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19)卷第八十八 释四摄品第七十八之上  

2014-09-18 07:13:25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19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卷第八十八 释四摄品第七十八之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问道人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19)卷第八十八 释四摄品第七十八之上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    【经】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诸法如梦、如响、如影、如焰、如幻、如化,无有实事,无所有性、自相空者,云何分别是善法、是不善法?

是世间法、是出世间法?是有漏法、是无漏法?是有为法、是无为法?是法能得须陀洹果、能得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能得辟支佛道,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

佛告须菩提:凡夫愚人得梦、得见梦者,乃至得化、得见化者,起身口意善业、不善业、无记业,起福业、若起罪业、作不动业。

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住二空中,毕竟空、无始空,为众生说法,作是言:诸众生,是色空无所有,受、想、行、识空无所有,十二入、十八界空无所有。

色是梦,受、想、行、识是梦,十二入、十八界是梦。色是响、是影、是焰、是幻、是化,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如是。

十二入、十八界是梦、是响、是影、是焰、是幻是化,是中无阴、入界,无梦亦无见梦者,无响亦无闻响者,无影亦无见影者,无焰亦无见焰者,无幻亦无见幻者,无化亦无见化者。

一切法无根本,实性无所有。汝等于无阴中见阴,无入见有入,无界见有界;是一切法皆从因缘和合生,以颠倒心起,属业果报,汝等何以故于诸法空无根本中而取根本相?

是时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以方便力故,于悭法中拔出众生,教行檀波罗蜜,持是布施功德,得大福报;从大福报拔出,教令持戒,持戒功德生天上尊贵处;

复拔出令住初禅,初禅功德生梵天处,二禅、三禅、四禅、无边空处、识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有想非无想处亦如是。

众生行是布施及布施果报、持戒及持戒果报、禅定及禅定果报,种种因缘拔出安置无余涅槃及涅槃道中,所谓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分、八圣道分,空解脱门、无相、无作解脱门,

八背舍、九次第定,佛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,安隐众生,令住圣无漏法,无色、无形、无对法中。

有可得须陀洹果者,安隐教化,令住须陀洹果;可得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者,令住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;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安隐教化,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诸菩萨摩诃萨甚希有难及!能行是深般若波罗蜜,诸法无所有性,毕竟空、无始空,而分别诸法是善、是不善,是有漏、是无漏,乃至是有为、是无为。

佛告须菩提:如是,如是。诸菩萨摩诃萨甚希有难及,能行是深般若波罗蜜,诸法无所有性,毕竟空、无始空,而分别诸法。须菩提,汝等若知是菩萨摩诃萨希有难及法,则知一切声闻、辟支佛不能报,何况余人?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何等是菩萨摩诃萨希有难及法,诸声闻、辟支佛所无有?

佛告须菩提:一心谛听!有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住报得六波罗蜜中,及住报得五神通、三十七助道法,住诸陀罗尼、诸无碍智,到十方世界:可以布施度者,以布施摄之;

可以持戒度者,以持戒摄之;可以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度者,随其所应而摄取之;可以初禅度者,以初禅摄取之;可以二禅、三禅、四禅、无边空处、无边识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有想非无想处度者,随其所应而摄取之;

可以慈悲喜舍心度者,以慈悲喜舍心摄取之;可以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分、八圣道分、空三昧、无相、无作三昧度者,随而摄之。

世尊,菩萨摩诃萨,云何以布施饶益众生?

须菩提,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布施随其所须,饮食、衣服、车马、香华、缨络种种所须,尽给与之,若供养佛、辟支佛、阿罗汉、阿那含、斯陀含、须陀洹等无异。

若施八正道中人及凡人,下至禽兽,皆无分别,等一布施。何以故?一切法不异、不分别故。是菩萨无异、无分别布施已,当得无分别报,所谓一切种智。

须菩提,若菩萨摩诃萨见乞丐者,若生是心:佛是福田,我应供养;禽兽非福田,不应供养。是非菩萨法。何以故?

菩萨摩诃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不作是念:是众生应以布施饶益,是不应布施。是众生布施因缘故,生刹利大姓、婆罗门大姓、居士大家,乃至以是布施因缘,以三乘法度之,令入无余涅槃。

若众生来从菩萨乞,亦不生异心分别,应与是,不应与是。何以故?是菩萨为是众生故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

若分别简择,便堕诸佛、菩萨、辟支佛、学无学人、一切世间天及人诃责处:谁请汝救一切众生?汝为一切众生舍、一切众生护、一切众生依,而分别简择应与不应与?

