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0)卷第九十八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  

2014-09-25 06:20:10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0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卷第十八 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问道人

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0)卷第九十八 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  【经】“是时,十方诸佛安慰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哉!善哉!善男子,我等本行菩萨道时,求般若波罗蜜,得是诸三昧,亦如汝今所得。我等得是诸三昧,善入般若波罗蜜,成就方便力,住阿鞞跋致地。    

    我等观是诸三昧性,不见有法出三昧、入三昧者,亦不见行佛道者,亦不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。善男子,是名般若波罗蜜,所谓不念有是诸法。

    善男子,我等于无所念法中住,得是金色身、丈光明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、不可思议智慧,无上戒、无上三昧、无上智慧,一切功德皆悉具足。一切功德具足故,佛尚不能取相说尽,何况声闻、辟支佛及诸余人?

    以是故,善男子,于是佛法中,倍应恭敬爱念,生清净心;于善知识中,应生如佛想!何以故?为善知识守护故,菩萨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’  

“是时,萨陀波仑菩萨白十方诸佛言:‘何等是我善知识,所应亲近供养者?’

十方诸佛告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汝善男子,昙无竭菩萨,世世教化成就汝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昙无竭菩萨守护汝,教汝般若波罗蜜方便力,是汝善知识。

汝供养昙无竭菩萨,若一劫,若二、若三乃至过百劫,顶戴恭敬;以一切乐具,三千世界中所有妙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,尽以供养,未能报须臾之恩!

何以故?昙无竭菩萨摩诃萨因缘故,令汝得如是等诸三昧,得般若波罗蜜方便力。’诸佛如是教化安慰萨陀波仑菩萨,令欢喜已,忽然不现。

“是时,萨陀波仑菩萨从三昧起,不复见佛,作是念:‘是诸佛从何所来?去至何所?’不见诸佛故,复惆怅不乐:‘谁断我疑?’

复作是念:‘昙无竭菩萨久远已来,常行般若波罗蜜,得方便力,及得诸陀罗尼,于菩萨法中得自在,多供养过去诸佛,世世为我师,常利益我。我当问昙无竭菩萨,诸佛从何所来?去至何处?’

“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,于昙无竭菩萨生恭敬爱乐尊重心,作是念:‘我当以何供养昙无竭菩萨?

今我贫穷,华香、缨络、烧香、涂香、衣服、幡盖、金银、真珠、琉璃、玻璃、珊瑚、琥珀,无有如是等物,可以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说法师昙无竭菩萨。

我法不应空往昙无竭菩萨所,我若空往,喜悦心不生;我当卖身得财,为般若波罗蜜故,供养法师昙无竭菩萨。

何以故?我世世丧身无数,无始生死中,或死或卖,或为欲因缘故,世世在地狱中受无量苦恼,未曾为清净法故,为供养说法师故丧身。’

“是时,萨陀波仑菩萨,中道入一大城,至市肆上,高声唱言:‘谁欲须人?谁欲须人?谁欲买人?’

尔时,恶魔作是念:‘是萨陀波仑爱法故,欲自卖身,为般若波罗蜜故,供养昙无竭菩萨,当得正问般若波罗蜜及方便力,云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

当得多闻具足如大海水,是时不可沮坏,得具足一切功德,饶益诸菩萨摩诃萨,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过我境界,亦教余人出我境界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我今当坏其事!’

“尔时,恶魔蔽诸婆罗门、居士,令不闻其自卖声;除一长者女,魔不能蔽,以其宿因缘故。尔时,萨陀波仑卖身不售,忧愁啼哭,在一面立,啼泣而言:‘我为大罪,卖身不售!我自卖身,为般若波罗蜜故,供养昙无竭菩萨。’

尔时,释提桓因作是念:‘是萨陀波仑菩萨,爱法自卖其身,为般若波罗蜜故,欲供养昙无竭菩萨。我当试之,知是善男子实以深心爱法故,舍是身不?’

是时,释提桓因化作婆罗门身,在萨陀波仑菩萨边行,问言:‘汝善男子,何以忧愁啼哭,颜色憔悴,在一面立?’

答言:‘婆罗门,我爱敬法,自卖身为般若波罗蜜故,欲供养昙无竭菩萨。今我卖身,无有买者!自念薄福,无财宝物,欲自卖身,供养般若波罗蜜及昙无竭菩萨,而无买者!’

尔时,婆罗门语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男子,我不须人,我今欲祠天,当须人心、人血、人髓,汝能卖与我不?’

