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8)卷第九十七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中  

2014-09-25 06:17:55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8)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卷第十七 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中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问道人

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38)卷第九十七 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中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  【经】“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,受是空中教已,从是东行。不久,复作是念:‘我云何不问空中声:我当何处去?去当远近?当从谁闻般若波罗蜜?’    

是时即住,啼哭忧愁;作是念:‘我住是中,过一日一夜,若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日七夜,于此中住,不念疲极,乃至不念饥渴寒热,不闻听受般若波罗蜜因缘,终不起也!’

须菩提,譬如人有一子卒死,忧愁苦毒,唯怀懊恼,不生余念。如是,须菩提,萨陀波仑菩萨,尔时无有异心,但念:‘我何时当得闻般若波罗蜜?我云何不问空中声:我应何处去?去当远近?当从谁闻般若波罗蜜?’

须菩提,萨陀波仑菩萨如是愁念时,空中有佛,语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哉!善哉!善男子,过去诸佛行菩萨道时,求般若波罗蜜,亦如汝今日。

善男子,汝以是勤精进爱乐法故,从是东行,去此五百由旬,有城名众香。其城七重,七宝庄严,台观栏楯,皆以七宝校饰;七宝之堑,七宝行树,周匝七重。其城纵广十二由旬,丰乐安静,人民炽盛。

五百市里,街巷相当,端严如画,桥津如地,宽博清净。七重城上,皆有七宝楼橹,宝树行列,以黄金、白银,砗磲、码瑙、珊瑚,琉璃、玻璃,红色真珠以为枝叶。

宝绳连绵,金为铃网,以覆城上,风吹铃声,其音和雅,娱乐众生;譬如巧作五乐,甚可悦喜,金网宝铃,其音如是。其城四边,流池清净,冷暖调适,中有诸船,七宝严饰;是诸众生宿业所致,乘此宝船娱乐游戏。

诸池水中种种莲华,青黄赤白众杂好华,遍覆水上;是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华,皆在其中。其城四边,有五百园观,七宝庄严,甚可爱乐;一一园中,各有五百池,池各纵广十里,皆以七宝校成,杂色庄严。

诸池水中亦有青黄赤白莲华弥覆水上;其诸莲华大如车轮,青色青光,黄色黄光,赤色赤光,白色白光。诸池水中凫雁、鸳鸯,异类众鸟,音声相和。

是诸园观,适无所属,是诸众生,宿业所致;长夜信乐深法,行般若波罗蜜因缘故,受是果报。善男子,是众香城中,有大高台,昙无竭菩萨摩诃萨宫舍在上。其宫纵广一由旬,皆以七宝校成,杂色庄严,甚可喜乐。

垣墙七重,皆亦七宝;七重栏楯,七宝楼阁。宝堑七重,皆亦七宝;周围深堑,七宝垒成。七重行树,七宝枝叶,七重围绕。其宫舍中,有四种娱乐园:一名、常喜,二名、离忧,三名、华饰,四名、香饰。

一一园中各有八池:一名、贤,二名、贤上,三名、欢喜,四名、喜上,五名、安隐,六名、多安隐,七名、远离,八名、阿鞞跋致。诸池四边,面各一宝,黄金、白银,琉璃、玻璃;玫瑰为池底,其上布金沙。

一一池侧有八梯陛,种种妙宝以为严饰;诸梯陛间,有阎浮檀金芭蕉行树。一切池中种种莲华,青黄赤白弥覆水上;诸池四边,生好华树,风吹诸华,堕池水中。其池成就八种功德,香若栴檀,色味具足,轻且柔软。

昙无竭菩萨与六万八千婇女,五欲具足,共相娱乐;及城中男女,俱入常喜等园、贤等池中,五欲具足,共相娱乐。善男子,昙无竭菩萨与诸婇女,游戏娱乐已,日三时说般若波罗蜜。众香城内男女大小,于其城中多聚人处,敷大法座。

其座四足,或以黄金,或以白银,或以琉璃,或以玻璃,敷以綩筵,杂色茵耨,垂诸帏带;以妙白毡而覆其上,散以种种杂妙华香;座高五里,张白珠帐。其地四边,散五色华,烧众名香,泽香涂地,供养恭敬般若波罗蜜故。

昙无竭菩萨,于此座上说般若波罗蜜;彼诸人众,如是恭敬供养昙无竭,为闻般若波罗蜜故。于是大会百千万众,诸天世人,一处和集:中有听者,中有受者,中有持者,中有诵者,中有书者,中有正观者,中有如说行者。

是时,众生以是因缘故,皆不堕恶道,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“汝善男子,往趣昙无竭菩萨,当闻般若波罗蜜。善男子,昙无竭菩萨,世世是汝善知识,能教汝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示教、利喜。是昙无竭菩萨本求般若波罗蜜时,亦如汝今。汝去莫计昼夜,莫生障碍心,汝不久当得闻般若波罗蜜!’

