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中老歌的博客

“方自海上来 病向浅中医”。身体,心理皆同一道理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必获利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四册65)卷第七十七 释梦誓品第六十一之下  

2014-09-10 06:58:11|  分类: 大智度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四册65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第四册卷61-卷80       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卷第七十七释梦誓品第六十一之下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问道人

大智度论 白话译(第四册65)卷第七十七  释梦誓品第六十一之下 - 云中老歌 - 云中老歌的博客
 

  【经】尔时,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何等是般若波罗蜜相?

  佛告须菩提:如虚空相,是般若波罗蜜相。须菩提,般若波罗蜜无所有相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颇有因缘,如般若波罗蜜相,诸法相亦如是耶?

  佛告须菩提:如是,如是。如般若波罗蜜相,诸法相亦如是。何以故?须菩提,一切法离相、空相,以是因缘故。须菩提,如般若波罗蜜相,诸法相亦如是,所谓离相、空相故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一切法一切法离,一切法一切法空,云何知众生若垢、若净?世尊,离相法无垢、无净,空相法无垢、无净,离相、空相法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离相、空相无法可得。

    世尊,离相中,空相中,无有菩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。世尊,我云何当知佛所说义?

  佛告须菩提:于汝意云何?是众生长夜行我、我所心不?

  如是,世尊。

  众生长夜行我、我所心。于汝意云何?是我、我所心离相不?空相不?

  须菩提言:世尊,我、我所心离相、空相。

  于汝意云何?以此我、我所心,众生往来生死中不?

  如是,世尊,以此我、我所心,众生往来生死中。

  如是,须菩提,众生往来生死中故,知有垢恼。须菩提,若众生无我、我所心,无著心,是众生不复往来生死中;若不往来生死中,则无垢恼。如是,须菩提,众生有净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菩萨摩诃萨如是行,为不行色,不行受、想、行、识;为不行四念处,乃至八圣道分;为不行内空,乃至无法有法空;为不行佛十力,乃至一切种智。

    何以故?是法不可得,亦无行者,亦无行处,亦无行法。世尊,菩萨摩诃萨如是行,一切世间诸天、人、阿修罗不能降伏。是菩萨摩诃萨一切声闻、辟支佛所不能及。

    何以故?所住处无能及故,所谓菩萨位。世尊,是菩萨摩诃萨行应萨婆若心,无能及者!

  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如是行,疾近萨婆若。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若阎浮提众生尽得人身,得人身已,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    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尽其形寿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,持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是人以是因缘,得福多不?

  须菩提言:甚多!世尊。

  佛言: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于大众中说是般若波罗蜜,出示、分别,照明、开演,亦应般若波罗蜜行正忆念,其福多。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中众生,亦如是。

    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阎浮提中众生一时皆得人身,得人身已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教行十善道、四禅、四无量心、四无色定,教令得须陀洹道,乃至阿罗汉、辟支佛道,教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持是善根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    须菩提,于汝意云何?是善男子、善女人得福多不?

  须菩提言:甚多!世尊。

  佛言: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为众生说,出示、分别,照明、开演,亦不离萨婆若,得福多。乃至三千大千世界,亦如是。是菩萨摩诃萨不远离应萨婆若心,则到一切福田边。

    何以故?除诸佛,无有余法如菩萨摩诃萨势力。何以故?诸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,于一切众生中起大慈心;见诸众生趣死地故,而起大悲;行是道时,欢悦而生大喜;不与想俱,便得大舍。

    须菩提,是为菩萨摩诃萨大智光明。大智光明者,所谓六波罗蜜。须菩提,是诸善男子虽未作佛,能为一切众生作大福田,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不转。

    所受供养,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床敷、疾药、资生所须,行应般若波罗蜜,念能毕报施主之恩,疾近萨婆若。

    以是故,须菩提,若菩萨摩诃萨欲不虚食国中施,欲示众生三乘道,欲为众生作大明,欲拔出三界牢狱,欲与一切众生眼,应常行般若波罗蜜。

    行般若波罗蜜时,若欲有说,但说般若波罗蜜;说般若波罗蜜已,常忆念般若波罗蜜;常忆念般若波罗蜜已,常行般若波罗蜜,不令余念得生,昼夜勤行般若波罗蜜相应念,不息不休。

