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4)卷第九十九 释昙无竭品第八十九之上  

2014-09-27 20:32:16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4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五册卷81-卷100        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卷第十九 释昙无竭品第八十九之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问道人

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五册44)卷第九十九 释昙无竭品第八十九之上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
 

问曰:人身软弱,何能七岁不坐不卧?

问:人身软弱,怎能七岁不坐不卧?)

答曰:是时人寿命长,虽复七岁,如今七日。又好世人身福德力大,虽立七岁,不以为难。

答:这时人寿命长,虽然七年,如今七日。又好世人身福德力大,虽立七年,不以为难。)

如胁比丘,年六十始出家,而自结誓:我胁不著席,要尽得声闻所应得事,乃至得六神通阿罗汉。作四阿含优婆提舍,于今大行于世。此人于恶世尚尔,何况萨陀波仑生于好世!又身力虽弱,以心强故,能办其事。

(如胁比丘,六十岁始出家,而自结誓:我胁不著席,要尽得声闻所应得的事,直至得六神通阿罗汉。作四阿含优婆提舍,在今大行于世。此人在恶世尚那样,何况萨陀波仑生于好世!又身力虽弱,因为心强,能办他的事。)

复次,一心求佛道者,十方诸佛所念;诸大菩萨及求佛道诸天,益其气力,围绕守护,是故虽住立七岁而不疲极。

(又,一心求佛道的人,十方一切佛所念;一切大菩萨及求佛道的众天,增益他的气力,围绕守护,所以虽住立七岁而不疲极。)

问曰:昙无竭入三昧,何以乃至七岁?

问:昙无竭入三昧,为什么直至七岁?)

答曰:先已答,好世人寿长,虽七岁不以为久。又昙无竭宫殿婇女微妙,五欲与天相似;萨陀波仑等新发意者,心未柔软,疑昙无竭虽说空法,赞叹离欲,谓其心未能舍。是七岁三昧,欲以除众疑故,生贵敬心。

答:先已答,好世人寿长,虽七岁不以为久。又昙无竭宫殿婇女微妙,五欲与天相似;萨陀波仑等新发意的,心未柔软,疑昙无竭虽说空法,赞叹离欲,认为他的心未能舍。这七岁三昧,想用来除众疑,生贵敬心。)

闻昙无竭七岁三昧,心口相应,能说、能行,则信受其语,易可得度。譬如痈疮未熟,医则不破,但以药涂令熟,则易破。

(听说昙无竭七岁三昧,心口相应,能说、能行,就信受他的话,易可得度。譬如痈疮未熟,医就不破,但用药涂让它熟,就易破。)

复次,欲受心生实乐故,入无量三昧。

(又,因为欲受心生实乐,入无量三昧。)

复次,说法有二种:一者、口说法,二者、身现法。今欲以身现法故,入无量三昧,令众生知摄心入慧,得如实智。菩萨三昧者,如菩萨义中说。行般若方便力者,如方便品中说。

(又,说法有二种:一、口说法,二、身现法。现在想用身现法,入无量三昧,让众生知摄心入慧,得如实智。菩萨三昧的意思,如菩萨义中说的。行般若方便力的意思,如方便品中说的。)

萨陀波仑于七岁中,三恶觉观不生,不味于味。是人虽未破烦恼,而集诸善法故,制诸烦恼不令得生,但生一念:昙无竭何时当出?我当从闻般若。过七岁已,作是念:我当为昙无竭敷坐处,扫洒庄严。

(萨陀波仑在七岁中,三恶觉观不生,不味于味。这人虽未破烦恼,而因为集各种善法,制一切烦恼不让它得生,但生一念:昙无竭何时当出?我当从他听闻般若。过七岁后,这样想:我当为昙无竭敷坐的地方,扫洒庄严。)

问曰:萨陀波仑云何得知过七岁已,昙无竭当出?

(问:萨陀波仑怎么得知过七岁后,昙无竭当出?)