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摩诃萨,欢喜心悦,作是念:‘我当何时得见是善男子,得闻般若波罗蜜?’须菩提,譬如有人为毒箭所中,更无余念,唯念:‘何时当得良医,拔出毒箭,除我此苦?’

 如是,须菩提,萨陀波仑菩萨摩诃萨,更无余念,但作是愿:‘我何时当得见昙无竭菩萨,令我得闻般若波罗蜜?我闻是般若波罗蜜,断诸有心。’

 是时,萨陀波仑菩萨,于是处住,念昙无竭菩萨,一切法中得无碍知见,即得无量三昧门现在前,所谓诸法性观三昧、诸法性不可得三昧、破诸法无明三昧、诸法不异三昧、诸法不坏自在三昧、

 诸法能照明三昧、诸法离闇三昧、诸法无异相续三昧、诸法不可得三昧、散华三昧、诸法无我三昧、如幻威势三昧、得如镜像三昧、得一切众生语言三昧、一切众生欢喜三昧、入分别音声三昧、 得种种语言字句庄严三昧、

无畏三昧、性常默然三昧、得无碍解脱三昧、离尘垢三昧、名字语句庄严三昧、见诸法三昧、诸法无碍顶三昧、如虚空三昧、如金刚三昧、不畏著色三昧、得胜三昧、 转眼三昧、毕法性三昧、能与安隐三昧、师子吼三昧、

胜一切众生三昧、华庄严三昧、断疑三昧、随一切坚固三昧、出诸法得神通力无畏三昧、能达诸法三昧、诸法财印三昧、诸法无分别见三昧、离诸见三昧、离一切闇三昧、离一切相三昧、解脱一切著三昧、除一切懈怠三昧、

得深法明三昧、不可夺三昧、破魔三昧、不著三界三昧、起光明三昧、见诸佛三昧。如是,萨陀波仑菩萨住是诸三昧中,即见十方无量阿僧祇诸佛为诸菩萨摩诃萨说般若波罗蜜。 

    【论】问曰:萨陀波仑何以忘不问空中声?

          (【论】问:萨陀波仑为什么忘了,不问空中声?)

  答曰:萨陀波仑大欢喜覆心故忘;如人大忧愁,大欢喜,以此二事故忘。

         (答:萨陀波仑因为大欢喜覆心而忘;如人大忧愁,大欢喜,因为这二事而忘。)

  问曰:空中声已灭,何以住此七日,不更求问处?

      (问:空中声已灭,为什么停在此地七日,不另找问的地方?)

  答曰:如本于空闲处,一心求般若故,空中有声;今亦欲一心如本,冀更闻声,断其所疑。复次,萨陀波仑于世乐已舍,深入佛道,爱乐情至;空中声告,少为开示,竟未断疑,其声便灭。

     (答:如本于空闲的地方,因为一心求般若,空中有声;现在也欲一心如本来,希望再听到声音,断他的疑惑。又,萨陀波仑对于世乐已舍,深入佛道,爱乐之情达到极点;空中声告诉他,少为开示,竟未断疑,那声便灭。)

    如小儿得少美味,著味故复啼泣而欲得之;萨陀波仑亦如是,得般若波罗蜜因缘味,不能通达,不知那去,是故住而啼泣。

         (如小儿得少美味,因为著味而又啼泣欲再得些;萨陀波仑也是这样,得般若波罗蜜因缘味,不能通达,不知往那里去,所以住而啼泣。)

  问曰:何以乃至七日,佛身乃现?

         (问:为什么直至七日,佛身才现?)

