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27)卷第三十一 释初品中 十八空  

2014-03-17 06:54:06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27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二册卷21-卷40 
           卷第三十一 释初品中 十八空 
  

    问道人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27)卷第三十一 释初品中 十八空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 大智度论卷第三十一

释初品中十八空

【经】复次,舍利弗,菩萨摩诃萨欲住内空、外空、内外空、空空、大空、第一义空、有为空、无为空、毕竟空、无始空、散空、性空、自相空、诸法空、不可得空、无法空、有法空、无法有法空,当学般若波罗蜜!   

 【论】内空者,内法、内法空。内法者,所谓内六入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眼空,无我、无我所,无眼法;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如是。外空者,外法、外法空。

(【论】内空是,内法、内法空。内法是所谓内六入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眼空,没有我、没有我所,没有眼法;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也是这样。外空是,外法、外法空。)

外法者,所谓外六入: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。色空者,无我、无我所,无色法;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亦如是。内外空者,内外法、内外法空。内外法者,所谓内外十二入。十二入中,无我、无我所,无内外法。  

(外法是所谓外六入: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。色空是没有我、没有我所,没有色法;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也是这样。内外空是内外法、内外法空。内外法是所谓内外十二入。十二入中,没有我、没有我所,没有内外法。)

问曰:诸法无量,空随法故,则亦无量,何以但说十八?若略说,应一空,所谓一切法空。若广说,随一一法空,所谓眼空、色空等甚多,何以但说十八空?

(问:一切法无量,因空随法,也应无量,为什么但说十八?如果略说,应一空,所谓一切法空。如果广说,随一一法空,所谓眼空、色空等很多,为什么但说十八空?)

答曰:若略说则事不周,若广说则事繁。譬如服药,少则病不除,多则增其患;应病投药,令不增减,则能愈病。空亦如是,若佛但说一空,则不能破种种邪见及诸烦恼;若随种种邪见广说空,空则过多,人爱著空相,堕在断灭;说十八空,正得其中。

(答:如果略说则事不周祥,如果广说则事繁琐。譬如服药,少则病不除,多则增加他的病;应病投药,使不多不少,就能愈病。空也是这样,如果佛但说一种空,则不能破种种邪见及众烦恼;如果随种种邪见广说空,空就过多,人爱著空相,堕在断灭;说十八空,正好。)

复次,若说十,若说十五,俱亦有疑,此非问也!

(又,如果说十,如果说十五,也都有一样的疑问,这不是问题啊!)

复次,善恶之法,皆有定数:若四念处、四正勤、三十七品,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,五众、十二入、十八界,十二因缘,三毒、三结、四流、五盖等,诸法如是各有定数。以十八种法中破著,故说有十八空。

(又,善恶之法,都有定数:象四念处、四正勤、三十七品,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,五众、十二入、十八界,十二因缘,三毒、三结、四流、五盖等,众法象这样各有定数。在十八种法中破著,所以说有十八空。)

问曰:般若波罗蜜空、十八空,为异?为一?若异者,离十八空,何以为般若空?又如佛说:何等是般若波罗蜜?所谓色空,受、想、行、识空,乃至一切种智空。若不异者,云何言欲住十八空,当学般若波罗蜜?

(问:般若波罗蜜空、十八空,是不同?是相同?如果不同的话,离十八空,以什么为般若空?又如佛说:那些是般若波罗蜜?所谓色空,受、想、行、识空,乃至一切种智空。如果相同的话,如何说想住十八空,当学般若波罗蜜?)

答曰:有因缘故言异,有因缘故言一。异者,般若波罗蜜,名诸法实相,灭一切观法;十八空则十八种观,令诸法空。菩萨学是诸法实相,能生十八种空,是名异。一者,十八空是空无所有相,般若波罗蜜亦空无所有相;

(答:有因缘所以说不同,有因缘所以说相同。异是,般若波罗蜜,叫一切法实相,灭一切观法;十八空则十八种观,使众法空。菩萨学此一切法实相,能生十八种空,这是不同。一是,十八空是空无所有相,般若波罗蜜也是空无所有相;)