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作是念:‘我得大利,得第一利!我今便为具足般若波罗蜜方便力,得是买心、血、髓者!’

是时,心大欢喜,悦乐无忧,以柔和心语婆罗门言:‘汝所须者,我尽与汝!’

婆罗门言:‘善男子,汝须何价?’

答言:‘随汝意与我!’即时,萨陀波仑右手执利刀,刺左臂出血,割右髀肉,复欲破骨出髓。

“时,有一长者女,在阁上遥见萨陀波仑菩萨,自割身体,不惜寿命,作是念:‘是善男子何因缘故,困苦其身?我当往问。’

长者女即下阁,到萨陀波仑所,问言:‘善男子,何因缘困苦其身?用是心、血、髓,作何等?’

萨陀波仑答言:‘卖与婆罗门,为般若波罗蜜故,供养昙无竭菩萨。’

长者女言:‘善男子,作是卖身,欲自出心、血、髓,欲供养昙无竭菩萨,得何等功德利?’

萨陀波仑答言:‘善女人,是人善学般若波罗蜜及方便力,是人当为我说菩萨所应作、菩萨所行道。

我学是法、学是道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为众生作依止,当得金色身,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、丈光、无量明,大慈、大悲、大喜、大舍,四无所畏,佛十力、四无碍智、十八不共法,六神通,不可思议清净戒、禅定、智慧,

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于诸法中得无碍一切知见,以无上法宝分布与一切众生。如是等诸功德利,我当从彼得之!’

是时,长者女闻是上妙佛法,大欢喜,心惊毛竖,赞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男子,甚希有!汝所说者,微妙难值。为是一一法故,应舍如恒河沙等身。何以故?汝所说者,甚大微妙!

汝善男子,汝今所须,尽当相与,金银、真珠、琉璃、玻璃、琥珀、珊瑚等诸珍宝物,及华香、缨络、涂香、烧香、幡盖、衣服、妓乐等供养之具,供养般若波罗蜜及昙无竭菩萨。

汝善男子,莫自困苦其身!我亦欲往昙无竭菩萨所,共汝植诸善根,为得如是微妙法,如汝所说故。’

“尔时,释提桓因即复本身,赞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哉!善哉!善男子,汝坚受是事,其心不动。诸过去佛行菩萨道时,亦如是求般若波罗蜜及方便力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善男子,我实不用人心、血、髓,但来相试。汝愿何等,我当相与!’

萨陀波仑言:‘与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!’

释提桓因言:‘此非我力所办,是诸佛境界。必相供养,更索余愿。’

萨陀波仑言:‘汝若于此无力,汝必见供养,令我是身平复如故!’

是时,萨陀波仑身即平复,无有疮瘢,如本不异。释提桓因与其愿已,忽然不现。

“尔时,长者女语萨陀波仑菩萨言:‘善男子,来到我舍,有所须者,从我父母索之,尽当相与。我亦当辞我父母,与诸侍从,共汝往供养昙无竭菩萨,为求法故。’即时,萨陀波仑菩萨与长者女俱到其舍,在门外住。

长者女入白父母:‘与我众妙华香及诸缨络、涂香、烧香、幡盖、衣服、金银、琉璃、玻璃、真珠、珊瑚、琥珀,及诸妓乐供养之具;亦听我身,及五百侍女先所给使,共萨陀波仑菩萨到昙无竭菩萨所,为供养般若波罗蜜故。昙无竭菩萨当为我等说法,我当如说行,当得诸佛法。’

女父母语女言:‘萨陀波仑菩萨,是何等人?’

女言:‘是人今在门外。是善男子以深心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欲度一切众生无量生死苦!是善男子为法故,自卖其身,供养般若波罗蜜。般若波罗蜜,名菩萨所学道。

为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供养昙无竭菩萨故,在市肆上高声唱言:“谁须人?谁须人?谁欲买人?”卖身不售,在一面立,忧愁啼哭。

是时,释提桓因化作婆罗门来,欲试之,问言:“善男子,何以忧愁啼哭,一面立?”

答言:“婆罗门,我欲卖身,为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昙无竭菩萨摩诃萨故。而我薄福,卖身不售。”

婆罗门语是善男子:“我不须人,我欲祠天,当用人心、人血、人髓,汝能卖不?”

是时,是善男子不复忧愁,其心和悦,语是婆罗门:“汝之所须,我即相与。”

婆罗门言:“汝须何价?”

