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18)卷第二十七 释初品中 大慈大悲当习行般若波罗蜜  

2014-03-08 07:11:54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18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二册卷21-卷40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卷第二十七 
          释初品中 大慈大悲当习行般若波罗蜜  
  

    问道人

摘自中国佛教印经网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二册18)卷第二十七 释初品中 大慈大悲当习行般若波罗蜜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【经】欲以一切种智断烦恼习,当习行般若波罗蜜!舍利弗,菩萨摩诃萨,应如是学般若波罗蜜!  

【论】问曰:一心中得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断一切烦恼习;今云何言,以一切智具足得一切种智,以一切种智断烦恼习?  

(【论】问:一心中得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断一切烦恼习;现在为什么说,用一切智具足得一切种智,用一切种智断烦恼习?)

答曰:实一切智一时得。此中为令人信般若波罗蜜故,次第差别品说;欲令众生得清净心,是故如是说。  

(答:实一切智一时得。此中为了使人信般若波罗蜜,次第差别品说;想使众生得清净心,所以象这样说。)

复次,虽一心中得,亦有初、中、后次第。如一心有三相,生因缘住,住因缘灭。又如心心数法,不相应诸行,及身业、口业。以道智具足一切智,以一切智具足一切种智,以一切种智断烦恼习亦如是。

(又,虽一心中得,也有初、中、后次第。如一心有三相,生的因缘住,住的因缘灭。又如心心数法,不相应众行,及身业、口业。用道智具足一切智,用一切智具足一切种智,用一切种智断烦恼习也是这样。)

先说一切种智,即是一切智。道智,名金刚三昧;佛初发心即是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是时烦恼习断。一切智、一切种智相,先已说。断一切烦恼习者,烦恼名略说则三毒,广说则三界九十八使,是名烦恼。

(先说一切种智,即是一切智。道智,又叫金刚三昧;佛初发心即是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这时烦恼习断。一切智、一切种智相,前面已说。断一切烦恼习的意思是,烦恼名字略说就是三毒,广说就是三界九十八使,这叫烦恼。

烦恼习者,名烦恼残气,若身业、口业不随智慧,似从烦恼起;不知他心者,见其所起,生不净心,是非实烦恼,久习烦恼故,起如是业。譬如久锁脚人,卒得解脱,行时虽无有锁,犹有习在。

(烦恼习的意思是烦恼残气,如果圣人的身业、口业不随智慧,似从烦恼起;不知他心的人,见圣人似从烦恼所起的身口业,生起不净心,这不是真正的烦恼,因为久习烦恼,起这样的业。譬如久锁脚的人,突然得解脱,行时虽没有锁了,犹有习在(行路也不正常)。)

如乳母衣,久故垢著,虽以淳灰净浣,虽无有垢,垢气犹在;衣如圣人心,垢如诸烦恼,虽以智慧水浣,烦恼气犹在。如是习气,诸余贤圣虽能断烦恼,不能断习。

(如乳母衣,因为久著垢,虽用淳灰净洗,虽然没有垢了,垢的气味犹在;衣如圣人的心,垢如众烦恼,虽用智慧水洗,烦恼的气味犹在。像这样的习气,其他的贤圣虽能断烦恼,不能断习气。)

如难陀淫欲习故,虽得阿罗汉道,于男女大众中坐,眼先视女众,而与言语说法。如舍利弗瞋习故,闻佛言舍利弗食不净食,即便吐食,终不复受请。又舍利弗自说偈言:

(如难陀因为淫欲习气,虽得阿罗汉道,于男女大众中坐,眼先看女众,而与她们言语说法。如舍利弗因为瞋习,听到佛说舍利弗食不净食,即便吐食,终不再受请。又舍利弗自说偈:)

覆罪妄念人,无智而懈怠,

终不欲令此,妄来近我住!

如摩诃迦葉瞋习故,佛灭度后集法时,敕令阿难八突吉罗罪忏悔,而复自牵阿难手出,不共汝漏未尽不净人集法。如毕陵伽婆蹉,常骂恒神为小婢。

(如摩诃迦葉因为瞋习,佛灭度后集法时,敕令阿难忏悔八突吉罗罪,而又自牵着阿难的手让他出去,不和你漏未尽不净人一起集法。如毕陵伽婆蹉,常骂恒神为小婢。)

如摩头婆私吒掉戏习故,或时从衣架踔上梁,从梁至棚,从棚至阁。如憍梵钵提牛业习故,常吐食而齝。如是等诸圣人,虽漏尽而有烦恼习。如火焚薪已,灰炭犹在,火力薄故,不能令尽。  

