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3)卷第九十五 释平等品第八十六(有本作见实品)  

2014-09-23 07:04:48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3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卷第十五 释平等品第八十六(有本作见实品)
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问道人

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3)卷第九十五 释平等品第八十六(有本作见实品)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  【经】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见实者不垢不净,见不实者亦不垢不净。何以故?一切法性无所有故。世尊,无所有中无垢无净,所有中亦无垢无净。世尊,无所有中、有所有中亦无垢无净。世尊,云何如实语者不垢不净,不实语者亦不垢不净?

佛告须菩提:“是诸法平等相,我说是净。须菩提,何等是诸法平等?所谓如,不异不诳,法相、法性、法住、法位、实际,有佛无佛法性常住,是名净。世谛故说,非最第一义;最第一义,过一切语言论议音声。”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一切法空,不可说,如梦、如响、如焰、如影、如幻、如化,云何菩萨摩诃萨,用是如梦、如响、如焰、如影、如幻、如化法?

无有根本定实,云何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作是愿我当具足檀波罗蜜,乃至具足般若波罗蜜我当具足神通波罗蜜,具足智波罗蜜,具足四禅、四无量心、四无色定,四念处乃至具足八圣道分我当具足三解脱门、

八背舍、九次第定我当具足佛十力,乃至具足十八不共法我当具足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具足诸陀邻尼门、诸三昧门我当放大光明遍照十方,知诸众生心,如应说法

佛告须菩提:于汝意云何?汝所说诸法,如梦、如响、如焰、如影、如幻、如化不?

须菩提言:尔!世尊。世尊,若一切法如梦乃至如化,菩萨摩诃萨云何行般若波罗蜜?世尊,是梦乃至如化,虚妄不实。世尊,不应用不实虚妄法,能具足檀波罗蜜,乃至十八不共法。

佛告须菩提:如是,如是。不实虚妄法,不能具足檀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;行是不实虚妄法,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,是一切法皆是忆想思惟作法,用是思惟忆想作法,不能得一切种智。

须菩提,是一切法,能助道法,不能益其果,所谓是诸法无生、无出、无相。菩萨从初发意已来,所作善业,若檀波罗蜜乃至一切种智。

何以故?知诸法皆如梦乃至如化,如是等法不具足檀波罗蜜乃至一切种智,不能得成就众生、净佛国土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是菩萨摩诃萨所作善业,檀波罗蜜乃至一切种智,知如梦乃至如化,亦知一切众生如梦中行,乃至知如化中行。是菩萨摩诃萨不取般若波罗蜜是有法,用是不取故,得一切种智,知是诸法如梦无所取,乃至诸法如化无所取。

何以故?般若波罗蜜是不可取相,禅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不可取相。是菩萨摩诃萨知一切法是不可取相已,发心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何以故?一切法不可取相,无根本定实,如梦乃至如化,用不可取相法,不可得不可取相法。但以众生不知不见如是诸法相,是菩萨摩诃萨为是众生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是菩萨从初发意已来,所有布施,为一切众生故,乃至有所修习智慧,皆为一切众生,不为己身。菩萨摩诃萨不为余事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但为一切众生故。

是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见众生无众生,但众生相中住;乃至无知者、无见者,知见相中住。令众生远离颠倒,远离已,置甘露性中住;住是中者,无有妄相,所谓众生相乃至知者、见者相。

是时,菩萨动心、念心、戏论心皆舍,常行不动心、不念心、不戏论心。须菩提,以是方便力故,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自无所著,亦教一切众生令得无所著;世谛故,非第一义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世尊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得诸佛法,以世谛故得?以第一义中得?

佛言:以世谛故说佛得是法,是法中无有法可得是人得是法。何以故?是人得是法,是为大有所得,用二法,无道无果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行二法,无道无果;行不二法,有道有果不?