十八空是舍离相,般若波罗蜜一切法中亦舍离相;是十八空不著相,般若波罗蜜亦不著相。以是故,学般若波罗蜜,则是十八空,不异故。

(十八空是舍离相,般若波罗蜜一切法中也是舍离相;此十八空不著相,般若波罗蜜也不著相。所以,学般若波罗蜜,就是十八空,因为没有不同。)

般若波罗蜜有二分:有小,有大。欲得大者,先当学小方便门;欲得大智慧,当学十八空。住是小智慧方便门,能得十八空。何等是方便门?所谓般若波罗蜜经,读诵、正忆念、思惟、如说修行。譬如人欲得种种好宝,当入大海;若人欲得内空等三昧智慧宝,当入般若波罗蜜大海。

(般若波罗蜜有二部分:有小,有大。欲得大的,先当学小方便门;欲得大智慧,当学十八空。住此小智慧方便门,能得十八空。什么是方便门?所谓般若波罗蜜经,读诵、正忆念、思惟、如说修行。譬如人欲得种种好宝,当入大海;如果人欲得内空等三昧智慧宝,当入般若波罗蜜大海。)

问曰:行者云何学般若波罗蜜时,住内空、外空、内外空?

(问:修行的人如何学般若波罗蜜时,住内空、外空、内外空?)

答曰:世间有四颠倒:不净中有净颠倒,苦中有乐颠倒,无常中有常颠倒,无我中有我颠倒。行者为破四颠倒故,修四念处十二种观,所谓初观内身,三十六种不净充满,九孔常流,甚可厌患,净相不可得;净相不可得故,名内空。

(答:世间有四颠倒:不净中有净颠倒,苦中有乐颠倒,无常中有常颠倒,无我中有我颠倒。修行的人为了破四颠倒,修四念处十二种观,所谓初观内身,三十六种不净充满,九孔常流,非常使人厌患,净相不可得;因为净相不可得,叫内空。)

行者既知内身不净,观外所著,亦复如是,俱实不净;愚夫狂惑,为淫欲覆心,故谓之为净。观所著色,亦如我身净相不可得,是为外空。行者若观己身不净,或谓外色为净;若观外不净,或谓己身为净。

(修行的人既知内身不净,观外面所缠爱不舍的东西,也是这样,全是真实不净;愚夫狂惑,被淫欲覆心,所以认为它们是净。观所缠爱不舍的色,也如我身净相不可得,这是外空。修行的人如果观己身不净,或认为外色为净;如果观外不净,或认为己身为净。)

今俱观内外:我身不净,外亦如是,外身不净,我亦如是,一等无异,净相不可得,是名内外空。行者思惟,知内外身俱实不净,而惑者爱著深故,由以受身,身为大苦,而愚以为乐。

(现在一起观内外:我身不净,外物也是这样,外身不净,我也是这样,一等无异,净相不可得,这叫内外空。修行的人思惟,知内外身都真实不净,而迷惑的人因为爱著身,因所以这受身,身是大苦,而愚人认为是乐。)

问曰:三受皆外入所摄,云何言观内受?

(问:三受都属于外入,如何说观内受?)

答曰:六尘初与六情和合生乐,是名外乐;后贪著深入生乐,是名内乐。

(答:六尘初始与六根和合生乐,这叫外乐;后贪著深入生乐,这叫内乐。)

复次,内法缘乐,是名内乐;外法缘乐,是名外乐。

(又,内法的因缘生的乐,这叫内乐;外法因缘生的乐,这叫外乐。)

复次,五识相应乐,是名外乐;意识相应乐,是名内乐。粗乐名为外乐,细乐名为内乐。如是等分别内外乐。苦受、不苦不乐受,亦如是。

(又,五识相应乐,这叫外乐;意识相应乐,是名内乐。粗乐称为外乐,细乐称为内乐。象这样等分别内外乐。苦受、不苦不乐受,也是这样。)

复次,行者思惟:观是内乐实可得不?即分别知实不可得,但为是苦,强名为乐。何以故?是乐从苦因缘生,亦生苦果报,乐无厌足故苦。  

(又,修行的人思惟:此内乐实可得不?即分别知道实在是不可得,但是苦,强称为乐。为什么?此乐从苦因缘生,也生苦果报,因为乐无厌足,因为得不到满足所以生苦。)

