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2)卷第九十八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  

2014-09-26 06:41:21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2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卷第十八 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问道人

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2)卷第九十八  释萨陀波仑品第八十八之下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    居士,真是居舍之主,非四姓中居士。除一长者女者,以其为佛道世世集功德故,魔不能蔽。复有人言:“是萨陀波仑不应死故,令一女人闻。”有人言:“是昙无竭菩萨神通力故,令长者女得闻。”如是三唱无人买者,便大愁忧。

(居士,真是居舍的主人,不是四姓中的居士。除一长者女的意思,因为她为了佛道世世集功德,魔不能蔽。又有人说:“是因为萨陀波仑不应死,让一女人听到。”有人说:“是昙无竭菩萨神通力,使长者女得听见。”象这样三唱无人买,便大愁忧。)

问曰:萨陀波仑既不惜身,虽无人买,亦不应愁?

 (问:萨陀波仑既不惜身,虽无人买,也不应愁?)

答曰:既发大心,不满其愿,是故大愁。释提桓因作是念:萨陀波仑欲卖其身,无有买者,如经中广说。

(答:既发大心,不满他的愿,所以大愁。释提桓因这样想:萨陀波仑欲卖他的身,无有买的,如经中广说的。)

问曰:释提桓因得报得知他心,应知萨陀波仑心已决定,今何以来试?  

问:释提桓因报得知他心,应知萨陀波仑心已决定,现在为什么来试?)

答曰:诸天但知世间人心;作佛不作佛心,非其所知。除佛,无有能知其为佛道故与受记。  

答:众天但知世间人的心;作佛不作佛心,不是他能所知的。除佛,无有能知他为了佛道而给他受记。)

复次,释提桓因欲多所引导故来试之,人闻见者,皆发心求佛。又如金银等诸宝,不以轻贱故烧锻磨打;菩萨亦如是,若能割肉出血,破骨出髓,其心不动,是正定菩萨。是故天帝来试。

又,释提桓因想多所引导所以来试他,有闻见的人,都发心求佛。又如金银等众宝,不因为轻贱它而烧锻磨打;菩萨也是这样,如果能割肉出血,破骨出髓,他的心不动,是正定菩萨。所以天帝来试。)

问曰:帝释是大天王,何以妄语,诈言我欲祠天,须人心、血、髓?

问:帝释是大天王,为什么妄语,诈说我想祠天,须人心、血、髓?)

答曰:若以悭贪瞋恚烦恼,欲求自利故妄语,是故为罪。帝释若作实身、实语,菩萨则不信;是故如其国法,天祠所须,为其信受故。

答:如果因悭贪瞋恚烦恼,欲求自利而妄语,所以为罪。帝释如果作实身、实语,菩萨就不信;所以如其国家的常法,天祠所须,为了让他信受。)

是时,萨陀波仑信其语而大欢喜,我得大利。大利者阿鞞跋致地,第一利者是佛道;大利者五波罗蜜,第一利者般若波罗蜜;大利者般若波罗蜜,第一利者般若波罗蜜方便力;

这时,萨陀波仑信了他的话而大欢喜,我得大利。大利是不退转地,第一利是佛道;大利是五波罗蜜,第一利是般若波罗蜜;大利是般若波罗蜜,第一利是般若波罗蜜方便力;)

大利者菩萨初地,第一利者十地;大利者从初地乃至十地,第一利者第十地;大利者菩萨地,第一利者佛地。如是等分别,虽未具足,已住具足因缘,故言便为具足。

(大利是菩萨初地,第一利是十地;大利是从初地直至十地,第一利是第十地;大利是菩萨地,第一利是佛地。象这样等分别,虽未具足,已住具足的因缘,所以说便为具足。)

问曰:若释提桓因化身来,何以言汝须何等价?

问:象释提桓因化身来,为什么说你须多大的价?)

答曰:知其欲供养昙无竭菩萨,满其愿故。又复释提桓因苦困萨陀波仑,畏其所索者大,是故言须何等价。随汝意与我者,言于汝不大贪惜,不致悔恨者与我。萨陀波仑无力势故,不能得使栴陀罗故,自捉刀;婆罗门亦畏罪故,不能破,是以自执刀破身。

(答:知道他欲供养昙无竭菩萨,为了满他的愿。又再说释提桓因苦困萨陀波仑,畏他所索要的大,所以说须多大的价。随你的意与我是,说你给了我后不大贪惜,不致悔恨这样的价给我就行了。萨陀波仑因为无力势,不能得使栴陀罗,自拿刀;因为婆罗门也畏罪,不能破,所以自拿刀破身。)

问曰:若长者女闻声,何以不来问,汝何以自卖身耶?