    须菩提,譬如士夫,未曾得摩尼珠,后时得,得已大欢喜踊跃;后复失之,便大忧愁,常忆念是摩尼珠,作是念:我奈何忽亡此大宝!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亦如是,常忆念般若波罗蜜,不离萨婆若心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一切念性自离,一切念性自空;云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离应萨婆若念?是远离空法中无菩萨,亦无念,无应萨婆若。

  佛告须菩提:若菩萨摩诃萨如是知一切法性自离,一切法性自空,非声闻、辟支佛作,亦非佛作;诸法相常住,法相、法住、法位、如、实际,是名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离萨婆若念。何以故?般若波罗蜜性自离、性自空,不增不减故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若般若波罗蜜性自离、性自空,云何菩萨摩诃萨与般若波罗蜜等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

  佛告须菩提:菩萨摩诃萨与般若波罗蜜等,不增不减。何以故?如、法性、实际,不增不减故。所以者何?般若波罗蜜非一非异故。

    若菩萨闻如是般若波罗蜜相,心不惊、不没、不畏、不怖、不疑。须菩提,当知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必住阿鞞跋致地中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般若波罗蜜空无所有,不坚故,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离空更有法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是般若波罗蜜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离般若波罗蜜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色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受、想、行、识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六波罗蜜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,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色空相,虚诳不实,无所有,不坚固相,色如相、法相、法住、法位、实际,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受、想、行、识,乃至十八不共法空相,虚诳不实,无所有,不坚固相,如、法相、法住、法位、实际,是行般若波罗蜜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若是诸法皆不行般若波罗蜜,云何行名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?

  佛告须菩提:于汝意云何?汝见有法行般若波罗蜜者不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须菩提,汝见般若波罗蜜菩萨摩诃萨可行处不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须菩提,汝所不见法,是法可得不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须菩提,若法不可得,是法当生不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须菩提,是名菩萨摩诃萨无生法忍。菩萨摩诃萨成就是忍,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。须菩提,是名诸佛无所畏无碍智。

    菩萨摩诃萨行是法勤精进,若不得大智、一切种智,所谓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智者,无有是处!何以故?是菩萨摩诃萨得无生法忍故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减不退。

  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,诸法无生相,此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诸法生相,此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诸法非生非不生相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?

  不也,须菩提。

  世尊,诸菩萨摩诃萨云何知诸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?

  佛告须菩提:汝见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不?

  不也,世尊。我不见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,我亦不见法有得者、得处。

  佛言:如是,如是。须菩提,若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法无所得时,不作是念:我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用是事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处。

    何以故?诸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,无诸忆想分别。所以者何?般若波罗蜜中,无诸分别忆想故。  

【论】问曰:上已种种说般若相,今何以更问?

(【论】问:上面已种种方法说了般若的相,现在为什么再问?)  

答曰:般若波罗蜜第一微妙,闻者无厌足,无满时,无一定相,故不应难。如十住大菩萨于般若波罗蜜犹未满足,何况须菩提小乘人?

(答:般若波罗蜜第一微妙,听的人无厌足,无满时,无一定相,所以不应难。如十住大菩萨对于般若波罗蜜犹未满足,何况须菩提小乘人?)

复次,上闻种种赞般若是父是母等,是故更问。  

(又,上面听到种种赞说般若是父是母等,所以再问。)

佛因须菩提问,为余众生故,广说般若波罗蜜相:须菩提,所谓虚空相,是般若波罗蜜相;如虚空无色相、无非色相,般若波罗蜜亦如是,无所有相。

佛因须菩提问,为了其余的众生,广说般若波罗蜜的相:须菩提,所说的虚空相,就是般若波罗蜜的相;如虚空无色相、没有不是色相的相,般若波罗蜜也是这样,无所有相。)

须菩提更问:颇有因缘,诸法相如般若相不?

(须菩提再问:颇有因缘,一切法的相如般若的相不?)

佛答:有。一切法究竟空,究竟离相故,说如般若波罗蜜相,一切法亦如是。

(佛答:有。一切法究竟空,因为究竟离相,说如般若波罗蜜的相,一切法也是这样。)

须菩提难:若一切法离相、空相,云何知有垢、净?云何菩萨得无上道?