答言:“随汝意与我。”即时,是善男子右手执利刀,刺左臂出血,割右髀肉,复欲破骨出髓。我在阁上,遥见是事。

我尔时作是念:“是人何故困苦其身?我当往问。”

我即下阁往问:“善男子,汝何因缘故自困苦其身?”

是善男子答我言:“姊,我为法故,欲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昙无竭菩萨说法者。我贫穷无所有,无金银、琉璃、砗磲、码瑙、珊瑚、琥珀、玻璃、真珠、华香、妓乐。姊,我为供养法故,自卖其身。今得买者,须人心、人血、人髓,我用是价,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昙无竭菩萨说法者。”

我问是男子:“汝今自出身心、血、髓,欲供养昙无竭菩萨,得何功德?”

是善男子言:“昙无竭菩萨当为我说般若波罗蜜及方便力,此是菩萨所应学、菩萨所应作、菩萨所行道。我当学是道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一切众生作依止。我当得金色身、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、丈光、无量明,

大慈、大悲、大喜、大舍,四无所畏、四无碍智,佛十力、十八不共法,六神通,不可思议清净戒、禅定、智慧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于诸法中得无碍一切知见,以无上法宝分布与一切众生。如是等微妙大法,我当从彼得之。”

我闻是微妙不可思议诸佛功德,闻其大愿,我心欢喜,作是念:“是清净微妙大愿,甚希有!乃至如是为是一一法故,应舍如恒河沙等身命。善男子为法能受苦行难事,所谓不惜身命;我多有妙宝,云何不生愿,勤求如是法,供养般若波罗蜜及昙无竭菩萨?”

我如是思惟已,语萨陀波仑菩萨:“汝善男子,莫困苦其身,我当白我父母,多与汝金银、琉璃、砗磲、码瑙、珊瑚、琥珀、玻璃、真珠、华香、缨络、涂香、末香、衣服、幡盖,及诸妓乐,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昙无竭菩萨说法者。我亦求父母,与诸侍女共汝俱去,供养昙无竭菩萨说法者,共汝植诸善根,为得如是等微妙清净法,如汝所说。”

父母今听我,并五百侍女先所给者!亦听我持众妙华香、缨络、涂香、末香、衣服、幡盖、妓乐,金银、琉璃供养之具,与萨陀波仑菩萨共去供养般若波罗蜜,及昙无竭菩萨说法者!为得如是等清净微妙诸佛法故。’

尔时,父母报女言:‘汝所赞者,希有难及!说是善男子为法精进,大乐法相,及是诸佛法不可思议,一切世间最为第一,一切众生欢乐因缘。是善男子为是法故大庄严,我等听汝往见昙无竭菩萨,亲近供养。汝发大心,为诸佛法故如是精进,我等云何当不随喜?’

是女为供养昙无竭菩萨故,得蒙听许,报父母言:‘我等亦随是心欢喜,我终不断人善法因缘。’

“是时,长者女庄严七宝车五百乘身及侍女,种种宝物供养之具,持种种水陆生华,及金银、宝华、众色宝衣、好香、捣香、泽香、缨络,及众味饮食,共萨陀波仑菩萨、五百侍女各载一车,恭敬围绕,渐渐东去。

见众香城七宝庄严,七重围绕七宝之堑,七宝行树皆亦七重。其城纵广十二由旬,丰乐安静,甚可喜乐,人民炽盛。五百市里,街巷相当,端严如画,桥津如地,宽博清净。

遥见众香城,既入城中,见昙无竭菩萨坐高台法座上,无量百千万亿众恭敬围绕说法。萨陀波仑菩萨见昙无竭菩萨时,心即欢喜,譬如比丘入第三禅,摄心安隐。

见已作是念:‘我等义不应载车趣昙无竭菩萨。’作是念已,下车步进。长者女并五百侍女,皆亦下车。萨陀波仑菩萨与长者女及五百侍女,众宝庄严,围绕恭敬,俱到昙无竭菩萨所。

尔时,昙无竭菩萨摩诃萨,有七宝台,赤牛头栴檀以为庄严,真珠罗网以覆台上,四角皆悬摩尼珠宝以为灯明,及四宝香炉常烧名香,为供养般若波罗蜜故。其台中有七宝大床,四宝小床重敷其上;以黄金牒书般若波罗蜜,置小床上,种种幡盖庄严垂覆其上。

萨陀波仑菩萨及诸女人见是妙台众宝严饰,及见释提桓因与无量百千万诸天,以天曼陀罗华、碎末栴檀、磨众宝屑以散台上;鼓天妙乐于虚空中娱乐此台。

“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问释提桓因:‘憍尸迦,何因缘故,与无量百千万诸天,以天曼陀罗华、碎末栴檀、磨众宝屑以散台上?鼓天妓乐于虚空中娱乐此台?’