问:如果长者女听到声音,为什么不来问,你为什么自卖身啊?)

答曰:但空言卖身事轻,破身出心髓事重故,长者女发心。长者女住在阁上,遥见是人自割刺,作是念:一切众生皆求乐畏苦,贪爱其身,萨陀波仑而自割刺,是为希有!又以先世福德因缘所牵故,即往到其所而问。

答:因为但空言卖身事轻,破身出心髓事重,长者女发心。长者女住在阁楼上,遥见这人自割刺,这样想:一切众生都求乐畏苦,贪爱他的身,萨陀波仑而自己割刺,这样是希有!又因为先世福德因缘所牵,即往到萨陀波仑那里而问。)

萨陀波仑答:欲供养昙无竭菩萨。

(萨陀波仑答:欲供养昙无竭菩萨。)

复问得何等利?

(又问这样供养得那些利?)

答言:般若波罗蜜,名菩萨所学,当从彼闻;我学是道,当得作佛,与一切众生作依止。譬如厚叶树多所荫覆,又如热时旷野险道清凉大池。为说佛功德现事可以发心者,所谓金色身、三十二相、丈光、无量光。

 (答说:般若波罗蜜,名菩萨所学,当从他那里听闻;我学这道,当得作佛,给一切众生作依止。譬如厚叶树荫覆的广,又如热时旷野险道清凉大池。为她说佛的功德现事可以发心的,所谓金色身、三十二相、丈光、无量光。)

丈光为阎浮提恶世众生,诸佛真实光明无有限量。大慈乃至六神通义,如前说。不可思议清净戒、禅定、智慧,如佛戒等五众中说。于诸法中得一切无碍知见者,诸佛有无碍解脱,是解脱相应知见,一切法中无所碍。知见分别,如先说。

(丈光是为了阎浮提恶世众生,一切佛真实光明无有限量。大慈直至六神通的意思,如前面说的。不可思议清净戒、禅定、智慧,如佛戒等五蕴中说的。在一切法中得一切无碍知见是,一切佛有无碍解脱,这种解脱的相应知见,一切法中无所碍。知见分别,如先前说的。)

萨陀波仑言:我得如是无量佛功德,以无上法宝分布与一切众生。无上宝者,有人言:“三宝中法宝。”有人言:“一切八万四千法众,是为法宝,得是故除诸烦恼,灭诸戏论,得脱一切苦。”

(萨陀波仑说:我得象这样无量佛功德,用无上法宝分布与一切众生。无上宝是,有人说:“三宝中的法宝。”有人言:“一切八万四千法众,是为法宝,得这所以除一切烦恼,灭一切戏论,得脱一切苦。”)

有人言:“无上法宝,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更无过上者故。”有人言:“涅槃是无上法宝。何以故?一切有为法皆有上。如阿毗昙言:一切有为法,及虚空、非数缘尽,名为有上法;数缘尽是无上法。

(有人说:“无上法宝,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因为更无过上的。”有人说:“涅槃是无上法宝。为什么?一切有为法都有上。如阿毗昙说:一切有为法,及虚空、非数缘尽,名为有上法;数缘尽是无上法。)

数缘尽即是涅槃之别名。”有人言:“涅槃道虽有为,以其为涅槃故,于有为法中为无上。”如是等法宝,分布为三乘与众生。

(数缘尽即是涅槃的别名。”有人说:“涅槃道虽有为,因为它是涅槃,在有为法中为无上。”象这样等法宝,分布为三乘给与众生。)

如是等无量佛法,当从师得,是故我舍是老病死所住处不净臭秽之身,为供养般若波罗蜜故,当得佛身。金色等,如先说。

(象这样等无量佛法,当从师得,所以我舍弃这老病死所住处不净臭秽之身,为了供养般若波罗蜜,当得佛身。金色等,如先前说的。)

长者女世世供养诸佛种善根,智慧明利,闻是法其心深入,大得法喜,乃至心惊毛竖,语萨陀波仑言:甚为希有!汝所赞法大微妙,为是一一法故,应舍如恒河沙等身,何况一身!