佛言:行二法无道无果,行不二法亦无道无果。若无二法,无不二法,即是道,即是果。何以故?用如是法得道、得果,用是法不得道、不得果,是为戏论。诸平等法中,无有戏论;无戏论相,是诸法平等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诸法无所有性,是中何等是平等?

佛言:若无有法,无有无法,亦不说诸法平等相,除平等,更无余法离一切法平等相。平等者,若凡夫、若圣人,不能行、不能到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乃至佛亦不能行,亦不能到?

佛言:是诸法平等,一切圣人皆不能行,亦不能到,所谓诸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、诸菩萨摩诃萨及诸佛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佛者,一切诸法中行力自在,云何说佛亦不能行、不能到?

佛告须菩提:若诸法平等与佛有异,应当如是问。

须菩提,今诸凡夫人平等,诸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、诸菩萨摩诃萨、诸佛及圣法皆平等;是一平等无二,所谓是凡夫人,是须陀洹乃至佛,是一切法平等中皆不可得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诸法平等中皆不可得,是凡夫人乃至是佛。世尊,凡夫人、须陀洹乃至佛,为无有分别?

佛告须菩提:如是,如是。诸法平等中,无有分别,是凡夫人,是须陀洹乃至是佛。

世尊,若无分别诸凡夫人、须陀洹乃至佛,云何分别有三宝现于世,佛宝、法宝、僧宝?

佛言:于意云何?佛宝、法宝、僧宝,与诸法等异不?

须菩提白佛言:如我从佛所闻义,佛宝、法宝、僧宝,与诸法等无有异。世尊,是佛宝、法宝、僧宝,即是平等,是法皆不合、不散,无色、无形、无对,一相所谓无相。

佛有是力,能分别无相诸法处所,是凡夫人、是须陀洹、是斯陀含、是阿那含、是阿罗汉、是辟支佛、是菩萨摩诃萨、是诸佛。

佛告须菩提:如是,如是。诸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不分别诸法,当知是地狱、是饿鬼、是畜生、是人、是天,是四天王天乃至是他化自在天,是梵天乃至是非有想非无想处天,是四念处乃至八圣道分,是内空乃至是无法有法空,是佛十力乃至是十八不共法不?

须菩提言:不知也!世尊。

以是故,须菩提,当知佛有大恩力,于诸法平等中,不动而分别诸法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如佛于诸法平等中不动,凡夫人亦于诸法平等中不动,须陀洹乃至辟支佛亦于诸法平等中不动。世尊,若诸法等相,即是凡夫人相,即是须陀洹相,乃至诸佛即是平等相。

世尊,今诸法各各相,所谓色相异,受、想、行、识相异;眼相异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相异;地相异,水、火、风、空、识相异;欲相异,瞋、痴相异,邪见相异;禅相异,无量心相异,无色定相异;四念处相异,乃至八圣道分相异;

檀波罗蜜相异,乃至般若波罗蜜相异;三解脱门相异;十八空相异;佛十力相异,四无所畏相异,四无碍智相异,十八不共法相异;有为法性异,无为法性异;是凡夫人相异,乃至佛相异。

诸法各各相,云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诸法异相中不作分别?若不作分别,不能行般若波罗蜜;若不行般若波罗蜜,不能从一地至一地;若不从一地至一地,不能入菩萨位;不能入菩萨位故,不能过声闻、辟支佛地;

不能过声闻、辟支佛地故,不能具足神通波罗蜜;不具足神通波罗蜜,不能具足檀波罗蜜,乃至不能具足般若波罗蜜,从一佛国至一佛国,供养诸佛,于诸佛所种善根;用是善根能成就众生,净佛国土。

佛告须菩提:如汝所问,是诸法相亦是凡夫人,亦是须陀洹乃至佛。

世尊,是诸法各各相,所谓色相异,乃至有为、无为法相异,云何菩萨摩诃萨观一相不作分别?

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是色相空不?乃至诸佛相空不?