复次,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若人、若非人来,欲求乞菩萨身体肢节,是时不应生二心,若与、若不与。

何以故?是菩萨摩诃萨为众生故受身,众生来取,何可不与?我以饶益众生故受是身,众生不乞,自应与之,何况乞而不与?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应如是学!

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见有乞者,应生是念:是中谁与谁受?所施何物?是一切法,自性皆不可得,以毕竟空故,空相法无与无夺。

何以故?毕竟空故,内空故,外空、内外空、大空、第一义空、自相空故。住是诸空布施,是时具足檀波罗蜜;具足檀波罗蜜故,若断内外法时,作是念:截我者谁?割我者谁?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见东方如恒河沙等诸菩萨摩诃萨,入大地狱,令火灭汤冷,以三事教化:一者、神通,二者、知他心,三者、说法。

是菩萨以神通力,令大地狱火灭汤冷;知他心,以慈悲喜舍,随意说法。是众生于菩萨生清净心,从地狱得脱,渐以三乘法得尽苦际。南西北方、四维、上、下亦如是。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观十方世界,见如恒河沙等国土中诸菩萨,为诸佛给使,供给诸佛,随意爱乐恭敬;若诸佛所说,尽能受持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终不忘失。
  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观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中诸菩萨摩诃萨,为畜生故,舍其寿命,割截身体,分散诸方;诸有众生食是诸菩萨摩诃萨肉,皆爱敬菩萨,以爱敬故,即得离畜生道,值遇诸佛,
闻佛说法,如说修行,渐以三乘,声闻、辟支佛、佛法,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。

如是,须菩提,诸菩萨摩诃萨所益甚多,教化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如说修行,乃至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。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见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中诸菩萨摩诃萨,除诸饿鬼饥渴苦,是诸饿鬼皆爱敬菩萨,以爱敬故,得离饿鬼道,值遇诸佛,

闻诸佛说法,如说修行,渐以三乘,声闻、辟支佛、佛法,而般涅槃,乃至无余涅槃。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为度众生故,行大悲心。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见诸菩萨摩诃萨,在四天王天上说法,在三十三天、夜摩天、兜率陀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上说法,诸天闻菩萨说法,渐以三乘而得灭度。

须菩提,是诸天众中,有贪著五欲者,是菩萨示现火起,烧其宫殿,而为说法,作是言:诸天,一切有为法,悉皆无常,谁得安者?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观十方世界,见如恒河沙等国土中诸梵天著于邪见,诸菩萨摩诃萨教令远离邪见,作是言:汝等云何于空相虚妄诸法中而生邪见?

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住大慈心,为众生说法。须菩提,是为诸菩萨希有难及法。

复次,须菩提,我以佛眼观十方世界如恒河沙等国土中,诸菩萨摩诃萨以四事摄取众生。何等四?布施、爱语、利益、同事。

云何菩萨以布施摄众生?须菩提,菩萨以二种施摄取众生:财施、法施。

何等财施摄取众生?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,以金银、琉璃、玻璃、真珠、珂贝、珊瑚等诸宝物,或以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房舍、灯烛、香华、缨络,若男、若女,若牛羊象马、车乘,若以己身给施众生。

 语众生言:汝等若有所须,各来取之,如取己物,莫得疑难!是菩萨施已,教三归依,归依佛、归依法、归依僧;或教受五戒,或教一日戒;

或教初禅,乃至教非有想非无想定;或教慈悲喜舍;或教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戒、念舍、念天;或教不净观,或教安那般那观,或相、或触;

或教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分、八圣道分,空三昧、无相、无作三昧,八背舍、九次第定,佛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、大慈大悲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;

或教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,或教辟支佛道,或教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以方便力教众生,财施已,复教令得无上安隐涅槃。须菩提,是名菩萨摩诃萨希有难及法。

须菩提,菩萨云何以法施摄取众生?须菩提,法施有二种:一者、世间,二者、出世间。何等为世间法施?

敷演显示世间法,所谓不净观、安那般那念,四禅、四无量心、四无色定,如是等世间法,诸余共凡夫所行法,是名世间法施。

是菩萨如是世间法施已,种种因缘教化,令远离世间法;远离世间法已,以方便力,令得圣无漏法及圣无漏法果。

何等是圣无漏法?何等是圣无漏法果?圣无漏法者,三十七助道法、三解脱门;圣无漏法果者,须陀洹果乃至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,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圣无漏法,须陀洹果中智慧,乃至阿罗汉果中智慧,辟支佛道中智慧,三十七助道法中智慧,六波罗蜜中智慧,乃至大慈大悲中智慧。

如是等一切法,若世间、若出世间智慧,若有漏、若无漏,若有为、若无为,是法中一切种智,是名菩萨摩诃萨圣无漏法。何等为圣无漏法果?断一切烦恼习,是名圣无漏法果。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菩萨摩诃萨得一切种智不?