(如摩头婆私吒因掉戏习,或时从衣架跳上梁,从梁到棚,从棚到阁。如憍梵钵提因为牛业习,常吐食而反刍。象这些等众圣人,虽漏尽而有烦恼习气。如火焚薪后,灰炭犹在,因为火力薄,不能使尽。)

若劫尽时火,烧三千大千世界无复遗余,火力大故。佛一切智火亦如是,烧诸烦恼,无复残习。如一婆罗门,以五百种恶口,众中骂佛,佛无异色,亦无异心;此婆罗门心伏,还以五百种语赞佛,佛无喜色,亦无悦心;于此毁誉,心色无变。

(如果是劫尽时的火,烧尽三千大千世界无复遗余,因为火力大。佛一切智火也是这样,烧众烦恼,不再有残习。如有一位婆罗门,用五百种恶口,在大众中骂佛,佛的面色没有异常的变化,心也没有异常;此婆罗门心伏,还用五百种语赞佛,佛没有喜色,心也没有喜悦;对于此毁誉,心色没有变化。)

又复旃遮婆罗门女,带盂谤佛,佛无惭色;事情既露,佛无悦色。转****时,赞美之声满于十方,心亦不高;孙陀利死,恶声流布,心亦不下。阿罗毗国土风寒,又多蒺藜,佛于中坐卧,不以为苦;

(又旃遮婆罗门女,带盂谤佛,佛没有惭愧的颜色;事情既露,佛没有喜悦的颜色。转****时,赞美之声满于十方,心也不高;孙陀利死,恶声流布,心也不下。阿罗毗国土风寒,又多蒺藜,佛于中坐卧,不以为苦;)

又在天上欢喜园中,夏安居时,坐剑婆石,柔软清洁,如天綩綖,亦不以为乐。受大天王跽奉天食,不以为美;毗兰若国食马麦,不以为恶。诸大国王供奉上馔,不以为得;入萨罗聚落,空钵而出,不以为失。

(又在天上欢喜园中,夏安居时,坐剑婆石,柔软清洁,如天綩綖,也不以为乐。受大天王跪奉天食,不以为美;毗兰若国食马麦,不以为恶。众大国王供奉上馔,不以为得;入萨罗聚落,空钵而出,不以为失。)

提婆达多于耆阇崛山,推石压佛,佛亦不憎;是时罗睺罗敬心赞佛,佛亦不爱。阿阇世纵诸醉象,欲令害佛,佛亦不畏;降伏狂象,王舍城人益加恭敬,持香花缨络出供养佛,佛亦不喜。

(提婆达多于耆阇崛山,推石压佛,佛也不憎;这时罗睺罗敬心赞佛,佛也不爱。阿阇世纵众醉象,欲使他们害佛,佛也不畏;降伏狂象,王舍城人益加恭敬,持香花缨络出来供养佛,佛也不喜。)

九十六种外道,一时和合议言:我等亦皆是一切智人。从舍婆提来,欲共佛论议。尔时,佛以神足从脐放光,光中皆有化佛;国王波斯匿亦命之令来,于其座上尚不能得动,何况能得与佛论议?

(九十六种外道,一时和合商议说:我等也都是一切智人。从舍婆提来,欲和佛论议。那时,佛用神足从脐放光,光中都有化佛;国王波斯匿也命令他们来,于其座上尚不能得动,何况能得与佛论议?)

佛见一切外道贼来,心亦无退;破是外道,诸天世人倍益恭敬供养,心亦不进。如是等种种因缘来欲毁佛,佛不可动;譬如真阎浮檀金,火烧不异,捶打磨斫,不败不异。佛亦如是,经诸毁辱诽谤论议,不动不异。以是故,知佛诸烦恼习都尽无余。

(佛见一切外道贼来,心也无退;破这些外道,众天世人倍益恭敬供养,心也不进。象这样等种种因缘来欲毁佛,佛不可动;譬如真阎浮檀金,火烧不变,捶打磨斫,不败不异。佛也是这样,经众毁辱诽谤论议,不动不异。因为这些事知佛众烦恼习都尽无余。)

问曰:诸阿罗汉、辟支佛,同用无漏智,断诸烦恼习,何以有尽不尽?  

(问:众阿罗汉、辟支佛,同用无漏智,断众烦恼习,为什么有尽不尽?)