(须菩提难问佛:如果一切法离相、空相,怎么知有垢、净?菩萨怎么得无上道?)

佛告须菩提:于汝意云何?众生长夜行我、我所等。是佛所说义:如我、我所毕竟无,众生狂颠倒因缘故,生诸烦恼;烦恼因缘故,有业;业因缘故,于生死中往来,是事本末空。

(佛告诉须菩提:对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的?众生长夜行我、我所等,是佛所说的道理。如我、我所毕竟没有,众生因为狂颠倒因缘,生各种烦恼;烦恼因缘,而有业;业因缘,而于生死中往来,此事本末都是空的。)

何以故?我无故,我所心虚诳,我所心虚诳故,诸余因果展转法皆是虚诳。若因般若波罗蜜实智慧,观五众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离自相,自相空,从本来毕竟不生。

(为什么?因为我没有,我所有的心虚诳,因为我所有的心虚诳,其余的各种因果展转法都是虚诳。如果因为有般若波罗蜜的实智慧,观五蕴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,离自相,自相空,从本以来毕竟不生。)

尔时,我、我所心则灭,如日出众冥皆除。我、我所心灭故,余烦恼灭;余烦恼灭故,业因缘亦灭;业因缘灭故,往来生死中断,是名为净。虽一切法相皆空,亦以如是因缘故,有净、有垢。

(那时,我、我所心就灭,如日出各种暗都被消除。因为我、我所心灭,其余的烦恼灭;因为其余的烦恼灭,业因缘也灭;因为业因缘灭,中断往来生死,这叫作净。虽一切法相都空,也因这样的因缘,有净、有垢。) 

尔时,须菩提思惟筹量佛语已,白佛言:世尊,菩萨如是行,实不行色等一切法。何以故?是菩萨不得是法,若行、行处、行者。世尊,若菩萨能如是行,一切人天世间无能降伏者。世间人皆著假名,是行者行实法,是故不能伏。

(那时,须菩提思惟筹量佛的话后,对佛说:世尊,菩萨这样行,实不行色等一切法,为什么?这样的菩萨不得此法,或行、行的地方、行的人。世尊,如果菩萨能这样行,一切人天世间无能降伏他的人。世间人都著假名,这样的修行人行实法,所以不能伏。)

世间人著一切虚诳颠倒,及虚诳果报;是菩萨于毕竟空中尚不著,何况余法?如是,云何可降伏?天、人、阿修罗世间者,是三种善道中有智慧人故,说不能伏。

(世间人著一切虚诳颠倒,及虚诳果报;这样的菩萨于毕竟空中尚不著,何况其余的法?像这样,如何可降伏?只说天、人、阿修罗,是因为世间这三种善道中有智慧的人,这些智慧的人不能降伏这样的修行人。)

又复一切声闻、辟支佛所不能及者,上三善道,据未得道人;此中说得道者不能及。此中说不能及因缘,所谓菩萨入法位,一切魔、魔所使无能恼者,是菩萨常行应萨婆若心,则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又一切声闻、辟支佛所不能及的意思是,上面说三善道里面未得道的人,这里说得道的人也不能及。此中说不能及的因缘,所谓菩萨入法位,一切魔、魔所使无能恼的,这样的菩萨常行应一切种智心,就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何以故?不著一切法,常集一切助道法故。佛可其言而赞。

(为什么?因为不著一切法,常集一切助道法。佛认可他的话而赞叹他。

佛欲以如是智慧为他人说故,先赞菩萨自利益;今为利益他,分别福德果报故,问须菩提:于汝意云何?阎浮提众生尽得人身,如经广说,乃至应萨婆若心,出一切福田之上。

(佛因为想用这样的智慧为他人说,先赞菩萨自利益;现在为了利益他,分别福德果报,问须菩提:对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想的?阎浮提众生如果都得人身,如经中广说的,指至应一切种智的心,超出一切福田之上。)

是中说因缘,若菩萨能自行般若波罗蜜,亦能教他,是人于一切福田,能到其边。福田者,从须陀洹乃至佛。是菩萨能如所说般若履行,则得作佛;余福德善法,离般若波罗蜜故皆尽,般若波罗蜜不可尽故。