佛言:如是,如是。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得一切种智。
  须菩提言:菩萨与佛有何等异?

佛言:有异。菩萨摩诃萨得一切种智,是名为佛。所以者何?菩萨心与佛心无有异。菩萨住是一切种智中,于一切法无不照明,是名菩萨摩诃萨世间法施。

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因世间法施,得出世间法施。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教众生令得世间法,以方便力教令得出世间法。

须菩提,何等是菩萨出世间法?不共凡夫法同!所谓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分、八圣道分,三解脱门、八背舍、九次第定,佛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、五百陀罗尼门,是名出世间法。

须菩提,云何为四念处?菩萨摩诃萨观内身循身,观外身循身,观内外身循身观,勤精进,以一心智慧观身;观身集因缘,观身灭,观身集生灭:行是道无所依,于世间无所爱。受、心、法念处,亦如是。

须菩提,云何为四正勤?未生恶不善法,为不生故勤,生欲精进;已生恶不善法,为断故勤,生欲精进;未生善法,为生故勤,生欲精进;已生诸善法,为增长修具足故勤,生欲精进。是名四正勤。

须菩提,云何为四如意足?欲三昧断行成就,初如意足;精进三昧、心三昧、思惟三昧断行成就如意足。

云何为五根?信根、精进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。

云何为五力?信力、精进力、念力、定力、慧力。

云何为七觉分?念觉分、择法觉分、精进觉分、喜觉分、除觉分、定觉分、舍觉分。

云何为八圣道分?正见、正思惟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精进、正念、正定。

云何为三三昧?空三昧门,无相、无作三昧门。云何为空三昧?以空行、无我行摄心,是名空三昧。云何为无相三昧?以寂灭行、离行摄心,是为无相三昧。云何为无作三昧?无常行、苦行摄心,是为无作三昧。

云何为八背舍?内有色相外观色,是初背舍;内无色相外观色,是二背舍;净背舍,是三背舍;过一切色相,灭有对相,不念一切异相故,观无边虚空,入无边空处;乃至过一切非有想非无想处,入灭受想背舍。是名八背舍。

云何九次第定?行者离欲、恶不善法,有觉有观,离生喜乐,入初禅;第二、第三、第四,乃至过非有想非无想处,入灭受想定。是名九次第定。

云何为佛十力?是处不是处如实知;众生过去、未来、现在诸业诸受法,知造业处,知因缘知报;诸禅定、解脱、三昧、定,垢净分别相,如实知;

知他众生诸根上下相;知他众生种种欲解;知世间种种无数性;知一切到道相;知种种宿命,一世乃至无量劫;如实知天眼见众生,乃至生善恶道;漏尽故,无漏心解脱,如实知。是为佛十力。

云何为四无所畏?佛作诚言:我是一切正智人。若有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,如实言是法不知,乃至不见是微畏相。

以是故我得安隐,得无所畏,安住圣主处,在大众中师子吼,能转梵轮;诸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实不能转。一无畏也。

佛作诚言:我一切漏尽。若有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,如实言是漏不尽,乃至不见是微畏相。以是故我得安隐,得无所畏,安住圣主处,在大众中作师子吼,能转梵轮;

诸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实不能转。二无畏也。佛作诚言:我说障法。若有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,如实言受是法不障道,乃至不见是微畏相。

以是故我得安隐,得无所畏,安住圣主处,在大众中师子吼,能转梵轮;诸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实不能转。三无畏也。

佛作诚言:我所说圣道,能出世间,随是行能尽苦。若有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,如实言行是道不能出世间,不能尽苦,乃至不见是微畏相。

以是故我得安隐,得无所畏,安住圣主处,在大众中师子吼,能转梵轮;诸沙门、婆罗门,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若复余众实不能转。四无畏也。

