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23)卷第九十 释实际品第八十  

2014-09-20 06:17:30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23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卷第十 释实际品第八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问道人  

 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23)卷第九十 释实际品第八十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【经】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若众生毕竟不可得,菩萨为谁故,行般若波罗蜜?”

 佛告须菩提:“菩萨为实际故,行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,实际、众生际异者,菩萨不行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,实际、众生际不异,以是故,菩萨摩诃萨为利益众生故,行般若波罗蜜。

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以不坏实际法,立众生于实际中。” 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若实际即是众生际,菩萨则为建立实际于实际。

世尊,若建立实际于实际,则为建立自性于自性。世尊,不得建立自性于自性。世尊,云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建立众生于实际?”

 佛告须菩提:“实际不可建立于实际,自性不可建立于自性。须菩提,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以方便力故,建立众生于实际,实际亦不异众生际,实际、众生际无二无别。”

 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何等是诸菩萨摩诃萨方便力,用是方便力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建立众生于实际,亦不坏实际相?”

 佛告须菩提:“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以方便力故,建立众生于布施。建立已,说布施先、后际空,作是言:‘如是布施前际空,后际空,中际亦空,施者亦空,施报亦空,受者亦空。

诸善男子,是一切法实际中不可得,汝等莫念布施异、施者异、施报异、受者异!若汝等不念布施异、施者异、施报异、受者异,是时布施能取甘露味,得甘露味果。汝善男子,以是布施故莫著色,莫著受、想、行、识。

何以故?是布施、布施相空,施者、施者空,施报、施报空,受者、受者空,空中布施不可得、施者不可得、施报不可得、受者不可得。何以故?是诸法毕竟自性空故。’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以方便力故,教众生持戒。语众生言:‘汝善男子,除舍杀生法,乃至除舍邪见法。

何以故?善男子,如汝所分别法,是诸法无如是性。汝善男子,当谛思惟,何等是众生而欲夺命?用何等物夺命?乃至邪见亦如是。’

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,如是方便力成就众生。是菩萨摩诃萨即为众生说布施、持戒果报,是布施、持戒果报自性空;知布施、持戒果报自性空已,是中不著,不著故心不散,能生智慧,以是智慧断一切结使烦恼,入无余涅槃。

是世俗法,非第一实义。何以故?空中无有灭,亦无使灭者。诸法毕竟空,即是涅槃。

 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见众生瞋恚恼心,教言:‘汝善男子,来修行忍辱,作忍辱人,当乐忍辱!汝所瞋者,自性空。汝来善男子,如是思惟,我于何所法中瞋?谁为瞋者?所瞋者谁?是法皆空,自性空法,无不空时。

是空非诸佛作,非辟支佛作,非声闻作,非菩萨摩诃萨作,非诸天、鬼神、龙王、阿修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伽,非四天王天乃至非他化自在天,非梵众天乃至非净居天,非无边空处乃至非有想非无想处诸天所作。

汝当如是思惟,瞋谁?谁是瞋者?何等是瞋事?是一切法性空,性空法无有所瞋。’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以是因缘,建立众生于性空,次第渐渐示教利喜,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是世俗法,非第一实义。

何以故?是性空中无有得者,无有得法,无有得处。须菩提,是名实际性空法,菩萨摩诃萨为众生故行是法,众生亦不可得。何以故?一切法离众生相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方便力故,见众生懈怠,教令身精进,心精进,作是言:‘诸善男子,诸法性空中无懈怠法、无懈怠者、无懈怠事,是一切法性皆空,无过性空者。

汝等生身精进,心精进,为生善法故莫懈怠!善法者,若布施、若持戒、若忍辱、若精进、若禅定、若智慧,若诸禅定、解脱、三昧,若四念处乃至八圣道分,若空解脱门、无相、无作解脱门,乃至十八不共法,莫懈怠!