(这里说因缘,如果菩萨能自行般若波罗蜜,也能教他,这样的人对于一切福田,能到它的边。福田是指从须陀洹直到佛。这样的菩萨能如所说的般若修行,就得作佛;其余的福德善法,如果离般若波罗蜜都有尽的时候,般若波罗蜜不可尽。)

言无有余福德如菩萨摩诃萨力势者,是中自说因缘:菩萨行般若时,得诸法平等忍;得平等忍故,虽行空,亦能生四无量心。四无量心中,大悲是大乘之本,见众生就于死法,如囚受戮。

(说没有其余的福德如菩萨摩诃萨力势的,此中佛自说因缘:菩萨行般若时,得一切法平等忍;因为得平等忍,虽行空,也能生四无量心,四无量心中,大悲是大乘的根本,见众生就于死法,如囚犯接受杀戮。)

诸菩萨能生六波罗蜜等,乃至一切种智,是故是人虽未得无上道,已是一切众生之福田。是故言菩萨摩诃萨若欲不空食国中施者,当学般若波罗蜜。不空食,名能报施主,能生道,能令施主之福无尽,乃至入涅槃。

(众菩萨能生六波罗蜜等,指至一切种智,所以这样的人虽未得无上道,已是一切众生的福田。所以说菩萨摩诃萨如果想不空食国中人的布施,当学般若波罗蜜。不空食,指能报施主,能生道,能让施主布施的福无尽,直甚至让施主入涅槃。)

若示众生三乘道,为众生示一切智大明,亦欲拔出三界狱中四缚,欲令众生得五眼,应常行般若波罗蜜相应念。相应念者,即是般若心。若行般若波罗蜜心,若有所说,但说般若波罗蜜。

(如果给众生显示三乘道,为众生显示一切智大明,也想拔出三界狱中四缚(【四缚】﹝也叫四结,出鞞婆沙论﹞缚的意思是,束缚,又是连续的意思。说的是众生由欲爱等业束缚,流转生死,连续不断,所以叫四缚。[一、欲爱身缚],说的是欲界众生,于五欲顺情等境,心生贪爱,起各种惑业,束缚于身,不得解脱,所以叫欲爱身缚。(五欲指,色欲、声欲、香欲、味欲、触欲。)[二、嗔恚身缚],说的是欲界众生,对于五欲违情等境,心生嗔恚,起各种惑业,束缚于身,不得解脱,所以叫嗔恚身缚。[三、戒盗身缚],戒盗也叫戒取。本不是戒,强作为戒,称为戒盗。又取以进行,又叫戒取。如外道的各种戒。由此邪戒,增长惑业,束缚于身,不得解脱,所以叫戒盗身缚。[四、我见身缚],我见,即是见取。说的是在不是涅槃的法中,妄自分别,以为涅槃,生心取着,称为见取。由此我见,增长惑业,束缚于身,不得解脱,所以叫我见身缚。(梵语涅槃,中国话是灭度。),想让众生得五眼,应常行与般若波罗蜜相应的念。相应念即是般若心。如果行般若波罗蜜心,如果有所说,但说般若波罗蜜。)

佛敕弟子,若和合共住,常行二事:一者、贤圣默然,二者、说法。

 (佛敕弟子,如果和合共住,常行二事:一、贤圣默然,二、说法。)

贤圣默然者,是般若心;说法者,说般若波罗蜜。是人从般若心出,说般若波罗蜜;说般若波罗蜜已,还入般若中,不令余心、余语得入,昼夜常行;是不休不息,如是得先所说功德。

(佛敕弟子,如果和合共住,常行二事:一、贤圣默然,二、说法。贤圣默然的意思是般若心;说法是说般若波罗蜜。这样的人从般若心出,说般若波罗蜜;说般若波罗蜜后,还入般若中,不让其余的心、其余的话得入,昼夜常行;是不休不息,象这样得先前所说的功德。)

佛欲令是事明了,故说譬喻。如贫人失大价宝,常念不离,菩萨亦如是不离萨婆若心,常行般若波罗蜜,不休不息。

(佛想使这件事明了,所以说譬喻。如贫人失大价宝,常念不离,菩萨也是这样不离一切种智心,常行般若波罗蜜,不休不息。)