云何为四无碍智?一者、义无碍智,二者、法无碍智,三者、辞无碍智,四者、乐说无碍智。云何义无碍智?缘义智慧,是为义无碍智。

云何法无碍智?缘法智慧,是为法无碍智。云何为辞无碍智?缘辞智慧,是为辞无碍智。云何为乐说无碍智?缘乐说智慧,是为乐说无碍智。

云何为十八不共法?一者、诸佛身无失,二者、口无失,三、念无失,四、无异想,五、无不定心,六、无不知舍心,七、欲无减,

八、精进无减,九、念无减,十、慧无减,十一、解脱无减,十二、解脱知见无减,十三、一切身业随智慧行,十四、一切口业随智慧行,十五、一切意业随智慧行,十六、智慧知过去世无碍,十七、智慧知未来世无碍,十八、智慧知现在世无碍。

云何三十二相?一者、足下安平立,平如奩底;二者、足下千辐辋轮,轮相具足;三者、手足指长,胜于余人;四者、手足柔软,胜余身分;

五者、足跟广,具足满好;六者、手足指合缦网,胜于余人;七者、足趺高平好,与跟相称;八者、伊泥延鹿腨,腨纤好如伊泥延鹿王;

九者、平住,两手摩膝;十者、阴藏相,如马王、象王;十一者、身纵广等,如尼俱卢树;十二者、一一孔一毛生,色青柔软右旋;

十三者、毛上向,青色柔软而右旋;十四者、金色相,其色微妙,胜阎浮檀金;十五者、身光面一丈;十六者、皮薄细滑,不受尘垢,不停蚊蚋;十七者、七处满,两足下、两手中、两肩上、项中皆满,字相分明;

十八者、两腋下满;十九者、上身如师子;二十者、身广端直;二十一者、肩圆好;二十二者、四十齿;二十三者、齿白齐密而根深;

二十四者、四牙最白而大;二十五者、方颊车,如师子;二十六者、味中得上味,咽中二处津液流出;二十七者、舌大软薄,能覆面至耳发际;

二十八者、梵音深远,如迦兰频伽声;二十九者、眼色如金精;三十者、眼[+]如牛王;三十一者、眉间白毫相,软白如兜罗绵;

三十二者、顶髻肉骨成。是三十二相,佛身成就,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;若欲广照,遍满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,为众生故受丈光;

若放无量光,则无日月、时节、岁数。佛音声遍满三千大千世界,若欲大声,则遍满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,随众生多少,音声遍至。 

【论】问曰:从上已来,处处说诸法性空,云何分别有善、不善,须菩提何以从后已来,品品中义无异,而作种种名问? 

(【论】问:从上已来,处处说一切法性空,怎么分别有善、不善,须菩提为什么从后已来,品品中的意思没有不同,而用种种不同的名字问?)

答曰:是事上已答。

(答:这件事上面已回答罢了。)

复次,众生从无始生死已来,著心深难解故,须菩提复作是重问。

(又,众生从无始生死已来,因为著心深难解,须菩提又作这些重复的问。)

复次,是般若波罗蜜欲说是空义要故,数问。

(又,这般若波罗蜜欲说这些空义要,所以多次问。)

复次,佛在世时,众生利根易悟。佛灭度五百年后,像法中众生爱著佛法,堕著法中,言若诸法皆空,如梦、如幻,何以故有善、不善?

(又,佛在世时,众生利根易悟。佛灭度五百年后,像法中得众生爱著佛法,堕著法中,说如果一切法都空,如梦、如幻,为什么会有善、不善?)

以是故,须菩提怜愍未来众生,钝根不解故重问:世尊,若诸法皆空,云何分别有善、不善等?此中佛自说因缘:凡夫颠倒心故,于法皆作颠倒异见,乃至不见一法是实。

(所以,须菩提怜愍未来世的众生钝根不解,所以重复问:世尊,如果一切法都空,怎么分别有善、不善等?此中佛自说因缘:凡夫因为颠倒心,对法都作颠倒异于真实的见解,实际上甚至不见一法是真实的。)

凡夫于梦法著梦,得梦见梦者,亦著梦中所见事。是人若不信罪福,起三种不善业;若信罪福,起三种善业。善、不善、不动:善名欲界中善法,喜乐果报;

(凡夫对于梦法著梦,得梦见梦的人,也著梦中所见的事。这样的人如果不信罪福,起三种不善的业;如果信罪福,起三种善业。善、不善、不动:善的意思是欲界中的善法,喜乐果报;)

不善名忧愁苦恼果报;不动名生色、无色界因缘业。菩萨知是三种业,皆是虚诳不实,住二空中,为众生说法:毕竟空破诸法,无始空破众生相。

(不善指忧愁苦恼果报;不动的意思是生色、无色界因缘的业。菩萨知这三种业,都是虚诳不实,住二空中,为众生说法:毕竟空,破一切法,无始空,破众生相。)