诸善男子,是一切法性空中,当知无碍相、无碍法中无懈怠者,无懈怠法。’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教众生令住性空,不堕二法。何以故?是性空无二无别故,是无二法,则无可著处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性空般若波罗蜜时,教众生令精进,作是言:‘诸善男子勤精进!若布施、若持戒、若忍辱、若精进、若禅定、若智慧,若禅定、解脱、三昧,若四念处乃至八圣道分,若空解脱门、无相、

无作解脱门,若佛十力、若四无所畏、若四无碍智、若十八不共法、若大慈大悲。是诸法,汝等莫念二相,莫念不二相!何以故?是法性皆空,是性空不应用二相念,不应用不二相念。’

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以方便力故,成就众生;成就众生已,次第教令得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,入菩萨位,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见众生乱心,以方便力,为利益众生故,作是言:‘诸善男子当修禅定!汝莫生乱想,当生一心。何以故?是法性皆空,性空中无有法可得,若乱、若一心。

汝等住是三昧,所有作业,若身、若口、若意,若布施、若持戒、若行忍辱、若勤精进、若行禅定、若修智慧,若行四念处乃至若行八圣道分,若诸解脱、次第定,若行佛十力、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、大慈大悲、

三十二相,八十随形好,若声闻道、若辟支佛道、若菩萨道、若佛道,若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,若一切种智,若成就众生,若净佛国土,汝等皆当应随所愿得,行性空故。’

如是,须菩提,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方便力,为利益众生故,从初发意终不懈废,常求善法,利益众生,从一佛国至一佛国,供养诸佛,从诸佛闻法,舍身受身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终不忘失。

是菩萨常得诸陀罗尼,诸根具足,所谓身根、语根、意根。何以故?是菩萨摩诃萨,常修一切种智;修一切种智故,一切诸道皆修,若声闻道、若辟支佛道、若菩萨神通道。行神通道菩萨,常利益众生,终不忘失。

是菩萨住报得神通,利益众生,入生死五道,终不耗减。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住性空,以禅定利益众生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住性空,以方便力故,利益众生,作是言:‘汝等诸善男子,观一切法性空!善男子,汝等当作诸业,若身业、若口业、若意业,取甘露味,得甘露果!性空中无有法退。

何以故?性空不退,亦无退者;以性空非法亦非非法,于无所有法中,云何当有退?’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如是教众生常不懈废。

是菩萨自行十善,亦教他人行十善,五戒、八戒亦如是;自行初禅,亦教他人令行初禅,乃至第四禅亦如是;常自行慈心,亦教他人令行慈心,乃至舍心亦如是;自行无边空处,亦教他人令行无边空处,

乃至非有想非无想处亦如是;自行四念处,亦教他人令行四念处,乃至八圣道分、佛十力乃至八十随形好,亦如是;自于须陀洹果中生智慧,亦不住是中,亦教他人令得须陀洹果,乃至阿罗汉亦如是;

自于辟支佛道中生智慧,亦不住是中,亦教他人令得辟支佛道;自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,亦教他人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。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方便力故,终不懈怠。”

 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若诸法性常空,常空中众生不可得,法非法亦不可得,菩萨摩诃萨云何求一切种智?”

 佛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,如汝所言,诸法性皆空,空中众生不可得,法非法亦不可得。须菩提,若一切法性不空,菩萨摩诃萨不依性空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众生说性空法。

须菩提,色性空,受、想、行、识性空。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说五阴性空法,说十二入、十八界性空法,说四禅、四无量心、四无色定、四念处乃至八圣道分性空法,说三解脱门、八背舍、九次第定、佛十力、

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、大慈大悲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性空法,说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、辟支佛道、一切种智断烦恼习性空法。

须菩提,若内空性不空,外空乃至无法有法空性不空者,则坏空性。是性空不常不断。何以故?是性空无住处,亦无所从来,亦无所从去。

须菩提,是名法住相,是中无法,无聚无散,无增无减,无生无灭,无垢无净,是为诸法相。菩萨摩诃萨住是中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不见法有所发,无发无住,是名法住相。

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见一切法性空,不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是菩萨不见有法能障碍,当何处生疑?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性空。

不得众生,不得我,不得人,不得寿,不得命,乃至不得知者、见者;性空中色不可得,受、想、行,识不可得,乃至八十随形好不可得。

须菩提,譬如佛化作四众,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常为是诸众说法,千万亿劫不断。”

佛告须菩提:“是诸化众,当得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是诸化众无有根本实事故。一切诸法性空,亦无根本实事,何等是众生得须陀洹果乃至阿罗汉果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?”