答曰:先已说智慧力薄,如世间火;诸佛力大,如劫尽火。今当更答:声闻、辟支佛,集诸功德智慧不久,或一世、二世、三世;佛智慧功德,于无量阿僧祇劫广修广习,善法久熏故,于烦恼习无复余气。  

(答:先已说智慧力薄,如世间火;一切佛力大,如劫尽火。今当再答:声闻、辟支佛,集众功德智慧不久,或一世、二世、三世;佛智慧功德,于无量阿僧祇劫广修广习,因为善法久熏,烦恼习气净尽无余。)

复次,佛于一切诸功德,皆已摄尽故,乃至诸烦恼习气永尽无余。何以故?诸善法功德消诸烦恼故。诸阿罗汉于此功德不尽得故,但断世间爱,直入涅槃。  

(又,佛对于一切众功德,因为都已摄尽,乃至一切烦恼习气永尽无余。为什么?因为各种善法功德能消各种烦恼。众阿罗汉因于此功德不尽得,但断世间爱,直入涅槃。)

复次,佛断结使智慧力甚利,用十力为大力,以无碍智直过故,断诸结使尽无复遗余。譬如人有重罪,国王大瞋,诛其七世根本,令无遗余;佛亦如是,于烦恼重贼,诛拔根本,令无遗余。以是故说:欲以一切种智断一切烦恼习,当习行般若波罗蜜。  

(又,佛断结使的智慧力非常的利,因用十力为大力,用无碍智直过,断一切结使尽无复遗余。譬如人有重罪,国王大瞋,杀他的七世根本,使无遗余;佛也是这样,对于烦恼重贼,诛拔根本,使无遗余。所以说:欲用一切种智断一切烦恼习气,当习行般若波罗蜜。)

问曰:但断习,亦除烦恼?

(问:但断习,也除烦恼?)

答曰:有人言:断烦恼及习俱尽,如先说习尽无余。阿罗汉、辟支佛但断烦恼,不能断习;菩萨断一切烦恼及习,令尽无余。有人言:佛久已远欲。如佛说:我见定光佛已来已离欲,以方便力故,现有生死、妻子眷属。

(答:有人说:断尽烦恼及习气,如前面说的习尽无余。阿罗汉、辟支佛但断烦恼,不能断习气;菩萨断一切烦恼及习气,势尽无余。有人说:佛久已远离欲。如佛说:我见定光佛已来已离欲,用方便力,示现有生死、妻子眷属。”)

有人言:从得无生法忍来,得诸法实相故,一切烦恼及习尽。有人言:佛从初发意来有烦恼,至坐道场于后夜时,断一切烦恼及习。  

(有人说:从得无生法忍来,因得一切法实相,一切烦恼及习都尽。有人说:佛从初发意来有烦恼,至坐道场于后夜时,断一切烦恼及习。)

问曰:如是种种说,何者为实?  

(问:象这样种种说,哪种说法是真实?)

答曰:皆是佛口所说故,无有不实。声闻法中,佛以方便力故,现受人法,有生、老、病,寒、热、饥、渴等;无人生而无烦恼者,是故佛亦应随人法有烦恼。于树王下,外先破魔军,内灭结使贼;破外内贼故,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答:因都是佛口所说,没有不实。声闻法中,佛用方便力,示现受人法,有生、老、病,寒、热、饥、渴等;没有人生而没有烦恼的,所以佛也应随人法有烦恼。在树王下,外先破魔军,内灭结使贼;因破外内贼,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人皆信受:是人能为是事,我等亦当学习是事。若言久来无烦恼,从燃灯佛得无生法忍未断烦恼尽,是亦方便说,令诸菩萨欢喜故。若菩萨久已断一切烦恼,成佛时复何所为?  

(人们都信受:此人能作这些事,我等也当学习此事。如果说久来没有烦恼,从燃灯佛得无生法忍未尽断烦恼,这也是方便说,为了使众菩萨欢喜。如果菩萨久已断一切烦恼,成佛时再作什么?)

问曰:佛有种种事,断结使是一事,余有净佛国土、成就众生等未具,以具足众事故,名为佛。  

(问:佛有种种事,断结使是一种事,另外有净佛国土、成就众生等没有完成,因具足众事,叫作佛。)

答曰:若尔者,佛言断结使是末后身,人若都无结使,云何得生?  

(答:如果是那样的话,佛说断结使时是末后身,人如果都没有结使,如何得生?)

问曰:从得无生法忍已来,常得法性生身变化不?

(问:从得无生法忍已来,常得法性生身变化不?)