世尊,实空。

须菩提,空中各各相法可得不?所谓色相乃至诸佛相。

须菩提言:不可得!

佛言:以是因缘故,当知诸法平等中,非凡夫人,亦不离凡夫人,乃至非佛,亦不离佛。

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是平等,为是有为法?为是无为法?

佛言:非有为法,非无为法。何以故?离有为法,无为法不可得;离无为法,有为法不可得。须菩提,是有为性、无为性,是二法不合、不散,无色、无形、无对,一相所谓无相。佛亦以世谛故说,非以第一义。

何以故?第一义中无身行、无口行、无意行,亦不离身、口、意行得第一义。是诸有为法、无为法平等相,即是第一义。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第一义中不动,而行菩萨事,饶益众生。

【论】释曰:须菩提思惟:佛答实见者、妄见者无异,垢净见无故。思惟已,问佛:见实者无垢无净,见不实者亦不垢不净,一切法性无所有故;无所有中无垢无净,所有中亦无垢无净。

(【论】释:须菩提思惟:佛答实见者、妄见者没有差别,因为垢净见没有。思惟后,问佛:见实者无垢无净,见不实者也不垢不净,因为一切法性无所有;无所有中无垢无净,所有中也无垢无净。)

无所有断灭见故,不应有垢净;所有中常见故,不应有垢净。所有若决定是有,则不从因缘生,不从因缘生故常,常故无垢无净。须菩提白佛:实见者、不实见者,是义云何?

(无所有因为断灭见,不应有垢净;所有中因为常见,不应有垢净。所有如果决定是有,就不从因缘生,不从因缘生而常,常而无垢无净。须菩提对佛说:实见者、不实见者,这两的含义是什么?)

佛答:垢净虽无别相可说,诸法平等故,是名为净。若分别说垢净相,是事不然!一切法平等故,我说名净。

(佛答:垢净虽无差别相可说,因为一切法平等,这样名为净。如果分别说垢净的相,这事不是那样!因为一切法平等,我说名净。)

佛告须菩提:诸法实相,如、法性、法住、法位、实际是平等,菩萨入是等中,心无憎爱。是法,有佛无佛常住,作法皆是虚诳,是故说无作法,有佛无佛常住。

(佛告须菩提:一切法实相,如、法性、法住、法位、实际是平等,菩萨入这等中,心无憎爱。这些法,有佛无佛常住,作法都是虚诳,所以说无作法,有佛无佛常住。)

听者心即取相,著是诸法平等;如人以指指月,不知者但视其指而不视月。是故佛说:诸法平等相亦如是,皆是世谛,世谛非实,但为成办事故说。

听的人心即取相,著这一切法平等;如人用指指月,不知的人但视他的指而不视月。所以佛说:一切法平等的相也是这样,都是世谛,世谛不实,但为成办事而说。

譬如以金贸草,不知者言:何以以贵易贱?答曰:我事须用故。是平等义不可说,一切名字语言音声悉断。何以故?诸法平等,是无戏论寂灭相;但觉观散心中,有语言故有所说。

(譬如用金换草,不知的人说:为什么用贵易贱?答说:因为我有事须用。这平等义不可说,一切名字语言音声都断。为什么?一切法平等,是无戏论寂灭相;但觉观散心中,有语言而有所说。)

须菩提从佛闻诸法平等相,解其旨趣,为诸新发意菩萨故问:世尊,若一切法空不可说,如梦乃至如化,云何菩萨于无根本法中而生心作是愿,我当具足檀波罗蜜,乃至为众生如应说法?

须菩提从佛听说一切法平等的相,理解了它的旨趣,为众新发意菩萨而问:世尊,如果一切法空不可说,如梦直至如化,菩萨怎么在无根本法中而生心作这愿,我当具足布施波罗蜜,直至为众生如应说而说法?)

佛以反问答须菩提:布施等乃至陀罗尼门说法等,此诸法非如幻、如梦等耶?