“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亦如是,为众生说性空法,是众生实不可得;以众生堕颠倒故,拔众生令住不颠倒。颠倒即是无颠倒,颠倒、不颠倒虽一相,而多颠倒,少不颠倒。

无颠倒处中,则无我、无众生,乃至无知者、见者;无颠倒处中,亦无色,无受、想、行、识,无十二入乃至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是为诸法性空。

菩萨摩诃萨住是中,行般若波罗蜜时,于众生相颠倒中拔出众生,所谓无众生、有众生相中拔出,乃至知者、见者相中拔出。于无色、色相中,无受想行识、受想行识相中拔出众生。

十二入、十八界,乃至一切有漏法,亦如是。须菩提,亦有诸无漏法,所谓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分、八圣道分。如是等法,虽无漏,亦不如第一义相。

第一义相者,无作、无为、无生、无相、无说,是名第一义;亦名性空,亦名诸佛道,是中不得众生,乃至不得知者、见者,不得色、受、想、行,识,乃至不得八十随形好。

何以故?菩萨摩诃萨非为道法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为诸法实相性空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是性空前际亦是性空,后际亦是性空,中际亦是性空,常性空,无不性空时。

菩萨摩诃萨行是性空般若波罗蜜,为众生著众生相,欲拔出故,求道种智。求道种智时,遍行一切道:若声闻道,若辟支佛道,若菩萨道。是菩萨具足一切道,拔出众生于邪想著;净佛国土已,随其寿命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须菩提,过去十方诸佛道性空,未来、现在十方诸佛道亦性空;离性空,世间无道、无道果。要从亲近诸佛,闻是诸法性空,行是法,不失萨婆若!”

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甚深希有!诸菩萨摩诃萨,有行是性空法,亦不坏性空相,所谓色与性空异,受、想、行、识与性空异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性空异。

世尊,但色即是性空,性空即是色,乃至阿罗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性空,性空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!”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。若色与性空异,若受、想、行、识与性空异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性空异,菩萨摩诃萨不能得一切种智。

须菩提,今色不异性空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异性空;以是故,菩萨摩诃萨知一切法性空,发意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是中无有法若实若常,但凡夫著色、受、想、行,识。

凡夫取色相,取受、想、行、识相,有我心著内外物故,受后身: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是故不得脱生老病死、愁忧苦恼,往来五道。以是事故,菩萨摩诃萨行性空波罗蜜,不坏色等诸法相,若空、若不空。

何以故?是色性空相不坏色,所谓是色是空。譬如虚空不坏虚空,内虚空不坏外虚空,外虚空不坏内虚空。如是,须菩提,色不坏色空相,色空相不坏色。

何以故?是二法无有性能有所坏,所谓是空、是非空;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如是。”

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若一切法空无分别,云何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已来,作是愿:‘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’?

世尊,若一切法无分别,云何菩萨发心言:‘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’?世尊:若分别诸法,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!”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。若菩萨摩诃萨行二相者,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若分别作二分者,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若不二不分别诸法,则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菩提是不二相、不坏相。

须菩提,是菩提不色中行,不受、想、行,识中行,乃至菩提亦不菩提中行。何以故?色即是菩提,菩提即是色,不二不分别;乃至十八不共法,亦如是。是菩提非取故行,非舍故行。”

须菩提白佛言:“世尊,若菩萨摩诃萨菩提非取故行、非舍故行,菩萨摩诃萨菩提何处行?”

佛告须菩提:“于汝意云何?如佛所化人,在何处行?若取中行?若舍中行?”

须菩提言:“世尊,非取中行,非舍中行。”

佛言:“菩萨摩诃萨菩提亦如是,非取中行,非舍中行。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阿罗汉梦中菩提何处行?若取中行?若舍中行?”

“不也,世尊。非取中行,非舍中行。世尊,阿罗汉毕竟不眠,云何梦中菩提,若取中行,若舍中行?”