答曰:有人言:“先曾七岁,展转闻知。”有人言:“昙无竭初入三昧,自说七岁为限。”如释迦文尼佛告阿难:“我欲一月、二月入禅定。”阿难以告四众。

(答:有人说:“先前曾有七岁入定,展转听说的。”有人说:“昙无竭初入三昧,自说七岁为限。”如释迦文尼佛告诉阿难:“我想一月、二月入禅定。”阿难把这话告诉四众。)

    萨陀波仑深爱佛法,敬重昙无竭故,供养庄严说法处。出家菩萨但庄严其心,诣师受法;在家菩萨则庄严说法处,华香供养。

(萨陀波仑因为深爱佛法,敬重昙无竭,供养庄严说法的地方。出家菩萨但庄严他的心,到老师那里受法;在家菩萨则庄严说法的地方,花香供养。)

复次,萨陀波仑作是庄严,欲令昙无竭知其爱法欲法相,深心信乐故现是事;是故生心,共五百女等,展力扫洒,自以其金银、珍宝敷座。萨陀波仑等,虽自有妙好茵褥,为爱法情至故,以身所著上衣敷座。

(又,萨陀波仑作这样的庄严,想让昙无竭知他爱法欲法的相,因为深心信乐而现这样的事;所以生心,共五百女等,展力扫洒,自己用金银、珍宝敷座。萨陀波仑等,虽自有妙好茵褥,是因为爱法情至,用身所穿的上衣敷座。)

    求水洒地,魔隐蔽故,求不能得。此中自说因缘:魔作是念,若萨陀波仑求水不得,其心则劣,志愿不满故。又令自鄙其身,我薄福德故,为供养法,求水不得。

(求水洒地,因为魔隐蔽,求不能得。此中自说因缘:魔这样想,如果萨陀波仑求水不得,他的心就变劣,因为志愿不满。又使他自鄙他的身,因为我薄福德,为供养法,求水不得。)

以自轻忧愁覆心故,福德不增、智慧不照不明者,诸忧愁烦恼覆心故,诸福德、智慧不能照明;譬如日障蔽故,其照不明。魔知其心大,不可沮坏,但小沮坏,令其稽留。

(因为自轻忧愁覆心,福德不增、智慧不照不明,一切忧愁烦恼覆心,一切福德、智慧不能照明;譬如日被障蔽,它的照不明。魔知他的心大,不可沮坏,但小沮坏,让他稽留。)

    尔时,萨陀波仑自刺其身,出血洒地,欲以淹尘。人血肉虽臭,以其至心求水不得,意不分别香臭好恶,为欲淹尘,不惜身命。又萨陀波仑深心爱著般若波罗蜜故,无所爱惜。

(那时,萨陀波仑自刺其身,出血洒地,想用来淹尘。人血肉虽臭,因为他至心求水不得,意不分别香臭好恶,为了想淹尘,不惜身命。又萨陀波仑因为深心爱著般若波罗蜜,无所爱惜。)

有人言:“多有诸天龙鬼神等,常随逐萨陀波仑,佐助守护;是故所出之血,变为香水。”如羼提仙人被割截时,血化为乳。又以无量福德成就故,随愿即成。

(有人说:“多有一切天龙鬼神等,常随逐萨陀波仑,佐助守护;所以所出的血,变为香水。”如羼提仙人被割截时,血化为乳。又因为无量福德成就,随愿即成。)

问曰:若福德成就,随愿即得,魔不应隐蔽其水?

(问:如果福德成就,随愿即得,魔不应隐蔽他的水?)

答曰:是菩萨新发意,能成小愿,未能却魔。此中萨陀波仑自说出血因缘:我从无始生死已来,数数丧身,未曾为法。

(答:这位菩萨新发意,能成小愿,未能却魔。此中萨陀波仑自说出血的因缘:我从无始生死已来,多次丧身,未曾为法。)

    问曰:若萨陀波仑爱法,刺身出血,若其身死,谁复听法?

(问:如果萨陀波仑爱法,刺身出血,如果他的身死,谁再听法?)

答曰:是事如破骨出髓中答。又此中诸天、大菩萨守护故,令其不死。又复恶魔知其心不可沮坏,水则还出。

(答:这事如破骨出髓中答的。又此中因为众天、大菩萨守护,让他不死。又再说恶魔知他的心不可沮坏,水就又出来了。)

    萨陀波仑等皆无异心者,如人初习慈心,欲为众生及为般若波罗蜜故,不惜身命,既得利刀割身,以痛自逼故,心生悔恨,是名异。是菩萨信力大故,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报故,不计是苦。

(萨陀波仑等皆无异心的意思是,如人初习慈心,欲为了众生及为般若波罗蜜,不惜身命,既得利刀割身,因为痛自逼,心生悔恨,这样称异。这位菩萨因为信力大,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报,不计这样的苦。)