  答曰:譬如人大渴故,乃知水美;若二日、三日精进欲未深,若过七日,恐其忧愁妨心,不任求道,是故七日忧愁;如譬喻经中说。

         (答:譬如因为人大渴,才知水美;如果二日、三日精进欲望未深,如果过七日,恐他忧愁妨心,不任求道,所以七日忧愁;如譬喻经中说的。)

  问曰:萨陀波仑何以愁忧乃尔,如丧爱子?

  (问:萨陀波仑为什么愁忧成那样,如丧爱子?)

  答曰:般若波罗蜜,于诸法中第一实,是十方诸佛真实法宝。萨陀波仑得少气味,未具足故,忧愁如丧爱子,念其长大多所成办,冀得其力;菩萨亦如是,念增益般若波罗蜜力,得阿鞞跋致已,成佛事。

    (答:般若波罗蜜,在一切法中第一实,是十方一切佛的真实法宝。萨陀波仑得少气味,因为未具足,忧愁如丧爱子,念他长大能多办事,希望得他的力;菩萨也是这样,念增益般若波罗蜜力,得不退转后,成佛事。)

   如子于父,孝行终身,无有异心;般若波罗蜜于菩萨亦如是,若能得入,乃至成佛,终不远离。如父见子,心即欢悦,菩萨虽得种种诸法,不如见般若波罗蜜之欢喜如子假为其名,般若波罗蜜亦如是,空无定实,但有假名。

    (如子对父,孝行终身,无有异心;般若波罗蜜对菩萨也是这样,如果能得入,直至成佛,终不远离。如父见子,心即欢悦,菩萨虽得种种法,不如见般若波罗蜜欢喜。如子为他取一个假名字,般若波罗蜜也是这样,空无定实,但有假名。)

   如是等,是总相因缘。父虽爱子,不能以头目与之;菩萨为般若波罗蜜故,无量世中,以头目髓脑施与众生。子之于父,或不能报恩,若能报恩,正可现世小利,衣食欢乐等;

   (象这样等,是总相因缘。父虽爱子,不能用头目给他;菩萨为了般若波罗蜜,无量世中,用头目髓脑施给众生。子对于父,或不能报恩,如果能报恩,正可现世小利,衣食欢乐等;)

    菩萨于般若波罗蜜中,无所不得,乃至一切智慧,何况菩萨力势,世间富乐!子之报父,恩极一世;般若之益,至无量世,乃至成佛子之于父,或好或恶;般若波罗蜜无诸不可。

   (菩萨在般若波罗蜜中,无所不得,直至一切智慧,何况菩萨力势,世间富乐!子对父的报恩,恩极一世;般若的利益,到无量世,直至成佛,子对于父,或好或恶;般若波罗蜜没有各种不可意的。)

    子但是假名,虚诳不实之法;般若波罗蜜真实圣法,无有虚诳。子之报恩,虽得现世小乐,而有忧愁苦恼无量之苦;般若波罗蜜但得欢喜实乐,乃至佛乐。

   (子但是假名,虚诳不实之法;般若波罗蜜真实圣法,无有虚诳。子的报恩,虽得现世小乐,而有忧愁苦恼无量之苦;般若波罗蜜但得欢喜实乐,直至佛乐。)    

    子但能以供养利益于父,不能免其生、老、病、死;般若波罗蜜令菩萨毕竟清净,无复老病死患。子但能令父得世乐自在,般若波罗蜜能令菩萨于一切世间为天人主。如是等,种种因缘譬喻差别相。世人知丧子忧愁故,以此为喻。

  子但能用供养利益父亲,不能免他的生、老、病、死;般若波罗蜜使菩萨毕竟清净,不再有老病死的苦患。子但能使父得世乐自在,般若波罗蜜能使菩萨在一切世间为天人主。象这样等,种种因缘譬喻差别相。因为世人知丧子忧愁,用此为喻。)

    问曰:空中佛现,是何等佛?先何以但有音声而今现身?佛既现身,何以不即度,方遣至昙无竭所?

    (问:空中佛现,是怎样的佛?先前为什么但有音声而今现身?佛既现身,为什么不即度他,正当指导他到昙无竭哪里?)