“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如是非取中行,非舍中行,所谓色中行,乃至一切种智中行。”

“世尊,将无菩萨摩诃萨不行十地,不行六波罗蜜,不行三十七助道法,不行十四空,不行诸禅定、解脱、三昧,不行佛十力乃至八十随形好,住五神通,净佛国土,成就众生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”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。如汝所言,今菩萨虽菩提无处行,若不具足十地、六波罗蜜、四禅、四无量心、四无色定,四念处乃至八圣道分,空、无相、无作解脱,佛十力乃至八十随形好,常舍法、不错谬法,不具足是诸法,终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是菩萨摩诃萨住色相中,住受、想、行、识相中,乃至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相中,能具足十地,乃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是相常寂灭,无有法能增能减、能生能灭、能垢能净、能得道、能得果。世谛法故,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非第一实义。何以故?第一实义中,无有色,乃至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。

是一切法,皆以世谛故说,非第一义。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已来,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菩提亦不增,众生亦不减,菩萨亦无增减。

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若人初得道时,住无间三昧,得无漏根,成就须陀洹果,若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、阿罗汉果。汝尔时,有所得,若梦、若心、若道、若道果不?”

 须菩提言:“世尊,不得也!”

 佛告须菩提:“云何当知得阿罗汉道者?”

 “世尊,世谛法故,分别名阿罗汉道。”

 佛语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。世谛法故,说名菩萨,说名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乃至一切种智。是菩提中无法可得,若增若减,以诸法性空故。

诸法性空尚不可得,何况得初地心乃至十地心,六波罗蜜、三十七助道法,空三昧,无相、无作三昧,乃至一切佛法当有所得?无有是处!如是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,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利益众生。”


【论】释曰:上品中须菩提种种因缘难:若诸法空,云何有五道生死、善不善法?今难众生,作是言:世尊,若众生毕竟不可得,菩萨为谁故行般若?先难法为众生,今难众生为法故。

(【论】释:上品中须菩提种种因缘诘难:如果一切法空,怎会有五道生死、善不善法?现在诘难众生,这样说:世尊,如果众生毕竟不可得,菩萨为了谁而行般若?先诘难法为众生,现在诘难众生为法。)

佛答:为实际故,菩萨行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意谓:菩萨为度众生故,行般若波罗蜜。佛意:众生假名虚诳,毕竟不可得;菩萨为一切实法故,行般若波罗蜜,实法即是实际。

(佛答:为了实际,菩萨行般若波罗蜜。须菩提的意思是说:菩萨为了度众生,行般若波罗蜜。佛的意思:众生假名虚诳,毕竟不可得;菩萨为了一切实法,行般若波罗蜜,实法即是实际。)

问曰:一切菩萨见众生苦恼,为度众生故发大悲心,今何以言为实际?

问:一切菩萨见众生苦恼,为了度众生而发大悲心,现在为什么说为了实际?)

 答曰:初发意菩萨,但为灭众生苦故,发大悲心。苦者,所谓老病死等,及身心衰恼。云何灭是苦?寻苦因缘,由生故。如佛十二因缘中说:何因缘故有老病死?以有生故。

答:初发意的菩萨,但为了灭众生苦,发大悲心。苦是所谓老病死等,及身心衰恼。怎么灭这苦?寻苦的因缘,由生所以有苦。如佛十二因缘中说:何因缘而有老病死?因为有生。

 问曰:一切众生皆知生因缘是苦,菩萨有何奇特?

问:一切众生都知生因缘是苦,菩萨有何奇特?)

 答曰:众生不知由生有苦。若遭苦时,但怨恨人,自不将适,初不怨生;以是故增长结使,重增生法,不知真实苦因。有人无鞭杖、刀兵诸愁恼苦,而有死苦,此死从何所来?从生而有。

答:众生不知由生有苦。如果遭苦时,但怨恨人,自己不顺,从不怨生;因为这样增长结使,重增生法,不知真实苦因。有人无鞭杖、刀兵各种愁恼苦,而有死苦,此死从那里来?从生而有。)

复次,鞭杖、刀兵愁恼,皆由生故有;余法或有苦、或无苦,是生法必定有苦。正使大智及诸天,有生必有死,有死必有苦,是故知生定是苦本;如草木有生故必可焚烧,若当不生,虽有猛火、大风,无所烧害。

 (又,鞭杖、刀兵愁恼,都由生而有;其余的法或有苦、或无苦,此生法必定有苦。正使大智及众天,有生必有死,有死必有苦,所以知生定是苦本;如草木因为有生必可焚烧,如果不生,虽有猛火、大风,无所烧害。)