复次,如人患疥,搔虽小乐,后转伤身,则为大苦;愚人谓之为乐,智者但见其苦。如是世间乐颠倒病故,著五欲乐,烦恼转多;以是故行者不见乐,但见苦,如病如痈,如疮如刺。  

(又,如人患疥,搔痒虽有小乐,后转伤身,就是大苦;愚人认为它是乐,智慧的人但见他的苦。象这样因为世间患乐颠倒病,缠爱不舍五欲乐,烦恼转多;所以修行的人不见乐,但见苦,如病如痈,如疮如刺。)

复次,乐少苦多,少乐不现,故名为苦;如大河水,投一合盐,则失盐相,不名为咸。  

(又,因乐少苦多,少乐不现,所以叫苦;如大河水,投一合盐,则失盐相,不称为咸。)

复次,乐不定故,或此以为乐,彼以为苦;彼以为乐,此以为苦;著者为乐,失者为苦;愚以为乐,智以为苦;见乐患为苦,不见乐过者为乐;不见乐无常相为乐,见乐无常相为苦;未离欲人以为乐,离欲人以为苦;如是等观乐为苦。

(又,因为乐不定,有的人以此为乐,他人以此为苦;彼以为乐,此以为苦;缠爱不舍的人认为是乐,失去的人认为苦;愚人把它当乐,智慧的人把它当苦;见乐的过失的人认为是苦,不见乐的过失的人认为是乐;不见乐无常相认为是乐,见乐无常相认为是苦;未离欲的人认为是乐,离欲的人认为是苦;象这样等观乐为苦。)

观苦如箭入身;观不苦不乐无常变异相;如是等观三种受,心则舍离,是名观内受空。观外受、内外受亦如是。行者作是念:若乐即是苦,谁受是苦?念已则知心受。然后观心为实为虚?观心无常,生、住、灭相;

(观苦如箭入身;观不苦不乐无常变异相;象这样等观三种受,心就舍离,这叫观内受空。观外受、内外受也是这样。修行的人这样想:如果乐即是苦,谁受此苦?想后就知心受。然后观心是实是虚?观心无常,生、住、灭相;)

苦受心,乐受心,不苦不乐受心,各各异念。觉乐心灭,而苦心生;苦心尔所时住,住已还灭,次生不苦不乐心;知尔所时不苦不乐心住,住已还灭,灭已还生乐心。三受无常,故心亦无常。

(苦受心,乐受心,不苦不乐受心,各各念不同。觉乐心灭,而苦心生;苦心这些时住,住已还灭,次生不苦不乐心;知这些时不苦不乐心住,住已还灭,灭已还生乐心。三受无常,所以心也无常。)

复次,知染心、无染心,瞋心、无瞋心,痴心、不痴心,散心、摄心,缚心、解脱心,如是等心,各各异相故,知心无常,无一定心常住。受苦受乐等心,从和合因缘生;因缘离散,心亦随灭。如是等观内心、外心、内外心无常相。  

(又,知染心、无染心,瞋心、无瞋心,痴心、不痴心,散心、摄心,缚心、解脱心,象这样等心,因各各异相,知心无常,无一定心常住。受苦受乐等心,从和合因缘生;因缘离散,心也随灭。象这样等观内心、外心、内外心无常相(理解:此处的心指六识妄心)。)

问曰:心是内入摄,云何为外心?  

(问:心是属于内入,如何是外心?)

答曰:观内身名为内心,观外身名为外心。  

(答:观内身称为内心,观外身称为外心。)

复次,缘内法为内心,缘外法为外心。  

(又,因缘于内法为内心,因缘于外法为外心。)

复次,五识常缘外法,不能分别,故名为外心;意识能缘内法,亦分别好丑,故名为内心。  

(又,五识常攀缘外法,不能分别,所以称为外心;意识能攀缘内法,也能分别好丑,所以称为内心。)

复次,意识初生,未能分别决定,是为外心;意识转深,能分别取相,是名内心。如是等分别内、外心。行者心意转异,知身为不净相,知受为苦相,知心不住为无常相;结使未断故,或生吾我。