答曰:化法,要有化主然后能化;若得无生法忍,断一切结使,死时舍是肉身,无有实身,谁为变化?以是故,知得无生已来,不应尽结使。  

(答:化法,要有化主然后能化;如果得无生法忍,断一切结使,死时舍此肉身,没有实身,谁作变化?所以,知得无生已来,不应该断尽结使。)

复次,声闻人言:菩萨不断结使,乃至坐道场然后断。是为大错!何以故?汝法中说:菩萨已满三阿僧祇劫,后更有百劫中,常得宿命智,自忆迦葉佛时作比丘,名郁多罗,修行佛法。

(又,声闻人说:菩萨不断结使,乃至坐道场然后断。这是大错!为什么?你法中说:菩萨已满三阿僧祇劫,后更有百劫中,常得宿命智,自忆迦葉佛时作比丘,名郁多罗,修行佛法。)

云何今六年苦行,修邪道法,日食一麻一麦?后身菩萨一日尚不应谬,何况六年?瞋亦如是,从久远世时作毒蛇,猎者生剥其皮,犹尚不瞋,云何最后身而瞋五人?以是故,知声闻人受佛义为错。佛以方便力,欲破外道故,现六年苦行。

(如何现在六年苦行,修邪道法,日食一麻一麦?后身菩萨一日尚不应有错失,何况六年?瞋也是这样,从久远世时作毒蛇,猎人生剥他的皮,犹尚不瞋,如何最后身而瞋五人?因为这个原因知声闻人受佛义为错。佛用方便力,欲破外道,现六年苦行。)

汝言瞋五人者,是为方便,亦是瞋习,非烦恼也。今当如实说:菩萨得无生法忍,烦恼已尽;习气未除故,因习气受,及法性生身,能自在化生。有大慈悲为众生故,亦为满本愿故,还来世间具足成就余残佛法故;十地满,坐道场,以无碍解脱力故,得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断烦恼习。  

(你说瞋五人这件事,这是方便示现,也是瞋习,不是烦恼啊。今天当如实说:菩萨得无生法忍,烦恼已尽;因为习气未除,因习气受,及法性生身,能自在化生。因有大慈悲为众生,也为满本愿,还来世间具足成就剩下的佛法;十地满,坐道场,用无碍解脱力,得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断烦恼习。)

摩诃衍人言:得无生法忍菩萨,一切烦恼及习都尽。亦是错!若都尽,与佛无异,亦不应受法性生身!以是故,菩萨得无生法忍,舍生身得法性生身。若言至坐道场,一切烦恼及习俱断,是语亦非!

(大乘人说:得无生法忍菩萨,一切烦恼及习都尽。也是错!如果都尽,与佛无异,也不应受法性生身!所以,菩萨得无生法忍,舍生身得法性生身。如果说到坐道场,一切烦恼及习都断,此话也不对!)

所以者何?若菩萨具有三毒者,云何能集无量佛法?譬如毒瓶,虽著甘露,皆不中食。菩萨集诸纯净功德,乃得作佛;若杂三毒,云何能具足清净佛法?  

(为什么?如果菩萨具有三毒,如何能集无量佛法?譬如毒瓶,虽然放进甘露,也不中食。菩萨集一切纯净功德,才得作佛;如果杂三毒,如何能具足清净佛法?)

问曰:观法实相及修悲心故,能令三毒薄,薄故能集清净功德!

(问:因观法实相及修悲心,能使三毒薄,因为薄能集清净功德!)

答曰:薄三毒,可得转轮圣王、诸天王身,欲得佛功德身,无有是事。三毒断,习未尽,可得集诸功德。  

(答:薄三毒,可得转轮圣王、众天王身,欲得佛功德身,没有这种事。三毒断,习未尽,可得集各种功德。)

复次,薄名,如离欲人断下地结,犹有上地烦恼。又如须陀洹见谛所断结尽,思惟所断结未尽,是名为薄。如佛说断三结,薄淫怒痴,名为斯陀含。汝若言薄,应当是断。以是故,得无生法忍时断烦恼,得佛时断烦恼习,是则实说。

(又,薄的意思是:如离欲人断下地结,犹有上地烦恼。又如须陀洹见谛所断结尽,思惟所断结未尽,这称为薄。如佛说断三结,薄淫怒痴,称为斯陀含。你如果说薄,应当是断。所以,得无生法忍时断烦恼,得佛时断烦恼习,这就是实说。)

【经】复次,舍利弗,菩萨摩诃萨欲上菩萨位,当学般若波罗蜜!    

【论】菩萨位者,无生法忍是。得此法忍,观一切世间空,心无所著,住诸法实相中,不复染世间。  

(【论】菩萨位是指无生法忍。得此法忍,观一切世间空,心无所著,住一切法实相中,不再染世间。)

复次,般舟般三昧,是菩萨位。得是般舟般三昧,悉见现在十方诸佛,从诸佛闻法,断诸疑网;是时菩萨心不动摇,是名菩萨位。  

(又,般舟般三昧,是菩萨位。得此般舟般三昧,尽见现在十方众佛,从众佛闻法,断一切疑网;此时菩萨心不动摇,这叫菩萨位。)