菩萨既得苦因缘,复推生因缘,生因缘者有。“有”有三种:欲有、色有、无色有。著是三有起善恶业,是生因。有因者,四种取;取因缘者,爱等诸烦恼。小者未能起业故,名为爱;增长能起业故,名为取。

菩萨既得苦的因缘,又推生的因缘,生的因缘是有。“有”有三种:欲有、色有、无色有。著这三有起善恶业,是生的因。有的因是,四种取;取的因缘是,爱等各种烦恼。小的因为未能起业,名为爱;增长能起业,名为取。)

欲取、见取、戒取、我语取,取著是四事故,能起种种业。爱因缘,三种受;受因缘者,眼等六种触;触名受等诸心数法,情、尘、识三事和合故,心中生受等心数法。

 (欲取、见取、戒取、我语取,因为取著这四件事,能起种种业。爱的因缘是,三种受;受的因缘是,眼等六种触;触名受等各种心数法,因根、尘、识三事和合,心中生受等心数法。)

根本虽三事,和合故生触,为六情依止住处故,但说六入。六入因缘名色,六入虽即是名色分,成就名六入,未成就名名色。色成就名五入,名成就名一入。是胎中时因缘次第,名名色。

(根本虽三件事,因为和合生触,因为是六根的依止住处,但说六入。六入的因缘名色,六入虽即是名色的一部分,名色成就叫六入,未成就叫名色。色成就叫五入,名成就叫一入。是胎中时的因缘次第,叫名色。)

名色因缘是识,若识不入胎初,胎初则烂坏。识名中阴中五众,是五众细故,但名为识。若识不入而胎成者,如一切和合时,皆应成胎!

 (名色的因缘是识,如果识不入胎的开始,胎一开始就烂坏了。识是中阴中的五蕴,因为这样的五蕴微细,但称为识。如果识不入而胎能成,如一切和合时,都应成胎!)

问曰:识何因缘故入胎?

 问:识因为什么因缘入胎?)

答曰:行因缘。行即是过去三种业,业将识入胎。如风吹绝焰空中而去,焰则依止于风;先世作人身时,燃六识故,命终时业将识入胎。

 答:行因缘。行即是过去三种业,业将识入胎。如风吹绝焰空中而去,焰就依止于风;先世作人身时,因为六识烧燃,命终时业将识入胎。)

问曰:上业何以名有?今业何以名行?

问:上面的业为什么叫有?现在的业为什么叫行?)

答曰:上是今世业,为未来有故名为有。今业过去世已灭尽,但有名,名为行,天竺语删迦罗,秦言行。是行因缘名无明,一切烦恼虽是过去业因缘,无明是根本故,但名无明。

 答:上面是今世的业,为未来有所以名为有。现在的业过去世已灭尽,但有名,所以叫作行,印度话删迦罗,中国话的意思是行。此行的因缘叫无明,一切烦恼的因缘虽是过去的业,因为无明是根本,但叫无明。)

今世现在著爱、取多故,爱、取受名;过去世中,是疑、邪见处故,但名无明。今得一切苦恼根本,是无明。

 (因为今世著爱、取多,受爱、取的名;过去世中,因为是疑、邪见处,但叫无明。今得一切苦恼的根本,是无明。)

问曰:无始生死展转甚多,何以正齐无明?

问:无始生死展转极多,为什么正齐无明?)

答曰:是事先已答,菩萨思惟为人从苦得脱故,求苦因缘。众生过去、现在老死等苦,不可得除,为除未来世老死苦,断相续不令复生。如良医,过去病不可治,现在病亦不可治,服药但能治应起病,破其冷热,不复令起。

(答:这事先已答,菩萨思惟是为了别人从苦得脱,求苦的因缘。众生过去、现在老死等苦,不可得除,为了除掉他们未来世的老死苦,断相续不使它生。如良医,过去病不可治,现在病也不可治,服药但能治应起的病,破他的冷热,不再让它起来。)

又如失火烧舍,不为已过火故勤灭,亦不为现在火故勤灭,但为未来火,不令更烧故勤灭。良医、灭火人,勤方便亦不虚。

(又如失火烧房舍,不为已过去的火而精勤灭火,也不为现在火而精勤灭火,但为未来的火,不让它再烧而精勤灭火。良医、灭火人,勤方便也不虚受劳苦。)

