。”)

王思惟言:若十二年不雨,我国了矣,无复人民!王即开募,其有能令仙人失五通,属我为民者,当与分国半治。

(国王想想说:如果十二年不下雨,我国灭了,不再有人民!国王即公开招募,有能力使仙人失去五通,给我当臣民的人,将分给他半个国家让他治理。)

是波罗柰国有淫女,名曰扇陀,端正无双,来应王募。问诸人言:此是人非人?

(此波罗柰国有一位淫女,名叫扇陀,端正无双,来应国王的招募。问众人说:他是人是非人?”)

众人言:是人耳!仙人所生。

(众人说:是人啊!仙人所生。”)

淫女言:若是人者,我能坏之。作是语已,取金盘盛好宝物,语王言:我当骑此仙人项来!淫女即时求五百乘车,载五百美女。五百鹿车,载种种欢喜丸,皆以众药草和之,以彩画令似杂果;及持种种大力美酒,色味如水。

(淫女说:如果人,我能破坏他。说罢,拿金盘盛好宝物,对国王说:我将骑此仙人的脖子回来!淫女即时要五百乘车,载五百名美女。五百辆鹿车,装种种欢喜丸,都用众药草掺在里面,用彩画的看起来象杂果;及拿种种大力美酒,色味如水。)

服树皮,衣草衣,行林树间,以像仙人;于仙人庵边,作草庵而住。一角仙人游行见之,诸女皆出迎逆,好华妙香供养仙人,仙人大喜。诸女以美言敬辞问讯仙人,将入房中,坐好床褥,与好清酒以为净水,与欢喜丸以为果蓏。

(吃树皮,穿草衣,行林树间,装的像仙人;在仙人庵边,作草庵而住。一角仙人出来游行看见他们,众女都出来迎接,好华妙香供养仙人,仙人非常高兴。众女用美言敬辞问讯仙人,拥入房中,坐好床褥,给他好清酒当净水,给他欢喜丸当果蓏。)

食饮饱已,语诸女言:我从生已来,初未得如此好果、好水!

(食饮饱后,对众女说:我从生已来,从没有得如此好果、好水!”)

诸女言:我一心行善故,天与我愿,得此好水、好果。

(众女说:因我一心行善,天神满我的愿,得此好水、好果。”)

仙人问诸女:汝何以故肤色肥盛?

(仙人问众女:你们为什么肤色肥盛?”)

答言:我曹食此好果,饮此美水,故肥如此!女白仙人言:汝何以不在此间住?

(答:我们吃这些好果,饮这些美水所以如此肥!众女问仙人说:你为什么不在这里住?”)

答曰:亦可住耳!女言:可共澡洗!即亦可之。

(答:也可以住啊!女人说:可以一起洗澡!也答应了。)

女手柔软,触之心动;便复与诸女更互相洗,欲心转生,遂成淫事;即失神通,天为大雨。七日七夜令得欢乐饮食,七日以后酒食皆尽,继以山水木果,其味不美。

(女手柔软,碰到心动;便又与众女再互相洗,欲心转生,遂成淫事;即失神通,天下大雨。七日七夜使仙人得欢乐饮食,七天以后酒食都吃喝完了,后来用山水木果,味道不好。)

更索前者,答言:已尽!今当共行,去此不远,有可得处。仙人言:随意!即便共出。去城不远,女便在道中卧,言:我极,不能复行!仙人言:汝不能行者,骑我项上,当担汝去!

(再要前面的果水,答:已经没有了!今天应当一起走,离这不远,有一个地方可以得到。仙人说:随意!即便一起出去。离城不远,淫女便在道中躺下,说:我疲劳极了,不能再走!仙人说:你不能走的话,骑我脖子上,当驮你去!”)

女先遣信白王:王可观我智能。王敕严驾,出而观之,问言:何由得尔?女白王言:我以方便力故,今已如此,无所复能。令住城中,好供养恭敬之,给足五欲,拜为大臣。

(淫女先派信使告诉国王:国王可以看看我的智能。王敕严驾,出来看她,问:怎么做到这样?淫女告诉国王说:我用方便力,今已如此,没有什么能力了。让他住城中,好供养恭敬他,给足五欲,拜为大臣。

住城少日,身转羸瘦;念禅定心乐,厌此世欲。王问仙人:汝何不乐?身转羸瘦?仙人答王:我虽得五欲,常自忆念林间闲静,诸仙游处,不能去心。

(仙人住在城里没有多长时间,身体变得虚弱羸瘦;思念禅定心乐,厌恶这些世欲。国王问仙人:你有什么不快乐?身体变瘦?仙人回答国王:我虽然得到五欲,常常自己忆念林间的闲静,众仙游的地方,不能离心。”)