住中道为众生说法,所谓五众、十二入、十八界,皆是空,如梦、如幻乃至如化,是法中无梦亦无见梦者。菩萨语众生:汝等于空法,颠倒心故生诸著,如经中广说。

(住中道为众生说法,所谓五蕴、十二入、十八界,都是空,如梦、如幻直至如化,这些法中无梦也无见梦的人。菩萨告诉众生:你们对于空法,因为颠倒心而生各种著,如经中广说的。)

是菩萨方便力故,于颠倒中拔出众生,著破颠倒法中。譬如悭贪是颠倒,以布施破悭法,而众生著是布施故,为说布施果报无常实空,从布施拔出众生令持戒。

(这样的菩萨因为有方便力,从颠倒中拔出众生,进入破颠倒的法中。譬如悭贪是颠倒,用布施破悭法,而因众生著这布施,为他们说布施果报无常实空,从布施拔出众生让他们持戒。)

持戒及持戒果报中拔出众生,语众生言:天福尽时,无常苦恼,拔出众生令离欲。行禅定,而为说禅定及果报虚诳不实,能令人堕颠倒中。

(从持戒及持戒果报中拔出众生,对众生说:持戒升天,但天福尽时,无常苦恼,这样从持戒中拔出众生让他们离欲,行禅定,而再为他们说禅定及果报虚诳不实,能使人堕颠倒中。)

种种因缘,为说布施、持戒、禅定无常过失,令住涅槃;得涅槃方便,所谓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,令众生住是法中。若布施、持戒、禅定是定实法,则不应令远离。

(种种因缘,为他们说布施、持戒、禅定的无常过失,让他们住涅槃;得涅槃的方便法,所谓四念处直至十八不共法,让众生住这些法中。如果布施、持戒、禅定是定实法,则不应让他们远离。)

如布施、持戒等破凡夫法,此则因颠倒而生,虽少时益众生,久则变异,能生苦恼故,亦教令舍离。

(如布施、持戒等虽破凡夫法,但这些法也是因颠倒而生,虽少时有益众生,久就变异,因为能生苦恼,也教他们让他们舍离。)

菩萨方便力故,先教众生舍罪,称赞持戒、布施福德。次复为说持戒、布施亦未免无常苦恼,然后为说诸法空,但称赞实法,所谓无余涅槃。

(菩萨因为有方便力,先教众生舍罪,称赞持戒、布施福的功德。接着给他们说持戒、布施也未免无常苦恼,然后给他们说一切法空,只称赞真实法,所谓无余涅槃。)

是时,须菩提欢喜甚希有,菩萨能如是知是诸法实相,所谓毕竟空,而为众生说法,令至无余涅槃。

(这时,须菩提欢喜说:极为希有,菩萨能象这样知一切法的实相,所谓毕竟空,而为众生说法,让他们到无余涅槃。)

佛言:是一种希有。问欲更知菩萨希有法,一切声闻、辟支佛,不能报是菩萨,何况余人?

(佛说:这才是一种希有法,问须菩提:想再知道菩萨的希有法不想?一切声闻、辟支佛,不能说这样菩萨的稀有法,何况其余的人?)
  
须菩提问:何等是更有希有法?佛答,如经中说。

(须菩提问:哪些是菩萨另外的希有法?佛答,如经中说的。)

问曰:经中教令布施、持戒、禅定,今复更说,有何等异?

(问:经中教修行人让行布施、持戒、禅定,现在又再说,有哪些不同?)

答曰:先说生身菩萨,今说变化身;先说一国土,今说无量世界,如是等差别。

(答:先前说生身菩萨,现在说变化身;先前说一国土,现在说无量世界,有这样的差别。)
  
问曰:若菩萨知佛是福田,众生非福田,是非菩萨法;菩萨以何力故,能令佛与畜生等?

(问:如果菩萨知佛是福田,众生不是福田,又明明知道这样分别不是菩萨法;那么菩萨用什么智力,能使佛与畜生相等?)