尔时,须菩提闻是事,白佛言:世尊,若一切诸念空,云何菩萨不离萨婆若念?空中,菩萨不可得,萨婆若亦不可得。

(那时,须菩提听到这件事,对佛说:世尊,如果一切各种念空,菩萨怎么样才能不离一切种智的念?空中,菩萨不可得,一切种智也不可得。)

佛答:若菩萨知一切法离自性,非声闻、辟支佛所作,亦非佛所作;自从因缘出诸法相、如、实际常住世间,即是菩萨不离般若波罗蜜行。佛自说因缘:般若波罗蜜空故、离故,不增不减。

(佛答:如果菩萨知一切法离自性,不是声闻、辟支佛所作,也不是佛所作;自从因缘出各种法相、如、实际常住世间,即是菩萨不离般若波罗蜜行。佛自己说因缘:因为般若波罗蜜空、离,不增不减。)

须菩提闻是,复问佛:若般若波罗蜜性空,云何菩萨与般若合,得无上道?

(须菩提听到这样说,再问佛:如果般若波罗蜜性空,菩萨怎样与般若合,得无上道?)

佛随须菩提语:若菩萨与般若波罗蜜合,则不增不减;诸法如、法性、实际不增不减故,般若波罗蜜不增不减。般若波罗蜜,即是诸法如、法性、实际;如、法性、实际,即是般若波罗蜜

(佛随须菩提的话说:如果菩萨与般若波罗蜜合,就不增不减;因为一切法如、法性、实际不增不减,般若波罗蜜不增不减。般若波罗蜜,即是一切法如、法性、实际;如、法性、实际,即是般若波罗蜜。)

此中佛自说因缘,如如等三法,非一非异,般若亦如是。世间法非一即是二,不异即是一,般若波罗蜜则不尔,是故般若波罗蜜无量无边;空、无相、无作故,不增不减。若菩萨得是不增不减,则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(此中佛自说因缘,如等三法,不一不异,般若也是这样。世间法不是一即是二,不异即是一,般若波罗蜜则不是那样,所以般若波罗蜜无量无边;因为空、无相、无作,不增不减。如果菩萨得此不增不减,就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)

若菩萨闻是事通达无碍,入佛智慧,虽未作佛,信力故于佛法中亦无疑,不怖、不畏。所以者何?凡夫著我心故有畏,是菩萨我想断故无所畏。当知是菩萨即住阿鞞跋致地,亦能正行般若。

(如果菩萨听到这件事通达无碍,入佛智慧,虽未作佛,因为信力在佛法中也无疑,不怖、不畏。为什么??凡夫因为著我心而有畏惧,这样的菩萨我想断所以无所畏。当知这样的菩萨即住不退转地,也能正行般若。)

须菩提闻是菩萨正行般若波罗蜜,是故问佛:世尊,般若波罗蜜观一切空,不牢固,是空相为行般若不?

(须菩提听到这样的菩萨正行般若波罗蜜,所以问佛:世尊,般若波罗蜜观一切空,不牢固,这样的空相为行般若不?)

佛言:不也!何以故?若空无有法,云何行般若?

(佛说:不啊!为什么?如果空无有法,怎么行般若?)

离是空,更有法行般若不?

(离此空,另外有法行般若不?)

佛言:不也!何以故?若一切法空、无相、无作,云何离空更有法?是故说不。须菩提闻空非行般若,离空非行般若,一切法皆摄在般若中,今但问般若行般若不?法不自行,应以异法行,是故言不。

(佛说:不啊!为什么?如果一切法空、无相、无作,为什么离空还有法?所以说不。须菩提听说空不行般若,离空不行般若,一切法都抱含在般若中,现在但问般若行般若不?法不会自行,应用其它的法行,所以说不。)

复问离般若,更有法行般若不?

(又问离般若,另外有法行般若不?)

佛言:不。何以故?一切法摄在般若中,更无法行般若。

(佛说:不。为什么?一切法都包含在般若中,再也没有法行般若。)

先来略问行般若者,今问名字因缘五众行般若不?

(先略问行般若的人,现在问名字因缘五蕴行般若不?)

佛言:不。何以故?是五众从虚诳和合因缘,不自在故,无作相,云何能行?