  答曰:有人言:“非真佛,但是像现耳!或诸佛遣化,或大菩萨现作。”以先善根福德未成就故,但闻声;今七日七夜一心念佛,功德成就故,得见佛身。

    (答:有人说:“不是真佛,但是像现罢了!或众佛派遣化身,或大菩萨现作。”因为先前的善根福德未成就,但听到声;现在七日七夜一心念佛,功德成就,得见佛身。) 

    佛所以不即度者,以其与昙无竭世世因缘,应当从彼度故。有人应从舍利弗度,假使诸佛现身,不能令悟。佛赞言善哉者,以萨陀波仑至意求知去处、闻般若因缘故,佛现身而赞善哉。

    (佛所以不即度的原因是,因为他与昙无竭世世因缘,应当从他得度。有人应从舍利弗度,假使众佛现身,不能使他开悟。佛赞言善哉的原因是,因为萨陀波仑至意求知去处、听般若的因缘,佛现身而赞善哉。)

    过去诸佛行菩萨道时,求此般若,亦如是种种勤苦;以初发心,先罪厚重,福德未集故,佛安慰其心:汝求般若波罗蜜,虽勤苦,莫懈怠,莫生退没心!一切众生行果,因时皆苦,受果时乐。

   (过去一切佛行菩萨道时,求此般若,也像这样种种勤苦;因初发心,先前的罪厚重,福德未集,佛安慰他的心:你求般若波罗蜜,虽勤苦,不要懈怠,不要生退没心!一切众生行果,因时都苦,受果时乐。)

    当思惟诸佛无量功德果报,以自勤勉。如是安慰已,作是言:汝从是东行,去此五百由旬,有城名众香,乃至不久当闻般若波罗蜜。

   (当思惟一切佛的无量功德果报,以自勤勉。象这样安慰后,这样说:你从这里东行,离这里五百由旬,有城名众香,才到不久当听闻到般若波罗蜜。)

  问曰:众香城在何处?

  (问:众香城在那里?) 

  答曰:过去佛灭度后,但有遗法,是法不周遍阎浮提,众生有闻法因缘处则到。尔时,众香国土丰乐,多出七宝故,以七宝作城。时萨陀波仑虽同在阎浮提,而在无佛法、无七宝处生,但传闻佛名,般若波罗蜜是佛道。

    (答:过去佛灭度后,但有遗法,这法不周遍阎浮提,众生有闻法因缘处就到。那时,众香国土丰乐,因为多出七宝,用七宝作城。时萨陀波仑虽同在阎浮提,而在无佛法、无七宝处生,但传闻佛的名字,般若波罗蜜是佛道。)

    是人先世广积福德,烦恼轻微故,闻即信乐,厌恶世乐,舍其亲属,到空林中住,欲至有佛法国土。音声示语者,恐其异去,不得到昙无竭菩萨所,是故语之;次后佛为现身,示其去处。

   (这人先世广积福德,因为烦恼轻微,听到即信乐,厌恶世乐,舍离他的亲属,到空林中住,欲到有佛法的国土。音声示语是,恐他走到其他的地方,不得到昙无竭菩萨那里,所以告诉他;次后佛为他现身,指示给他去的地方。) 

  问曰:萨陀波仑因缘,已具闻于上,今昙无竭因缘为云何? 

    (问:萨陀波仑的因缘,上面已一、一都听你说了,现在想知道昙无竭的因缘是怎样?)

  答曰:郁伽陀,秦言盛;达磨,秦言法。此菩萨在众香城中,为众生随意说法,令众生广种善根,故号法盛。其国无王,此中人民皆无吾我,如郁单越人,唯以昙无竭菩萨为主。

    (答:郁伽陀,中国话是盛;达磨,中国话是法。此菩萨在众香城中,为众生随意说法,让众生广种善根,所以号法盛。那个国家无王,此中人民都没有吾我,如郁单越人,唯以昙无竭菩萨为主。)

    其国难到,萨陀波仑不惜身命,又得诸佛菩萨接助能到。大菩萨为度众生故,生如是国中,众生无所乏短,其心调柔,易可得度故。

    (那个国家难到,萨陀波仑不惜身命,又得众佛菩萨接助能到。大菩萨为了度众生,生像这样的国中,因为众生不缺什么,他们的心调柔,易可得度。)

  问曰:昙无竭菩萨为是生身?为是为度众生故,以神通力化作此身?若化身者,何用六万婇女,园观浴池,种种庄严而自娱乐?若是生身,云何能令萨陀波仑供养具,皆在空中化成大台,入诸三昧,乃经七岁?