(又,意识初生,未能分别决定,这是外心;意识转深,能分别取相,这叫内心。象这样等分别内、外心。修行的人心意转变,知身是不净相,知受是苦相,知心(理解:六识)不住是无常相;因为结使未断,有时生吾我。)

如是思惟:若心无常,谁知是心?心为属谁?谁为心主?而受苦乐一切诸物,谁之所有?即分别知无有别主,但于五众取相故,计有人相而生我心,以我心故生我所。我所心生故,有利益我者生贪欲,违逆我者而生瞋恚,此结使不从智生,从狂惑生故,是名为痴。

(这样思惟:如果心(理解:念六识)无常,谁知此心?心属于谁?谁是心主?而受苦乐一切众物,属谁所有?即分别知道没有别的主人,但因对于五蕴取相,计有人相而生我心,因我心而生我所。因为我所心生,有利益我的生贪欲,违逆我的而生瞋恚,因为此结使不从智慧生,从狂惑生,这称为痴。)

三毒为一切烦恼之根本,悉由吾我故:作福德,为我后当得;亦修助道法,我当得解脱。初取相故名为想众;因吾我起结使及诸善行,是名行众;是二众则是法念处。于想、行众法中,求我不可得。

(三毒是一切烦恼的根本,全由吾我所生:作福德,为了以后我能得到;也修助道法,我当得解脱。因为初取相名为想众;因吾我起结使及各种善行,这名行众;此二众则是法念处。在想、行众法中,求我不可得。)

何以故?是诸法皆从因缘生,悉是作法而不牢固,无实我法行;如芭蕉叶叶求之,中无有坚相;如远见野马,无水有水想,但诳惑于眼。如是等观内法、外法、内外法。  

(为什么?这些法都从因缘生,全是作法而不牢固,没有实我法行;如芭蕉叶叶推求,里面没有坚相;如远见野马,没有水有水想,但诳惑于眼。象这样等观内法、外法、内外法。)

问曰:法是外入摄,云何为内法?  

(问:法是属于外入,如何是内法?)

答曰:内法名为内心相应想众、行众;外法名为外心相应想众、行众;及心不相应诸行,及无为法,一时等观,名为内外法。  

(答:内法是指内心相应想众、行众;外法是指外心相应想众、行众;及心不相应众行,及无为法,一时等观,称为内外法。)

复次,内法名为六情,外法名为六尘。

(又,内法指六根,外法指六尘。)

复次,身、受、心及想、行众,总观为法念处。何以故?行者既于想众、行众及无为法中,求我不可得;还于身、受、心中求亦不可得。如是一切法中,若色、若非色,若可见、若不可见,若有对、若无对,

(又,身、受、心及想、行众,总观是法念处。为什么?修行的人既于想众、行众及无为法中,求我不可得;还于身、受、心中求也不可得。象这样一切法中,或色、或不是色,或可见、或不可见,或有对、或无对,)

若有漏、若无漏,若有为、若无为,若远若近,若粗若细,其中求我皆不可得;但五众和合故,强名为众生,众生即是我。我不可得故,亦无我所;我所不可得故,一切诸烦恼皆为衰薄。  

(或有漏、或无漏,或有为、或无为,或远或近,或粗或细,其中求我都不可得;但因五蕴和合,强名为众生,众生即是常人说的我。因为我不可得,也没有我所;因为我所不可得,一切烦恼都因此衰薄。)

复次,身念处,名一切色法。行者观内色,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观外色,观内外色,亦如是;受、心、法亦尔。四念处内观相应三昧,名内空;四念处外观相应三昧,名外空;四念处内外观相应三昧,名内外空。  

(又,身念处,指念一切色法。修行的人观内色,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观外色,观内外色,也是这样;受、心、法也是那样。四念处内观相应三昧,叫作内空;四念处外观相应三昧,叫外空;四念处内外观相应三昧,叫内外空。)

问曰:是空,为是三昧力故空?为是法自空?  

(问:此空,为是三昧力而空?为是法自空?)

答曰:有人言:名为三昧力故空。如经说三三昧、三解脱门:空、无相、无作。是空三昧,缘身、受、心、法,不得我、我所,故名为空。  

(答:有人说:名为三昧力所以空。如经说三三昧、三解脱门:空、无相、无作。此空三昧,缘于身、受、心、法,不得我、我所,所以名为空。)

问曰:四念处空法,皆应观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何以故身观不净,受观是苦,心观无常,法观无我?  