答曰:菩萨以般若波罗蜜力故,一切法中修毕竟空心,是故于一切法无分别。如畜生,五众、十二入、十八界和合生,名为畜生;

(答:菩萨用般若波罗蜜力,在一切法中修毕竟空心,所以对一切法无分别。如畜生,五蕴、十二入、十八界和合生,名为畜生;)

佛亦如是,从诸善法和合,假名为佛。若人怜愍众生,得无量福德;于佛著心,起诸恶因缘,得无量罪。是故知一切法毕竟空故,不轻畜生,不著心贵佛。

(佛也是这样,从各种善法和合,假名为佛。如果人怜愍众生,得无量福德;对佛起著心,起各种恶因缘,得无量罪。所以因知一切法毕竟空,不轻畜生,不著心贵佛。)

复次,诸法实相,是一切法无相。是无相中,不分别是佛、是畜生。若分别即是取相,是故等观。

(又,一切法的实相,是一切法无相。这无相中,不分别是佛、是畜生。如果分别即是取相,所以等观佛与畜生。)

复次,菩萨有二法门:一者、毕竟空法门,二者、分别好恶法门。入空法门,则得等观;入分别法门,诸阿罗汉、辟支佛尚不及佛,何况畜生?为其轻众生,不怜愍布施故,教不分别。

(又,菩萨有二法门:一、毕竟空法门,二、分别好恶法门。入空法门,就得等观;入分别法门,一切阿罗汉、辟支佛尚不及佛,何况畜生?为了防止他们轻众生,不怜愍布施,教他们不要分别。)
  
问曰:菩萨身非木石,云何众生来割截而不生异心?

(问:菩萨身不是木石,为什么众生来割截而不生异心?)

答曰:有人言:“菩萨久修羼提波罗蜜故,能不愁恼;如羼提仙人被截手足,血皆为乳。”

(答:有人说:“菩萨因为久修忍辱波罗蜜,能不愁恼;如忍辱仙人被截手足,血都变为乳色。”)

有人言:“菩萨无量世来,深修大慈悲心故,虽有割截,亦不愁忧,譬如草木无有瞋心。”

(有人说:“菩萨无量世来,因为深修大慈悲心,虽有割截,也不愁忧,譬如草木没有瞋心。”)

有人言:“菩萨深修般若波罗蜜,转身得般若波罗蜜果报空心故,了了知空,割截身时心亦不动。如外物不动,内亦如是,得般若果报故,于诸法中无所分别。”

(有人说:“菩萨因为深修般若波罗蜜,转身得般若波罗蜜果报空心,了了知空,割截身时心也不动。如外物不动,内也是这样,因为得般若的果报,在一切法中无所分别。”)

有人言:“是菩萨非生死身,是出三界法性生身,住无漏圣心果报中故,身如木石,而能慈念割截者;是菩萨能生如是心故,割截劫夺内外法时,其心不动,是为菩萨希有法。”

(有人说:“这菩萨不是生死身,是出三界法性生身,因为住无漏圣心果报中,身如木石,而能慈念割截的人;这样的菩萨因能生这样的心,割截劫夺内外法时,他的心不动,这是菩萨希有法。”)

复次,希有法者,如经中说:我以佛眼见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中菩萨,入地狱中,令火灭汤冷,以三事教化众生,如经中说。

(又,有希有法如经中说:我用佛眼见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中的菩萨,入地狱中,使火灭汤冷,用三事教化众生,如经中说的。)

问曰:若尔者,不应有三恶道!

(问:如果是那样,不应有三恶道!)

答曰:三恶道众生无边无量,菩萨虽无边无量,众生倍多无量。菩萨随众生可度因缘,若于三恶道中有余功德者,菩萨则度,重罪者则不见菩萨。菩萨一相无分别心故,不一一求觅众生;譬如大赦,及者得脱,不及者则不蒙。

(答:三恶道众生无边无量,菩萨虽无边无量,众生倍多无量。菩萨随众生可度的因缘,如果在三恶道中有其余的功德的众生,菩萨就度,重罪的众生就不见菩萨。菩萨因为一相无分别心,不一一寻找众生;譬如大赦,符合条件的得脱,不符合条件的不蒙解脱。)

问曰:若众生割截菩萨,或食其肉,应当有罪,云何得度?

(问:如果众生割截菩萨,或食他的肉,应当有罪,怎么会得度?)