菩萨灭众生苦恼亦如是:过去苦已灭,无所复能;现在苦恼,先世因缘成就故不可却;但破未来世老死等苦因缘故,破是生法,老死等苦自然永灭。

(菩萨灭众生苦恼也是这样:过去的苦已灭,不能再烧;现在的苦恼,因为由先世的因缘成就所以不可避免;但为了破未来世老死等苦的因缘,破这生法,老死等苦自然永灭。)

是故菩萨欲灭未来世老死等苦因缘生,得现在有等八因缘:一名有漏业;二名现在世诸烦恼,所谓四取、一爱。是二种烦恼,从二心数法生,所谓受及触。触能生一切心数法,受前生故,得名触是受因缘。

(所以菩萨欲灭未来世老死等的苦因缘‘生’,得现在有等八因缘:一名有漏业;二名现在世各种烦恼,所谓四取、一爱。这二种烦恼,从二心数法生,所说的受及触。触能生一切心数法,因为受的前面生,得名触是受的因缘。

受虽能生三毒,一切众生,爱是旧烦恼。触因缘是内六入,如先说。虽有外六入,内六入无故,触等心数法不生,是故内六入得名。

(受虽能生三毒,一切众生,爱是旧烦恼。触的因缘是内六入,如先前说的。虽有外六入,如果内六入没有,触等心数法不生,所以内六入得名触的因缘。)

名色是六入因缘,如此中说:初入胎识,是名色因缘,识、名色在胎中,此中虽有六入,未成就未可用故,未得名字。既生婴孩,未能有所作,但有六入。转大有六触,如小儿蹈火履冰,但有触未知苦乐。

(名色是六入的因缘,如此中说:初入胎的识,是名色的因缘,识、名色在胎中,此中虽有六入,因为没有成就不可用,没有得名字。刚生的婴孩,未能有所作用,但有六入。转大的时候有六触,如小儿踩火履冰,但有触不知苦乐。)

转大受苦乐,未深爱著,如小儿虽瞋,未能起杀等恶业,虽喜未能起施等善业。年及成人,得苦生恚,得乐生爱,求乐具故,取欲等四取,取时能起善恶业。若知先一世无明业因缘,则亿万世可知。

(转大一点的时候受苦乐,未深爱著,如小儿虽瞋,未能起杀等恶业,虽喜未能起施等善业。年龄长到成人,得苦生恚,得乐生爱,为了求乐具,取欲等四取,取时能起善恶业。如果知先一世的无明业因缘,则亿万世可知。)

譬如现在火热,过去、未来火亦如是。若无明因缘更求其本,则无穷,即堕边见,失涅槃道,是故不应求。若更求,则堕戏论,非是佛法。

 (譬如现在火热,过去、未来的火也是一样。如果再求无明因缘的本末,就无穷,即堕边见,失涅槃道,所以不应求。如果再求,则堕戏论,不是佛法。)

菩萨欲断无明故,求无明体相,求时即入毕竟空。何以故?佛经说无明相:内法不知,外法不知,内外法不知。

菩萨因为欲断无明,求无明的体相,求时即入毕竟空。为什么?佛经说无明相:内法不知,外法不知,内外法不知。)

菩萨以内空观内法,内法即空;以外空观外法,外法即空;以内外空观内外法,内外法即空。如是等一切是无明相,如先品、德女经中破无明广说。

 (菩萨用内空观内法,内法即空;用外空观外法,外法即空;以内外空观内外法,内外法即空。象这样等一切是无明的相,如先品、德女经破无明中广说的。)

复次,菩萨求无明体,即时是明,所谓诸法实相名为实际。观诸法如幻如化,众生颠倒因缘故,起诸烦恼,作恶罪业,轮转五道受生死苦。

又,菩萨求无明的体,即时是明,所谓一切法的实相名为实际。观一切法如幻如化,众生因颠倒因缘,起各种烦恼,作恶罪业,轮转五道受生死苦。)

譬如蚕出丝自裹缚,入沸汤火炙;凡夫众生亦如是,初生时未有诸烦恼,后自生贪欲、瞋恚等诸烦恼,是烦恼因缘故覆真智慧,转身受地狱火烧汤煮。菩萨知是法本末皆空,但众生颠倒错故,受如是苦。