又以深悲心爱念众生,虽受种种苦恼,不以为难;譬如慈母爱子,虽为子受勤苦不净,不以为恶。又复见诸法实相毕竟空故,知是身但是虚诳和合,破是虚诳故,割截身时,不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又因为深悲心爱念众生,虽受种种苦恼,不以为难;譬如慈母爱子,虽为子受勤苦不净,不认为恶。又见一切法实相毕竟空,知这身但是虚诳和合,为了破这虚诳,割截身时,不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魔不得其便者,如人有疮则受毒,菩萨若有贪欲忧愁疮者,魔得其便;以出血洒地,心不忧愁故,魔不得便。如萨陀波仑心,五百女人心亦如是,敬重萨陀波仑故;见其刺身,应有忧恼,以其愿得满故,不以为愁。

(魔不得其便的意思是,如人有疮就受毒,菩萨如果有贪欲忧愁疮,魔得他的便;因为出血洒地,心不忧愁,魔不得便。如萨陀波仑的心,五百女人的心也是这样,因为敬重萨陀波仑;见他刺身,应有忧恼,因为他的愿得满,不以为愁。)

尔时,释提桓因见是事已,叹未曾有者,是人未得无生忍,诸烦恼未断,为供养法故,不惜身命,如诸离欲人无异,割截其身。如断草木。初心既尔,后心转增。

(那时,释提桓因见这件事后,叹未曾有的意思是,这人未得无生忍,各种烦恼未断,为了供养法,不惜身命,如一切离欲人无异,割截他的身体,如断草木。初心既是这样,后心转增。)

    复次,未曾有者,此中释提桓因自说因缘:萨陀波仑爱法乃尔,以刀自刺等。释提桓因作是心欢喜已,赞言善哉!赞其爱法、乐法,勤心精进;以过去佛为喻,非但汝今辛苦,过去诸佛求般若亦尔。

(又,未曾有是,此中释提桓因自说因缘:萨陀波仑爱法象这样,用刀自刺等。释提桓因作这心欢喜后,赞说善哉!赞他爱法、乐法,勤心精进;以过去佛为喻,不但你今天辛苦,过去一切佛求般若也是这样。)

萨陀波仑闻释提桓因安慰其心已,如火得酥,转更炽盛,作是念:我既敷座洒地,当于何处得好名华庄严法处?

(萨陀波仑听释提桓因安慰他的心后,如火得酥,转更炽盛,这样想:我既敷座洒地,当从那里得好名花庄严说法的地方?)

问曰:不见水时,何以不作是念,当于何处得水洒地?

(问:不见水时,为什么不这样想,当从那里得水洒地?)

答曰:萨陀波仑以先有水处,即时皆无,知魔所作;是故自于四大分中,刺水分洒地。身中水种虽多,血是命之所在故,刺以洒地。

(答:萨陀波仑因为先有水的地方,即时都没了,知魔所作;所以自于四大分中,刺水分洒地。身中水种虽多,因为血是命之所在,刺血用来洒地。)

    华不自有,昙无竭出时欲至,不容远求;又所须复多,当以遍覆其地,是故生念欲得。帝释知其念,即以天华中妙者,名曼陀罗,三千石与之,足以周事。

(花不自有,昙无竭出时欲至,不容许远求;又所须又多,当用花遍覆那里的地,所以生念欲得。帝释知他的心念,即用天花中最好的,名曼陀罗,三千石给他,足以满足供养之事。)

帝释所以不以人华与者,欲令发希有心故。萨陀波仑受华已,分作二分:好者留以说法时散,余者覆地。其国俗法,以华覆地,令行其上,以为供养。

(帝释所以不用人花给他,因为想使他发希有心。萨陀波仑受花后,分作二分:好的留以说法时散,余下的覆地。那个国的俗法,用花覆地,让法师行花上,作为供养。)

尔时,昙无竭如其先要,满七岁已,从三昧起,与无量百千众恭敬围绕,直趣法座,为说般若故。

(那时,昙无竭如他先前的约定,满七岁后,从三昧起,与无量百千众恭敬围绕,直趣法座,为了说般若。)

问曰:若诸菩萨入微妙三昧中,谁能令起?