答曰:此菩萨本愿:若有众生啖我肉者,当令得度。如经中说:众生食菩萨肉者,则生慈心。譬如有色、声、香、触,人闻见则喜,复有闻见则瞋;

(答:这菩萨的本愿:如果有众生吃我肉的,当使他们得度。如经中说:众生食菩萨肉的,就生慈心。譬如有色、声、香、触,人闻见则喜,又有闻见则瞋;)

味亦如是,有瞋者,有起慈心者。如毗摩罗鞊经:服食香饭,七日得道者,有不得者。非以啖肉故得度,以起发慈心故,得免畜生生善处,值佛得度。

(味也是这样,有瞋的人,有起慈心的人。如毗摩罗鞊经上说:服食香饭,有七日得道的人,有不得的人。不因为吃肉得度,因为起发慈心,得免畜生,生善处,遇佛得度。)

有菩萨于无量阿僧祇劫深行慈心,外物给施众生,意犹不满,并自以身布施,尔乃足满。如法华经中药王菩萨,外物珍宝供养佛,意犹不满,以身为灯供养于佛,尔乃足满。

(有的菩萨在无量阿僧祇劫深行慈心,用外物给施众生,意犹不满,并自用自身布施,这样心才足满。如法华经中药王菩萨,外物珍宝供养佛,意仍然不满,把身做成灯供养于佛,这样心才足满。)

复次,人得外物,虽多不以为恩。所以者何?非所爱重故;得其身时,乃能惊感,是故以身布施。菩萨又为天上诸天说法,如经中广说。人以四事摄之,布施、爱语、利益、同事。布施有二事,如经中广说。

(又,有的人得外物,虽多不以为恩。为什么?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布施的人所爱重的;得到他的身体时,才能震惊感动,所以用身布施。菩萨又为天上各种天说法,如经中广说的。人,用四事摄他,布施、爱语、利益、同事。布施有二事,如经中广说的。)

问曰:何以略说余四道,而广说人道中法?

(问:为什么略说其余的四道,而广说人道中的法?)

答曰:三恶道中苦多故,众生少疑,若见菩萨大神通希有事,则直信爱著得度;诸天有天眼故,自见罪福因缘果报,菩萨少现神足则解;人以肉眼不见罪福因缘果报,又多著外道邪师,及邪见经书。

(答:三恶道中因为苦多,众生少疑,如果见菩萨大神通希有的事,就直信爱著得度;各种天因为有天眼,自见罪福因缘果报,菩萨少现神足就解悟了;人用肉眼不见罪福因缘果报,又多著外道邪师,及邪见经书。)

诸烦恼有二分:一者、属见,二者、属爱。若但有一事,则不能成大罪。三毒人得邪见力,能尽作重恶;邪见人得贪欲、瞋恚,能大作罪事。

(一切烦恼有二分:一、属见,二、属爱。如果但有一种烦恼,就不能成大罪。有三毒的人得邪见力相助,能作各种重恶;邪见的人得贪欲、瞋恚三毒相助,能大量作各种罪事。)

如须陀洹虽有三毒,无邪见故,不作堕三恶道重罪。是故人中多有三毒邪见,及眼不见罪福因缘故难度,难度故多说。

(如须陀洹虽有三毒,因为无邪见,不作堕三恶道的重罪。所以人中多有三毒邪见,及眼不见罪福因缘所以难度,因为难度所以多说。)

问曰:若尔者,于四事中何以多说布施,余三略说?

(问:如果是这样,在四事中为什么多说布施,余下的三种略说?)

答曰:布施中摄三事故,以财施、法施,教化众生,则无所不摄。复次,四事中初广开布施,则知余三亦如是。

(答:布施中因为包含三件事,用财施、法施,教化众生,就没有不涵盖的。又,四事中首先广开布施,就知其余的三件事也是这样。)

问曰:若尔者,何以略说财施,而广说法施。

(问:如果是那样,为什么略说财施,而广说法施。)

答曰:财施少,法施广故。所以者何?财施有量果报,法施无量果报;财施欲界系、欲界报,法施亦三界系果报,亦是出三界果报;财施能与三界富乐,法施能与涅槃常乐。又财施从法施生,闻法则施故。

(答:因为财施少,法施广。为什么?财施有量果报,法施无量果报;财施系属欲界、得欲界的果报,法施也是系属三界,得三界的果报,也是属出三界,得出三界的果报;财施能给与三界里的富乐,法施能给与涅槃常乐。又财施从法施生,因为听说了法才去布施。)

复次,财施果报,但富乐,无种种;法施亦有富乐,亦有余事,乃至佛道涅槃果报。以是等因缘故,广说法施。二施义,如经中佛自广说。

(又,财施果报,但有富乐,没有其他的种种果报;法施也有富乐果报,也有其余的果报,直至佛道涅槃果报。因为这些等因缘,广说法施。二种布施的道理,如经中佛自己广说的。)

问曰:经中,须菩提何以故言菩萨得一切种智不?

(问:经中,须菩提为什么说菩萨得一切种智不得?)

答曰:须菩提意:若菩萨时得一切种智,则不名菩萨,云何未得佛而能得一切种智?得一切种智故名为佛,若先作佛,何用一切种智为?