王自思惟:若我强违其志,违志为苦,苦极则死。本以求除旱患,今已得之,当复何缘强夺其志?即发遣之。既还山中,精进不久,还得五通。

(国王自己思惟:如果我违他的志愿免强留下他,违志为苦,苦极则死。本来是为了除旱患,现在已除,还有什么因缘强夺他的志向?即让他离开。回山中,精进不久,还得五通。)

佛告诸比丘:一角仙人,我身是也;淫女者,耶输陀罗是。尔时以欢喜丸惑我,我未断结,为之所惑;今复欲以药欢喜丸惑我,不可得也!以是事故,知细软触法,能动仙人,何况愚夫!如是种种因缘,是名呵细滑欲。如是呵五欲,除五盖。  

(佛告诉众比丘:一角仙人,就是我啊;淫女,就是耶输陀罗。那时用欢喜丸迷惑我,我没有断结,被他迷惑;今天又想用药欢喜丸迷惑我,不可得啊!因为此事,知细软触法,能动仙人,何况愚夫!这样种种因缘,这叫呵责细滑欲。象这样呵责五欲,除五盖。)

复次,贪欲盖者,去道甚远。所以者何?欲为种种恼乱住处,若心著贪欲,无由近道。如除欲盖偈所说:  

(又,有贪欲盖的人,离道很远。为什么?欲是种种恼乱住的地方,如果心著贪欲,没有缘由近道。如除欲盖偈所说:)

入道惭愧人,持钵福众生;

云何纵尘欲?沉没于五情!   

著铠持刀仗,见敌而退走;

如是怯弱人,举世所轻笑。   

比丘为乞士,除发著袈裟;

五情马所制,取笑亦如是。   

又如豪贵人,盛服以严身;

而行乞衣食,取笑于众人。   

比丘除饰好,毁形以摄心;

而更求欲乐,取笑亦如是!   

已舍五欲乐,弃之而不顾;

如何还欲得?如愚自食吐!   

如是贪欲人,不知观本愿,

亦不识好丑,狂醉于渴爱。   

惭愧尊重法,一切皆以弃,

贤智所不亲,愚騃所爱近。   

诸欲求时苦,得之多怖畏,

失时怀热恼,一切无乐时。   

诸欲患如是,以何当舍之?

得诸禅定乐,则不为所欺。   

欲乐著无厌,以何能灭除?

若得不净观,此心自然无。   

著欲不自觉,以何悟其心?

当观老病死,尔乃出四渊。   

诸欲难放舍,何以能远之?

若能乐善法,此欲自然息。   

诸欲难可解,何以能释之?

观身得实相,则不为所缚。   

如是诸观法,能灭诸欲火;

譬如大澍雨,野火无不灭!

如是等种种因缘,灭除欲盖。 

(这样种种因缘,灭除欲盖。)

瞋恚盖者,失诸善法之本,堕诸恶道之因,法乐之怨家,善心之大贼,种种恶口之府藏。如佛教瞋弟子偈言:

(瞋恚盖,是丧失众善法的根本,堕众恶道的因,法乐的怨家,善心的大贼,种种恶口的府藏。如佛教瞋弟子偈说:)

汝当知思惟,受身及处胎,

秽恶之幽苦,既生之艰难!   

既思得此意,而复不灭瞋,

则当知此辈,则是无心人!   

若无罪果报,亦无诸诃责,

犹当应慈忍,何况苦果剧!   

当观老病死,一切无免者;

当起慈悲心,云何恶加物?   

众生相怨贼,斫刺受苦毒;

云何修善人,而复加恼害?   

常当行慈悲,定心修诸善;

不当怀恶意,侵害于一切!   

若勤修道法,恼害则不行,

善恶势不并,如水火相背。   

瞋恚来覆心,不知别好丑,

亦不识利害,不知畏恶道,   

不计他苦恼,不觉身心疲,

先自受苦因,然后及他人。   

若欲灭瞋恚,当思惟慈心,

独处自清闲,息事灭因缘。   

当畏老病死,九种瞋恼除,

如是思惟慈,则得灭瞋毒!

如是等种种因缘,除瞋恚盖。 

(如是等种种因缘,除瞋恚盖。) 

睡眠盖者,能破今世三事:欲乐、利乐、福德。能破今世、后世究竟乐,与死无异,唯有气息。如一菩萨以偈呵睡眠弟子言: 

(睡眠盖,能破今世三事:欲乐、利乐、福德。能破今世、后世究竟乐,与死无异,唯有气息。如一位菩萨用偈呵睡眠弟子说:)

汝起勿抱臭身卧,种种不净假名人!

如得重病箭入体,诸苦痛集安可眠?   

一切世间死火烧,汝当求出安可眠!

如人被缚将去杀,灾害垂至安可眠?   

结贼不灭害未除,如共毒蛇同室宿,

亦如临阵白刃间,尔时安可而睡眠?   

眠为大暗无所见,日日欺诳夺人明,

以眠覆心无所识,如是大失安可眠? 

如是等种种因缘,诃睡眠盖。 

(象这样种种因缘,诃责睡眠盖。)        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