长者女世世供养众佛种善根,智慧明利,听到这样的法她的心深入,得大法喜,直至心惊毛竖,对萨陀波仑说:极为希有!你所赞的法非常微妙,为了这一一法,应舍如恒河沙等多的身,何况一身!)

长者女不知何因缘故,困苦其身,而怜愍之,心谓不可;今闻是无量无边无比清净佛法,以是因缘可得故大欢喜,是故说:为是法故,应舍如恒河沙身。女言:汝以贫故自苦困其身,于今可止;恣汝所须,当以相与,我亦随汝而求是道。

(长者女不知因为什么,困苦他的身,而怜愍他,心里认为不可以这样;现在听说这无量无边无比清净的佛法,因为这个因缘可得而大欢喜,所以说:为了这法,应舍如恒河沙的身。女子说:你因为贫而自苦困自己的身,现在可停止了;随你的所需,当给你,我也随你而求这道。)

问曰:是菩萨既自割截身体,云何能与长者女多说佛法?

问:这位菩萨既自割截身体,怎么能与长者女多说佛法?)

答曰:是菩萨心力大,虽有身苦不能覆心。是菩萨始以刀割肉流血,方欲破骨出髓,而长者女来,未大闷故,能得说法。释提桓因知其心定,试之而已,故无所言,即复本身,赞言:善哉!汝心坚受是事者。

答:这位菩萨心力大,虽有身苦不能覆心。这位菩萨开始用刀割肉流血,刚要破骨出髓,而长者女来了,因为心未大闷,能得说法。释提桓因知他的心定,试他后,所以没有啥好说的,即变回本身,赞叹说:好啊!汝心坚受是这样的)

帝释意:如汝今生死肉身,未得佛道,能如是不惜身;汝不久当于一切法中得无所著,住无生法忍中,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以过去佛为证,如是等种种因缘,安慰其心。

(帝释的意思:如你现在的生死肉身,未得佛道,能象这样不惜身;你不久当在一切法中得无所著,住无生法忍中,快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用过去佛为证,象这样等种种因缘,安慰他的心。)

我是天王,爱乐佛道,故来相试,欲知汝心坚软云何?欲令汝信故,言须人心髓祠天,实不须也。汝愿何等,当以相与;汝是好人,为是佛种,当相拥护。

(我是天王,爱乐佛道,所以来相试,欲知你的心坚软如何?为了让你相信,说须人心髓祠天,实不须啊。你愿要什么,当给你;你是好人,为这佛种,我当相拥护。)

萨陀波仑直信心善软,深著佛道故,不分别众生,闻帝释语,便言:与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!

(萨陀波仑直信心善软,因为深著佛道,不分别众生,听到帝释的话,便说:给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愿!)

帝释言:此非我力所能办,是佛境界。

(帝释说:这不是我的能力所能办的,是佛的境界。)

复次,有人言:“帝释大苦困萨陀波仑,今以此语谢之。”帝释意谓求金银宝物,不知乃索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既不能与,愧负而已!复更语言:必相供养,更索余愿。

(又,有人说:“帝释大苦困萨陀波仑,现在用此语谢他。”帝释意思是求金银宝物,不知却索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既不能给与,愧负罢了!又再说:必定供养你,请另要索其余的愿。)

帝释语意:我既大相苦困,不得直尔而去,要相供养。萨陀波仑虽不惜身,欲以此身供养昙无竭,闻般若波罗蜜,是故语言:若汝无此力,令我身体平复如故。帝释言:如汝所言,疮即平满,与本无异。

(帝释说的意思:我既使你受大苦困,不得把你放在这儿而去,要相供养。萨陀波仑虽不惜身,欲用此身供养昙无竭,听闻般若波罗蜜,所以说:如果你无此力,让我身体平复如故。帝释说:照你说的办,疮即平满,与本无异。)

问曰:先已割肉,云何令得平满?

问:先已割肉,怎么让它得平满?)