复次,菩萨位者,具足六波罗蜜,生方便智,于诸法实相亦不住;自知自证,不随他语,若魔作佛形来,心亦不惑。  

(又,菩萨位是指,具足六波罗蜜,生方便智,在一切法实相中也不住;自知自证,不随他语,如果魔作佛形来,心也不惑。)

复次,入菩萨法位力故,得名阿鞞跋致菩萨。

(又,因入菩萨法位力,得名阿鞞跋致菩萨。)

复次,菩萨摩诃萨入是法位中,不复堕凡夫数,名为得道人:一切世间事欲坏其心,不能令动;闭三恶趣门,堕诸菩萨数中,初生菩萨家,智慧清净成就。  

(又,菩萨摩诃萨入此法位中,不再堕凡夫数,称为得道人:一切世间事欲坏他的心,不能令动;闭三恶趣门,堕众菩萨数中,初生菩萨家,智慧清净成就。)

复次,住顶不堕,是名菩萨法位,如学品中说。上位菩萨不堕恶趣,不生下贱家,不堕声闻、辟支佛地,亦不从顶堕。

(又,住顶不堕,这叫菩萨法位,如学品中说的。上位菩萨不堕恶趣,不生下贱家,不堕声闻、辟支佛地,也不从顶堕。)

问曰:云何为顶堕?  

(问:什么是顶堕?)

答曰:如须菩提语舍利弗:若菩萨摩诃萨,无方便心行六波罗蜜,入空、无相、无作中,不能上菩萨位,不堕声闻、辟支佛地,爱著诸功德法,于五众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取相心著,言是道非道、是应行是不应行,如是等取相分别,是菩萨顶堕。  

(答:如须菩提告诉舍利弗:如果菩萨摩诃萨,无方便心行六波罗蜜,入空、无相、无作中,不能上菩萨位,不堕声闻、辟支佛地,爱著众功德法,于五众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取相心著,说是道不是道、是应行是不应行,象这样等取相分别,是菩萨顶堕。

何等是住顶?如上所说诸法爱断,于爱断法亦复不取,如住顶义中说。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内空中不见外空,外空中不见内空,外空中不见内外空,内外空中不见外空,乃至无法有法空,亦如是。  

(何等是住顶?如上所说一切法爱断,于爱断法也不再取,如住顶义中说。如果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内空中不见外空,外空中不见内空,外空中不见内外空,内外空中不见外空,乃至无法有法空,也是这样。)

复次,上位菩萨得无等等心,亦不自高,知心相真空,诸有无等戏论灭。  

(又,上位菩萨得无等等心,也不自高,知心相真空,一切有无等戏论灭。)

问曰:何以故声闻法中名为正位,此菩萨法中位但名位?  

(问:为什么声闻法中名为正位,此菩萨法中位但名位?)

答曰:若言正位亦无咎。所以者何?若言菩萨法位,是则为正;声闻法中但言位,不言声闻位,以是故言正位。

(答:如果说正位也没有错。为什么?如果说菩萨法位,这就是正;声闻法中但说位,不说声闻位,所以说正位。)

复次,学声闻人,无大慈悲心,智不利故,未生厌心,多求诸法,生种种邪见疑悔;菩萨摩诃萨大慈愍一切故,多求度脱众生老病死苦,不求分别种种戏论。

(又,学声闻人,无大慈悲心,因智不利,未生厌心,多求各种法,生种种邪见疑悔;菩萨摩诃萨因大慈愍一切,多求度脱众生老病死苦,不求分别种种戏论。)

譬如长者有一子,爱之甚重,其子得病,但求良药能差病者,不求分别诸药名字、取之时节、合和分数。以是故,诸菩萨从果观十二因缘,不从因观。见多者从因观,爱多者从果观;诸声闻人因即位故有正位,菩萨邪位薄故,但名菩萨位。  

(譬如长者有一子,非常爱他,其子得病,但求能好病的良药,不求分别众药名字、取之时节、合和分数。所以,众菩萨从果观十二因缘,不从因观。见多的从因观,爱多的从果观;众声闻人因即位而有正位,菩萨因邪位薄,但名菩萨位。)

问曰:声闻法中从苦法忍,乃至道比忍,名为正位。如经中说:三恶道中不可得三事,所谓正位、圣果、漏尽。破戒、邪见、五逆罪等,亦如是。从得何法,名为菩萨位?

(问:声闻法中从苦法忍,乃至道比忍,名为正位。如经中说:三恶道中不可得三事,所谓正位、圣果、漏尽。破戒、邪见、五逆罪等,也是这样。从得何法,称为菩萨位?)