(譬如蚕出丝自裹缚,入沸汤火炙;凡夫众生也是这样,初生时未有各种烦恼,后自生贪欲、瞋恚等一切烦恼,因为这些烦恼因缘覆真智慧,转身受地狱火烧汤煮。菩萨知这些法本末都空,只是因为众生颠倒错,受这样的苦。)

菩萨于此众生起大悲,心欲破是颠倒故,求于实法,行般若波罗蜜,通达实际;种种因缘教化众生,令住实际,是故住实际无咎。

(菩萨对于这些众生起大悲,因心欲破这颠倒,求实法,行般若波罗蜜,通达实际;种种因缘教化众生,让他们住实际,所以住实际没有过失。)

 复次,经中说:若众生与实际异,菩萨不应行般若波罗蜜。异者,实际是毕竟空,众生际是决定有。若尔者,应难:若诸法实际相空,菩萨云何为众生故修是实际?

又,经中说:如果众生与实际不同,菩萨不应行般若波罗蜜。异的意思是,实际是毕竟空,众生际是决定有。如果是那样,应诘难:如果一切法实际相空,菩萨怎么为了众生而修这实际?)

若众生毕竟空,实际定有,无众生则无所利益,为谁故行实际?今众生际,实不异实际,故行般若;欲觉悟狂惑颠倒凡夫故,行般若波罗蜜,令众生住实际中,而不坏实际。

 (如果众生毕竟空,实际定有,无众生就无所利益,为了谁而行实际?现在众生际,实不异实际,所以行般若;因为欲觉悟狂惑颠倒凡夫,行般若波罗蜜,让众生住实际中,而不坏实际。)

是时,须菩提更问:若众生际、实际不异,云何以实际著实际?自性不应自性中住,如指端不能自触指端!佛可其意:菩萨以方便故,建立众生于实际,而众生、实际不异,一亦不可得。若是一,则坏实际相。

这时,须菩提再问:如果众生际、实际不异,怎没用实际著实际?自性不应自性中住,如指端不能自触指端!佛认可了他的意思:菩萨因为用方便力,建立众生于实际,而众生、实际不异,一也不可得。如果是一,就坏实际相。)

所以者何?得是一性故。菩萨知是二法,不一不二,亦不不一,亦不不二,毕竟寂灭无戏论相。菩萨生大悲心,但欲拔出众生离于颠倒故,教化众生。

(为什么?因为得这一性。菩萨知是二法,不一不二,也不不一,也不不二,毕竟寂灭无戏论相。菩萨生大悲心,但欲拔出众生离于颠倒,教化众生。)

又问:云何名方便?

(又问:什么是方便?)

佛言:菩萨行般若时,以方便力故,建立众生于檀中,说是檀先际、后际空,中际亦尔,如经中广说。菩萨知实际者到众生边,如先檀品中说。众生闻已发心,折薄烦恼,深著布施。

(佛说:菩萨行般若时,因用方便力,建立众生于布施中,说这布施先际、后际空,中际也是那样,如经中广说的。菩萨知实际者到众生边,如先前檀品中说的。众生听后发心,折薄烦恼,深著布施。)

菩萨怜愍众生:我从悭中拔出,今复著布施;众生若受布施,福尽受诸苦恼;又受福德富贵因缘,得作大罪,则堕地狱。是故愍此众生得少许时乐,而受苦长久!

(菩萨怜愍众生:我从悭中拔出,今又著布施;众生如果受布施,福尽受各种苦恼;又受福德富贵因缘,得作大罪,就堕地狱。所以怜悯这些众生得少许时的乐,而受苦长久!)

是故菩萨为说布施实相,所谓毕竟空,作是言:是布施过去已灭,不可见,不可得,不可用,但可忆念,如梦所见无异;未来未生故,亦无所有,毕竟空。

(所以菩萨为他们说布施的实相,所谓毕竟空,这样说:此布施过去已灭,不可见,不可得,不可用,但可忆念,如梦所见无异;因为未来未生,也无所有,毕竟空。)

是布施先、后际无故,中际亦无。如破六尘中、破色法中说:现在布施虽眼见,分分破析,乃至微尘不可得。布施三世空,施者、受者、果报亦如是。菩萨语施者言:布施等法,是初入佛法门;实际中、实际相亦无,何况布施?