答曰:佛说有五不可思议。龙事所作,尚不可思议,何况天!又虚空中微尘充满,帝释福德生心,便能和合平满。如诸天及地狱中身,非是胎生身,罪福因缘故,和合便有。是时,帝释知其心坚,与愿已,即时灭去。

答:佛说有五不可思议。龙事所作,尚不可思议,何况天!又虚空中微尘充满,帝释福德生心,便能和合平满。如众天及地狱中的身,不是胎生身,因为罪福因缘,和合便有。这时,帝释知他的心坚,满他的愿后,即时灭去。)

尔时,萨陀波仑宿世微罪已毕,福德明盛,是故长者女将归:有所须者,从我父母索之,如经中广说。

那时,萨陀波仑宿世得微罪已报完,福德明盛,所以长者女带他回家说:有所须的,从我父母索要,如经中广说的。)

问曰:是女先言汝所须物,尽从我索之,今何以言从我父母索?

问:这女子先说你所须的东西,都从我索要,现在为什么说从我父母索要?)

答曰:今既将归到舍,以萨陀波仑目见入舍从父母得之,愧不称前言,是故先自说:从我父母索之。又女虽力能得宝,以子女法故,从父母索之。女既入舍,如先所许,从父母索与。

答:现在既将回到家,因为萨陀波仑会眼见她回家从父母得到东西,愧不称前言,所以先自说:从我父母索要。又女子虽有力能得宝,因为子女法,从父母索东西。女既进家,如先前所许诺的,从父母索给与菩萨。)

其国无有佛法,是故问女:阿谁是萨陀波仑菩萨?女如所见、如所闻,尽向父母说萨陀波仑事:今父母当听我与萨陀波仑菩萨俱,及五百侍女,并供养具,供养昙无竭菩萨!父母闻其言,即听如女意。

(他的国家无有佛法,所以问女:谁是萨陀波仑菩萨?女如她所见、如所闻,尽向父母说萨陀波仑的事:现在父母当允许我与萨陀波仑菩萨一起,及五百侍女和供养用具,供养昙无竭菩萨!父母听到她说的话,即允许他们的女儿随自己的意。)

问曰:长者贵而有力,云何先不识萨陀波仑?闻其功德故,便能令女及其眷属、宝物,与之俱去?

问:长者贵而有力,为什么先不识萨陀波仑?因为听到他的功德,便能允许他的女及其眷属、宝物,与菩萨一起去?)

答曰:长者亦植德本,以少因缘故生无佛国,暂闻佛德,发其宿识,心即开悟,故能发遣;譬如莲华生长具足,见日开敷。

答:长者宿世也植德本,因为少量的因缘而生无佛国,暂听说佛德,引发他的宿识,心即开悟,所以能发遣;譬如莲华生长具足,见日开敷。)

父母知女心纯熟,无不净行,持操不忘,不乐世乐,但求法利;知其心至,不可制止,若违其意,恐便自害。思惟筹量已,既全其意,自得功德,欢喜令去。

(父母知女儿心纯熟,无不净行,持操不忘,不乐世乐,但求法利;知她的心极其至诚,不可制止,如果违她的意,恐便自害。思惟筹量后,既成全她的心意,自得功德,欢喜让去。)

世间因缘,深著难解,爱之至故,尚不能违,何况为佛道故,其心清净,无所染著而不听之?女以父母为法见听,不惜宝物,亦以随喜心,为之欢喜。

(世间因缘,深著难解,因为爱到了极点,尚不能违,何况为了佛道,她的心清净,无所染著而不允许她?女子因为父母为了法而允许她,不惜宝物,也用随喜心,为她的父母欢喜。)

尔时,众心既定,庄严七宝之车,与大众围绕,稍稍东行。

那时,众心既定,乘坐七宝庄严的车,与大众围绕,稍稍东行。)

是时,五百女亲属,及城中众人,见是希有难及之事,皆亦随去。人众既集,欢悦共行,渴仰众香城,如渴者思饮。渐渐进路,遥见众香城,乃至与长者女及五百人,恭敬围绕,欲往昙无竭所。

(这时,五百女亲属,及城中众人,见这希有难及的事,也都随去。人众既集,欢悦共行,渴仰众香城,如渴的人思饮水。渐渐进路,遥见众香城,直至与长者女及五百人,恭敬围绕,欲往昙无竭那里。)

问曰:昙无竭是大菩萨,得闻持等诸陀罗尼,般若波罗蜜义,已自诵利忆持,何用七宝台书般若经卷,著中供养?