(问:四念处空法,都应观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为什么身观不净,受观是苦,心观无常,法观无我?)

答曰:虽四法皆观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而众生身中多著净颠倒,受中多著乐颠倒,心中多著常颠倒,法中多著我颠倒;以是故行者观身不净,观受是苦,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。  

(答:虽四法都观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而众生身中多著净颠倒,受中多著乐颠倒,心中多著常颠倒,法中多著我颠倒;所以修行的人观身不净,观受是苦,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。)

复次,内外空者,无有内外定法,互相因待故,谓为内外。彼以为外,我以为内;我以为外,彼以为内。随人所系内法为内,随人所著外法为外。如人自舍为内,他舍为外。行者观是内外法无定相,故空。 

(又,内外空指,无有内外定法,因为互相因待,说为内外。彼以为外,我以为内;我以为外,彼以为内。随人所系内法为内,随人所著外法为外。如人将自家认为是内,他家认为是外。修行的人观此内外法没有定相,所以空。)

复次,是内外法,无有自性。何以故?和合生故。是内外法,亦不在和合因缘中;若因缘中无者,余处亦无。内外法因缘亦无,因缘无故,内外法空。  

(又,此内外法,没有自性。为什么?因为由和合所生。此内外法,也不在和合的因缘中;如果因缘中没有的话,其余的地方也没有。内外法的因缘也没有,因为因缘没有,所以内外法空。)

问曰:内外法定有,云何言无?如手足等和合,故有身法生,是名内法。如梁椽壁等和合故,有屋法生,是名为外。是身法虽有别名,亦不异足等。所以者何?若离足等,身不可得故。屋亦如是。  

(问:内外法定有,如何说没有?如手足等和合,而有身法生,这叫内法。如因为梁椽壁等和合,有屋法生,这叫为外。此身法虽有别名,也不异足等。为什么?因为如果离足等,身不可得。屋也是这样。)

答曰:若足不异身者,头应是足,足与身不异故。若头是足者,甚为可笑!  

(答:如果足和身没有不同的话,头应该也是足,因为足与身没有不同,如果头就是足的话,(理解:如果足和身没有不同的话,足就是身。头与身也没有不同,头就是身,由此得出:头就是足的结论),非常可笑!)

问曰:若足与身不异者,有如是过!今应足等和合故,更有法生名为身,身虽异于足等,应当依于足住。如众缕和合而能生毡,是毡依缕而住。  

(问:如果足与身没有不同,有这样的过失!现在应是足等和合而另有法生称为身,身虽与足等不同,应当依于足等住。如众缕和合而能生毡,此毡依缕而住。)

答曰:是身法,为足等分中具有,为分有?若具有,头中应有脚。何以故?身法具有故。若分有,与足分无异。又身是一法,所因者多,一不为多,多不为一。  

(答:此身法,为足等每一分中都有全身,是有一部分?如果每一部分中有全身,头中应有脚。为什么?因为具有全身。如果有一部分,与足等部分一样。又身是一法,所成身的原因多,一不能成为多,多不能成为一。)

复次,若除足等分别有身者,与一切世间皆相违背。以是故,身不得言即是诸分,亦不得言异于诸分;以是故则无身,身无故,足等亦无,如是等名为内空。房舍等外法,亦如是空,名为外空。  

(又,如果除去足等部分另外有身的话,与一切世间见到的都相违背。所以,身不得说即是每一部分,也不得说和各部分完全不同;所以就没有身,因没有身,足等用同样的道理知道也是没有,象这样等称为内空。房舍等外法,也像这一样是空,称为外空。)

问曰:破身、舍等,是为破一、破异;破一、破异,是破外道经。佛经中实有内外法,所谓内六情、外六尘,此云何无?  

(问:破身、舍等,这是破认为一切法完全相同、破认为一切法完全不同的邪见;破完全相同、破完全不相同,是破外道经典。佛经中实有内外法,所说的内六根、外六尘,这里如何说没有?)