(这布施因为前、后际没有,中际也没有。如破六尘中、破色法中说:现在布施虽眼见,分分破析,直至微尘不可得。布施三世空,施者、受者、果报也是这样。菩萨对布施的人说:布施等法,是初入佛道的法门;实际中、实际相也没有,何况布施?)

汝莫念、莫著布施等法!若不念、不著如布施体相,如是布施者,则得甘露味、甘露果。甘露味者,是八圣道分;甘露果者,是涅槃。菩萨虽住实际中,以方便力,布施门度众生。余波罗蜜亦如是,如经中广说。

 (你不要念、不要著布施等法!如果不念、不著如布施体相,象这样布施者,则得甘露味、甘露果。甘露味,是八圣道这部分;甘露果,是涅槃。菩萨虽住实际中,用方便力,布施门度众生。其余的波罗蜜也是这样,如经中广说的。)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一切法性空,性空中无法及非法,亦无众生,菩萨云何住是空中求一切种智?

须菩提对佛说:世尊,如果一切法性空,性空中无法及非法,也无众生,菩萨怎么住这空中求一切种智?)

佛答:菩萨安立性空中故,能行是布施等诸法。

(佛答:菩萨因安立性空中,能行这布施等各种法。)

又问:性空破一切法,悉尽无余,云何菩萨住性空中,能行布施等诸善法?佛可须菩提意而说因缘:菩萨知诸法实相,住是中,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诸法实相者,即是性空。

又问:性空破一切法,全尽无余,为什么菩萨住性空中,能行布施等一切善法?佛认可须菩提的意思而说因缘:菩萨知一切法的实相,住实相中,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诸法实相,即是性空。

若一切法性不空,菩萨不应住是诸法性空中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,为众生说性空法,所谓色性空,受、想、行、识性空,乃至为众生说一切种智、断烦恼习性空法。

(如果一切法性不空,菩萨不应住这一切法性空中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后,为众生说性空法,所谓色性空,受、想、行、识性空,直至为众生说一切种智、断烦恼习性空法。)

复次,须菩提,十八空,若性不空,是为坏空体。何以故?十八空能令一切法空,若自不空,则为虚诳。又若不空者则堕常边著处,能生烦恼;性空无实住处,无所从来,去无所至,是名常住法相。

(又,须菩提,十八空,如果性不空,这是坏空体。为什么?十八空能使一切法空,如果自己不空,就是虚诳。又如果不空就堕常边著处,能生烦恼;性空无实住处,无所从来,去无所至,这叫常住法相。)

常住法相是性空之异名,亦名诸法实相;是相中无生无灭,无增无减,无垢无净。菩萨住是中,见一切法性空,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、不疑、不悔。

(常住法相是性空的异名,也名一切法实相;这相中无生无灭,无增无减,无垢无净。菩萨住这中,见一切法性空,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、不疑、不悔。)

何以故?不见诸法能障碍者,以方便力故度众生。方便力者,毕竟无法,亦无众生,而度众生。

(为什么?不见一切法能障碍,用方便力而度众生。方便力是毕竟无法,也无众生,而度众生。)

 问曰:若众生及法,从本以来无,为谁作方便?为度脱谁?

 问:如果众生及法,从本以来无,为谁作方便?为度脱谁?)

答曰:性空名空性亦无,汝何以取是空性相作难?若有性空相,应当作难!

 (答:性空的意思是空性也没有,你为什么取这空性相作诘难?如果有性空相,应当作诘难!)

复次,得诸法实相者,知是性空,是人则知诸法性空,无法、无众生。凡人未得实相故,种种忆想分别;譬如狂人妄有所见,以为实有。

又,得一切法实相者,知这性空,这人就知一切法性空,无法、无众生。凡人未得实相,种种忆想分别;譬如狂人妄有所见,认为实有。)

为度凡夫狂人故,言为众生说狂法中,有是诸法分别,实法中则无。菩萨欲满本愿故,又不著性空,故有度众生,此中则不应难。

(为了度凡夫狂人,说为众生说狂法中,有这个种法的分别,实法中就没有。因为菩萨欲满本愿,又不著性空,所以有度众生,此中则不应诘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