问:昙无竭是大菩萨,得闻持等一切陀罗尼,般若波罗蜜的义理,已自诵利忆持,那用七宝台书写般若经卷,放中间供养?)

答曰:虽有种种因缘,略说有二义:一者、众生心行不同,或乐见经卷,或乐闻演说。

答:虽有种种因缘,略说有二层意思:一、众生心行不同,或乐见经卷,或乐闻演说。)

二者、昙无竭身为白衣,现有家属,钝根众生或作是念:此有居家,必有染著,何能以毕竟清净无著般若波罗蜜利益众生?自未无著,何能以无著法教化?

(二、昙无竭身为白衣,现有家属,钝根众生或这样想:此人有居家,必有染著,怎能用毕竟清净无著般若波罗蜜利益众生?自己未无著,怎能用无著法教化?)

是故书其经文,著七宝牒上,众宝供养,诸天龙鬼神皆亦共来恭敬,供养华香、幡盖,雨于七宝;众生见者,增益信根,则以此法示传佛语,案文演教劝发。一切宝台庄严之具,及萨陀波仑问释提桓因,如经中说。

(所以书写般若经文,放在七宝牒上,众宝供养,众天龙鬼神也都一起来恭敬,供养华香、幡盖,雨七宝;众生见的,增益信根,就用此法示传佛语,按经文演教劝发。一切宝台庄严之具,及萨陀波仑问释提桓因,如经中说的。)

七印印者,是昙无竭真实印,常自手执以印于经。有人言:“七印者,有求佛道七大神,是执金刚种,常给昙无竭菩萨使守护经文,不令魔及魔民改更错乱,为贵敬般若故。”

(七印印,是昙无竭真实印,常自手执以印经。有人说:“七印是,有求佛道七位大神,是执金刚种,常给昙无竭菩萨使守护经文,不让魔及魔民改更错乱,为了贵敬般若。”)

有人但闻演说所发心者,有人见其庄严文字而欢喜发心者,是故庄严宝台,用金牒书,七印印。

(有人但听演说所发心的,有人见那庄严文字而欢喜发心的,所以庄严宝台,用金牒书,七印印。)

问曰:台上书写般若,昙无竭菩萨口所演说般若,虽二处俱有,而书写处不能益人,何以先至台所?

问:台上书写般若,昙无竭菩萨口所演说般若,虽二处都有,而书写处不能益人,为什么先到台那里?)

答曰:所书般若,入法宝中。佛宝次第有法宝故,应先供养;昙无竭一人故,僧宝所不摄,是故先供养法宝。

答:所书写的般若,入法宝数中。因为佛宝次第有法宝,应先供养;因为昙无竭是一人,僧宝所不摄,所以先供养法宝。)

又昙无竭菩萨所说者虽是法,而众生取人相故,多生著心;若见所书般若,不生人相,虽取余相,著心少于著人生患,是故先供养经。

(又昙无竭菩萨所说的虽是法,而因为众生取人相,多生著心;如果见所书写的般若,不生人相,虽取其余的相,著心少于著人生患,所以先供养经。)

经法诸佛尚供养,何况昙无竭及萨陀波仑!昙无竭因般若波罗蜜故得供养,所因之本,何得不先供养?是故分所供养具为二分。

(经法佛尚供养,何况昙无竭及萨陀波仑!昙无竭因般若波罗蜜而得供养,所因之本,为什么不先供养?所以分所供养的用具为二分。)

问曰:昙无竭有六万婇女,五欲宫殿,云何能以所散华物,化为华台?

问:昙无竭有六万婇女,五欲宫殿,怎么能把所散的花物,化为花台?)

答曰:有人言:“诸佛神力,因萨陀波仑所供养物作变化。”有人言:“昙无竭是大菩萨法性生身,为度众生故受五欲。”如昙无竭菩萨名字义中说。

(答:有人说:“一切佛的神力,因萨陀波仑所供养的东西而作变化。”有人说:“昙无竭是大菩萨法性生身,为度众生而受五欲。”如昙无竭菩萨名字义中说的。)

问曰:菩萨法,先于众生中起悲心,欲度众生苦故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今但见昙无竭神力威德,云何发心?