答曰:是内外法和合假有名字,亦如身、如舍。  

(答:此内外法和合假有名字,也如身、如舍一样。)

复次,略说有二种空:众生空、法空。小乘弟子钝根故,为说众生空,我、我所无故,则不著余法;大乘弟子利根故,为说法空,即时知世间常空如涅槃。声闻说内空,于内法中无我、无我所、无常、无作者、无知者、无受者,是名内空;外空亦如是。

(又,略说有二种空:众生空、法空。因为小乘弟子钝根,为他们说众生空,(理解:因为众生空,我也是众生所以我空、因为我空,就没有我,因为没有我,所以也没有我所有,既没有我所有,所以没有我所),因为我、我所没有,就不著其余的法;因为大乘弟子利根,为他们说法空,即时知世间常空如涅槃。声闻法中说内空,在内法中没有我、没有我所、无常、无作的人、无知的人、无受的人,这叫内空;外空也是一样的道理。)

不说内法相、外法相即是空。大乘说内法中无内法相,外法中无外法相。如般若波罗蜜中说:色、色相空,受想行识、识相空;眼,眼相空,耳鼻舌身意、意相空;色、色相空,声香味触法、法相空。如是等一切诸法自法空。  

(不说内法相、外法相即是空。大乘说内法中无内法相,外法中无外法相。如般若波罗蜜中说:色、色相空,受想行识、识相空;眼,眼相空,耳鼻舌身意、意相空;色、色相空,声香味触法、法相空。象这样等一切法自法空。)

问曰:此二种说内外空,何者是实?  

(问:这两种说内外空,那个是真实说?)

答曰:二皆是实,但为小智钝根故,先说众生空;为大智利根者,说法空。如人闭狱,破坏桎梏,伤杀狱卒,随意得去;又有怖畏盗穿墙壁,亦得免出。声闻者,但破吾我因缘,不生诸烦恼,离诸法爱,畏怖老病死恶道之苦;

(答:这两种都是真实说,但为了小智钝根,先说众生空;为了大智利根的人,说法空。如人关在监狱,破坏桎梏,伤杀狱卒,随意得去;又有胆小的人盗穿墙壁,也得免出狱。声闻的人,但破吾我因缘,不生各种烦恼,离众法爱,害怕老病死恶道的苦;)

不复欲本末推求了了,坏破诸法,但以得脱为事。大乘者,破三界狱,降伏魔众,断诸结使及灭习气,了知一切诸法本末,通达无碍;破散诸法,令世间如涅槃,同寂灭相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将一切众生令出三界。  

(不再想将本末推求清楚,破坏众法,但以得脱为事。大乘的人,破三界狱,降伏魔众,断各种结使及灭习气,了知一切法的本末,通达无碍;破散一切法,使世间如涅槃,同寂灭相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带领一切众生使他们出三界。)

问曰:大乘云何破坏诸法?  

(问:大乘如何破坏一切法?)

答曰:佛说色从种种因缘生,无有坚实;如水波浪而成泡沫,暂见即灭,色亦如是。今世四大,先世行业因缘和合故而得成色,因缘灭故色亦俱灭,行无常道,转入空门。所以者何?诸法生灭,无有住时;若无住时,则无可取。

(答:佛说色从种种因缘生,没有坚实;如水波浪而成泡沫,暂现即灭,色也是这样。今世四大,先世行业因缘和合而得成色,因为因缘灭,所以色也一起灭,行无常道,转入空门。为什么?一切法生灭,没有住的时侯;如果没有住的时侯,就没有可取的。

复次,有为相故,生时有灭,灭时有生;若已生,生无所用;若未生,生无所生生法,与生亦不应有异。何以故?生若生法,应有生生,如是复应有生,是则无穷;

(又,因为有为相,生时有灭,灭时有生;如果已生,生无所用;如果没有生,生无所生法,与生也不应有不同。为什么?生如果生法,应有生生,象这样应再有生,这样就无穷;)

若生生更无生者,生亦不应有生;若生无有生者,法亦不应有生。如是生不可得,灭亦如是。以是故,诸法空不生不灭,是为实。

(如果生生再没有生的话,生也不应有生;如果生没有生的话,法也不应有生。象这样生不可得,灭也是这样。所以,一切法空不生不灭,这是真实。)  
      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