答曰:发意、修行、大悲、方便具足,行是四法,得入菩萨位。如声闻法中,先具说四种善根:暖法、顶法、忍法、世间第一法,然后入苦法忍正位。  

(答:发意、修行、大悲、方便具足,行此四法,得入菩萨位。如声闻法中,先具说四种善根:暖法、顶法、忍法、世间第一法,然后入苦法忍正位。

问曰:修行皆摄四法,何以故差别为四?  

(问:修行都包括四法,为什么差别为四?)

答曰:初发意虽有修行,不久修故,不名修行;如在家虽终日不住,不名为行。  

(答:初发意虽有修行,因修不久,不名修行;如在家虽终日不停,不名为行。)

复次,发意时,但有意愿;行时造作,以财与人,受持禁戒,如是等行六波罗蜜,是名修行。修行已,以般若波罗蜜知诸法实相,以大悲心愍念众生,不知是诸法实相,染著世间虚诳法,受种种身苦、心苦;是更受大悲名故,不名修行。

(又,发意时,但有意愿;行时造作,用财给人,受持禁戒,象这样等行六波罗蜜,这叫修行。修行已,用般若波罗蜜知一切法实相,因大悲心愍念众生,不知此一切法实相,会染著世间虚诳法,受种种身苦、心苦;这只是受大悲的名,不名修行。)

方便者,具足般若波罗蜜故,知诸法空;大悲心故,怜愍众生。于是二法,以方便力不生染著。虽知诸法空,方便力故,亦不舍众生;虽不舍众生,亦知诸法实空。

(方便是,因具足般若波罗蜜,知一切法空;因大悲心,怜愍众生。于此二法,因方便力不生染著。虽知一切法空,因方便力,也不舍众生;虽不舍众生,也知一切法实空。)

若于是二事等,即得入菩萨位。如声闻人,于定慧二法等故,是时即得入正位。是法虽有行,更有余名字,不名修行。从初发意乃至坐道场,于其中间所行皆名修行,小小差别,有异名字,为易解故。

(如果于此二事等,即得入菩萨位。如声闻人,因为于定慧二法等,此时即得入正位。此法虽有行,更有其他的名字,不名修行。从初发意乃至坐道场,于其中间所行都叫修行,小小差别,有不同的名字,为了易解。)

譬如有人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,欲度脱一切众生老病死等身心诸苦,作大誓庄严;功德、慧明二事因缘故,所愿皆满。是二事有六分修行,名为六波罗蜜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,是功德分;精进、禅定、智慧,是慧明分。

(譬如有人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,欲度脱一切众生老病死等身心众苦,作大誓庄严;因功德、慧明二事因缘,所愿都满。此二事有六分修行,称为六波罗蜜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,是功德的部分;精进、禅定、智慧,是慧明的部分。)

修行六波罗蜜,知是诸法相甚深微妙,难解难知,作是念:众生著三界诸法,以何因缘令众生得是诸法相?当以具足诸功德、清净智慧,成就佛身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光明具足,神通无量;以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法、四无碍智,观应可度者,说法开化。

修行六波罗蜜,知道这些法相非常深微妙,难解难知,这样想:众生著三界众法,用何因缘使众生得这些法的实相?当用具足一切功德、清净智慧,成就佛身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光明具足,神通无量;用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法、四无碍智,观应可度的人,说法开化。

譬如金翅鸟王,普观诸龙命应尽者,以翅搏海,令水两辟,取而食之;佛亦如是,以佛眼观十方世界五道众生,谁应得度,初现神足,次为示其心趣,以此二事,除三障碍而为说法,拔三界众生。得佛力无量神通,假令虚妄犹尚可信,何况实说!是名方便。

譬如金翅鸟王,普观众龙,有命应该尽的龙,用翅搏海,使水分成两半,取出吃了它;佛也是这样,用佛眼观十方世界五道众生,谁应得度,初现神足,次为示其心趣,用此二事,除去他们的三障碍而为他们说法,拔三界众生。得佛力无量神通,假使虚妄犹尚可信,何况实说!这是方便。)

复次,菩萨以般若波罗蜜知诸法相,念其本愿,欲度众生,作是思惟:诸法实相中,众生不可得,当云何度?复作是念:诸法实相中,众生虽不可得,而众生不知是诸法相故,欲令知是实相。  

(又,菩萨用般若波罗蜜知一切法实相,念自己的本愿,欲度众生,这样想:一切法实相中,众生不可得,当如何度?又这样想:一切法实相中,众生虽不可得,而因众生不知这一切法实相,欲使他们知此实相。

复次,是实法相,亦不碍众生。实法相者,名为无所除坏,亦无所作,是名方便。具足是四法,得入菩萨位。

(又,此实法相,也不碍众生。实法相的意思是无所除坏,也无所作,这是方便。具足此四法,得入菩萨位。)

【经】欲过声闻、辟支佛地,住阿鞞跋致地,当学般若波罗蜜!    