(佛用反问答须菩提:布施等直至陀罗尼门说法等,这些法不如幻、如梦等吗?)

须菩提言:实尔!是诸法虽有利益,不出于如梦法。

(须菩提说:如幻如梦!这些法虽有利益,不出于如梦法。)

须菩提复问:世尊,梦等法皆虚妄不实,菩萨为求实法故,行般若波罗蜜得佛道,云何行不实法?不实法不能行檀波罗蜜等!

须菩提又问:世尊,梦等法都虚妄不实,菩萨为乐求实法,行般若波罗蜜得佛道,为什么行不实法?不实法不能行布施波罗蜜等!)

佛可须菩提言:如是,如是,布施等法,皆是思惟忆想分别作起生法,不得住如是法中成一切种智。即时众中听者,心生懈怠,是故佛说:是一切法,皆是助道因缘。若于是法中邪行谬错,是名不实;若直行不谬,即是助道法。

(佛认可须菩提的话说:是这样,是这样,布施等法,都是思惟忆想分别作起生法,不得住像这样的法中成一切种智。即时众中听的人,心生懈怠,所以佛说:这一切法,都是助道因缘。如果在这些法中邪行谬错,这样名不实;如果直行不谬,即是助道法。)

是法为助道故,不为果。是布施等是有为法,道亦有为,同相故相益;道果者,所谓诸法实,无出、无生,一相、无相,寂灭涅槃,是故于涅槃不能有益。

(这些法为了助道,不为果。这布施等是有为法,道也有为,同相而相益;道果是,所谓一切法实,无出、无生,一相、无相,寂灭涅槃,所以于涅槃不能有益。)

如时雨能益草木,不益虚空;是故菩萨知是助道法及道果,从初发心来所作善法布施等,知皆是毕竟空,如梦乃至如化。

(如时雨能益草木,不益虚空;所以菩萨知这助道法及道果,从初发心来所作善法布施等,知都是毕竟空,如梦直至如化。)

问曰:若菩萨知诸法实相,何用行布施等为?

问:如果菩萨知一切法的实相,还用布施干什么?)

答曰:佛此中说:布施等不具足,不能成就众生。菩萨庄严身,及音声语言,得佛神通力,以种种方便力,能引导众生。

答:佛此中说:布施等不具足,不能成就众生。菩萨庄严身,及音声语言,得佛神通力,以种种方便力,能引导众生。)

是故菩萨为成就众生故,行檀波罗蜜,亦不取檀波罗蜜若有、若无相,亦不戏论如梦等诸法,直行乃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所以菩萨为了成就众生,行布施波罗蜜,也不取布施波罗蜜或有、或无的相,也不戏论如梦等各种法,直行直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何以故?般若波罗蜜不可取相,乃至十八不共法亦不可取相;知一切不可取相已,发心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作是念:一切无根本,不可取相,如梦乃至如化;以不可取法不能得不可取相法,但以众生不知是法故,我为是众生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为什么?般若波罗蜜不可取相,直至十八不共法也不可取相;知一切不可取相后,发心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这样想:一切无根本,不可取相,如梦直至如化;用不可取法不能得不可取相法,但因众生不知这法,我为这些众生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是菩萨从初发心来,所有布施为一切众生,所谓布施等诸善法,为一切众生故修,不自为身。此中佛自说因缘;不为余事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但为一切众生故。

(这样的菩萨从初发心来,所有布施为一切众生,所谓布施等各种善法,为一切众生而修,不自为身。此中佛自说因缘;因为不为其余的事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但为了一切众生。)

所以者何?是菩萨远离怜愍众生心,但行般若波罗蜜,求诸法实相,或堕邪见中;是人未得一切智,所求一切智事,心未调柔,故堕诸边,诸法实相难得故。

(为什么?这样的菩萨远离怜愍众生的心,但行般若波罗蜜,求一切法实相,或堕邪见中;这样的人未得一切智,所求一切智事,心未调柔,所以堕各种边,因为一切法实相难得。)

是故佛说:菩萨从初发心,怜愍众生故,著心渐薄,不戏论毕竟空。若空有此过,若不空有彼过等。

(所以佛说:菩萨从初发心,因为怜愍众生,著心渐薄,不戏论毕竟空。如果空有这样的过失,如果不空有那样的过等。)

问曰:如余处菩萨自利益,亦利益众生,此中何以但说利益众生,不说自利?自利、利人有何咎?