(问:如果一切菩萨入微妙三昧中,谁能使他起来?)

答曰:行者初入时,自作限齐,然后入定;时至,其心自在从三昧起,悲心故而生觉观。有一比丘入灭受定时,自期闻揵椎时当起。

(答:修行的人初入时,自作限齐,然后入定;时间到了,他的心自在从三昧起,因为悲心而生觉观。有一比丘入灭受定时,自己定当听到揵椎响时当起。)

    既入已,时僧坊失火,诸比丘惶懅,不打揵椎而去。尔时,过十二岁已,檀越更和合众僧欲起僧坊,方打揵椎,闻揵椎声起,即身散而死。后诸得道者,说其如此。

(既入定后,那时僧坊失火,众比丘惶懅,不打揵椎而离去。那时,过十二岁后,檀越更和合众僧欲造僧坊,方打揵椎,听到揵椎声起时,即身散而死。后众得道的人,说他的事如此。)

复次,有人言:“法性生身大菩萨,如诸佛常入三昧,无散乱粗心;以神通力故,能说法、飞行度脱众生。”世俗法故,有出入三昧相,是故虽入微妙三昧而能还出,以大悲心牵故,譬如咒术出龙。

(又,有人说:“法性生身的大菩萨,如一切佛常入三昧,无散乱粗心;用神通力,能说法、飞行度脱众生。”因为世俗法,有出入三昧的相,所以虽入微妙三昧而能还出,因为大悲心牵,譬如咒术出龙。)

大众围绕者,是内眷属;恭敬散华、烧香,随从而出,为说般若波罗蜜故。说般若波罗蜜者,因世谛名字语言,欲示众生第一义不动相故。

(大众围绕的意思,是内眷属;恭敬散华、烧香,随从而出,为了说般若波罗蜜。说般若波罗蜜的意思是,因世谛名字语言,欲示众生第一义不动相。)

萨陀波仑见昙无竭,即得清净欢喜,乐遍其身,如比丘入于三禅。所以者何?多欲众生,虽非净妙,得犹喜乐,何况得见真功德庄严身者!萨陀波仑从空中佛闻昙无竭,即生大欲,得诸三昧。

(萨陀波仑见昙无竭,即得清净欢喜,喜乐充遍他的身,如比丘入于三禅。为什么?多欲众生,虽不净妙,得犹喜乐,何况得见真功德庄严身的人!萨陀波仑从空中佛听说昙无竭,即生大欲,得各种三昧。)

见十方诸佛,复闻十方诸佛说先世因缘:唯有昙无竭能度汝耳!闻是已,增益其心,渴仰欲见,是故中道欲卖身供养。

(见十方一切佛,又听说说十方一切佛说先世的因缘:唯有昙无竭能度你啊!听到这样说后,增益他的心,渴仰欲见,所以中道欲卖身供养。)

今于众香城七岁不坐不卧欲见昙无竭,如是渴仰,欲乐来久,如人热渴所逼,得浊暖潦水,犹尚欢喜,何况得清冷美水!既以渴仰情久,又昙无竭功德大,是故悦乐。

(今天在众香城七岁不坐不卧欲见昙无竭,象这样渴仰,欲乐来久,如人热渴所逼,得浊暖潦水,犹尚欢喜,何况得清冷美水!既因渴仰情久,又昙无竭功德大,所以悦乐。)

乐有四种,何以但说第三禅乐,而不说上地定乐及解脱乐?以欲界众生,于三受中多贪乐受。闻涅槃乐无所有,则心不乐喜;以上四禅中断苦乐故,心亦不乐;第三禅中乐,乐之极。

(乐有四种,何以但说第三禅乐,而不说上地定乐及解脱乐?因为欲界众生,在三受中多贪乐受。听说涅槃乐无所有,就心不乐喜;因为上四禅中断苦乐,心也不乐;第三禅中乐,乐的极点。)

复有人言:“萨陀波仑新发意,未入细深妙定故,见昙无竭发欢喜,似如三禅。萨陀波仑自觉我大欢喜故,即时舍喜,得清净法性,遍身安乐,是故以三禅乐为喻。”

(又有人说:“萨陀波仑新发意,因为未入细深妙定,见昙无竭发欢喜,似如三禅。萨陀波仑因为自觉我大欢喜,即时舍喜,得清净法性,遍身安乐,所以用三禅乐为喻。”) 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