(答:须菩提的意思:如果菩萨时得一切种智,就不能叫菩萨,为什么未得佛而能得一切种智?因为得一切种智而称为佛,如果已先作佛,还用一切种智做甚么?)

佛答:今得一切种智,名为菩萨;已得一切种智,名为佛。菩萨时具足佛因缘,生心欲得一切种智,得已名为佛。真实之言,菩萨不得,佛亦不得。

(佛答:现在得一切种智,称为菩萨;已得一切种智,称为佛。菩萨时具足成佛的因缘,生心欲得一切种智,得后称为佛。从真实上说,菩萨不得,佛也不得。)

所以者何?菩萨未得,佛得已竟,更不复得。世俗法故,说菩萨今得,佛得已竟;第一义中,则无一切法,何况佛及菩萨?又经中言:佛心不异菩萨,菩萨不异佛心,次第相续不断故。又二心如,无异无分别故。

(为什么?菩萨未得,佛已得罢,不需再得。从世俗法这个角度,说菩萨现在得,佛得已罢;第一义中,就没有一切法,何况有佛及菩萨?又经中说:佛心不异菩萨,菩萨不异佛心,为什么?因为心次第相续不断。又因为这二心都如,无异无分别。)

问曰:九次第定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此是世间共有法,何以故名为出世间不共法?

(问:九次第定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这是世间共有法,为什么叫作出世间不共法?)
  
答曰:四禅、四无色定、灭受想,名九次第。灭受定,但圣人能得;四禅、四无色定,从初禅起更不杂余心而入二禅,从二禅乃至灭受定,念念中受,不杂余心,名为次第。

(答:四禅、四无色定、灭受想,叫九次第。灭受定,但圣人能得;四禅、四无色定,从初禅起再也不杂其余的心而入二禅,从二禅直至灭受定,念念中受,不杂其余的心,这样叫做次第。)

凡夫是罪人钝根,云何能得三十二相?如转轮圣王、提婆达、难陀所得相,名字虽同,而威德具足,净洁得处,则不同于佛。如先分别转轮圣王、佛相不同中说。

(凡夫是罪人钝根,怎么能得三十二相?如转轮圣王、提婆达、难陀所得相,名字虽同,而威德具足,净洁得处,就与佛不同。如先前分别转轮圣王、佛相不同中说的。)

又是相,圣无漏法果报,果自在随意,无量无边;转轮圣王等相,是福德业因缘,不能自在,有量有限。复次,提婆达、难陀有三十相,无三十二;转轮圣王,虽有三十二,无威德,不具足,不得处,与爱等烦恼俱。

(又这些相,是圣无漏法的果报,这种果自在随意,无量无边;转轮圣王等的相,是福德业因缘,不能自在,有量有限。又,提婆达、难陀有三十相,无三十二;转轮圣王,虽有三十二,无威德,不具足,不得处,伴随爱等烦恼。)

八十随形好具足,唯佛菩萨有之,余人正可有少许,或指纤长,或失腹,有如是等无威德之好,不足言。是故说言,出世间不共凡夫法,无咎。

(八十随形好具足,唯佛菩萨有之,其余的人正可有少许,或指纤长,或失腹,有向着样等无威德之好,不足言。所以说,出世间不共凡夫法,没有错。)
  

问曰:从初来,处处说诸法五众乃至一切种智,不说是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今经欲竟,何以品品中说?

(问:从开始到现在,处处说一切法五蕴直至一切种智,不说这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现在经快要说完了,为什么品品中都说?)

  答曰:佛有二种身:法身、生身。于二身中,法身为大。法身大,所益多故,上来广说;今经欲讫故,生身义应当说,是故今说。

(答:佛有二种身:法身、生身。在二身中,法身为大。因为法身大,所利益多,上来广说;现在经将说完,生身的道理应当说,所以现在说。)

复次,是生身相好庄严,是圣无漏法果报;今次第说,上杂诸波罗蜜说。四念处等诸法义,如先说。十力等是佛法甚深义,今当更略说。

(又,这生身相好庄严,是圣无漏法的果报;现在接着说,上面参杂各种波罗蜜说。四念处等各种法义,如先前说的。十力等这些道理,现在应当进一步略说。)

问曰:佛十力者,若总相说则一力,所谓一切种智力;若别相说,千万亿种力。随法为名,今何以但说十力?

(问:佛十力,如果按总相说就一力,所谓一切种智力;如果按别相说,是千万亿种力,随法为名,为什么但说十力?)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