【论】问曰:菩萨入法位时,即已过声闻、辟支佛地,住阿鞞跋致地,何以故复说?  

(【论】问:菩萨入法位时,即已过声闻、辟支佛地,住不退转地,为什么重说?)

答曰:虽二事一时,诸法各各相应,当次第赞。如一心中,一时得无漏五根,而各各分别说其相。菩萨入法位时,断若干结使,得若干功德,过是地,住是地,唯佛能知;亦欲引导诸菩萨故,佛种种赞说。

(答:虽二事一时,一切法各各相应,当次第赞。如一心中,一时得无漏五根,而各各分别说其相。菩萨入法位时,断若干结使,得若干功德,过此地,住此地,唯佛能知;也因欲引导众菩萨,佛种种赞说。)

如此经始,佛在耆阇崛山,与五千比丘俱,皆是阿罗汉,诸漏尽,所作已办等。阿罗汉即是漏尽,漏尽者即是所作已办等;亦为引导余人,令心清净故,种种赞说无咎。此亦如是,入法位,即是过阿罗汉、辟支佛地,住阿鞞跋致地。  

(如此经始,佛在耆阇崛山,与五千比丘一起,都是阿罗汉,一切漏尽,所作已办等。阿罗汉即是漏尽,漏尽即是所作已办等;也为了引导其他的人,使他们心清净,种种赞说没有过失。此也是这样,入法位,即是过阿罗汉、辟支佛地,住不退转地。)

复次,因入法位故,得过阿罗汉、辟支佛地,住阿鞞跋致地。  

(又,因入法位,得过阿罗汉、辟支佛地,住不退转地。)

问曰:入法位中,过老病死,及断诸结使,破三恶道等,如先说。何以但说过声闻、辟支佛地?亦住种种功德,何以故但说住阿鞞跋致地?  

(问:入法位中,过老病死,及断一切结使,破三恶道等,如前面说的。为什么但说过声闻、辟支佛地?也住种种功德,为什么但说住不退转地?)

答曰:舍诸恶事,得诸功德,后当次第说及。所住功德,说法当须次第,不可一时顿说。  

(答:舍一切恶事,得一切功德,后当次第说及。所住功德,说法当须次第,不可一时顿说。)

复次,菩萨初发意时,所可怖畏,无过声闻、辟支佛地。正使堕地狱,无如是怖畏,不永破大乘道故;阿罗汉、辟支佛于此大乘,以为永灭。

(又,菩萨初发意时,所可怖畏的事,无过堕入声闻、辟支佛地。正使堕地狱,也没有这样的怖畏,因为不永破大乘道;阿罗汉、辟支佛于此大乘,认为永灭。)

譬如空地有树,名舍摩梨,柧枝广大,众鸟集宿。一鸽后至,住一枝上,其枝及柧,即时压折。泽神问树神:大鸟雕鹫,皆能任持,何至小鸟,便不自胜?

(譬如空地有树,名舍摩梨,柧枝广大,众鸟集宿。一鸽后到,住一枝上,其枝及柧,即时压折。泽神问树神:大鸟雕鹫,都能任持,何至小鸟,便不自胜?”)

树神答言:此鸟从我怨家尼俱卢树上来,食彼树果,来栖我上,必当放粪;子堕地者,恶树复生,为害必大。以是故,于此一鸽,大怀忧畏;宁舍一枝,所全者大。

树神答说:此鸟从我怨家尼俱卢树上来,食彼树果,来栖我上,必当放粪;子堕地的,会生恶树,为害必大。所以,于此一鸽,大怀忧畏;宁舍一枝,所保全的多。”)

菩萨摩诃萨亦如是,于诸外道、魔众,及诸结使、恶业,无如是畏如阿罗汉、辟支佛。何以故?声闻、辟支佛于菩萨边,亦如彼鸽,坏败大乘心,永灭佛业。以是故,但说过声闻、辟支佛地。  

菩萨摩诃萨也是这样,对于众外道、魔众,及众结使、恶业的畏惧,没有像畏惧堕入阿罗汉、辟支佛地的。为什么?声闻、辟支佛对于菩萨来说,也像彼鸽,坏败大乘心,永灭佛业。所以,但说过声闻、辟支佛地。

住阿鞞跋致地者,从初发意已来,常喜乐住阿鞞跋致地,闻诸菩萨多退转故,发意时作愿:何时当得过声闻、辟支佛地,住阿鞞跋致地?以是故,说住阿鞞跋致地。

(住不退转地的意思是从初发意已来,常喜乐住不退转地,因听说众菩萨多退转,发意时作愿:何时当得过声闻、辟支佛地,住不退转地?所以,说住不退转地。)

问曰:何等是阿鞞跋致地?  