(问:如余处菩萨自利益,也利益众生,此中为什么但说利益众生,不说自利?自利、利人有什么错误?)

答曰:菩萨行善道,为一切众生,此是实义;余处说自利,亦利益众生,是为凡夫人作是说,然后能行菩萨道。入道人有下中上:下者,但为自度故行善法;中者,自为亦为他;上者,但为他人故行善法。

(答:菩萨行善道,为一切众生,这是实义;余处说自利,也利益众生,是为凡夫人作这样的说,然后能行菩萨道。入道人有下中上:下者,但为自度所以行善法;中者,自为也为他;上者,但为他人而行善法。)

问曰:是事不然!下者,但自为身;中者,但为众生;上者,自利亦利他人。若但利他,不能自利,云何言上?

(问:这件事不是这样!下者,但自为身;中者,但为众生;上者,自利也利他人。如果但利他,不能自利,怎能说是上?)

答曰:不然!世间法尔,自供养者不得其福,自害其身而不得罪;以是故,为自身行道,名为下人。一切世人但自利身,不能为他;若自为身行道,是则折减,自为爱著故;若能自舍己乐,但为一切众生故行善法,是名上人,与一切众生异故。

(答:不对!世间法的样子,自供养的人不得供养的福,自害自己的身而不得罪;所以,为自身行道,名为下人。一切世人但自利身,不能为他;如果自为自身行道,这样就折减,因为自为爱著;如果能自舍己乐,但为一切众生而行善法,这样叫上人,因为与一切众生不同。)

若但为众生故行善法,众生未成就,自利则为具足;若自利益,又为众生,是为杂行。求佛道者有三种:一者、但爱念佛故,自为己身成佛;二者、为己身亦为众生;三者、但为众生,是人清净行道,破我颠倒故。

(如果但为众生而行善法,众生未成就,自利就已经具足;如果自利益,又为众生,这样是杂行。求佛道的人有三种:一、但因爱念佛,自为己身成佛;二、为己身也为众生;三、但为众生,这样的人清净行道,因为破我颠倒。)

是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无众生乃至无知者、见者,安住是中,拔出众生于甘露性中。甘露性者,所谓一切助道法。

(这样的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无众生直至无知者、见者,安住这中,拔出众生放在甘露性中。甘露性是,所谓一切助道法。)

何以故?行是法得至涅槃,涅槃名甘露性;是甘露性中,我等妄想不复生。是菩萨自得无所著,亦令众生得无所著,是名第一利益众生。

(为什么?行这样的法得到涅槃,涅槃叫甘露性;这甘露性中,我等妄想不再生。这样的菩萨自得无所著,也让众生得无所著,这样名第一利益众生。)

问曰:上说但利益众生故行道,今何以故自得无所著,令众生得无所著?

(问:上面说但利益众生而行道,现在为什么说自得无所著,让众生得无所著?)

答曰:不得已故,若自无智慧,何能利人?以是故,先自得无所著,然后教人。若是功德可得与他,如财物者,诸佛、大菩萨所有功德皆应与他,乃至调达、怨贼皆可与之,然后更自修集功德; 

(答:因为不得已,如果自无智慧,怎能利人?所以,先自得无所著,然后教人。如果这样的功德可得给他,如财物一切佛、大菩萨所有功德都应给众生,直至调达、怨贼都可给他们,然后再自修集功德;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