(佛说:不。为什么?这五蕴从虚诳和合因缘,因为不自在,无作相,如何能行?)

须菩提更问:若菩萨假名字空不实故,不行般若,今六波罗蜜等诸助道法,行般若波罗蜜不?

(须菩提又问:如果因菩萨是假名字空不实,不行般若,现在六波罗蜜等各种助道法,行般若波罗蜜不?)

佛言:不。何以故?如五众和合有故不能行,是诸法亦如是。

(佛说:不。为什么?如五蕴和合有而不能行,这些法也是一样。)

色等法空相,不牢固,如、法相、法位、法住、实际,是法行般若不?

(色等法空相,不牢固,如、法相、法位、法住、实际,这些法行般若不?)

佛答:是法无为法,不生不灭,常住自性故不行。须菩提问佛:世尊,假名字故,人不行;诸法亦和合因缘生,无自性故亦不行,谁当行般若?若不行,云何得无上道?

(佛答:这些法是无为法,不生不灭,常住自性所以不行。)(须菩提问佛:世尊,人因为是假名字,不行;一切法也是和合因缘生,无自性所以也不行,那谁当行般若?如果不行,如何得无上道?)

今佛以反问答:于汝意云何?须菩提从佛急求行般若者,是故佛问:汝以慧眼见,定有一法行般若不?

(现在佛用反问答:对于这个问题你的意思是什么?须菩提从佛急求行般若的人,所以佛问:你用慧眼见,定有一法行般若不?)

须菩提因三解脱门,入诸法实相中,法相不可得,何况行者?是故答言:世尊,不见有行般若者。

(须菩提因三解脱门,入一切法实相中,法相不可得,何况行者?所以答说:世尊,不见有行般若的。)

复问:汝见是般若波罗蜜菩萨行处不?

(又问:你见此般若波罗蜜菩萨行的地方不?)

须菩提答言:不见。何以故?般若波罗蜜中一切诸观灭:若常、若无常,若生、灭等,无一法定相是般若,云何当说是般若波罗蜜?

(须菩提答说:不见。为什么?般若波罗蜜中一切各种观灭:或常、或无常,或生、灭等,没有一法定相是般若,为什么当说是般若波罗蜜?)

复问:若汝以智慧眼不见法,是不见法为有为无?

(又问:如果你用智慧眼不见法,是不见法为有为无?)

答言:无。何以故?佛说智慧眼实,肉眼、天眼虚诳;须菩提以慧眼观,不见故言无。

(答说:无。为什么?佛说智慧眼实,肉眼、天眼虚诳;须菩提用慧眼观察,不见所以说无。)

复问:若法无,不可得,是法有生不?

(又问:如果法没有,不可得,一切法有生不?)

答言:不生。是法本自无,毕竟空无所有,是法有无等戏论已灭,云何有生?

(答说:不生。一切法本自没有,毕竟空无所有,一切法的有无等戏论已灭,怎么会有生?)

佛语须菩提:若菩萨于是法中通达无疑,信力智慧力故,能住是法中,是名无生忍。

(佛告诉须菩提:如果菩萨在一切法中通达无疑,因为信力智慧力,能住此法中,这叫无生忍。)

五众中假名菩萨,得如是法,是名行般若波罗蜜。世俗法故说,非第一义,第一义中,诸戏论语言,即是无生;得是无生忍,便受无上道记。  

(五蕴中假名菩萨,得这样的法,这叫行般若波罗蜜。因世俗法而说,不是第一义,第一义中,一切戏论语言,即是无生;得此无生忍,便受无上道记。)

佛言:若菩萨一心勤精进,不休不息,随无生忍行,不得是大智慧、无上智慧、一切智,无有是处!何以故?如经说:若无因无缘则无果报,邪因缘亦无果报,因缘少亦无果报。

(佛说:如果菩萨一心勤精进,不休不息,随无生忍行,不得这样大智慧、无上智慧、一切智,没有这个道理!为什么?如经中说的:如果无因无缘就无果报,邪因缘也无果报,因缘少也无果报。)

如是菩萨得是无生法忍,舍是生死肉身,得法性生身,住菩萨果报神通中,一时能作无量变化身,净佛世界,度脱众生。是人末后身具足佛法坐道场。具足正因缘,若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无有是处!