(问:怎样是不退转地?)

答曰:若菩萨能观一切法不生不灭,不不生不不灭,不共非不共,如是观诸法,于三界得脱,不以空,不以非空,一心信忍十方诸佛所用实相智慧,无能坏、无能动者,是名无生忍法。无生忍法,即是阿鞞跋致地。  

(答:如果菩萨能观一切法不生不灭,不不生不不灭,不共不是不共,象这样观一切法,于三界得脱,不以空,不以非空,一心信忍十方一切佛所用实相智慧,无能坏、无能动的人,这叫无生忍法。无生忍法,即是不退转地。

复次,入菩萨位,是阿鞞跋致地;过声闻、辟支佛,亦名阿鞞跋致地。  

(又,入菩萨位,是不退转地;过声闻、辟支佛,也叫不退转地。)

复次,住阿鞞跋致地,世世常得果报神通,不失不退。若菩萨得此二法,虽得诸法实相,而以大悲不舍一切众生。复有二法:一者、清净智慧,二者、方便智慧。复有二法:一者、深心念涅槃,二者、所作不离世间。譬如大龙,尾在大海,头在虚空,震电雷霆而降大雨。  

(又,住不退转地,世世常得果报神通,不失不退。如果菩萨得此二法,虽得一切法实相,而因大悲不舍一切众生。又有二法:一、清净智慧,二、方便智慧。又有二法:一、深心念涅槃,二、所作不离世间。譬如大龙,尾在大海,头在虚空,震电雷霆而降大雨。)

复次,阿鞞跋致菩萨,得是诸法实相智慧,世世不失,终不暂离。于诸佛深经,终不疑,亦不作碍。何以故?我未得一切智慧故,不知何方便、何因缘故如是说。阿鞞跋致菩萨常以深心,终不生恶;阿鞞跋致以深心集诸善,浅心作诸不善。  

(又,不退转,得此一切法实相智慧,世世不失,终不暂离。于众佛深经,终不疑,也不作碍。为什么?因我未得一切智慧,不知因为何方便、何因缘佛这样说。不退转菩萨常用深心,终不生恶;不退转用深心集众善,浅心作众不善。)

问曰:若阿鞞跋致相,得无生法忍,云何以浅心作诸不善?  

(问:如果不退转相,得无生法忍,为何用浅心作各种不善?)

答曰:有二种阿鞞跋致:一者、得无生忍法;二者、虽未得无生忍法,佛知其过去、未来所作因缘,必当作佛,为利益傍人故,为其受记。是菩萨生死肉身,结使未断,于诸凡夫中为最第一,是亦名阿鞞跋致相。

(答:有二种不退转:一、得无生忍法;二、虽未得无生忍法,佛知其过去、未来所作因缘,必当作佛,为了利益傍边其他的人,为他受记。此菩萨生死肉身,结使未断,在一切凡夫中为最第一,这也叫不退转相。)

若得无生忍法,断诸结使,此则清净,末后肉身尽,得法性生身,结使所不碍,不须教戒。如大恒中船,不须将御,自至大海。  

(如果得无生忍法,断众结使,此则清净,末后肉身尽,得法性生身,结使所不能障碍,不须教戒。如恒河中船,不须驾驶,自到大海。)

复次,有初发意生大心,断诸烦恼,知诸法实相,便得阿鞞跋致;有但行檀波罗蜜,便具足六波罗蜜,乃至般若波罗蜜亦如是;有行六波罗蜜,未得阿鞞跋致,于众生中生大悲心,是时便得阿鞞跋致。

(又,有初发意生大心,断众烦恼,知众法实相,便得不退转;有但行布施波罗蜜,便具足六波罗蜜,乃至般若波罗蜜也是这样;有行六波罗蜜,未得不退转,于众生中生大悲心,这时便得不退转。)

有得悲心而作是念:若诸法皆空,则无众生,谁可度者?是时悲心便弱;或时以众生可愍,于诸法空观弱。若得方便力,于此二法,等无偏党,大悲心不妨诸法实相,得诸法实相不妨大悲生。如是方便,是时便得入菩萨法位,住阿鞞跋致地,如往生品中说。  

(有得悲心而作此念:如果一切法都空,则无众生,谁是可度的人?此时悲心便弱;或时因众生可愍,于一切法空观弱。如果得方便力,于此二法,等无偏党,大悲心不妨一切法实相,得一切法实相不妨大悲生。这样的方便,此时便得入菩萨法位,住不退转地,如往生品中说。)

复次,阿鞞跋致相,如后阿鞞跋致二品中说。

(又,不退转相,如后不退转二品中说的。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