释提桓因答言:‘汝善男子不知耶?此是摩诃般若波罗蜜,是诸菩萨摩诃萨母,能生诸佛,摄持菩萨。菩萨学是般若波罗蜜,成就一切功德,得诸佛法一切种智。’

是时,萨陀波仑即欢喜悦乐,问释提桓因:‘憍尸迦,般若波罗蜜,诸菩萨摩诃萨母,能生诸佛,摄持菩萨。菩萨学是般若波罗蜜,成就一切功德,得诸佛法一切种智,今在何处?’

释提桓因言:‘善男子,是台中有七宝大床,四宝小床重敷其上,以黄金牒书般若波罗蜜置小床上。昙无竭菩萨以七宝印印之,我等不能得开以示汝。’  

“是时,萨陀波仑与长者女及五百侍女取供养具,华香、缨络、幡盖分作二分,一分供养般若波罗蜜,一分供养法座上昙无竭菩萨。

尔时,萨陀波仑菩萨与五百女人持华香、缨络,幡盖、妓乐及诸珍宝,供养般若波罗蜜已,然后到昙无竭菩萨所。到已,见昙无竭菩萨在法座上坐,以诸华香、缨络、捣香、泽香、金银、宝华、幡盖、宝衣,以散其上,为法故供养。

是时,华香、宝衣,于昙无竭菩萨上虚空中化成华台;碎末栴檀、宝屑、金银、宝华,化成宝帐;宝帐之上,所散种种宝衣化为宝盖;宝盖四边垂诸宝幡。

萨陀波仑及诸女人,见昙无竭菩萨所作变化,大欢喜,作是念:‘未曾有也!昙无竭大师神德乃尔!行菩萨道时,神通力尚能如是,何况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!’

是时,长者女及五百女人清净信心,敬重昙无竭菩萨,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作是愿言:‘如昙无竭菩萨得菩萨诸深法,如昙无竭菩萨供养般若波罗蜜,如昙无竭菩萨于大众中演说显示般若波罗蜜义,如昙无竭菩萨得般若波罗蜜方便力,成就神通,于菩萨事中得自在,我等亦当如是!’

“是时,萨陀波仑菩萨及五百女人,华香、宝物,供养般若波罗蜜及昙无竭菩萨已,头面礼昙无竭菩萨,合掌恭敬,一面立。

一面立已,白昙无竭菩萨言:‘我本求般若波罗蜜时,于空闲林中,闻空中声言:“善男子,汝从是东行,当得闻般若波罗蜜。”我受是语东行,东行不久,作是念:“我何不问空中声:我当何处去?去是远近?当从谁闻?”

我是时大忧愁啼哭,于是处住七日七夜忧愁故,乃至不念饮食,但念:“我何时当得闻般若波罗蜜?”

我如是忧愁,一心念般若波罗蜜,见佛身在虚空中,语我言:“善男子,汝大欲、大精进心莫放舍!以是大欲、大精进心,从是东行,去是五百由旬,有城名众香,是中有菩萨摩诃萨名昙无竭,从是人所,当得闻般若波罗蜜。是菩萨世世是汝善知识,常守护汝。”

我从佛受教诲已,便东行,更无余念,但念:“我何时当见昙无竭菩萨,为我说般若波罗蜜?”

我尔时中道,住于一切法中,得无碍智见,得观诸法性等诸三昧现在前。住是三昧已,见十方无量阿僧祇诸佛,说是般若波罗蜜。诸佛赞我言:“善哉!善哉!善男子,我本求般若波罗蜜时,得诸三昧,亦如汝今日。”

得是诸三昧已,遍得诸佛法。诸佛为我广说法,安慰我已,忽然不现。

我从三昧起,作是念:“诸佛从何处来?去至何所?”

我不见诸佛故,大愁忧,复作是念:“昙无竭菩萨供养先佛,植众善根,久行般若波罗蜜,善知方便力,于菩萨道中得自在,是我善知识,守护我。我当问昙无竭菩萨是事:诸佛从何所来?去至何所?”

我今问大师:是诸佛何处来?去至何处?大师,愿为我说诸佛所从来、所至处,令我得知,知已亦常不离见诸佛!’ 

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