  (问:昙无竭菩萨为是生身?为是为了度众生,用神通力化作此身?如果化身,何用六万婇女,园观浴池,种种庄严而自娱乐?如果是生身,怎么能使萨陀波仑供养具,都在空中化成大台,入众三昧,竟经七岁?)

    答曰:有人言:“是生身,菩萨得诸法实相,及禅定神通力故,欲度是城中众生。”如余菩萨利根故,能入禅定,亦能入欲界法,为摄众生故,受五欲而不失禅定;如人避热故,在泥中卧,起还洗则如故。凡人钝根故,不能如是。

     (答:有人说:“是生身,菩萨因为得一切法实相,及禅定神通力,欲度这城中的众生。”如其余的菩萨因为利根,能入禅定,也能入欲界法,为了摄取众生,受五欲而不失禅定;如人为了避热,在泥中卧,起来还洗就如原来一样干净。凡人因为钝根,不能这样。)

    是故以神通力化作华台,七岁入定;又以方便力故,能受五欲,如先义说。菩萨不但行一道,为众生故,行种种道引导之。如龙起云,能降大雨、雷电、霹雳;菩萨亦如是,虽是生身,未离烦恼而能修行善法,为众生故不尽结使。

  (所以用神通力化作花台,七岁入定;又因方便力,能受五欲,如先前说的义理。菩萨不但行一道,为了众生,行种种道引导他们。如龙起云,能降大雨、雷电、霹雳;菩萨也是这样,虽是生身,未离烦恼而能修行善法,为了众生所以不尽结使。)

    有人言:“是菩萨是法性生身,为度众香城人故,变化而度。”若是生身,云何能令十方佛称赞,而遣萨陀波仑令从受法,得六万三昧?是故知是大菩萨变化身。

    (有人说:“这菩萨是法性生身,为了度众香城的人,变化而度他们。”如果是生身,怎么能使十方佛称赞,而派萨陀波仑让从他受法,得六万三昧?所以知是大菩萨变化身。)

    譬如大海中龙死相出时,如果熟应堕,金翅鸟则来食之;众生亦如是,行业因缘熟故,大菩萨来度之。

  (譬如大海中的龙死相出时,如果熟应堕,金翅鸟就来吃他;众生也是这样,因为行业因缘熟了,大菩萨来度他。)

    尔时,萨陀波仑闻空中佛教,大欢喜,大欲心生;我何时当得见昙无竭菩萨,说般若波罗蜜者,能令心中爱见等诸烦恼箭出。

    (那时,萨陀波仑听到空中佛的教导,大欢喜,生大欲心;我何时当得见昙无竭菩萨,说般若波罗蜜的人,能使心中爱见等各种烦恼箭出。)

    欲明是事故,此中佛说毒箭譬喻,如人毒箭在身,更无余念:一者、苦痛急;二者、毒不疾出,则遍满身中而失命。萨陀波仑亦如是,诸邪疑等箭入心,贪欲等毒涂箭。

    (因为欲阐明这件事,此中佛说毒箭的譬喻,如人毒箭在身,再也没有其余的念头:一、苦痛急;二、毒不疾出,就遍满身中而失命。萨陀波仑也是这样,众邪疑等箭入心,贪欲等毒涂箭。)

    闻昙无竭菩萨能拔出此箭,见人以邪见箭毒伤心,又畏贪欲等毒遍入身中,夺智慧命,与凡人同死;是故急欲见昙无竭菩萨,无复余念。此中说断诸所有心,所有心者,取相著,乃至善法中亦有是病。

 (听说昙无竭菩萨能拔出此箭,见人因邪见箭毒伤心,又畏贪欲等毒遍入身中,夺智慧命,与凡人同死;所以急欲见昙无竭菩萨,不再有其余的念头。此中说断诸所有心,所有心是指,取相著,直至善法中也有这种毛病。)

 萨陀波仑目睹佛身,先所未见,从佛闻教,得法喜故,离五欲喜,即得一切法中无碍知见。无碍知见者,如萨陀波仑力所得无碍,非佛无碍。   

    (萨陀波仑目睹佛身,先所未见,从佛闻教,因为得法喜,离五欲喜,即得一切法中无碍知见。无碍知见是,如萨陀波仑力所得无碍,不是佛无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