(问:菩萨法,先于众生中起悲心,因为欲度众生的苦,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现在但见昙无竭神力威德,为什么发心?)

答曰:发心有种种:有闻说法而发心者,有于众生起慈悲而发心者,有见神通力、大威德而发心者,然后渐渐而生悲心。如智印经中说:依爱而断爱,依慢而断慢。如人闻道法,爱著是法故,舍五欲出家。

(答:发心有种种:有听说法而发心的,有对众生起慈悲而发心的,有见神通力、大威德而发心的,然后渐渐而生悲心。如智印经中说:依爱而断爱,依慢而断慢。如人听闻道法,因为爱著这法,舍五欲出家。)

又闻某甲得阿罗汉果,而生高心:此人无胜我事,彼尚能尔,我何不能?而生大精进,得阿罗汉道。佛道中亦如是,长者女等及五百女人,常深贪势力自在乐,闻往古有人,神力变化,宝物具足,人中受天乐;

(又听闻某甲得阿罗汉果,而生高心:此人无胜我的事,他尚能那样,我何不能?而生大精进,得阿罗汉道。佛道中也是这样,长者女等及五百女人,常深贪势力自在乐,听闻往古有人,神力变化,宝物具足,人中受天乐;)

后见昙无竭台观宫殿,在大法座上坐,天人供养;又见所供养物于虚空中化成大台,心即大喜,发难遭想;知皆从福德因缘,可办是事,是故皆发作佛心。所闻发心者,行皆次第行。

(后见昙无竭台观宫殿,在大法座上坐,天人供养;又见所供养物在虚空中化成大台,心即大喜,发难遭想;知都从福德因缘,可办这些事,所以都发作佛心。所闻发心的,行都次第行。)

如毗摩罗鞊经中说:爱、慢等诸烦恼,皆是佛道根本。是故女人见是事已,生爱乐心,知以福德因缘可得是事故,皆发心。因是爱、慢,后得清净好心,故言佛道根本,譬如莲华生污泥。发心已作愿:如昙无竭所为,我等亦当得是!

如毗摩罗鞊经中说:爱、慢等各种烦恼,都是佛道的根本。所以女人见这些事后,生爱乐心,知因福德因缘可得这些事,都发心。因这爱、慢,后得清净好心,所以说是佛道的根本,譬如莲华生污泥。发心后作愿:如昙无竭所为,我等也当得这些!

尔时,萨陀波仑等,头面礼昙无竭菩萨:华香供养不贵故,先以供养;身贵重故,后礼拜。礼拜已,说本求般若因缘。如经中说:我本求般若时,闻空中声,乃至我今问大师:诸佛从何所来?去至何处?

那时,萨陀波仑等,头面礼昙无竭菩萨:因为华香供养不贵重,先用来供养;因为身贵重,后礼拜。礼拜后,说本求般若的因缘。如经中说:我本求般若的时后,听到空中有声,直至我现在问大师:一切佛从那里来?去到哪里?)

问曰:萨陀波仑得诸大三昧,所谓破无明、观诸法性等,云何不知空而取佛相深生著?

问:萨陀波仑得各种大三昧,所谓破无明、观一切法性等,为什么不知空而取佛相深生著?)

答曰:新发意菩萨,虽能总相知诸法空、无相,于诸佛所深爱著故,不能解佛相毕竟空,虽知空而不能与空合。何以故?诸佛有无量无边实功德,是菩萨利根故,深入深著。

(答:新发意的菩萨,虽能总相知一切法空、无相,因为对于一切佛深爱著,不能解佛相毕竟空,虽知空而不能与空合。为什么?一切佛有无量无边实功德,因为这菩萨利根,深入深著。

若佛不为是菩萨说空者,是菩萨为爱佛故,能自灭亲族,何况余人!但以解空故无是事。萨陀波仑深著诸佛,故不能知而问大师,今为我说诸佛来去相。我见佛身无厌足故,常不离见诸佛。

 (如果佛不为这位菩萨说空,这菩萨为爱佛,能自灭亲族,何况其余的人!但因为解空而没有这样的事。萨陀波仑深著众佛,所以不能知而问大师,现在为我说一切佛的来去相。因为我见佛身无厌足,常不离见一切佛。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