(像这样的菩萨得此无生法忍,舍此生死肉身,得法性生身,住菩萨果报神通中,一时能作无量变化身,净佛世界,度脱众生。这样的人末后身具足佛法坐道场。具足正因缘,如果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没有这个道理!)

所以者何?是人得无生忍法,一心直进,无有废退故。菩萨未得无生法忍,深著世间法,诸烦恼厚,虽有福德善心,濡薄不集故,为烦恼所遮;得无生法忍,无复是事。

(为什么?因为此人得无生忍法,一心直进,没有废退。菩萨未得无生法忍时,深著世间法,各种烦恼厚,虽有福德善心,因为濡薄不集,被烦恼所遮;得无生法忍,再也没有这样的事。)

未得无生法忍,用力艰难,譬如陆行;得无生法忍已,用力甚易,譬如乘船。

(未得无生法忍,用力艰难,譬如陆行;得无生法忍后,用力非常易,譬如乘船。)

是故无生法忍诸菩萨所贵,以是贵故,须菩提问:世尊,得无生法故受记?

(所以无生法忍众菩萨所贵重,因为这贵重,须菩提问:世尊,得无生法而受记?)

佛言:不也!何以故?无生法不生不灭,无得相,云何因是受记?

(佛说:不啊!为什么?无生法不生不灭,无得相,为何因此受记?)

复问:生法得记耶?

(又问:生法得记吗?)

佛言:不得。何以故?生法虚诳,妄语作法,云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真实法?

(佛说:不得。为什么?生法虚诳,妄语作法,如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真实法?)

复问:生不生得受记不?

(又问:生不生得受记不?)

佛言:不也!何以故?此二俱有过故。

(佛说:不啊!为什么?因为此二种都有过失。)

复问:世尊,若尔者,云何当受记?

(又问:世尊,如果是那样,怎样应当受记?)

佛反问:汝以慧眼观,见有法与菩萨受记不?

(佛反问:你用慧眼观,见有法与菩萨受记不?)

答言:不见。何以故?是法从本已来寂灭相,是中无见不见、受记不受记,亦不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得法,亦无得者。此中自说因缘,般若波罗蜜无是忆想分别。

 (答说:不见。为什么?一切法从本已来寂灭相,此中无见不见、受记不受记,也不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也无得法,也没有得的人。此中佛自说因缘,般若波罗蜜无这样的忆想分别。)

问曰:须菩提上问菩萨得无生忍故受记,佛言不,佛何以还以无生理答,所谓菩萨行般若时,无一切忆想分别?

(问:须菩提上面问菩萨得无生忍所以受记,佛说不,佛为什么还用无生理答,所谓菩萨行般若时,无一切忆想分别?)

答曰:行者实以无生忍故受记,而须菩提为菩萨故,以著心、得心问,以是故言不。

(答:修行的人实因无生忍而受记,而须菩提为了菩萨,用著心、得心问,因为这说不。)

如一切法实无我,婆蹉梵志问佛有我不?

(如一切法实没有我,婆蹉梵志问佛有我不?)

佛默然不答。

(佛默然不答。)

无我不?

(无我不?)

佛亦不答。一切虽实无我,以梵志著心问,欲戏弄无我,故不答。

(佛也不答。一切法虽实没有我,因梵志著心问,想戏弄无我,所以不答。)

须菩提问意:知定有受记事,但不知观何法得记故问。是故佛以须菩提所得法问:汝以慧眼见定有法受记不?须菩提住三解脱门中,观法性,不见定有受记者,诸法法性无相无量故。若不见受记法,云何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

(须菩提问的意思:知定有受记的事,但不知观什么法得记所以问。所以佛用须菩提所得法问:你用慧眼见定有法受记没有?须菩提住三解脱门中,观法性,不见定有受记的,因为一切法法性无相无量。如果不见受记法,怎样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?)

须菩提闻是受记者空,难情则息,自解无疑。佛可其意:如是,如是。汝不见不得法是实。何以故?般若波罗蜜相,无所分别故。

(须菩提听说此受记的人空,难问的心情就息灭了,自己悟解了没有疑惑。佛认可他的意思:是这样,是这样。你不见不得法是真实见。为什么?因为般若波罗蜜的相,无所分别。) 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